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303章 质问

第303章 质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府衙这边的消息一条条往肃王府里传。

    卢栎巧舌如簧,一上来就压住任康复,并且将肃王府名誉绑定……

    百姓们偏向卢栎,声音浪潮越来越高,逼得府尹不得不铁面无私……

    压力之下,任康复表现失常,拉不下面子让府尹搜身,好感度越来越低……

    卢栎有很多证据,偏偏不一起拿出来,诱任康复反应不佳,再雷霆出击,铁证如山……

    传话人表情越来越凝重,府里气氛越来越紧张,肃王自己亦不得不重视。

    “本王倒是没想到,卢栎竟有这么大本事。”肃王放下手中密信,眼神微微闪烁,“赵杼已自真定拔营,前往北疆,这个关头……”

    “那咱们的人……”

    肃王手负在背后,慢慢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最后走到窗前,看着院中开的凛冽灿烂的红梅。雪后初晴,阳光灿烂,积雪还未消融,梅花却已开的如火如荼,淡淡冷香萦梅,风骨傲然。

    梅花香自苦寒来。满枝花蕾顶住了狂肆寒风,顶住了漫天大雪,随着初晴太阳绽放……

    一株积看老梅树尚懂的厚积薄发,扛过压力绽放幽香,他布局这么多年,怎么能在最后一步稳不住?

    肃王眼眸微阖,深深呼吸。微凉的空气带着冷梅暗香,清新又醒脑。

    他的消息渠道不会有问题。西夏大辽联合犯边,动静必然很大。赵杼长这么大,一大半生命都在打仗戍边,于公,他不能让大夏国土有失,这是忠臣必须做的事;于私,边关是他十数年打下来的地盘,只要他还有点皇家宗室的傲骨,就不会允许别人打脸。

    赵杼看似冷漠,实则最是执着,他心内热血比谁都多,此行他应该比任何人都着急,一定会马不停蹄赶往边关线,不会为任何人任何事停留。

    是他想多了。最近数番碰撞,赵杼查到了他一些东西,但那只贪银案或者宝藏,不管哪样,都只是谋钱。外敌在前,这点小小缺点不算什么,赵杼不会死盯着他……

    肃王唇角无声勾起,是时候行动了。“吩咐下去,盯着赵杼的小队一旦确定他已离开真定北上,立刻回归,只留两人继续监视。”

    侍卫眼睛一亮:“王爷的意思是?”

    “叫咱们的人集合,放烟火了。”肃王微笑端立,眉目间闪现出说不出的自信与雍容。

    不得不说,做为当今圣上的亲叔叔,肃王长相其实与太嘉帝有点像,一样俊美不失威严的凤眸,一样挺直如悬胆的鼻梁,侧面看时,尊贵气度简直如出一辙。

    太嘉帝尚年轻,肃王却经岁月历练,越发沉稳……

    平王就算了,气势太过锋利,一双眼睛看人时,总觉得好像看死人一样,没有帝王之气……

    侍卫心里评价着,越想越高兴,觉得还是自家王爷好,心机有,手段有,性格更是稳重,此次起事定能成功!

    “是!”侍卫答应一声,正要出门,想起府衙那边……他停住,“那王爷,府衙那边……”

    肃王眼角微垂,眸底思绪沉浮。

    照卢栎往日行为分析,此人可能对破案,真相无比执着,若手握铁证,怕是不容许任康复逃脱。起事在即,肃王府名声不容有失!

    “传讯给于辉,命其自行把握,若时不与我……壮士断腕!”

    ……

    府衙这边,卢栎呈上夹有死者衣服布料的鞋子,现场一片哗然。

    “这是铁证啊!”

    “就是,怎么那么巧,死者衣服少了一块,任康复鞋子里就刚好夹了那一块!”

    “这要还不肯认罪,就没了天理了。”

    任康复当然是不肯认的。他梗着脖子与卢栎对峙:“我怎么知道你这鞋子是从我房间里找出来的?肃王府可不是谁都能进的,莫非你偷偷潜入肃王府图谋不轨!”

