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80:让闯闯改姓楚

80:让闯闯改姓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80:

    南心一早就想过,她路过药店,就去买。

    不为别的,保护自己。

    对于昨夜和楚峻北发生的事,她会尽力抹干净。

    她再次提醒自己,本不是什么桢洁烈女,不用委屈给谁看。

    上得起他的床,负得起自己的责。

    南心的手指合紧后,慢慢挣开,慢慢挣脱他的手掌,经过他掌心,感受得到粗砺和力量,似要刮掉她手背上的一层皮。

    电梯已经在18楼停下来。

    她没有伸手去摁电梯等待,而是以最快的速度走进安全通道,从楼梯上去。

    他们这个楼盘的一个楼层,相当于两层楼梯,南心走得很快,带着小跑。

    楚峻北看着安全通道的门又关了起来,门面还有些轻晃,以示方才那个女人推门摔门的动作有多大。

    脚步声开始踏得很响,慢慢消失。

    他甚至听到了隔了一层的18楼门铃响了......

    吸上气后,他一转身,进了厅便摔上了门。

    南心一回家里,二郎神和Gucci都跑了过来,争宠似的去拱南心腰。

    狗的嗅觉敏感到让人惊叹。

    二郎神突然变得狂躁起来,张嘴扯着南心的裙脚就开始往厅里拖。

    闯闯跑过来,板着脸大喊,“将金!将金!你放开麻麻!”

    Gucci也开也去咬南心的裙脚。

    南心突然意识到,楚峻北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味道,她伸手摸着二郎神的脑袋,“我去换件衣服,乖,别闹了。”

    二郎神一松开南心的裙脚就朝着Gucci大吠,两只狗眼看着就要打了起来。

    二郎 神逼着Gucci,要把它赶出去!

    Gucci不服气,呲了牙就要跟二郎神干起来!南心马上去牵住Gucci脖子上的绳子。

    “闯闯,你拉住将军,你一拉它,它不会乱来。”南心马上叫了闯闯。

    闯闯过去就抱住二郎神的狗腿,萌声萌气的说道,“小二二,小郎郎,小神神,乖乖的,不跟客银(客人)打架,乖乖的,像闯闯一样乖乖的.....”

    二郎神被闯闯一句“小二二,小郎郎,小神神”叫得一抖,狗皮疙瘩掉落一地,当场歇菜,小主人实在是太没有下限,好恶心!

    为了不让小主人再叫这么恶心的名字,它决定放弃赶走那只讨厌的狗。

    Gucci被南心拉住后也还在狂躁中,南心把护着闯闯的周姐叫过来,“周姐,你把Gucci给楚先生送下去,他回来了,Gucci可能想主人了。”

    周姐“欸”了一声,本来在厨房准备早餐,还穿着围裙,换鞋的时候不忘关切的问,“小姐,你没事了吧?”

    “没事了,已经退烧了。”

    “好好好,你还没吃早饭吧。”

    “没有,我吃了去上班。”

    “楚先生也一定没吃,我叫他上来一起吃。”周姐换上鞋从南心手里接过绳子,拉着Gucci走出了门。

    南心心下慌张,追了出去,“周姐!他今天有很重要的会,助理帮他准备了早餐,你不要耽误他时间。”

    周姐了一下,吃个早饭,怎么会耽误时间?

    南心一见周姐生疑,马上道,“不是,周姐,他重要会议前需要安静思考,一上来吃,闯闯又问东问西,你知道闯闯的,总是缠着他......”

    周姐马上笑着“哦”了一声,“我知道了。”

    “对了,周姐,今天晚上开始,不要再做楚先生的饭了。”

    “为什么?”周姐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说不上哪里不对,眼里疑惑得很,短发的中年女人显得很是担忧。

    南心舔下唇,而后微微展了笑,“他最近有个项目,每天晚上要应酬,可能还要出差,他跟我说过了,不来这里吃饭了。”

    周姐这才松了一口气,小姐了解得可真多,看来这两人真有戏。

    拉着Gucci去摁开电梯,进电梯前还忍不住跟南心念叨,“没事没事,工作要紧,现在的年轻人,像楚先生这么卖力工作的,真的不多,是个好男人。”

    南心嘴角笑弧略显僵硬。

    周姐到了17楼,摁了楚峻北的门铃。

    门很快被拉开,周姐被这种速度吓到了。

    看到周姐手里牵的狗,楚峻北礼貌谦和的说道,“谢谢周姐,Gucci给你添麻烦了。”

    周姐最喜欢楚峻北这性子,虽然也是有钱人家,但不像有些豪门少爷,一来就把她当下人看。

    一想着这些,心里更觉得配自己家小姐合适得很,“楚先生,我们小姐说Gucci想你了,让我给你送下来。”

    “嗯。”楚峻北应了一声,勾着嘴角,接过周姐手里的绳子。

    Gucci想他?哼,真会编。

    “你今天有会,我就不打扰你了,你早些准备,本来还说叫你上楼吃早饭,小姐说你有重要会议前不能被打扰思路。”周姐的眼风都飞了起来,恨不得跟楚峻北说,你看看,我们小姐多善解人意。

    但是推销的话总不能说得太多。

    一见楚峻北没什么反应,周姐又补充道,“你这段时间忙,就好好忙,等过段时间忙过来,你打电话给我,我就做你的饭。”

    楚峻北耳朵神经一硬,什么意思?过段时间?

