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88章 思索

第288章 思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局很巧。

    整理一下,就是侯夫人察觉到高诚的异样之处,本想慢慢观察,谁知他竟意图引诱腐蚀宴安,同时谋她儿子崔治的世子之位,立刻忍不了了。

    同时庞氏查探侯爷当年之死,积极收集制造证据,欲将张氏母子打下深渊。身为侯府主母,张氏对隐秘之事知之甚深,索性利用布局,将案情引到内宅纷争,迷惑世人视线。

    然而暗桩还有一个。

    张氏故意把高诚房间翻乱,找到并拿走了其联系信物——剔红酒器,又利用这个信物把梅香诱了出来。

    同时庞氏与崔杰闹的不可开交,甚至动手互相给对方下毒,张氏一看时机正好,便又利用了。

    庞氏与崔杰给对方下毒未遂,皆经历一番痛苦,暗恨不已。但他们心里有鬼,不敢大力质疑对方,只消一点点小提示,很容易枪口一致对外,说梅香有意毒死她们,并且畏罪自杀。

    梅香与高诚关系匪浅,对想弄死杀高诚的嫌疑犯,简直太有可能……

    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缜密,有大局观的计划,条条合理,样样合情,若非卢栎一行,张氏的计划可能已经全盘成功。

    ……

    张氏把所有细节讲说完毕后,窗外柳枝轻摆,阳光耀眼,房间内安静一片,落针可闻。

    卢栎心内发沉,良久说不出话。

    他坚信不管怎么样,杀人都是不对的,没有人有权力剥夺他人的生命,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案情。可这一次……不知道因为张氏与苗红笑的关系让他觉得很亲近,还是这个爱情故事对他来说太感动,他心里,很有些不忍。

    爱情这么美好,生命这么美好……

    他有些矛盾,他无法理性的把张氏看成一般罪犯,也无法把杀人事实撇开,将她看成全然善良温和的妇人。

    就算被赵杼温暖的大手包裹,他也没感觉轻松一点。

    ……

    沈万沙却完全没有这种担心顾虑,连连拍桌,激动又崇拜的看着张氏:“张姨好厉害!”看那样子好像恨不得拜师,想跟着张氏学艺一样。

    张氏怜爱的摸摸沈万沙的头:“乖了,你娘也很聪明的,休要舍近求远啦。”笑颜颇有些雍容。

    卢栎怔住,沈万沙的反应,非常出乎他意料。

    少爷是个单纯善良的人,每逢遇到命案,完结之后总有很多感慨和疑问,有时他都招架不住,可是这一次……少爷什么都说?他还愁万一少爷发问,他要怎么回答……

    赵杼捏了捏他的手,凑过来与他低声说:“高诚与梅香都是下人。”

    卢栎便懂了。

    高诚虽另投了主子,但他是崔家世仆,张氏掌着侯府,便是他的主子,杀了他不犯法。梅香非世仆,是签了身契的下人,在外面有良籍的父母家人,杀了她比高诚麻烦一些,到官府是要依律惩处的。但主杀奴,刑罚力度较小,就算最重的判罚,也是能用阶级地位,权力金钱处理周旋的。

    所以张氏的行为,在这个时代,是不认为有错的,最多,也是传扬出去,对她名声不利。就算梅香家人来了,估计也不敢闹大……

    可是杀了人,真的不用付出代价么?

    赵杼再一次捏了捏他的手,提醒他:“不过两个下人。”

    ……

    卢栎想了很久,慢慢的,他想明白了。

    他来自现代,或许可以用自己力量影响,促进法医事业的崛起,却不可能改变封建社会的意识形态,阶级思想。他之所以常会感觉不适,是因为他的知识,他的思维方式与这里的人不同。

    一次两次思想小碰撞,他可以坚持,身边的朋友可以宽容帮忙,可身边没有人的时候呢?若是他面对的事情非常严重,关乎重要的人生死呢?

    他需要调整自己。顽固不变不会给别人带来伤害,会受到影响的,始终是他自己。

    有些东西他可以坚持,但更多时候,他必须融入这个社会……

    等他回过神,宴安正侧过头,与张氏说话,张氏没看他,面色冷冷的。而沈万沙……他正双手托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个人说话,清澈的眼睛忽闪着,一脸八卦。

    “他们在说什么?”卢栎拉了拉赵杼袖子。

    赵杼没直接回答,只是看着他,笑的特别有深意:“不别扭了?”

