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下雪了。

    入冬来的第三场雪。

    鹅毛一般的雪花纷纷扬扬地洒落,在漆黑的天空下倒也看不真切。它们无助地随风飘摇,慢慢落在被泥土和雪水糊得肮脏的土地上。

    有昏黄的灯光自民居里照射出来,它们的光芒如同萤火虫一样微弱。时不时又有一人一骑绝尘而去,马蹄溅起了肮脏的雪水,将那些本来洁白的雪花踩踏,如同在践踏着平凡百姓的命运。

    离长安城数十里的地方,天策府的将士们悄悄地安营扎寨。为了保证行动的秘密性,整个“营”也不足两百人,但是个个都是天策府的精英弟子,每一个都身经百战,经历了层层生与死的考验。而此时此刻,这些骁勇的战士们正秣马厉兵,等待着下一场战役的到来。

    雪花飘落在站岗的将士的身上,然而将士站的笔直,任由雪花在他的盔甲上堆积起厚厚的一层。不远处,有几对披坚执锐的将士们来回巡视——即使夜已将近子时,他们依旧目光炯炯,狼一样的眼睛不会放过任何一丝可疑的风吹草动。

    这里是军营,然而在营地中央的帐篷里,却有一位年轻的世家公子合衣睡去。他静静第靠在中央的座椅上,明黄色的衣衫上用金银丝线绣了精美繁复的云纹。在衣角的末端,还点缀了珠玉宝石,看上去便价值不菲。

    再看那位世家公子的眉眼,眉如远山般清淡而俊俏,唇线的颜色稍显苍白,却形状完美。那一双白皙的手垂在座椅的扶手上,却并不是寻常公子哥的矜贵。他的手指白皙但是修长,骨节分明,虎口处还有淡淡的薄茧,分明是一双剑客的手。

    只是,不知道他梦见了什么,那秀丽的眉目在睡梦中依然轻轻蹙起,弧线完美的唇也抿了起来,颜色更显苍白。叶依山微微侧了侧头,金色的发带随着他的动作一阵动摇,如同营帐里摇曳的、被风吹动的烛火。

    “惊弦……”

    这一声很轻,若不是内力超群的人,定然无法察觉。然而此时此刻,一抹刚要拉开帘子进入帐篷的身影却顿住了。他站在帐前辗转良久,只是现在的时机千载难逢,似乎并不能容得他犹豫太久——

    在这千载难逢的战机前,儿女情长显得如此渺小。凌烟阁前的信誓依旧回荡在他的耳畔,也回荡在在场的每一位天策将士的心中。

    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

    李惊弦回过头去。他所率领的百余名骑兵纷纷跨上了战马,手执八尺长枪。在这无月的大雪之夜,铠甲和长枪的光芒被黑暗隐去,像是藏在荆轲呈王的画卷,那把最锋利的匕首。直到面对君王的那一刻,白虹贯日,苍鹰击殿,其锋芒可耀日月。

    他知道自己背叛天策、背叛大唐一事已经广为天策同门所诟病,但是在这最后一刻,在他们都决定为了大唐而献出生命的最后一刻,在这一场几乎是以身殉国、无人可以生还的恶战的前夕,他相信,他们的心和自己是一样的。

    李惊弦微微笑了,嘴角的弧度锋利而决绝。他双唇轻启——

    ——出发。

    他并没有说出这两个字,因为他害怕吵醒睡在帐中的藏剑少爷。然而那些将士们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图。默契使得他们默默策动了军马,没有发出一点声响,趁着黑夜的掩护,冲向了那大燕皇帝所在的帝宫。

    ……………………

    “惊弦——!!!”

    叶依山恐惧地呼唤了一声,从噩梦中惊醒。洁白的里衣已经被汗水打湿,乌黑的长发也一缕一缕贴在鬓角。他的心脏砰砰跳的厉害,几乎快要蹦出胸膛的速度让叶依山呼吸不稳。他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却脚下一软,跌在了那座椅之下。与此同时,他感到心脏又是一阵疾速的跳动,几乎让他喘不过去来。

    这种梦境,在和李惊弦一同背叛大唐的那一日起,就没有间断过,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习惯。然而今天的梦境却和之前完全不同。

    长安城上,万人枯骨。银甲红衣的将军靠着一柄火龙沥泉枪才支撑住身体。他的头冠早已被挑去,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长发流了下来,像是有人在他的头顶上倾倒了血盆。叶依山流着泪伸出手,却无法触碰到他。

    叶依山已经不敢多想,只是生怕自己的心绪更加不稳。他当下盘膝而坐,双目闭合,开始以藏剑内功运气。没过多久,男子苍白的脸颊已经恢复了些许的血色后,他才站起来,取了放在身边的轻剑重剑,走出了营帐。

    营帐外已经堆积起一层厚厚的积雪。叶依山愣愣地看着洁白的雪地,那雪地上没有任何脚印。

    ——不对劲。

    ——按照天策府将士的巡逻方式,怎么可能不经过主帐?!

