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99章 对战

第299章 对战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齐白怎么在这里!

    卢栎一边拽着沈万沙跑,一边大脑迅速转动思考。

    异族联盟与大夏组织背后是一个主子……自己机缘巧合常与藏宝图碰上,早已被盯上,不管那个知之甚少的赤炎堂,还是肃王的这个组织,都想抓他。

    可交手到现在,谁都不是没脑子的蠢人,他身边有赵杼布下的护卫力量,数次没得手,这些人就该知道不能莽撞。所以今日冰破……是齐白故意为之?

    不,不可能。

    他今日与沈万沙过来玩,是临时起意,别人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提前布下什么预谋。沈万沙是他至友,这点信任还是有的,少爷要是存了想他的心思故意诱他至此,那之前相处简直太多机会,足够杀他八百回了。

    不是提前准备好了刻意,就是偶然了……

    此处离鸿胪馆近,大冬天的窝在房间里没意思,他这样性子都觉得无聊,没准别人也觉得无聊?齐白做坏事太多了需要亲近大自然发泄,所以来玩了……来玩不小心看到自己,又逢湖面发生危险,情势急迫,自己身边的护卫几乎都派了出去,所以齐白认为时机大好,所以想动手了?

    ……

    不管怎么样,齐白眼底明晃晃的杀意,卢栎没有看错。他鼻尖开始渗汗,暗叹今天运气怎么就这么不好!

    沈万沙被他急急拽着跑,登时吓了一跳,可他并没有拒绝,只急急问卢栎:“怎么了?”

    结果不等他话音落下,一枝暗箭穿过人群,‘嗖’一声钉到了他脚边的地上!

    沈万沙瞪着那枝箭:“有人要害我们!”

    “跑啊!”卢栎拉着发怔的小伙伴,一步也不敢停,接连不断的长箭,惊险的落到他脚边,如果他们跑慢一点,那枝箭射中的将不会是地面!

    随着箭矢发出,二人身边的护卫团立刻往回归拢,有那离的不太远的,即刻飞至二人身后,挥动兵器替他们挡箭。

    一声锐利刺耳的声音响起,卢栎头皮差点炸开,偏头一看,沈万沙正将一枚精致短小竹哨含在口中,鼓着腮帮子用力吹。

    “这是……什么?”

    “赫连……给的。”沈万沙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为吹这竹哨脸都红了,“他说只要吹了……他就会出现。”

    沈万沙有遇险求助方法,别的人也有,卢栎护卫队早已发了暗号通知赵杼,而齐白……既然决定干了,准备肯定比他们要稍稍早一步。现场又比较混乱,齐白明显是想利用。

    “又是……这一招……”沈万沙气的想骂人,“他们也不嫌累!”

    二人暂时躲到树林里,借着大树遮掩身形。可这样并不一定就安全了,他们能借树木遮身,对方也可以,而且他们没武功,对方有,只要对方跟过来,他们就没有任何优势了。

    卢栎迅速看着四周环境,拉住欲往深里走的沈万沙,“再等等。”

    “可是再等他们就追上来了呀!”沈万沙着急。

    “走的太深,赫连羽来了找不到你。”卢栎拉着沈万沙,小心找到一处视野开阔,往外跑有路往深林里走不费劲的地方,蹲下来,“先看看。”

    外面刀兵声起,人群更加混乱,齐白随手撕了片衣角蒙面,带着手下往这边杀,冲势相当明显,卢栎沈万沙的的护卫队因反应稍慢一点,略有势微,交手的战线,正一步步朝卢栎沈万沙藏身地点靠近。

    沈万沙急的不行,“咱们要不要继续往外跑?”

    “不知道对方人手怎么布置,万一外面有暗伏呢?”卢栎摸摸沈万沙的头,“我们要对自己人有信心。”

    不管宗主令下的人,还是赵杼的人,都非常优秀,数次经历危机,都安稳渡过,这次一定也不例外!

    沈万沙默默点头:“对,他们很厉害,我们只要不拖后腿后就……”说着说着,他又后悔,“都怪我!要是我不折腾着出来玩就好了!”

    卢栎轻揉少爷发顶,“肃王一日不倒,针对我们的危机就不会少,便是他倒了,也有可能有替他看咱们不顺眼的。有千日做贼没千日防贼,难道我们一直乖乖窝在家里不能动?我们已把准备工作做的最好,不需要自责。”

    “嗯……”沈万沙鼓着脸,心里还是憋气。他知道不能走太远,也带了足够的人,甚至还选了个离赫连羽近的地方,谁知这样还能遇到事!

    真不是他任性耍脾气什么都不管不顾啊……

    齐白攻势太猛太快,对战双方时机何等重要,有时相差一息,就会被压着打,更何况天时地利人数齐白都占全了!

