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307.准备

307.准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难道没有被人虐打的可能么?怎么就一定是从台阶上滚下来的!”

    王大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目怒眉跳,袖子甩的几欲飞起,颇有气势,震的现场鸦雀无声。他下巴高抬,视线环绕现场一周,见所有人说不出话来,竟还十分得意,手指指着卢栎:“验尸之事何等谨肃,岂容你一家之言落定!若你说什么便是什么,这世间还要律法做甚!”

    场上十分安静,场下沈万沙却‘噗’的一声,笑出声来。

    他拉着胡薇薇袖子,乐的止不住:“这王大人疯了还是傻了,紧张的话都不会说了?皇上之前是说他没错,要能问住卢栎还给赏,可他也不想想这话是什么时机说的?皇上那话真是那意思么!”

    做为肃王铁杆,王大人向着肃王无可厚非,可说话办事得有度啊!之前大声质疑嫡王妃中毒身亡,尚还知道态度不对,立刻回身同太嘉帝请罪,太嘉帝不过顺着说了句话,他倒当真了?拿鸡毛当令箭了?

    没错,围观群众是被他吓着了,那双招子瞪的像吃人啊!可他但凡有点理智,看看四周视线,就该知道,他的同僚们不说话,可不是被吓的,是被雷的,被他这二货言论震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瞧执宰周大人那眼神,就带着难以言说的同情……此番后,肃王可能不会有什么影响,但他这个出头鸟,怕要被太嘉帝吊打了。

    胡薇薇也很气愤:“听听他说的话,暗指嫡王妃被先帝虐打致死!拜托,嫡王妃当时是与皇家所有人在一起,辽军突入,双方在打架,谁有空这么虐打她这个弱女子?还得注意力道,弄成全身上下多处骨裂,只有胸口一处致命伤……先帝再蠢,能干出这种事?”

    “可不好妄言先帝的……”沈万沙捂住胡薇薇的嘴,小心看了看四周,脸上笑容还是没止,“还一家之言……呵呵。仵作这行特殊,工钱没多少,要求却不少,上任前履历必须经过细致查对,人品性格需要捕快们亲自走访确认,还需其师者,前任官员盖印荐书,方会任用。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官府查案,仵作验尸格目为重要依据,多少地方只有一个仵作的?如他所说,仵作之言不可信,天底下的案子都不用查了?”

    胡薇薇也不高兴,犀利视线朝着王大人要害招呼,很有种想当场杀人的欲|望:“就是!仵作验尸都录有尸检格目,字字都是证据,谁敢乱说话?真乱说,上头一复查,别说前程,性命也别想要了!主子今日当着皇上,当着百官,当着所有上京百姓,开棺验尸查死因,他这话的意思,咱们所有都不算人,不能见证了!”

    下面百姓窃窃私语,场上百官忍着笑,眼观鼻鼻观心,肃王捂着脸,看似继续在为嫡王妃悲痛,实则心里在骂人。

    蠢货!真真是蠢货!现场情势与计划里不同,当思变啊!明明平时看起来很精明的人,怎么一到关键时候,轮到表现的时候竟然这么蠢!

    众人神情如何,卢栎并未过多关注,对于王大人质问,他也一点不着急,微笑道:“王大人勿急,你这两个问题,我可逐一解答。”

    他略转身,看向人群中的余智,“余老先生,来为我做个见证如何?”

    余智此人醉心仵作技术,官场斗争什么的并非不懂,却很少放在心上。今日看到蒸骨,老人家眼睛早就开始放光,现在有机会近前一观,怎么会不愿意?

    他扒拉开身边的人,快步颠颠就过来了。

    “余老先生乃是我朝仵作魁首,数十年前破案无数,一向专于事实,从未有过私心,他的话,王大人能信吧。”卢栎笑眯眯看着王大人。

    王大人眼皮微垂,“随便!”这只不过是在回答他第二个问题罢了,那第一个问题,看他们怎么答!

    ……

    余智走到尸台前,仔细观看,发现尸骨上痕迹是有,却好像不是很明显……

    卢栎举着红油伞走近,遮罩住尸骨,阳光透过伞面,将视野染成浅红,余智猛然发现,尸骨上的痕迹变深了!

    余智眼睛一下子睁圆,拿起卢栎手上红油伞,移开——骨上痕迹变浅,挪回来——骨上痕迹真的深了!