    “任长史这倒打一耙的本事真是漂亮,”卢栎斜斜看他一眼,不慌不忙的说,“任长史可不是肃王府下人,只能住在倒座,任长史自己也说,有官阶在身,见官可不跪,是很有份量的人物。有份量的人怎么可能只有一个住处?任长史即是本案嫌疑人,几个外宅地址,自然也不是秘密。”

    任康复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你——”

    “任长史无需气愤,我无意冒犯,此举只为寻找证据,所带护卫皆是平王精卫。哦,为了预防任长史这种不管怎么说,就是不认罪的场面,我还寻了见证人。”

    卢栎转头朝林府尹行礼:“搜查任长史外院之事,皆有刘捕头及一干捕快协助,这双鞋子,就是他们亲自经手搜出,并且当场调取院内下人供言,确定是任长史鞋子,最近经常穿。”

    人群里沈万沙朝一个大汉使了个眼色,大汉会意,立刻在人群中大笑高喊:“哈哈看你这下怎么装!”

    大汉是沈万沙提前付银子收买的人,这样的人在人群里不只他一个,立刻有人跟着响应:“哼,当咱们老百姓都是傻的么!”

    “对,我们可不瞎!”

    “认罪!”

    “认罪!”

    “认罪!”

    “任康复认罪!”

    卢栎看着堂上林府尹,眼神颇有压力。林府尹不想得罪肃王,更不想得罪平王,可他再圆滑,民意汹涌抵不过,又有卢栎铁证压力,眼下只有顺应……

    惊堂木‘啪’的一拍,林府尹一脸正气的看向任康复:“铁证当前,你可有话讲!”

    任康复额上冷汗直流,不明白怎么就成这样场面了。明明一切都在王爷掌握中,自己顺势想帮一把,怎么反倒入了坑?

    站在一边的于辉心也高高提起,非常着急。王爷的命令怎么还不到!再不到可就晚了!

    可叹他只是个管家,而且这件事非他职责,并未有关注,现在想讲情都找不到点……

    “看来任长史还是不肯认罪。”卢栎冷笑两声,让人把赵杼找到的,秋坚藏在逃跑途中的东西呈到林府尹面前,“大人请看。”

    几本薄薄书册,看起来朴素又简单,林府尹起初没当回事,翻开一看,冷汗就下来了!

    竟然是贪银案帐册,以及人员花名单!

    上京城府尹不好当,林府尹能做到这个位置,除了自身性子圆滑外,背后也是有些关系,消息还算灵通的。寿安伯郭威捅了天大的篓子,可他虽死,案子却没完,平王仍然暗里在查贪银案相关消息,听说都查到了枢密副使……现在这份名单是怎么回事!

    卢栎长眉微凛,面容肃穆,眼神清透率真,透着一股事实不容隐藏的坚决:“任康复杀人,绝非因为私怨,其内牵扯寿安伯贪银案,请大人明鉴!”

    片刻安静过后,是浪潮更高的哗然。

    “贪银案!郭家的案子!”

    “那日挑家,我亲眼看到了,从郭家抬出来装金子的箱子,就有数十箱!”

    “可真敢干啊……”

    “任康复是肃王府长史,这里头莫非有事?”

    “□□啊……”

    “自己屁股下还不安静,还敢当街骂人,指卢先生仗势欺人……啧啧,真是可笑,也不知道谁仗势!”

    “就是就是,平王离京远征了,肃王可是还在上京城呢!”

    “肃王这是……”

    议论声越来越大,压都压不住,于辉不禁磨牙,再这样下去不行了!

    正好,他眼神不期然一扫,看到肃王贴身侍卫冲他做手势……他眼睛一眯,立刻明白了!

    不能让肃王府名誉有损!

    “原来你竟是这样的人!”于辉当机立断,上前几步,扯住任康复衣领,“我与你共事十数年,竟不知你如此狼子野心,借着身份之便做下如此恶事!”

    任康复起初不懂,于辉这是要做什么?随着激烈拉扯,于辉顺势在他耳边说了句话后,他顿时明白过来,王爷来了命令,让他把所有罪状都认下!

    替主子尽忠,这是应该的,再说他本来就不无辜,秋坚的确是他所杀。但是这样被放弃……任康复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蠢!于辉恨不得抽任康复两巴掌,忍着怒气在他手心里写了个‘五’字。

    任康复怔了怔,突然心内狂喜,王爷这是要起事了!而且很快就会行动,至多五日!

    他心内喜意翻腾,突然觉得认罪没什么可怕。

    他主动认罪,不用扛刑,除了在牢里吃喝差点,不会受什么罪。就算被判死刑,也不会当场行刑,运气好判个秋后处斩,运气不好就是近期,可往刑部大理寺走手续都得小半个月,那时王爷早登基了,他这个功臣,必定会被捞出来啊!

    如果现在表现好些,让王爷不名誉不受半点连累,助起事更顺利,他的功劳更高!