    “我哪里有别扭!”

    还不承认……

    赵杼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摸了摸卢栎大腿,“真可爱。”

    卢栎眼睛都瞪圆了,光天化日下,当着一堆人耍流氓啊!

    “宴安在认错。”赵杼也不吊他胃口了,大手包住卢栎小手,“说他不该冲动自首,还说自己怎么想到的圆说之法。”

    卢栎想想,宴安其实也很聪明。他猜到了张氏用冰刀杀人的关键,联系所有自己知道的信息,虚构自己杀人的动机,过程,连梅香那里,都能找到足够的原因。高诚房间丢东西之事,他不知道,索性也不编,直接推到梅香身上,整个过程相当合理合情,符合逻辑……非常不简单。

    宴安长了一副好相貌,端的是朗眉星目,丰神俊秀,侧脸线条无比美好,尤其他与张氏说话时,有羞涩有激动有压抑,整个人美好的像一副画……卢栎差点看呆。

    赵杼勾住卢栎下巴,迫他转头:“本王不好看?”

    卢栎:……

    这是吃哪门子醋!

    他把赵杼大手拍开,见宴安与张氏说的差不多,清咳两声:“张姨,我想知道……”

    “你们在此稍等,我回去取些东西。”张氏微笑离开。

    她离开后,宴安朝三人长长揖礼,“宴安谢过诸位。”

    “你谢我们什么?”沈万沙摆摆手,很有些郁闷,“你对夫人有情,夫人早就知道了,夫人对你亦非无情,你昨日也自己发现了……今日把话说开,我瞧夫人——并没有想与你怎么样的意思。”

    多好的一对儿啊,干嘛不在一起,为个渣男委屈自己!少爷真是有点不开心。

    宴安微微摇头,笑意温润,“夫人有子,亦有自己的生活,我并未想过要打扰影响。如今能知她心意,我已满足,若非几位,我怕是一辈子都没这个机会。此事毕,我会搬离侯府,今日之事,还望几位……当做没听过罢。”

    他说完,又是长长一揖,带着肯求。

    卢栎几人微微怔住。

    宴安此举,是在请他们保守这个秘密,不要外传,他担心此事毁了张氏名声,让她以后不好做。

    这人真是无时无刻都在替张氏着想……

    他这样诚肯相求,卢栎几人怎么会不答应?宴安这才松了口气,微笑着告退。

    沈万沙两只胳膊无力耷拉在桌边,下巴抵着桌子趴着,“好可惜,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卢栎也觉得很可惜。

    赵杼却道:“时间还很长。”

    是啊……人的一辈子很久,今日下的决定,岂知以后会不会改?

    “而且因我之故,这个案子可能不会处理太轻,侯夫人需得往府衙一行,这个时间出别的事反而影响更大。”

    赵杼一解释,卢栎与沈万沙便明白了。这几年皇上刑狱抓的很重,越是大案重案越会重办,侯夫人亲手杀下人这个事,算是典型了,又有平王亲自参与旁观,虽然依律法不算什么大罪,随随便便敷衍也是不可能的。

    ……

    几人正在讨论,突然听到窗外轻响,沈万沙离的近,立刻跑过去,“崔治?你怎么在这里!”

    卢栎一听到崔治的名字也立刻走过去,看到崔治窝在窗下,泪流满面,眼睛都红了。

    他心下一紧,“你……都听到了?”

    崔治点点头,声音暗哑,“听到了。”

    古代礼教很重,尤其女子名节,卢栎担心崔治对张氏生恶,“那你怎么想?你娘她……并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父亲,对不起你的事。”

    “我知。”崔治头埋在膝盖里,声音瓮瓮的,“我父亲不喜欢我,对我娘也很不好,我小时候着急又难过,长大了,更多的是无奈。我希望父母好,可他们……越走越远,父亲心里惦记的都是外室,小妾,以及她们的儿子,母亲……过的很苦。”

    他话说的很慢,“夫子对我娘有感情……其实我恍惚感受到了。母亲恪守礼仪,从不单独见外男,对夫子尤其凶,我起初有过庆幸,骄傲我的娘亲是这样一个贞烈女子,可是今日……我心疼我娘。”

    沈万沙长长叹气,“是啊,你娘亲是很值得尊重的女子。”

    “娘亲是我这辈子最敬重的人,夫子是我授业恩师,样样精心,倾心以待,我视之为父……”