    这是什么道理?余智惊讶的看向卢栎。

    卢栎知他好奇,便微笑解释道:“生前骨伤,损伤处血液浸润周围组织,血骨相接产生特殊反应,留下血荫。这种血荫几乎是永久性的,但时间久远,骨亦会化,何况血荫?蒸骨后,血荫稍显,阳光照射下,肉眼可观。然想要辨别,却需要这红油伞,将阳光过滤聚拢……”

    其实是伤处血红蛋白分解物质滞留,被活着的细胞吞噬,使骨骼断端长时间留夏含铁血黄素、橙色结晶,用紫外线照射,会有荧光反应,看的更清楚。用红油伞遮日验骨折处血荫,就是利用这种原理。卢栎尽可能用简单的,大家都能听懂的语言解释给余智听。

    余智听完,倒是明白了其中要点:“所以此法,必须是晴天才能用?”

    “没错。”卢栎点头。

    “那阴雨天怎么办?”

    “可以煮骨。只是煮骨的时间稍长一些,需要用……”

    两个人开始说起验骨之法。

    这本与案件不相关,但这些东西听起来神秘又带劲,卢栎还一点不藏私,这样秘技都敢当场传授,当真有气度又有心胸!现场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着,一点也不觉得无聊,连太嘉帝眸底都有几分兴味。

    “这个我见过!”沈万沙非常得意,扬着下巴与胡薇薇炫耀,“我在灌县遇到小栎子不久,与他一同到山阳县破了个案子,那个案子里有座高高的尸山,好多死了好多年的,当时小栎子就煮骨来着!”

    他眉眼灵动,一副‘可惜你没在没看见好可惜’的样子,“小栎子当时还剜心来着!”

    胡薇薇跺跺脚,也是惋惜的不行:“我就是没见证到主人崛起的时刻!”

    “没事没事,”沈万沙安慰她,“现在不也是机会?以后日子还长,小栎子还会经常破案验尸哒!”

    百姓们也议论纷纷,对于亲眼见证这等奇事,他们表示非常开心,寒冷都不怕了,这样的日子可以多多益善!所有人看向卢栎的目光开始转变,变的敬佩,肃穆,信任……

    王大人还没转过弯来,声音里满是冷意:“余老先生可看好了?这样浪费皇上时间可是不好。”

    众人:……啊呸!皇上还没怪呢,用得你多话!还有你怎么知道皇上不喜欢?我看皇上明明喜欢的很!

    余智倒还冷静,反正他早认下了卢栎这个师父,以后的时间多的是,并非所有问题都需要今日问完,听到王大人问话,他捋了捋胡须:“尸骸骨伤情况确如卢先生所言没错,老夫亦推断死者由高处台阶摔滚,导致多处骨伤,肋骨折断穿心而亡。”

    “那么——”

    “至于王大人的另一个问题,”卢栎截了王大人的话,微笑道,“无需猜测当时事实,死者骨伤亦能说明。”

    王大人眼瞳一缩,面上神情不变:“还请赐教!”

    “好说。”卢栎站在尸台前,“骨折之伤,不论如何造成,都有血荫,但外力暴力击打导致骨折,与自身滚落跌摔姿势不对挤压折断却是不同。余老请仔细看——”

    他指着断骨部分,“骨头断面芒刺向内还是向外?”

    “向外。”余智看清楚后说。

    卢栎点点头:“骨断芒刺为里者,大都是被殴打导致的骨折,反之则非。”

    “哦……”

    围观众人齐齐长叹,原来如此!原来尸体身上有这么多证据,可以供人判断当时情况!

    “王大人,请不要随便欺负尸体不会说话。”卢栎负手站在尸台前,发丝随寒风飘扬,衣袖随风摆动。天气很冷,他的身姿却一点没变,如最初一样挺拔,俊秀。

    “她们虽然已经死去,皮肉不存,但她们身上记录着所有生前发生的事,绝不允许他人恶意猜度,扭曲,利用!”

    是的,别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用’二字。

    卢栎把这两个字咬的很重,试图引起在场围观的思考。

    数九寒天,皇上为什么要忍着辛苦,与百官,所有上京百姓一起,见证开棺验尸?因为朝上突然再传肃王嫡妃死因不对,说其中毒而死,先帝当年做了坏事。连朝廷重臣都把这事拿到早朝上说,说明事情已经闹的很厉害,皇上为了给父亲正名,不得不出此举。

    到了开棺验尸当日,先是刘成冒出来,众目睽睽下施以巧技,想把嫡王妃中毒之事砸定。若非卢栎知识丰富,看穿了事实,他就成功了。

    一技不成,再来一人,王大人连连逼问,似与卢栎有深仇大恨一般,非要指他不会验,又是为的什么?