    周姐笑盈盈的表示,“那你忙你的,你好好工作,忙好了一定记得给我打电话,到时候还是来楼上来吃饭。我们南方人最会煲汤了,到时候我给你煲几个靓汤,也好补补。”

    楚峻北礼貌的把周姐送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上行的时候,楚峻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凡事都要占主导权,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到现在,所有的事全部都是他被人牵人着鼻子走!

    靳南心每一步都把他算得干干净净。

    连不去18楼吃饭这种事!

    居然也是靳南心先安排决定!

    楚峻北松了Gucci的绳子,走进房内大厅,“轩辕狗剩!还不进来!”

    Gucci“呃呜~~~”!

    它抗议!

    主人不开心,拿它的名字来出气!

    哼哼哼!

    他跟着进去,喂喂喂,主人!我叫Gucci!

    楚峻北换了衣服便去了公司,把Gucci留在家里,狗粮和水都备好。

    可是Gucci不开心,它想去楼上玩,楼上有可爱的小宝宝,还可以跟二郎神打架。

    Gucci趴在楚峻北房间的chuang上闻了又闻,闻到了属于别人的味道,是楼上那个女主人的味道。

    .....................................................

    南心在公司容光焕发,对顾展唯也笑得格外灿烂。

    公司开会,顾展唯提出在东北J省租山,南心目光温柔认可,投了同意票。

    南心投了同意票,Amy跟着也投了同意票。

    散会后,顾展唯走在南心的旁边,心情显得极好,“你现在也同意了?以前我总是说什么,你反对什么。”

    “租山,实现一手货源,我同意的,我之前就说过,不要把靳氏的招牌做成街货,我们要做滋补品中的奢侈品,你说租山,跟我之前想的初衷吻合,我当然同意。”

    南心的高跟鞋在灰色的办公区地毯上踩出闷笃的响声,面带浅浅的微笑,偏首斜望顾展唯一眼。

    只一眼,顾展唯便心头微紧,南心对他的排斥感越来越少了。

    走到了总经理室外,顾展唯伸臂一个温柔顺拦,将南心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后,扶着她的肩,让她在他的位置上坐下来。

    “北方的市场由京都这边负责,我们若要把J省那一块的特产滋补品做进靳氏,山脉必然要严格考察,我打算亲自过去看看,你跟我一起吧。”

    南心表现得很有兴趣,望着坐在办公桌上的男人,“我们去了,公司里不用管着吗?”

    顾展唯笑了笑,伸手把南心耳边的发捋到她的耳后,眸里噙着的光似清晨薄暖的阳光,“公司里的事情安排好,我们再出门,顺便去那边玩玩,你这几年除了有几个月在国外,其他时候都在京都,也没有好好玩过。”

    南心噘了一下嘴,“现在这个季节,又没有地方滑雪,不好玩,不如我们冬天去?到时候把闯闯也带去。”

    顾展唯看着南心的小动作,心尖被风一拂,吹得又干又紧,他伸臂拉起她手,捏在掌心里,“等我们结了婚,我就把我手上的股份都给你,顾氏现在也有好多事情要处理,我得回去帮爸爸。”

    以前有弟弟在,他还可以不管顾家的事,如今弟弟不在了,他没办法这样呆在靳家。

    南心心里说不清的紧张,“你真的肯?”

    “当然肯。”

    南心没有由来的,她真的想试一试,试一试顾展唯是不是真的肯。

    可靳家的股份不是包子馒头,有很高的价值。

    真的怕自己进了一个赌局,和两个高手赌博,到头来,两头输。

    顾展唯看她微微出神,便喊了她的名字,“南心?”

    南心回过神来,“嗯?”

    “考虑得怎么样?”

    “我晚上要回去和闯闯商量一下,他从小没有离开过我,我平时出差,很少超过三天,如果稍近的地方,一定会连夜赶回。这次去那边肯定不是十天半个月可以的。”

    顾展唯认同的点头,“闯闯第一位,他还小,先跟他讲道理。”

    南心一直都知道顾展唯很好说话,但是如今他还是这般通情达理,她竟觉得很是意外。

    为什么她总是莫名的感觉到四周都是算计,都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还是说她是因为太过紧张才导致了这样的心理反射?

