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310.心情

310.心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上京城这场动乱来的快,去的也快。

    主城区破坏程度不大,稍稍偏远点的地方甚至都没动静,部分心宽的老百姓一睡醒来,才知道昨夜发生了大事……平王进城平乱及时,不仅成功镇压了肃王叛党,还带来好消息说边关无战事,西夏辽国都没往这边打。

    这消息太令人振奋!

    一大早,好多百姓顶着寒风就出来了,自愿帮忙,清理街道修缮损坏房屋什么的。这是他们的大夏,他们的家园,怎么能总赖着平王和皇上辛苦!

    人多力量大,有了大家帮忙,街上清理速度又快又好,气氛也变的欢快活泼。更兼已入腊月,马上要备年货过年,大家干脆就把街道一块装饰了。红灯笼挂起来,剪纸贴起来,喜庆小食卖起来,上京城内很快飘起浓浓年味,让人看着就舒服。

    沈万沙穿着紫貂绒的大氅,手里抱着掐金丝海棠手炉,眉眼弯弯笑容特别满意:“小栎子咱们好厉害呢!”

    卢栎也浅浅呼气,一张嘴是白烟,天气很寒冷,可他心里热乎乎的,能干成这样大事,他也很激动:“嗯……”

    昨夜他带人顶住了肃王战队的围攻。当然他不会武功,其实是府卫们出力最多,可做为能与人之一,他也经历了心跳加速的危险时刻,战斗终于结束时,他心里甚至有种冲动:就算再来一回,我也可以顶住!

    王府的破坏程度比大街上厉害很多,所有围墙经历油浇,火烧,颜色都不能看了,院内很多花草摆设也遭了殃。好在王府很宽,重要建筑群都在中央部位,敌人没攻进来,这些地方丝毫没有被破坏,只靠着围墙近的房屋损毁严重,比如倒座房,后罩房。可这两处一处是下人居住区,一处是女眷居住区,平王府现在没有女眷,下人们昨夜都参与了战斗,并没有人留在房间,损失的只是一些财产,赵杼不缺钱,回头多多赏赐就是,至于处住,平王府地方大,随便在别处划个地方先住着,再将倒座修缮好即可。

    任务完成的很好,卢栎非常高兴。看到赵杼骑马飞奔过来的身影时,他差点抑制不住激动心情扑到他怀里。

    无奈赵杼很忙,一堆事要做,时间非常紧,回来看看见王府平定,也没什么损失,所有肃王叛党又被控制住,已无危险,很‘克制’的紧紧抱了卢栎一下,在他耳边说了声‘等我’,又转头忙去了……

    卢栎却并没有不开心,见正主来了,没他什么事了,干脆拉着沈万沙离开。沈万沙担心父母,要先回去看看,卢栎也跟过去看了看,因为时间太晚,他索性没走,睡了沈万沙的房间。

    一觉睡到下午才起,吃了饭,和沈万沙出来逛。

    赵杼在忙,赫连羽也不知道要做什么神神秘秘一个人跑了,卢栎与沈万沙二人没事,也不嫌冷,就在大街上转圈。感觉看到热闹安各的上京城,心里非常高兴,有他们一份功劳呢!

    只是有损失少,好收拾的地方,也有损失略大,不好收拾的地方,有些地方耗时较久,这会儿才收拾完。

    卢栎与沈万沙走过一处街角,突然听到有人低声讨论。

    “就是这个人啊……故意抹黑平王,还说看到了王爷大腿根的痣……嘿嘿……王妃根本没理他。”

    “理他做甚!这样人惯会耍心机,你们不知道……”吧啦吧啦说起了当日西山温家堡之事。

    “死的活该!”

    “早就该死了!”

    ……

    卢栎脚一顿,“白时死了?”

    沈万沙也很好奇:“走我们过去看看。”

    昨夜战况激烈,但他们两个亲眼看到白时和继太妃母子一起跑出战圈,很快不见。起床吃饭时,下面传来消息,说继太妃与赵析没死,只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那么白时应该也没事才对……怎么就死了?

    街上尸体并非只有一具,负责收敛尸体的人拉着牛车,一路看到尸体就往车上扔,白时这尸体算发现晚的,所以落在最上面。因死者大多是不愿投降被诛杀的肃王叛党,收尸之人不愿意给予过多尊敬,尸体就横七竖八摆着,不管姿势尴不尴尬,也没有拿个草席遮一遮。

    车夫一边赶车,一边大声喊:“有带孩子的把孩子带远些,尸车来了啊尸车来了!”倒还知道保护孩子。

    卢栎与沈万沙没多话,只近前细看,果然是白时。他脖颈间伤痕很深,干净利落,一击致死,下手人应该动作十分犀利,冷静果断,很像是军士所为……

    卢栎叹了一声。

    车夫见他们衣着不凡,身后带着气质悍勇兵士,一看就是贵人,以为二人有什么吩咐,停了一停。

    沈万沙挥挥手让车夫继续走不用管,偏头对卢栎说:“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可惜的!”