    很简单,他们就是要把嫡王妃死因确定为中毒!

    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对他们有利!

    “一个刘成,一个王大人,本与嫡王妃无关,却如此执着……当咱们眼瞎了看不到么?”

    “那位深情如许,亏我还信了……”

    围观百姓中有聪明的,找准方向,与身边人小声讨论起来,很快,这样的言论铺展开来,越传越大。

    太嘉帝对目前结果非常满意。

    他知道肃王可能会行手段,下严令让方剑把尸体看好,却没想到肃王会买通刘成,于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更没想到,卢栎竟有本事立时拆穿!

    果然不愧是赵杼看上的人……

    至于先帝,太嘉帝对亲爹并没有太多好感。他自记事起,就与母妃一起生活在冷宫,孩童时期得赵杼照顾颇多,连这个皇位,也是因为赵杼相帮,才坐稳了。先帝并没有给过他多少关爱,人品亦有问题,他早就明白。这桩陈年旧事,他密取过一些老宫人口供,知道事件始末,才敢定下此计。

    肃王嫡妃,的确是从高高台阶上摔滚至死,只是这摔滚,是她自己不小心,还是别人推的……不重要。

    既然大家都关注中毒,只要证明她不是中毒就好。

    太嘉帝看着场中一切,嘴角无声弯起。

    ……

    王大人眼瞳一缩:“我不过是照规矩问话,卢先生言重了!”

    卢栎亦冷笑:“王大人是真的万事照规矩,还是对先帝有怨,大家自有眼睛会看,无需我多言,大人也无需过多自辩。”

    王大人还要说话,卢栎却没理他,直直看向肃王:“关于此事,王爷才是最有立场说话的人。”

    周大人看了眼太嘉帝面色,立即跟问:“卢先生说的在理,今日结果,肃王可有话说?”

    肃王袖子底下双手紧握成拳,面上神情却不变:“事已至此,本王说与不说,都不重要。”

    “王叔这是在怨朕了。”太嘉帝眸梢微垂,“本不应该扰了逝者安宁,可事关朝廷安稳,人心波动,朕也没办法。王叔一向大度,这次也原谅朕吧。”

    一国之君,整个夏都是他的,他却将姿态摆这么低……莫非是被人压迫了?

    百姓们有些心疼,这是他们的皇上啊!前朝当暴君的,都从来没认过错,他们好不容易摊上这么个好皇帝,日子越过越好,海清河晏,皇上竟然被压迫了?不得不低头?

    这可万万不行!百姓们其实并不太在乎谁当皇帝,但他们在乎上头的是不是好皇帝,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可不能保不住!

    所有人看向肃王的眼神都有些微妙。

    肃王差点喷口血,明明一切计划的很好,今日是他刷名望值,好感度的大好时机,怎么突然间就变了?他成恶人了?

    对着百姓们不善目光,他心中戾气忽起,非常想立时把太嘉帝干掉!反正他也准备反了!

    可是……不行。

    不说他自己的队伍尚未集合完毕,太嘉帝出行,看似随意,实则戒备森严,不仅仅有禁卫军,还有暗队死士相随,他若动手,必不会成功……

    肃王只得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扑通’一声跪在太嘉面前,强笑道:“皇上言重了,臣亦希望大夏安和平静,为此愿付出自身性命,何况这等小事?臣之发妻……最是知书达理,若能为此做些贡献,想来在天之灵也是安慰的。”

    “如此甚好。”太嘉帝肃容,“事已大白,朕希望关于肃王嫡妃之死言论,到此为止!此次开棺验尸,肃王受了些委屈,稍后朕会给予赏赐;仵作卢栎技高,令人叹服,乃我大夏之良才,特例赐一品仵作,可不朝,不政,但凡我大夏案件,皆可直接审问,不必理会任何人意见!”

    “谢皇上……”肃王磕头谢恩。

    对比肃王略弱的声音,卢栎的谢恩声特别清脆,特别有精神:“谢皇上!”

    沈万沙非常高兴:“啊啊啊小栎子有品阶了!一品呐跟平王一样!”