    一个不好的想法在叶依山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也顾不得寒冷,立刻冲出了营帐,随意第冲向了一个最近的营房。轻剑锋利的剑气闪过,那遮盖的布帘便被削断……

    ——没有人!!

    叶依山像是被人浑身上下泼了一同冰水。他又探查了另外几个帐篷,而每一个帐篷却都是空的!

    就连守卫在军营门口的站岗的将士也离开了。

    一袭明黄色的衣衫站在雪地里,刺骨的寒风在他还未干的发间吹拂而过,在叶依山的发间眉宇上凝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李惊弦……”

    叶依山忽然轻笑了一声。

    “你就这么不希望我跟着你上战场么?”

    “也罢了,你不带我走,总不能制止我自己跟上来。”

    “希望你还能撑到那个时候。”

    说完,他的身影已然化作一道金色的残影,飞速地向不远处的城池掠去了。

    ……………………

    而长安城内,大明宫正门之外,已经是一片尸山血海。

    李惊弦带领着天策百余名武功高强的甲士,越过了层层的防线,终于被截在了安禄山深居简出的大明宫前。

    李惊弦一手握紧手中的缰绳,另一手持着火龙沥泉。弯曲的枪尖像是毒蛇的信子,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来!

    无数的箭矢自宫殿的顶端射来,天策将士浑然不惧。右手的火龙沥泉密不透风枪舞得密不透风,将那些致命的弓箭尽数格挡。与此同时,胯//下的黑马似有灵性。不需要主人发号施令,它已然嘶鸣一声一跃而起,重重地踩踏在对面狼牙军的盾墙上!

    马蹄巨大的冲力让那举盾的狼牙士兵大叫了一声。向来是人的手臂受不住那巨大的冲力而断裂,他的声音显得格外凄惨!

    敌人的惨叫让李惊弦的嘴角爬上了一丝嗜血而冰冷的笑意。一杆长枪如同惊鸿游龙,枪尖数隐数现,每一次出动,必定都要终结一名敌人的生命。天策将士臂力极大,普通的铠甲对于李惊弦来说不算什么,是以无数温热的鲜血顺着枪头洒了下来,而李惊弦猛一勒马,长枪已经削断了一个狼牙军的人头!

    那头颅被高高地抛起。李惊弦纵身一跃,枪尖在空中穿过那人头,然后他又落回了黑马身上。旋即,长枪一甩,锋利的枪刃削断了那狼牙军的脑袋,白色的脑髓和鲜红的血液混和在一起,直接溅在了许多敌人的脸上!

    诸位狼牙军本就对他的勇武感到措手不及。在他们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同袍的脑髓和血液已经洒了自己满脸,这感觉像是刚刚和黑白无常擦肩而过!

    叛军登时不敢上前,只是畏畏缩缩地聚在一起,把李惊弦包围在一个圈里。狼牙士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不敢上前招惹。李惊弦看在眼里,噙了一抹轻蔑的笑意,却忽然回身举起了长枪——

    “天策府的,给我上!就是死,也要拉着这帮兔崽子一起死!!!”

    那声音如同石破天惊,振聋发聩!诸将士见他们的主将如此骁勇,不由得高举手中的长枪作为应答,纷纷不顾身上的伤口,将狼牙军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游龙骑法,变阵!”

    李惊弦又是一声高喝。诸位天策将士们立刻策马聚拢在他身边,由前向后人字排开。李惊弦长枪一挥,左侧翼的将士们长枪横扫,御奔突进。马蹄如同奔雷,长枪如同白练。他们长枪所过之处,狼牙军皆退避三舍。有的反应慢的,则登时被长枪刺破头颅,毙命当场!

    李惊弦挽了个枪花,对右侧翼的士兵们点了点头。在他的带领下,右侧翼的士兵们纷纷策马掠起,所过之处杀出了一条血路,踏着敌人的尸骨,硬生生地将战线缓慢但是坚决地压向了大明宫的前殿!

    李惊弦一柄长枪舞得出神入化。横劈,斜挑,后扫,格挡,那柄长枪就像是他手臂的延伸一样。尖利的长枪出必见血,周围都是狼牙士兵们惊恐的眼神。座下的黑马也呼哧呼哧地穿着粗气,暗红的眼睛里闪烁着血腥的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ttir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ttire并收藏异世之毒哥,拯救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