    “并非可惜……”也不是觉得白时一定不该死,只是突然看到认识的人的尸体,总会有瞬间感慨。卢栎冲沈万沙笑笑,“我们走吧。”

    二人身后,元连从邢左身后绕出来。

    邢左大眼睛忽闪,很不明白:“你躲我后面做什么呀?”

    元连摸摸他的头:“乖啊,你不懂。”

    他还不是怕王妃问!白时是王爷杀的,可王爷杀完听他说白时干过的事时,很后悔杀的太干脆了,觉得这事做的不妥贴,没能替媳妇出气,恶狠狠的叮嘱他:此事不许对王妃说!

    邢左清秀眼眸微眨:“……好吧。”不说就不说,他可以回头问小右!小右什么都知道!

    ……

    卢栎与沈万沙还经过了府狱。

    昨夜肃王叛党见事败,试图攻破府狱,把犯人放出来制造混乱,方便他们逃跑,可赵杼实力不是盖的,不仅没让一个犯人跑掉,还把所有心思不正的叛党抓了起来。

    只是经过一番混战,府狱也有部分损毁,部分犯人换了牢房,有些就挨着府墙,靠着大街。

    卢栎与沈万沙听到了很多呼嚎之声,其中有一个声音非常耳熟。

    “怎么会呢?我家王爷怎么可能败呢?布置了那么多年……我家王爷不会败,你们骗我!放我出去!”

    沈万沙吹了个口哨,“哟,这声音,不是那位长史大人么?我记得姓任……叫什么来着?”

    “任康复。”卢栎忍不住笑了,这位竟然还期待着那位主子来救吗?

    好像任康复闹的太厉害,牢头很不满意,过去狠狠训了一顿。这个‘训’可不是劝解,骂两句,是真上手揍!任康复被打的嗷嗷叫,连声求饶命。

    大约受打击够了,任康复最后大喊:“我没有想杀秋大人,都是肃王指使的!我与秋大人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杀他!牢爷您行行好,帮我往上递个话,我交待,什么都交待,求从轻处置!”

    沈万沙翻了个白眼:“现在想认错,晚啦!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谁都知道的理,你非要用这个来博前程,那博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万一失败会是什么下场!”

    “唔……愿意交待倒还不错,可以适当改善待遇,死刑是免不了,不涉家人,死前在牢里吃好点倒行……”沈万沙拉拉卢栎衣服,“你觉得怎么样?”

    卢栎微笑道:“这得看堂官怎么量刑了。”他是仵作,只管验尸破案,抓人判刑都不归他管,这方面经验缺失,“不过我相信,堂官会处事公正。”

    “那是,上京经历这么大个事,不公正也不行啊……”沈万沙抬头看看蔚蓝天空,笑眯眯道,“今天出门看到的都是好事,真舒服,小栎子,咱们找个地方坐会儿,吃好吃的去!”

    岂知话音刚落,一个沈府下人颠颠跑了过来,面色惶惶:“少爷少爷,赫连王子被郡主揍了!”

    赫连王子?郡主?

    沈万沙反应过来登时吓一跳,“赫连羽被我娘打了?”

    小厮脸皱成一团,苦巴巴的回:“是。”

    沈万沙把手中暖炉一丢,提起衣角拔腿就往回跑。

    卢栎拉住他:“咱们有马车,来,上车!”

    沈万沙反应过来,答应一声,立刻上车,催车夫快走。

    小伙伴眼神焦急,神情非常不对,卢栎拍着他的肩安慰他:“没事,你娘看着凶,其实不是不讲理的人,赫连羽看着瘦,其实身板还行,被打几下不会有问题,别担心,嗯?”

    沈万沙眼神发直:“怎么就闹起来了呢?赫连羽怎么能得罪我娘呢?他明明嘴甜会来事,很会哄人,怎么能让我娘不满呢?我娘对他有意见,以后可怎么办?”

    外面那传话小厮脸色更苦,他的话还没说完呢!跑了一路,刚坐到车辕上,气还没顺呢,又听到内里自家少爷在发愁,赶紧深呼吸两下,小心翼翼开口:“赫连王子他……上门提亲……”

    “提亲?”卢栎怔了怔,忽尔笑了,“这是好事啊!”

    沈万沙登时跳起来:“谁让他提亲了我不是说晚点再说唉哟——”

    撞着头了。

    卢栎赶紧拉他坐下,轻轻揉他后脑,“这是在马车里,可不能太着急。”

    沈万沙疼的眼睛里包着一泡泪:“赫连羽这是要害我啊……我回去一定会被我娘揍……”他猛的拽住卢栎袖子,“我娘喜欢你,你一定要帮我!”