    崔治声音有些迷茫,似乎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卢栎便道:“崔治,你长大了。再过两年,你满十八岁,便该成家立业,承袭爵位,担起这侯府的一切了。”

    他这话说完,良久,都没有听到崔治声音。

    直等到有些心急,崔治才又说话了。

    “是啊……我是大人了……”崔治深深呼吸,缓缓抬起头,清澈目光映着蔚蓝天空,“该当顶天立地,担起责任,好好照顾大家,不应该像个孩子似的躲起来,万事交给娘亲。”

    这一刻崔治眸中神色变幻,仿佛一夕之间长成了大人。

    “我要保护娘亲,让娘亲过好日子……”

    ……

    崔治走后很久,沈万沙眉宇间忧色仍未消去,连连问卢栎:“这孩子不会有事吧。”

    卢栎觉得应该没问题,崔治是个眼神清澈,心气很正的孩子。

    连赵杼都难得发言:“他不小了,真要出事……就是欠揍了。”

    卢栎&沈万沙:……

    ……

    张氏很快回来了。

    “关于那个我无意间救过的姑娘,刚刚宴安在,我没说太多。”她将一样东西递给卢栎,“这是当时她身上的东西。”

    卢栎一看眼睛立刻直了,赶紧拉赵杼来看。

    这竟是一张藏宝图!!

    他们手中有三张藏宝图,卢栎见过很多次,不要太熟悉,这张绝对是藏宝图不会错!

    果然,赵杼眸色也很激动,沈万沙更是差点跳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天下掉馅饼啊啊啊啊!

    张氏察觉到他们情绪,“你们……认识?”

    “岂止认识?”卢栎唇角弯起,“我们找它可是找了很久了!”

    张氏看看卢栎,再看看坐在他身边,状态亲密姿势保护的平王……果断点头,“你们即认识,就把它带走吧。”

    “张姨愿意给?”沈万沙很惊讶,这可是藏宝图啊,代表着很多很多财富啊!

    张氏爽朗一笑,“我拿着又没用,小栎子此番到我这来,我给什么都没见他特别喜欢,既然这东西投了他的缘,别说我没用,就是用处再大,也得给呀!再者说——”

    她声音沉下来,静静看着赵杼:“有平王在,就算有麻烦,想来王爷也不会怕。”

    赵杼略颌首,“本王记你这份情。”

    张氏笑:“不用,你记着对小栎子好就行。”

    赵杼心忖,他当然会对媳妇好,但他也不想白拿张氏的东西……这个案子,他多用点心思,再护一护崔治那傻子好了。

    可见好人是会有好报的。

    张氏善良救人,聪明谨慎,此次杀人,平王可为她行个方便;他们一路从蜀中出来,跋山涉水,辛苦破案,前期没见多少回报,阻碍遇到不少,最近这两个案子却连得丙张藏宝图……

    沈万沙差点热泪盈眶,摇着卢栎胳膊:“小栎子,要做好人啊,一定要做好人!”

    卢栎没理解到小伙伴的脑洞,拍拍他的头,“乖了,咱们都是好人啊……”

    然后,他问张氏:“当时那个姑娘……”

    “我知道的其实并不多。”

    张氏说,那姑娘好像在逃命,濒死之时遇到她,已是进气多出气少。她救不了姑娘命,答应了给姑娘家人送银子,代为照顾,姑娘就与她说了些组织之事。

    这个组织,全部是大夏人,一半是绝色姑娘,一半是有才不得志的书生。姑娘就训练成可勾魂摄魄的尤物,经各种方法进入官员后宅,争宠,取得官员信任,枕头边上套消息;书生就训练成管家,幕僚,也是送到官员外院,取得信任,并且尽量影响,左右官员行为。

    说这个组织非常大,主子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等闲人惹不得,所以组织里的人要背叛很难,很少有人有绝对的能力救她们,但她们仍然前赴后继,拼死也想出来。

    这些人出身都很不好,有某种意义上来说,组织算是给了她们一个生活方式,只要狠下心,也能过的很好。可组织惩罚力度令人发指,让她们做的事也是……根本没有下限。

    “那姑娘说,她不是受虐狂,实在受不了,只有逃跑。可是逃跑不易,追兵重重,她知道她活不下去了。”张氏叹气,“那姑娘心中有恨,大概想便是要死,也得给上头惹点麻烦,所以她把这些事情告诉了我。”

    但张氏不是傻子,知道了信息,要怎么做,主动权在她。这些年来,她一直在上京城,冷眼看着周边一切,没半点做出头鸟的意思。

    别人只要不惹她,她不会自大的去做救世英雄,但别人若敢犯到她头上,她就敢把那只爪子跺了!