    眼看着遮身大树又到了对方箭程范围内,卢栎拉起沈万沙,朝早已看好的东南方向前进。这个方向靠着湖边,隐在树丛中,两个人往外,可跑出来让自己人找到,往里,可深入树林遮掩身形……

    沈万沙感觉到对方箭射的少了,回头一看,不禁喜上眉梢:“赫连羽来了!”

    卢栎拽着沈万沙躲,回头一看也放了些心,“如此便好……”

    奇袭他们吃亏,可只要坚持,时间一久,齐白就讨不了好。护卫们已经发出消息,就算赵杼本人来不了,他手下的兵也不会没有反应……

    赫连羽的出现果然让局势迅速发生变化,他武功高强,身形飘逸,手中玉扇甩出花来,打的又快又好看。

    墨脱王子看着俊美无害,实际上可不是随时善心大发的角色,他的招式看着漂亮轻灵,每一扇挥出去必要见血光,他出现不过几息工夫,身边倒下的尸体已近十人!

    齐白眼睛微眯,声音冷戾:“赫连王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这倒是好笑,”赫连羽一边打一边笑,身形那叫一个优雅,笑容那叫一个灿烂,“阁下面覆布巾,光天化日之下,行谋人性命之事,谋的还是我大夏好友的性命,怎么能叫多管闲事?”

    “你——”齐白压低声音,“你别忘了自己异族人的身份,交大夏好友又是为了什么。”

    他这话本来是想提醒赫连羽,不要忘本,我虽蒙面,但是是自己人哟。

    他哪知道,赫连羽虽是异族,却从头到尾未曾与异族藏宝组织交心,这货是个双面间谍!

    赫连羽眉头紧皱,警惕的看着齐白:“你是谁!到底想做什么!”

    齐白一怔,心内开始后悔,这赫连羽刚刚被吸入组织,知道的事太少,虽然知道藏宝想分一杯羹,可他不知道自己是组织首领,也不知道卢栎与沈万沙到底有多重要,更不知道组织在谋划什么啊!

    现又不是说话的时候,齐白不好开口解释。

    赫连羽冷笑一声,下手更加狠辣,“想诈我?没那么容易!”

    齐白:……我真是自己人啊兄弟!

    可惜局势在前,对立状态改不了。齐白眯了眯眼,心道既然你不听劝,那么今日就死在这里罢!

    他做了个奇怪的动作,四方又有新人加入战局。

    赫连羽眉心微凝,并未轻视,继续与人交手。沈

    万沙与卢栎藏身位置不远,他早已看到,他此来是听到竹哨示警,保护二人要紧,遂他一边打,一边朝沈万沙卢栎的方向前进。

    护卫团实力足够抵挡对手,只是腾不手来近身护主,若对方有其它暗算……他需要保证二人安全。

    齐白也在迅速往卢栎沈万沙的方向冲,而且,虽然准备的有点仓促,他还是留了杀手锏的。他的死士,早已从他身边悄悄离开,绕过大半个林子,朝卢栎沈万沙背后行进,只要他的人能缠住护卫队,他能缠住赫连羽,卢栎沈万沙今日必跑不了!

    ……

    卢栎眼皮越跳越快,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他不会武功,没有武人对杀气的直觉警惕,可心下如此不安……他干脆拉着沈万沙再往林子外靠靠,眼睛随时盯着四下,生怕有什么意外。

    沈万沙也被他要求小心了,可沈万沙看到赫连羽出现信心大增,这会儿连害怕都不会了,握着小拳头死死看着赫连羽身影,好似在给他加油。

    突然,卢栎觉得鼻尖微凉,有片落叶蹭了过去。

    可是现在没风啊……他下意识往上看。

    这一看登时大骇,他用力推了把赫连羽,同时自己也往侧边一滚——

    “小栎子你推我干什么……”沈万沙往前猛冲数步,差点左脚绊右脚摔倒,不解的回头看时,正好看到一排暗器戳在他刚刚的位置!

    然后,远处树梢飞来几个人,眨眼间已落到他们附近!

    “啊啊啊啊——救命——”沈万沙赶紧往外跑。

    赫连羽一听动静就知道不对,发绝招击退齐白,回头一看一个灰衣人剑尖正朝着卢栎刺去,卢栎显然已经尽了全力,这一击已躲不开!

    赫连羽一怒,手中玉扇飞出,直直切向那灰主人的脖子——

    同时他身形急旋,朝沈万沙冲过去,朝沈万沙下的人已经逼近他身侧了!

