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迪亚的天空从未出现过这样诡异的情况。一白一赤两轮月亮,分别占据了东西两面天空,沉默地悬挂在天上。

    东方的那轮月亮光华大盛。它美丽而圣洁,毫不吝啬地将慈爱的光辉洒遍了整个世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而西边那轮月亮却有着血腥而残忍的颜色。它象征着不祥、杀戮、血腥和*,让所有注视着的人都心生颤抖,它在地上铺陈着的光泽如同地狱深处无尽的血海。

    即使是双月当空的夜晚,也不会有这样诡异的场景。那时的圣月和影月是交叠出现的,仿佛他们亘古就是一体;而此时此刻,两轮月亮却分别占据着半边天空,像是光与暗的对抗,黑与白的争端。

    圣月和影月的光芒同时落在了每一个人脸上。

    宫宇高达的窗边,头戴冠冕,已被加冕为女王的艾琳西亚公主;下城区阴暗的小巷上,利用黑暗的阴影潜伏着的盗贼之花珂兰兹。永远银装素裹的朗勒山脉之上,黑衣的法圣托举着四相之圣典站在月下的雪地里。在他的身边,终于与丈夫重聚的赫卡忒正抱着他们的儿子克里斯汀,和丈夫一道仰望着那两轮颜色迥异的月轮……

    遗忘之塔塔顶的斗室内,一个黑衣的女子跪坐在窗边,静静地望着眼前这诡异的场景。直到她身后的门被推开,幽暗森林的女主人将手轻轻地放在了她的肩上,唤她的名字:

    “戴安娜。”

    “母亲。”

    戴安娜静静地望着天上的月亮,她的话语里除了担心,还掺杂了些别的感情。那感情很复杂,是对齐尔弗里格的,也是对维多利亚……不,逝去的缇娜丝的,还有对自己的臣民、自己的母亲的。自从奥戴特将缇娜丝带走以后,这种复杂的心绪就一直缠绕着她的内心,她一直无法释怀。

    希尔芬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发顶,和她一同看着两轮月亮:“是‘终焉之战’。”

    戴安娜便没有继续说话了。当年被缇娜丝囚禁在这里的时候,她曾经阅读了不少书籍,有许多都是关于光之守护者、终焉之战的。传闻克莱因兹打败宙尔梅斯的那一晚,天空中便是这样的景象。而奥戴特和埃斯尔被加冕为月神之时,圣月与影月各占据一方天空,夺目争辉。

    “齐尔的对手……会是谁?”

    “月神克莱因兹。”

    戴安娜惊异无比——幸亏她是跪坐着的,否则她一定要因为惊诧而摔倒在地上。

    “克莱因兹?!她不是早就已经陨落了吗……而且,齐尔的对手……居然会是月神?!这怎么可能!光之守护者的对手……难道不都是邪恶的魔主吗?!!”

    “是影月祭司赫墨拉告诉我的。”其实赫墨拉还告诉过她,另外一个对手,便是早已“陨落”的影月之神蒂莱萨。只是看着戴安娜惊慌失措又焦急担心的表情,希尔芬便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种种原因,克莱因兹虽然陨落了,却并没有死去。”

    “为什么……为什么齐尔的对手……会是她?会是那个象征圣洁的月神?!”

    “月神纵然再善良,再慈悲,也终究会成为这个世界法则的‘弃子’。有的时候,她必须选择这样的结局——因为她的慈悲,因为她的圣洁。”

    希尔芬一席话说的不知所云,然而戴安娜却好像听懂了。她转过头去,重新将目光投向了窗外的两轮月亮,喃喃道:“齐尔也会和历代光之守护者一样,在终焉之战胜利后,被加冕为月神吗……”

    希尔芬一愣。她还没来得及答话,戴安娜却有些难过地低下头:“齐尔那么依恋母亲您。如果他真的成为了月神,恐怕会因为难以和您割舍,而痛苦不堪吧。”

    希尔芬的目光落在戴安娜的侧脸上,变得柔和了很多。戴安娜和十三年前没有任何区别——还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愿为他人着想。只是……她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如此易受他人感情的影响,才会被缇娜丝所控制……

    “安娜。”希尔芬轻声说,“你是不是爱上了缇娜丝?”