    “嗯,一定帮你,现在听我的话,放松一点,好不好?”

    可惜,沈万沙放松不下来,因为又有小厮颠颠跑过来传话:郡主太生气,不但打了赫连王子,还把沈伯爷给打了!

    郡主这次气特别大,不但打人,她还砸东西,正厅里好多样东西被她砸了!沈千山一点意见都没有,他缺啥都不缺钱,媳妇不高兴了,砸!随便砸!只要能消气就好!

    沈万沙抖了抖,巴巴看着卢栎:“我……我不想回家了……”

    卢栎也表情严肃起来,觉得事情有些出乎意料,需要想办法应对,但不回家是不行的!他拉住少爷的手:“事情总要解决,躲得过今天躲不过明日。”

    而且解决的越快,大家各自受的折磨就少。柴郡主惊怒打人,心里未必不难受,总要把这个心结去了才好……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非常煎熬的过了一路,马车进了沈府停在二门时,沈万沙紧紧扒着马车壁,不是卢栎去拉,他都不想下来。

    一路往里走,下人们来往匆匆,面色惊慌……沈万沙心想完了完了,赫连羽这个笨蛋,今天是要连累死他啊!

    到了正厅,丫鬟前去传话,沈万沙拉拉袖子扯扯衣襟,生怕自己哪处不合宜让柴郡主生气……

    “进来吧,在外头吹冷风做甚!”柴郡主声音从内里传出来,沈万沙脸色白了白,拉着卢栎往里走。

    进了正厅,他娘亲柴郡主坐在炕椅上,穿着一身海棠红织锦满地金的裙装,头面也是金镶红宝石,通身的气派富贵又优雅。见着他,笑吟吟招手:“我儿回来啦,来,过来。”

    沈万沙下意识往卢栎身后躲。娘喂笑呢笑呢,他娘在笑呢!太吓人了,母上大人这是想玩哪一招?要把他往死里整吗!

    他艰难开口:“娘我错了……”不管怎么说,认错就是了!

    柴郡主脸上笑意未减,声音微微扬起:“错哪了?”

    “我……我……”

    小伙伴身子都打抖了,卢栎看着不忍心,对柴郡主行礼:“郡主今日生气,少爷知道自己有错——”

    他话还没落,就见赫连羽打帘子进来了,看到沈万沙非常兴奋:“小沙!”

    沈万沙继续往卢栎身后躲,一边躲一边打眼色:不准过来!瞧这样子是想拉我手吗!我娘面前敢干这个,还‘小沙小沙’叫的那么亲热,想死吗!刚刚挨打没挨够啊!

    卢栎也看了眼赫连羽。赫连羽打扮风格一向是翩翩公子型的,往轻灵飘逸的方向折腾,他相貌英俊偏瘦,手长脚长倒也适合这个风格,可今日挨顿打,他眼眶乌青乌青的,嘴角肿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衣服被打破了,还换了套印满铜钱的衣服,整个人感觉真是……惨不忍睹。

    沈万沙看到这样的赫连羽,第一感觉竟然不是心疼,而是咬牙喊了句:“该!”

    叫你不听话!都说了再缓缓,等他与爹娘提一提,做做工作,你非不干,梗着脖子上门,这下好了吧,被揍了吧,活该!

    赫连羽嘴角抽了抽:“小沙……”

    “沙什么沙!小沙也是你叫的?小心少爷揍你!”沈万沙一边说,一边恶狠狠挥了挥拳头。

    赫连羽特别无奈,长长叹口气,转头与柴郡主说:“您看,一直都是他欺负我。”

    门外传来笑声,沈千山也从赫连羽出来的这道门里走出来:“哈哈哈——夫人你看,我年轻时的衣服,赫连羽也能穿呢!”

    柴郡主知道他在为儿子圆场,白了他一眼:“你穿着合适,人家穿着袖子裤角都短,腰身还肥了一截,有什么可得意的!”

    咦?沈万沙觉得气氛不对,看看他爹,看看他娘,再看看赫连羽……戳了戳卢栎的腰,暗暗使眼色:这是什么情况?

    卢栎却是明白了,唇角扬起笑容止都止不住。这能是什么情况?新女婿被丈母娘接受了呗!