    赫连羽武功很高,但再高也敌不过对方出奇不易接连打击,灰衣人一共有四,齐白还在旁骚扰,他还要护着卢栎沈万沙两个不会武功的人……

    很快,他肩膀受了伤。

    沈万沙眼睛都红了,气的抓地上的石头丢齐白:“你怎么这么坏!”

    齐白当然不会被石头丢中,冷哼一声,用巧劲将石头反击回来……当然,也是伤不到沈万沙的,赫连羽手中玉扇仿佛有灵一般,不管什么都能打掉,打完了还能自动回到他手里。

    可他身上的伤,还是一道道增多了……

    “小栎子……”沈万沙急的都不行,声音里都有了哭腔,下意识看向他觉得一直很厉害的小伙伴。

    卢栎现在已经再次跑到了沈万沙身边。他紧紧握着小伙伴的手,静静看着他的眼睛,“不要怕,赫连羽不会有事。”

    “可是……”

    “没有可是,赵杼会来。”

    “真的?”

    “真的,他很快就会来!”

    卢栎神情很坚定,虽然这场架打到这里,用时并不算长,但赵杼是平王,是手下有诸多兵力的王爷!他一定会及时给予援手,一定会!

    好像呼应这句话似的,卢栎话音一落,突然有个玄金身影迅速卷了过来。

    此人身材十分高大,肩宽腰劲腿长到逆天,身上衣服玄色染金,胸前四爪盘龙几欲飞起,整个人旋身飞近时,散发着可怖压力,不是赵杼是谁!

    “平王来了!”沈万沙眼睛睁圆,声音里满是激动,“小栎子平王来了!”

    卢栎也很意外,他知道赵杼接到传信不会袖手,但他亲自过来……还得离的近,比较方便才行。

    看来上天对他们也是不错的!

    “少爷小心——”可恨齐白死士不知道藏了多少暗器,一有空就朝这边丢,卢栎眼角瞄到,立刻把沈万沙推开。

    沈万沙这次真绊倒了,狼狈的趴在地上,还好,没有受伤。

    可爬起来需要时间,这二枚飞来的暗器,肯定躲不过了。

    卢栎心一横,跑过来挡到他身前,如此快速行动间,他还能将身上穿的厚厚外袍脱下,团成一团放在身前,希望能起点阻挡作用。

    暗器直直朝着卢栎刺来,空中掠过来的赵杼目眦欲裂,吼声震天:“卢栎!”

    赵杼非常愤怒,他的人,在上京地头,又一次性命遭受威胁!

    可他战场浴血多年,平时还倒罢了,越是危机关头,越能冷静对待,再气愤,自身手段也忘不了。虽然看起来他来晚了,时间上有点赶不及,但只要他出手——

    赵杼手腕一翻,内力激发,数枚薄薄柳刃划破长空,迅速往卢栎飞去!

    沈万沙这次眼泪真被吓出来了,他爬不起来是自己脚打跌犯蠢,可卢栎竟然要帮他挡暗器!还不等他骂卢栎离开,平王人还在远处半空,竟也发暗器过来了,目标还直直冲着卢栎!

    平王是不是傻了!怎么能对小栎子出刀呢!

    沈万沙的脑子糊成一团,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应,嘴巴张圆,话忘了说,连哭都忘了。

    卢栎却一点都不怕,他知道,赵杼不会伤害他!

    他瞪着那道空中划过来的白线,在临近灰衣人射向他的暗器时,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拐了弯……弧度非常小,但足够把那枚暗器打掉了!

    暗器‘叮’一声撞在一起,蹭出些许火花,齐齐插入不远处树干,卢栎放下衣袍,长长呼了口气。

    沈万沙脸都憋红了,到现在方才记得呼吸,他一边喘气,一边惊奇:“这暗器怎么射的,竟然会拐弯!”

    “我也不知道。”卢栎把沈万沙扶起来,小心藏到树后,“别怕,很快就没事了。”

    “嗯。”沈万沙悄悄探出头,看向与人交战正酣的赫连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了银色衣服,这人身上的血色特别刺眼……

    ……

    赵杼带着暗卫团加入,这场架情势立刻转变,对方不可能有胜算。

    齐白在赵杼身影出现的一瞬间就知道不对,下令撤退,可惜赵杼盛怒,计划不能顺利实施。

    卢栎眼瞳迅速转动,思考今天这件事怎么解决最好。

    齐白是异族藏宝组织大头目,是肃王心腹,不管今日行动是临时起意还是蓄谋已久,结果很明显:失败了。赵杼手下力量如何,能力如何,肃王就算不知道全部,也能猜到大概,齐白这次动作太大,人数太多,赵杼不可能一个人都捉不到。

    如果赵杼把所有人抓了,审问,肃王会怀疑自己秘密泄露;如果赵杼按原来计划,装做不知情,故意把齐白等人都放了……肃王应该也会起疑,因为照他能力来说,这种事不可能发生,一旦发生,就可能是赵杼注意。

    既然不管怎么做肃王都要起疑,不如把这些人都抓了!