    任康复想清楚后,心甘情愿往地上一跪,冲着于府尹大声喊:“是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做的!”

    公堂内外一片安静。

    认罪了?就这么认罪了?

    卢栎视线掠过地上跪着的任康复,衣服有些狼狈,站在一边喘粗气的于辉,再看向邢左的位置……

    邢左冲他打了个手势,他便明白,肃王出招了。

    卢栎眉眼微垂,唇角无声弯起,退后半步,看着任康复表演……无论如何,凶手认罪,是结案必须过程。

    任康复一认罪,不等别人发问,自己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全说了。

    “秋坚是我杀的!这贪银案,也有我一份!”

    他直觉认为眼下不能否认贪银案,谁知道卢栎那小狐狸还掌握着什么证据,正暗挫挫等着阴他,索性全认了。

    “我自认身份不凡,私心不足,借肃王府长史身份谋财,搭上了寿安伯郭威。谁都知道郭威一直想巴结肃王,怎奈肃王谨严端直,人品贵重,一直没给他好脸,我便以‘替他在肃王面前说好话’的理由,与郭威交往。”

    “我们关系越渐深厚,筹谋架起贪银组织,从中谋得巨财。终究纸包不住火,郭威被发现,我只得巧机转移证据,不料被秋坚发现,秋坚欲勒索于我,我心中不忿,便将其杀害。”

    任康复一边思索一边说,争取让自己的话毫无破绽,想到郭威巴结肃王这一点,他觉得自己简直太聪明,完全能圆过去!

    “我假装应了秋坚勒索要求,约他在幽玉台见面。本来我想与他好好谈谈,哪怕付出点代价,把东西拿回来就行,谁知他半点不识趣,狮子大开口,提出的要求我根本答应不了,当时气愤非常,理智全失,心一横,就将他杀了。”

    “我会些拳脚功夫,此次谈判亦做了最坏准备,当然是带了武器的。我与秋坚谈崩后,趁他不注意,将他扑倒在地,以匕首割其咽喉。秋坚力气很大,挣扎间抓伤了我的胳膊,我担心制他不住,鞋底薄刃弹出做好准备,但最终没用上。可能那时不小心,刮破了秋坚衣服……”

    任康复说完,脊背挺直,眼睛特别亮,那骄傲姿态,仿佛他不是在交待杀人罪行,而是陈述一件丰功伟绩:“一人一做一人当!这一切都是我所为,林大人可依律法下判,切莫牵连他人!”

    林府尹心内缓缓呼口气,总算过去了……

    他清了清喉咙,看向卢栎:“凶手招供,案情讲述合乎情理,细节也对的上,不知先生可还有疑问?”

    “任康复杀害秋坚,证据确凿,本人又已招供,我自是没有疑问的。”卢栎微笑道。

    “那——”

    “但是,”林府尹刚要说话,卢栎往前一步,“关于贪银案,我有几个问题想请任康复解惑。”

    任康复很想让案子立刻结,见林府尹也有这意思很满意。可卢栎突然这样插话,他不好直接拒绝,否则对刚刚竖立起的形象有损,只得咬牙道:“卢先生请!”

    “你说,秋坚偶然间拿到贪银案证据,想要勒索于你?”

    “是。”

    “那他直接勒索就好,为什么要先潜逃?平王查的清清楚楚,秋坚突然寅夜离家,后有跟踪暗杀者数,”卢栎声音略带嘲讽,“难道不是你先有杀人灭口之意?”

    任康复磨牙:“就算我想直接灭口又如何!我都认罪了!”

    “不如何,我想问,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什么时间,丢在何处了?秋坚怎么就凑巧拿到,又为什么只凭薄薄帐册和人名单,就知道与贪银案有关,还直接找到你头上?”卢栎微笑道,“这些东西我都看过,上面并未有只字片语提到贪银一事,连郭威,任康复你的名字都没有。”

    任康复眼睛有点直,这个……有点不好答。

    卢栎停了停,“怎么,编不出来了?”

    “我忘了!忘了不行吗!我每天那么忙,过去久了,时间地点哪能记那么清!”任康复愤愤道。

    “哦,忘了。”卢栎眉目平和,“没关系,我现在问你肯定忘不了的东西。”

    “你说与郭威构架贪银组织,是为谋财?”

    “对,我想要钱!”

    “那么你的钱呢?即是二人合伙,所得利益就算不五五分,也绝对少不了,当日查抄寿安伯府,只金锭,就装了满满几十箱,银玉珠宝更不消说,价值不知凡几,请问,你的钱呢,放在哪里了?”