    顾展唯果然没有强求,两人分开后,哪怕在一起吃中午饭,顾展唯也没有再提一起去J省出差的事。

    公司里的员工这两个月都算是看出来了,总经理在追副总。

    郎才女貌,苍蝇蝴蝶都死得心服口服。

    靳氏总经理和副总的绯闻很快都传开了,至少小圈子里许多人都有耳闻。

    特别是一些酒店,餐饮,连锁的大的养生馆。

    只要跟靳氏有合作关系的,大多知道靳氏新上任的总经理喜欢副总靳南心。

    靳南心似乎对这个事情也是乐于接受。

    渐渐的这绯闻的味道就变成了两情相悦,互生爱慕。

    总之越来越暧昧。

    楚峻北在开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骆落正坐在客人沙发上等他,慢慢啜着咖啡,好不惬意。

    双开的大门推开,骆落坐姿未变,朝着走进来的楚峻北挥挥手,笑靥如花,“峻北哥哥。”

    楚峻北一听骆落的嘴这么甜,便直觉没好事,“有事找你哥,别找我。”

    骆落放下咖啡杯就站起来,走过去就挽上楚峻北的胳膊,“别这样嘛,峻北哥哥,没有血缘的哥哥,难道就不是哥哥了?好歹我们还有在一个炕上睡过的革命友谊呢,咱们关系这么铁,你怎么能把我往骆思齐那个混蛋那里推?”

    楚峻北拂开骆落的手,坐在自己的大班椅上,对着跟进来的Joe说,“白咖啡。”

    Joe转身出去,楚峻北看着操着双手站在他面前的骆落,“是啊,跟你睡了那么多年,也没睡出个孩子出来,这友谊是够铁的。”

    骆落伸手给楚峻北按摩肩膀,动作却一点也不到位,“就是,峻北哥哥是最最好的男人。你要是早点把我给睡了,我也不用找你麻烦了。”

    “虽然长得挺好的,但下不去口,怪我?”男人嘴真毒。

    “讨厌。”骆落拍了一巴掌男人的肩,然后继续按摩,“真的,我知道邱铭俊今天在京都,你帮我把他给约出来。”

    “我跟他没话聊。”楚峻北冷冷回绝!

    “知道你们死对头,难道你就不能为了你一个炕上睡过的兄弟约他一下嘛。”

    楚峻北瞪她一眼,“不能!邱铭俊他不好你这口,趁早死了这份心。”

    “你又知道!”

    “我当然知道。”

    “也许相处着相处着就有感情了啊。”

    “开始就没感情,还能相处起来感情?谬论!”

    “真的,我告诉你哦,靳氏,你知道的吧?就是上次去我那里签供货协议的那个女孩还记得吗?南心!”

    楚峻北的目光锁在骆落的嘴上,盯着她,看她要说什么。

    “刚开始我就听说,他们公司那个空降的总经理跟南心一点也不对路,两个人大吵了好几次,就在公司里,针锋相对的。

    你猜现在怎么着?人家这两个月打得火热,好得不得了,如胶似漆的,估计公司的人都要准备红纸包了。”

    楚峻北心里一阵翻涌,“你哪里听来的?”

    “他们公司里的人说的罗,跟靳氏有供货关系的人商家差不多都知道吧,人家也没想瞒谁,大大方方的,光天化日之下手牵手的,天天一起吃饭,顾展唯很绅士哦,每天都接送上下班,这可是他们公司的员工亲眼瞧见的。”

    骆落看楚峻北眼里的光晕微凉,“哼”了一声,“所以说日久生情嘛......”

    “你可以闭嘴了。”

    “我还没有说完呢,真的,我觉得.....”

    “邱铭俊我可帮你约。”

    骆落高兴得抱着楚峻北的脸就要亲一口下去,被楚峻北一瞪,讪讪松了手,死要面子的说道,“你不会以为我想亲你吧。”

    “不是最好。”

    “哼!”

    Joe咖啡送了进来,楚峻北没喝几口,换了温白开,喉咙不舒服。

    下班后,楚峻北开车回海景园,不知道是因为上火,还是烟抽多了,吞口水喉咙都疼,车子停在小区外的药店门口,下车。

    甩上车门后,进了药店。

    货架上各种各样的药,黄莲上清片?

    咽喉炎片?

    润喉片?

    没有感冒的症状,大概是上火,拿了黄莲上清片便去收银台付钱。

    南心找到了计生药品的版块,选了事后药,便拿去收银台。

    楚峻北目光落在台面上72小时事后紧急避孕药的盒子上,女人递钱出去时,手腕上浅浅的印子突然上闯进他的视野 !