    戴安娜一惊,随即苦笑了一声——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母亲的眼睛。她垂下眼帘,轻声道:“无论我的感情如何,我的理智总是与之背道而驰。但是母亲,您不用担心,我会与一位男性结合,为斯诺克的姓氏生下子嗣。”

    这下换蛇后陛下沉默了。没想到戴安娜居然会这么说。

    “齐尔和我不一样。他的武技和法术都是如此的高超,他的心又是那么的远。他本来可以过衣食无忧的生活,却因为‘救世主’的身份而被当成了灾星。”戴安娜望着遥远的地方,道,“我这个做姐姐的一直都没能为他做些什么。甚至连帮助他替您报仇都做不到,反而,我还……”

    有什么未尽的言语被她咽在了喉咙里。戴安娜的语气平静极了,即使她如此突兀地转变了话题:“我已经做了太多的错事,连我自己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我对不起幽暗丛林,对不起您,更对不起齐尔。如果与一个男性结合可以让齐尔免去传宗接代的义务,那么就由我代替吧。”

    “安娜……”

    “母亲,您不要用这种同情的眼光看我,我并不是在自我牺牲。”似是希尔芬的表情太过沉重了,戴安娜倒是先笑了出来,只是那笑意却也带着几分苦涩,无法到达眼底,“我是在赎罪。只有这样做,才能让我的心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我愿意背负您或者齐尔给我的任何责任——因为……”

    她低下眼睛,道:“我才是罪人。”

    希尔芬温柔地凝视着她。戴安娜轻笑了一声,刚要起身,却被希尔芬拢入了怀抱——这让幽暗丛林的二皇女有些受宠若惊——她不认为自己拥有接受母亲的爱的资格。亲情也好,爱情也罢,对于她来说都是奢侈品。她不像齐尔弗里格一样,虽然幼年命途多舛,但他终究是天之骄子。他是光之守护者,他的故事终将为万人传颂。

    这世界就是这样。有些人拥有旷世痴缠的爱情,令人望尘莫及的功勋,他们的名字甚至会流芳百世。即使他们的身体已经沉入了冥河的水底,他们的精魂却永远地活在人们的记忆里。比如齐尔弗里格,比如埃斯尔,比如克莱因兹……

    然而更多的则是默默无闻的人。他们的生活平淡如水,注定淡饭粗茶,家长里短。没有决绝旷世的爱恋,没有举世瞩目的事业。

    和许多平凡女子一样,她渴求着一段不平凡的爱情——而事实上,她似乎得到了。只是这样的情分,注定带着些悲剧的色彩。她不是如同克莱因兹一样的奇女子,也不是如同齐尔弗里格一样强大的人。她只是个平凡的人,无缘拥有不凡的爱恋,而她现在终于接受了这个命运。

    只是……

    还是好羡慕齐尔……还有蛇影医生……

    “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犯下了不忠不孝的罪孽,就让我一辈子待在这遗忘之塔吧。”她静静地靠在母亲的胸膛上,泪水顺着闭合的眼角流进了希尔芬的领口,“如果齐尔能拥有我无缘获得的一切,那么……我也无怨无悔了……”

    ……………………

    此时此刻,月神之圣殿。

    拉锯战已经持续了不知道多少个回合。也许上百,也许上千。神殿里原本高耸的石柱和被其撑起的穹顶早已轰然坍塌,一白一银两道身影托着风与光的灵力,像两道流行一样,一次次地对撞再一起,又一次次地分开。再撞再一起,再分开。

    克莱因兹不可能不知道——若她真的想要打败他们,最好的攻击手段是先杀死治疗。只是,出乎蛇影预料的,她并没有这样做,而是一次次与齐尔弗里格胶着着。

    他召唤出剧烈的风暴,将周遭的一切都绞杀在无形的风里;而她则咏唱出水的禁咒,波涛汹涌的大海随着她的意志所向而化作斩断一切的利刃,誓要为她带来胜利。

    灵蛇使束发的银饰早已被剧烈的风暴所吹散,此刻在风中张扬地飞舞着。紫色的衣饰也被扬起,缀着的银器在风中叮咚作响如同佩环。他站在风暴的中央,一面注意着自己周围的状况,一面转动着虫笛。无数充满生机的光芒在雪白的骨笛上闪现,然后一一没入齐尔弗里格的伤口,转瞬将之治愈。

    蛇影武功绝顶,目力自然也不差,他甚至能在那一片风的残影中捕捉到齐尔弗里格的每一个动作。风与水此消彼长,两柄长剑散发出不相上下的气势,几乎是旗鼓相当!

    及至此刻,蛇影不得不承认——虽然这个世界的兽人几乎不会魔法,但是魔法曾经鼎盛的人类时代,那些操纵着神赐的法术的魔导师,他们之间的战斗完全凌驾在了大唐的武功决斗之上。没有任何一个大唐的高手可以轻易地唤起滔天的巨浪或者漫天的风暴。他们的决斗已经超越了“人类”所能理解的极限,凌驾在万物之上。

    蛇影正在天马行空地想着,整个地面却忽然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身体顺应着本能一跃而起,而他之前所立足的那块石板已经被从天顶震落的、突如其来的巨石击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ttir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ttire并收藏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