    沈万沙眼睛瞪圆,十分不敢相信。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赫连羽自来上京起,就是沈府常客,身为墨脱王子,他心思细腻,不多久就研究透了柴郡主和沈伯爷性格。他料定,想与沈万沙成事,必会挨顿打,但这两位并不是不讲理的人,因为身份特殊,也为儿子想了很多,所以说通他们,并不困难……

    他润物细无声的做事,让夫妻二人看到他对沈万沙的好,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护住沈万沙的能力,为了求娶可以拉下面子任他们施为……等二人这通气过了,他再解释他对沈家地位的理解,危机的存在,说说自己的优势,最重要一点,他不但能保证沈万沙地位,还能保证他在大夏的生活时间……最后,再说这件事,他已经与太嘉帝提过,太嘉帝很看好。

    柴郡主最后不得不答应。答应后再看赫连羽,也是挺不错的一个小伙子……

    于是这件事一点都不让沈万沙操心的,完成了!

    沈万沙一脸茫然,捏了捏卢栎的手。发现卢栎没动,他又捏了下。

    卢栎无奈摸摸他的头:“你没做梦,是真的。”

    沈万沙大眼睛眨巴眨巴,突然笑了:“原来是真的!”他娘没打他!他爹也没骂他!

    赫连羽桌子底下勾住了他的手,眼神十分温柔:“小沙……”

    沈万沙看了他一眼。

    柴郡主大声咳嗽了两声,眼刀一个劲往赫连羽身上飞:还没成亲呢,不准乱动!

    总之,不管怎么说,沈万沙的终身大事算是定了,非常顺利,非常喜庆。

    ……

    黄昏时,赵杼过来接卢栎,表示接连忙了一日夜,终于得空停一停,没看到媳妇不开心……

    卢栎今天心情特别好,笑吟吟任他牵住手,随他回园子。

    好不容易二人相处不受打扰,赵杼十分想念卢栎,卢栎也因为今天小伙伴的喜事也格外动情,两个人狠狠在床上疯狂了一把。

    睡醒之后,两人依偎着赖床,卢栎问起肃王之事后续。

    肃王顺利落网,赵杼顺着线头抓捕了几乎所有肃王组织手下,包括异族藏宝联盟,内宅小妾,外院管家团,所有蓄兵,兵器制造工坊……几乎所有人。

    之前他与卢栎经历的案子,很多是肃王的人,比如兴元柏府管家关山,比如温家堡遇到的莲华山庄庄主卓修远……卓修远算计温祁父亲,是因为温祁父亲与苗红笑见过面,他认为温祁父亲有藏宝图。肃王很早很早就知道有藏宝图,后来慢慢查到可能与苗红笑有关,所以下手迫害……

    卢栎眸色深沉:“所以我父母的死……有可能是肃王造成?”

    赵杼点点头:“很有可能。”

    他问过所有组织内高层人员口供,肃王是突然间知道藏宝图,并为此努力的。肃王前后行事差异很大,以前虽有些小心机,决策力却不足,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变的执着起来,不但开始组织能力造反,还疯了似的寻找藏宝图。

    他手上有两张藏宝图,当然现在全部到了赵杼手上。但这张图在肃王手上时,他也是不放心的,所以到处在找做假高手,可惜还没找着,就开始造反了。

    让赵杼惊讶的是,肃王如此着急要反,确有齐白被发现,他很紧张的原因,更多的,却是因为藏宝图。他认为平王出京,所有藏宝图都在卢栎身上,此时正是抢图好时机!

    所以针对卢栎的动作特别多,对平王府攻击也最猛。

    卢栎沉吟,如果是这样,那不管他当时在哪里,都不会安静,他到平王府,倒了连累赵杼了。

    “我和皇上都怀疑,这藏宝图背后,还有一个人。他放出大量藏宝消息,让异族,江湖震动,他还蛊惑肃王,引导肃王做下这样的事……”赵杼一字一句说完,“这个背后蛊惑之人是个祸端,我们必须找出来。”

    卢栎蹙眉沉思,还真有这个可能。要不为什么以前那么太平,突然某个时间节点,仿佛一夜之间,异族江湖,所有地方,但凡消息灵通些的,都知道藏宝图了?

    只是这件事过去太久,实在无法查证。卢栎问赵杼:“肃王手下没有关于此人的线索么?”

    赵杼摇摇头:“肃王所有行动,都没有此人参与的痕迹,好像他只是把藏宝消息放出去,让大家争抢,谁会笑到最后,他根本不在意一样。”

    “那他是为了什么呢……”卢栎眼神猛的顿住,“宝藏!”

    卢栎颌首:“我与皇上也认为,这个人大概不想要别的,只想要宝藏,可能不方便自己找,所以把这事摊出来,让别人抢。但他肯定留了后手,不管谁最后拿到这些藏宝图,只要去找,就会落入他的陷阱。”

    “所以这件事很危险……”

    赵杼看着卢栎眼睛:“可我必须要去找,藏宝之地在哪里,又藏了什么……我不允许它威胁到大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