    一偏首看见南心还穿着职业套装,绾着发髻,仿佛没有看见他一般接过收银员递回来的零钱,装进钱夹,放进包里。

    她直接打开药盒,只取了里面的塑膜块,便把盒子扔在脚边的垃圾桶。

    她还没有走到挂着挡冷气用的塑料皮那里,便把药片从塑膜块里顶了出来,仰头丢进嘴里。

    塑膜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电话响了,她低头从包里找出来,滑开接听的时候,声音温柔含笑,“闯闯,乖,嗯啦,妈妈马上回家了哦,是啊,已经在小区外面了,对对对,是吗?那好啊,等妈妈回家一起包饺子,嗯嗯,等我,么么,亲一个。”

    一边讲电话,一边走了出去。

    楚峻北心忖,她是真没见他,还是装没看见他?

    南心真没有看见楚峻北,她早上赶不急买药,下班才有了空。拿药本来就有些紧张,不敢回车里吃,怕一不小心忘了扔盒子被其他坐车的人看见。

    结果扔了盒子,又觉得手里拿着的膜壳也是压力,干脆吃了,把证据都消毁干净。

    她一心紧张自己的事,哪有注意到自己是不是被人注意了。

    在楚峻北眼里,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甚至觉得靳南心这个女人在挑衅他,然后无视他!

    楚峻北拿药回到车上,车里有矿泉水,拨了三粒药,吃进嘴里。

    今天因为喉咙痛,味口很不好,所有的东西都觉得难以下咽。

    南心回到家的时候,周姐的饺子皮已经擀好了,南心打下手,周姐包得很快。

    不一阵一锅饺子就煮出来了。

    闯闯问过周姐,北北为什么还不来?

    周姐说,楚先生最近忙,不上来吃晚饭了。

    第一盘饺子端上桌,周姐让闯闯先吃,她再包一点放冰箱。

    闯闯撅着胖乎乎的小屁股,抬着结实的小短腿,爬上椅子,伸手把饺子盘拖到桌沿边上,又爬下椅子,踮着脚尖把盘子端在手上。

    到了门口,把盘子放在地上,去开门,又弯腰端起饺子出门。

    二郎神跟出去,用脑袋轻轻把门推过去,走到电梯那里,用爪子摁了下行键。

    闯闯进了电梯,把饺子放在地上,摁了17,等电梯关门的时候,把饺子端了起来。

    好几次重复,每一个动作,都很认真,稳妥。

    二郎神站在楚峻北的门口,一跳起来,用嘴碰了门铃。

    过了一阵,门打开。楚峻北和Gucci站在里面,闯闯和二郎神站在外面。

    看到闯闯端着饺子望着他,楚峻北心里一化,说不出来的滋味。

    只见那小绿帽笑得眼睛里都是闪烁的小星星,“北北,周姨刚刚包的哦,灰常灰常的好吃哦,我挤有两鸡手,没有办法给你拿醋和蒜耶。”

    楚峻北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他接过饺子,一把将闯闯抱了起来,在孩子的脸上用力的亲了一口,心里竟有些莫明的得意起来,“没关系,我家有醋和蒜。”

    Gucci关了门。

    楚峻北从厨房里倒了一小碟醋,又拿了蒜出来剥好。

    闯闯坐在饭桌的椅子上,晃着小短腿,看着楚峻北剥蒜,“北北,我对你好不好啊?”

    楚峻北觉得现在有胃口吃东西了,而且胃口很不错,饺子很香,小绿帽今天很可爱,“当然好啊。”

    闯闯眨巴着眼睛,没好意思看楚峻北,看着饺子,缩着肩膀笑了笑,“你喜不喜欢我啊?”

    楚峻北吃了一个饺子,果然好吃,又夹了一个咬了大半,把馅露出来,喂到闯闯嘴里,“当然喜欢。”

    闯闯伸嘴就吃,有点烫,边吃边呼 呼 ,等一口饺子吃了下去,他又问,“那以后你娶我妈妈的时候,要不要我啊?”

    “要啊!”

    楚峻北饺子刚扔进嘴里,差点噎住,抬眼时,看到小绿帽弯着眼睛笑成了小红帽。

    楚峻北猛地有一种被算计了的错觉!只是孩子的眼睛澄澈明净,不然纤尘,除了童真便是欢喜。

    他心里一落,干脆逗了他,“那到时候你要改姓楚,愿意吗?”

    “那要看麻麻的意西(意思)啰,我还系(还是)个孩挤(孩子)。”闯闯傲娇的伸手拿了个饺子,晃着小短腿,吃得有滋有味。

    楚峻北想一耳瓜子给小绿帽呼过去,蹬鼻子上脸,不识抬举!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可以随便吃别人的东西哦,有加一点小更。亲们月票别忘记投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