    卢栎眉宇微凝,放声提醒赵杼:“不要放过他们!”

    赵杼略思考一下,就明白了卢栎意思。验尸查案他或许比不上媳妇,但打仗头心眼,可是他从小就学的技能,怎么会猜不到事情背后方向!

    所以最后,赵杼把所有人都抓了,包括齐白。

    既然抓了齐白,相英留着也就没意思了。虽然相英并不在攻击队伍中,赵杼还是分派了一支小队,去围了相英府邸,将人抓获……

    善后的事有赵杼解决,卢栎与沈万沙一起安置受伤的赫连羽,给他请大夫医治。

    好在赫连羽伤的并不重,大夫看过,开了药,有沈万沙陪着,还有护卫保护,卢栎也就放了心,留他们两个单独相处,回了园子。

    ……

    一直等到半夜,赵杼才回来。

    这次抓了太多人,齐白此人尤其重要,赵杼想亲自看着审问,所以这次回来也只是看看卢栎,换个衣服就得走。

    但是抱抱媳妇的时间还是有的。

    赵杼紧紧拥着卢栎:“怕不怕?”

    “不怕。”卢栎头埋在赵杼胸前,声音有些闷,“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出事。”

    赵杼笑了,“这就对了。”

    “但此事即出,肃王那里势必不会继续蛰伏……”

    肃王想造反,弄出这么大摊子,贪银案,藏宝组织,私造兵器,私蓄兵丁,往所有他认为值得拉拢掌握的权贵官员放暗钉……钱,权,兵,人,他什么都在准备。

    蓄势这么多年,就为一击成功,如今赵杼得到线索,有暴露可能,肃王不可能心存侥幸,坐以待毙。换成任何人,也不可能在这种局势下认输,没准会聚集所有力量,最后一博!

    但赵杼这边,因为时间不足,还没有探明肃王所有力量底细,怕是要吃亏……

    “傻。”赵杼揉了揉卢栎的头,“他不变,我自然要小心查探他所有力量,他若动,行动不会小。”

    卢栎眼睛一亮:“你是说……”

    “他若反,最终要对付的是皇上,不管兵力还是朝局,都会朝上京城施压。”只要肃王一动,手下力量脉络就会出来,兵力也会调动,赵杼也能借机看的清清楚楚,“你担心这是不利,我却以为,这是机遇。”

    “你……”

    赵杼将卢栎头按在胸前,“不要担心,我不会有事。”

    “那你需时时注意,肃王可能很快就有行动。”卢栎还是忍不住提醒。

    赵杼挑起卢栎下巴,俯下|身轻吻:“我知……”

    ……

    他们二人为局势心忧,这边赫连羽却正在装虚弱,腻着让沈万沙陪。

    沈万沙知道赫连羽受这么多伤都是为了他,看他脸色苍白的样子很不忍心,端茶倒水忙的团团转,也没不高兴。

    结果还是赫连羽心疼了。

    他喜欢沈万沙,也喜欢宠着沈万沙,看少爷发小脾气都很享受,可往日怎么伺候都不为过的娇少爷,今日竟愿意为他奉茶端水,任他指使,干什么都没脾气……

    他舍不得。

    等沈万沙端了碗药过来,他斜斜靠在枕上,眼神中含了溺死人的温柔,“改日我好了,上门去见你爹娘……好不好?”

    “见我爹娘做什么?又不是没见过。”沈万沙没听明白,眼神在赫连羽光裸的上身扫过,耳根微红。这人明明看起来瘦瘦的,可脱了衣服竟然有漂亮肌肉诶!

    赫连羽看着他笑,“自然是提亲。”

    “呃……等我想想。”沈万沙脸更红了。

    赫连羽心疼少爷,怕他嫩手被碗底烫红,伸手想接过药碗自己喝……不想被沈万沙一爪子拍开。

    少爷瞪眼:“胳膊伤了怎么好动!”他略笨拙的拿汤勺舀汤药,“我来喂你。”

    这样的少爷很可爱,可赫连羽笑容还是僵了起来,“那个……还是我自己喝吧。”这药一闻就知道很苦啊!一口喝干了还能少受些罪,一口口喝……

    沈万沙板着小脸,神情非常严肃:“不行!你伤这么重,动都动不了,茶也端不起,怎么能自己喝药呢?我喂你!”

    少爷语气不容商量,赫连羽心底默默流泪,脸上却还带着灿烂笑容,把那苦药水一口口咽下。

    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受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