    “这张图,是那姑娘死后,我在她身上找到的。她并没说这是什么东西,但她提过,上面人在找一样东西……这张图被油纸包着,藏的很好,我觉得可能有用,便拿来留着了。”

    张氏讲述完整件事,眉心微蹙,“我唯一不明白的,是这些人为什么要找宴安?宴安破了相,再有才,也不能入朝堂,除了相貌长的还算顺眼,没钱没势的,要他做什么?”

    “张姨不要小看了宴夫子,”卢栎微笑,“宴夫子聪敏明透,绝非凡人。而且有时候……脸很重要,就算没有与之匹配的才华,也很难让人心生恶感,不是么?”

    张氏叹口气,将当时那姑娘与她说过的,组织里人的特点,以及几个人名,说与卢栎几人。

    ……

    大脑一时间间被信息塞满,卢栎认真思考,难道找宝藏的组织,一共有三拨?

    异族组织联盟算一个,这些人已经扎根大夏良久,组成一定规模,知道很多信息,他们想深入调查很难,目前赫连羽正在为此努力。

    第二个,便是赵杼说的赤炎堂。这家很奇怪,有自己的组织,行事法则及规律,好像与异族组织没有关系,可寻宝过程中,他们总能遇到。

    比如兴元府升龙会,京兆府夜袭,以及最近在上京城的交手。这些人一直对藏宝图紧追不舍,不知道他们知道多少消息。

    第三个,便是今日张氏提出的大夏组织了。利用小妾,管家,幕僚的方式……倒是奇特。

    卢栎突然想起兴元府柏明涛一案。柏明涛是当时的管家关山所杀,看起来与私情恩怨有关,也与贪银案有关,但再仔细一想,当时这个案子,牵扯到了藏宝图,也是在这里,他与赵杼找到了第一张藏宝图……

    莫非关山就是这个大夏组织的人?

    若如此,他们岂不是很久以前就交过手了?

    那这个组织知不知道他们的存在,知不知道他们也在找藏宝图?

    ……

    越往深里想,卢栎却是紧张,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赵杼适时拍拍他的背,掌心温暖,动作轻柔,好像在说:不要怕,有我在。

    卢栎深呼吸,与赵杼对视一眼,决定稍后就这个问题仔细讨论。

    ……

    将这些事说完,就再没旁的了,张氏长长呼口气,神态变的非常轻松。

    卢栎亲自执壶给她倒茶,“辛苦张姨啦。”

    夏日衫薄,卢栎伸手提壶时动作有点大,脖子上挂的宗主令滑了出来。他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手握住令牌,准备把它塞回去。

    “等等!”张氏突然发言阻止他的动作,眼神变的非常激动,“你脖子上这块牌子,能让我看看么?”

    卢栎不解,还是把宗主令解下来,递给了她。

    张氏接过令牌,手指有些颤抖:“长三寸,宽一寸二分,厚三分,边缘有金色边框,上下绘水云纹,内里用金漆书写篆体‘穿云’……没错,就是这块牌子。”

    “张姨认识?”卢栎这次是真有些惊讶了,这块宗主令,行走江湖,号令江湖人最有用,张氏怎么知道?

    张氏没直接回答,只颤声问,“你这牌子……哪里来的?”

    “大约是……我娘留下的。”牌子是苗七托人代管,是苗红笑所有物,所以也算是留给他的吧。

    “没错,是阿笑的……是阿笑的……”张氏直接抱着牌子,哭了起来。

    卢栎不解,与沈万沙大眼瞪小眼,这是怎么了?

    赵杼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安静,张氏只怕还有话要说。

    果然,张氏哭了一会儿,擦干眼泪,哑着嗓子说:“那日你来问我阿笑之事,我有未尽之言,没与你说。”

    卢栎眼睛微睁,“啊?”

    “回为你娘说,她的遗言,只能对拿着这块牌子的人说。”

    张氏挺直腰背,端正坐姿,定定看着卢栎:“她说:请务必帮我照顾好我儿子,小孩子调皮,总爱往野地里钻,不过腿短跑不了多远,万请担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