    卢栎声音不大,气势却足,几句话仿佛砸在任康复心头。

    是啊……如果他顶缸说贪银案是他所为,就得有赃银。金银都在肃王那里,不管他知不知道银库在哪,都不能卖,可自己家……呵呵,长史俸禄才多少?就算再会打算再能钻空子捞钱,比之贪银所得,仍然是九牛一毛。

    他去哪里找钱?

    拿不出赃银,凭什么说这是他做的?

    人群中沈万沙继续发威,群众心思很快转变:“忘了重要的贪银证据丢在哪里,不会也不记得自己银子放哪了吧!”

    “钱不知道,证据不知道,你都知道什么?”

    “不会是出来顶缸的吧!”

    任康复又开始冒冷汗,这卢栎也太不好对付了!

    卢栎并不给他时间反应,继续发问:“你说与郭威合作基础,是应了他,替他在肃王面前说好话,你说了吗?有效果吗?我可是听说,肃王与郭威关系从未好过。数年过去,郭威没达到目的,为何还会愿意与你合作贪银?他傻?”

    “你说你为贪银案主使,你平日都与哪些下层联系?如何与别人接头,有什么暗语,怎么掌握整个组织?你可别推到郭威身上,寿安伯乃虚爵,不入官场,不上早朝,又一直在上京城内,他没有那么权力,也没有那么大本事掌控官场大人们。”

    任康复心底一片冰凉。

    卢栎这些问题,他一个都答不出!

    而且他有预感,就算他绞尽脑汁想出一个答案,卢栎必能挑出内里逻辑空子,责问更多!

    见任康复讷讷不语,于辉大为着急,他从来不知道,这位得皇上赐婚的平王妃这么难搞!这问题犀利锋辣,直指中心,怪不得任康复圆不上!

    “咳咳,”他清咳两声,准备替任康复圆说一二,“这件事是这样……”

    “怎么,于管家也参与了贪银案?”卢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还是见任康复可怜,想替他编个瞎话?”

    于辉一噎,整个人僵住了。

    底下百姓又开始喊:“我知道了,他们是一伙的!”

    “他们谁都不知道贪银案实情,就是出来背锅的!”

    “以为自己认罪就能拉过同情心,为主子开脱……”

    “靠,这是把咱们当傻子耍呢!”

    人群里,沈万沙袖子掩面偷笑出声,拉拉赫连羽的手,与他小声说话:“哇效果好好!”

    赫连羽张开手臂将他半拥在怀里,以免被别人挤着:“自然,少爷最聪明。”

    “那是!”

    ……

    卢栎端立公堂,身姿如青竹般挺拔,双眸似皎月般明亮:“另外,我还有一事不明。世人皆爱财,但一个人想要的金银数量,总是与自身欲|望相关。贪银一案,事涉大夏各层官员,牵连者众,如此大阵势,如此多钱财……是想做什么?干什么事,需要用这么多钱?买个小国都够了……”

    任康复心脏剧烈跳动,缩在袖子里的手都开始抖了,卢栎要猜到了要猜出来了!这个精明到讨厌的小狐狸!千万不能让他猜到,王爷将要起事,这个节骨眼不能生事!

    想!用力想!必须岔开卢栎思路!

    卢栎看到任康复眼珠子转的都快飞起来了,心内非常满意。

    很好,一切都在顺着他的计划走。

    “唉……”他做势长叹一声,下巴微微抬起,俊美双目越过门外,看向高远天空,与此同时,修长白皙手指间把玩着一枚小小玉山,不管神情还是声音,都透着一种别有深意的烦恼,或者……幽怨。

    就像遇到什么难题,想起最亲近的人,希望那人在身边,给自己解惑,或刺激自己思考。

    那枚玉山……好像有些眼熟。

    任康复仔细一看,可不就是平王之物!所以卢栎现在,是在思念平王?

    想念爱人很正常,感情深的,但凡分开几日,都会想念,就像他的肃王主子,嫡王妃去世那么久,王爷想起来还是会思念……

    对了,嫡王妃!

    任康复眼珠剧烈转动,很快有了主意。卢栎的问题,他挺多答不上来,但能编出一个是一个,后面的问题答好,没准大家就忘了前面的!

    “因为我替我们主子委屈!我们嫡王妃,是被先帝害死的!我们王爷兢兢业业多年,对大夏忠心耿耿,从不敢有任何怨言,我亦不敢做什么了不得的事,只能做下贪银案,给皇上添头痛!这就是我的目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