    百姓们也很激动,特例啊,一品仵作!他们见证了奇迹!

    人们对于有真才实学的人总是尊敬的,见识过卢栎技术,几乎没有人对这个有意见,现场恭喜声连连。

    ……

    开棺验尸结束,皇上离开,群臣离开,百姓们缓缓散去,唯有肃王,在皇上留下人手的帮助下,对其嫡妃尸骨进行收敛。

    看着沈万沙,胡薇薇,余智等一行拱卫着卢栎,言笑晏晏,脚步欢快离开的背影,肃王眼睛眯起,心内郁气越来越多。

    竟然敢……竟然敢这么欺负他!

    管家于辉过来安慰主子:“王爷不必动怒,他们也蹦跶不了两天了。”

    可是他们现在就欺负了我!是不是再过两天,他们还能继续欺负我!肃王一边腹诽,一边拳头攥的紧紧。他已经等待很久很久了,如今万事俱备,前面没任何危险,他还怕什么?为什么一定要等两天?他想手刃这些碍眼的人,让他们跪在他面前认错!

    就现在!

    肃王呼出一口浊气,目光阴鸷:“去看看咱们的人,什么时候能到上京!若到了,立刻报与我知晓!”

    于辉眼睛一亮:“王爷这是要——”

    “你只管去传话。”肃王摸着手上扳指,心意已定。

    收敛尸骨时,白时过来请罪,眼角垂的低低的,嘴唇咬的红红的:“王爷,我错了……”

    他的药膏没起作用,被卢栎当场看破,他怕肃王记恨,觉得还是主动点好。

    谁知肃王根本不想理他,手指捻动,做了个手势——立刻有人过来,将他架住往外拽。

    白时慌的不行,“王爷——王爷——”

    不得不说,白时平时惯做的那一套还是很有效果的,慌张时像个受惊的小兔子,有种特别的,我见犹怜的味道。架着他的侍卫起了恻隐之心,低声提点他:“王爷从不留无用之人。”

    言下之意,你之前的事没办好,王爷不认可你的能力,没用,就得被抹杀。

    白时身子一颤,眼珠剧烈转几圈,突然大喊:“王爷我还有用!您可以用我来对付平王!”

    肃王听到平王二字顿了顿,示意侍卫停下。

    白时一见有门,立刻说道:“全上京人,不,整个大夏几乎都知道,我和平王有旧!平王马上要与卢栎成亲,他始乱终弃!”

    “西山温家堡之事,你以为没人知道?”肃王冷笑。

    白时却不怕,“那是平王逼我的!他看上卢栎,抛弃了我,还贬低我为新欢造势!”他眼珠转着,声音越来越平静,“别人知道的,都是他故意引导,我要说他睡了我,说的有理有据,王爷觉得,别人会不会信?若我找出证人,拿出证物,甚至婚契……”

    那就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这事有些小,但若加上其它的……肃王想了想,挥挥手,让侍卫带白时下去,暂时留下此人。

    ……

    卢栎今日开棺验尸大出风头,沈万沙等人本欲为其庆祝,连余智老头子都觉得不累,可以参与。卢栎想了想,还是拒了。

    他先宽慰余智:你年纪也不小了,今天冻了这么久,现在不觉得累,回头该不舒服了,以后日子还长,不如回家休息,别让余老夫人担心。

    余智见他这话说的非常真心,没一点骄傲自满,连夸了好几句,这才由徒弟们扶着,坐车离开了。

    之后,卢栎再与沈万沙说,这庆功宴,不能办。

    “若我们所料不错,肃王力量肯定已经调动。赵杼现在应该也已到达预定地点,并且有所收获,可未确定肃王所有力量方向前,赵杼不会随意动作,打草惊蛇……”

    “可我今日观肃王表现,他有些着急了。若他气不过,未等一切准备好就起事……上京必会乱一阵子。当然,赵杼不会允许他闹太久,这一阵可能只有一两个时辰,或者更短。但这一小段时间,已经能死太多人。”

    “你的意思是——”沈万沙并非不担心,他只是没想到肃王会行动,“可肃王是个很耐的住,性子很沉稳的人啊……”

    卢栎指尖轻点桌面:“我说的是万一。当然以肃王性子,准备好再行动的可能性更高,可万一他冲动了……我们必须保证,在这段时间里,上京城要挺住。”

    “所以——”沈万沙目光闪动,脑子里开始想办法。

    卢栎微笑:“所以,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