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243:变的只是岁月,不变的是人心(大结局完)

243:变的只是岁月,不变的是人心(大结局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沁儿急疯了,不是她不关心楚峻北,实则是哥哥以前受过重创,更容易受伤。

    “楚峻北!你让着我哥一点!”

    楚峻北一声惨叫传来,沁儿就坐在地上像泼妇一样哭了起来,“靳斯翰,你有病啊!你打他做什么!你怎么就不肯相信他啊!他怎么会是那种人!”

    沁儿哭得肩膀直抽,连佣人都跑了上来。

    靳斯翰打开门,和楚峻北两个人都站在门内,脸上和身上浮夸的沾着血。

    沁儿看见差点吓晕了过去,站都站不起来,还是佣人搀着才勉强算是站稳了。

    可是靳斯翰抬臂不让佣人靠近,“你们全都下去。”

    佣人看着主人冷脸,哪敢造次,半句也不敢劝。

    等人都走光了,靳斯翰道,“这些事情若不是楚峻北做的,我再也想不出来第二个人!这世上就没有那么巧的事。

    也许一切都在他的盘算之中。

    车上有展翔,展翔死了,顾展唯就会迁怒于你,想也不用想的事儿。

    都是他一步步的计划!”

    靳斯翰说得有些气喘吁吁,状似激动。

    楚峻北只能真挚的看着沁儿,“我没有!你相信我!”

    沁儿连连点头,想上前,靳斯翰依旧不准她靠近,她便站在门外求情,“哥,我真的相信他!”

    “凭什么相信他?”

    “没有原因,他说的,我就信,这不是小事,他不会开玩笑!”

    “他是那么傻得把自己招出来的人吗?”

    “他不是,所以他不会给自己惹这一身腥!”

    “他不是?他不是什么?我告诉你,他不是好人!”

    “哥!”

    “如果他是好人!当初就不会利用你来对付顾展唯!把你逼成那样!”

    “哥!当时他也没有逼我多惨,毕竟当初我想和顾展唯离婚,找不到人帮忙。”

    “那后来呢?”

    “后来也是周瑜打黄盖,我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完全不是他一个人的意思,我也有自己的主观意识!再说当初怀闯闯说到底,也是我不是东西。”

    “你是铁了心的要帮他是吧?”

    “哥!”

    “别叫我哥!”

    “我不叫你哥,我叫谁去!”

    “你叫楚峻北当哥去!你就差把他供起来了!”

    “他又不是我哥!”

    “不是你哥你这么帮他!”

    沁儿想撒娇,哭笑不得的说,“他是我男人嘛。”

    楚峻北眼里一亮,看着沁儿那模样心里欣喜不已。

    ...........................................................

    之后几日,沁儿被靳斯翰追查真凶的事情闹得睡不着。

    靳斯翰已经着手去找学校,贵族学校的校长都请了吃饭,询问闯闯上小学的事情。

    并在两天之内,靳斯翰买下了学区房。

    沁儿看着靳斯翰办的一切事情,急得抓狂。

    孩子的户口是跟楚峻北的,除非楚峻北放弃抚养权,闯闯才有可能在G城上学。

    但是靳斯翰似乎并不在意这些。

    他说话的口气既清淡也傲慢,“把闯闯户口迁过来就是了。当然,如果你们想把楚家的丑闻再闹一次,我也不介意。”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楚峻北也没有办法,“沁儿,没有证据的事情,不可以乱给我扣帽子的,闯闯怎么可以跟我们任何一个人分开?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如果我连同闯闯也失去了,我以后怎么办?”

    楚峻北坐在沁儿房间的沙发上,双手捂着脸,一派颓废。

    沁儿听着楚峻北说话,也极不忍心。

    闯闯于楚峻北意味着什么,她曾经从刘湘和楚建勋那里听过。

    要把闯闯留在G城,太残忍了。

    可要把闯闯送去京都,让她见不到儿子,也残忍。

    这可如何是好?

    沁儿再次找到靳斯翰,在书房里翻查着资料的靳斯翰说自己没空招呼她。

    “哥,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武断,闯闯离不开我和楚峻北任何一个人。”

    靳斯翰翻着A4的文件站起来,一边看一边看,往书架走去,不咸不淡的说道,“不是闯闯离不开你们任何一个人,是你们任何一个人离不开闯闯。”

    “............”沁儿的心腔里震得厉害,须臾,她整理了心神,道,“我要怎么说你才肯相信那些事情和峻北无关?”

    “你去查!你去查出来证明他的清白!”

    沁儿咬了咬唇,“你简直就是污蔑人!”

    靳斯翰偏头过来,怒然盯着妹妹,“我污蔑?你为什么不去查?”

    “我相信他,为什么要去查!”

    “可我不相信他!”

    又绕到了这个死胡同里面。

    绕得沁儿都无力了,“好,我去证明!我去找证据证明不是他!”

    楚峻北其实是跟着沁儿来的,他站门外。

    这么壮的一个北方汉子,站在门外跟个大猫似的温顺,他也不为自己辩解,沁儿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沁儿下楼,他也跟着下楼。

    “楚峻北!”沁儿回身过来吼他,“你就不能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吗?”

    楚峻北垂头丧气,“证据很难找,但是只要你相信我就够了,别人怎么想我都不在乎!”

    沁儿觉得这楚峻北怎么愈发没出息了!

    他哪是受得了这种罪的人!

    “你去把证明自己清白的证剧找出来!找出来我就跟你结婚!”

    “光要个结婚证,又没什么用,大哥一样不要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一样会拿当年的事情威胁我们,一样会把闯闯弄得跟我们分开,结局还是一样。”

    楚峻北自暴自弃的低下头,“他是大哥,我们又不能怎么样。

    他若是不高兴,就把当年一桩桩的事爆出来,且不说孟先生对我们楚家的事情反反复复的闹会搞烦,把邱家的人扯出来就够够的不敢想了。

    你说,证明了有什么用?”

    “你怎么这么没出息!!!”沁儿都跺脚了,转身往自己房间走。

    楚峻北耷着头跟着她进屋,关了门。

    沁儿坐着,楚峻北站着。

    倒也不像个犯错的学生,但就是没有精气神。

    沁儿看着越看越有火。

    她都跟他说要嫁给他了,他还没动力!

    他这岂止是自暴自弃,简直就是破罐子破摔!

    “我还能有什么出息,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一想着不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人生目标都没有了。”

    楚峻北无所谓的耸耸肩。

    “随便吧,如果大哥很怀疑我,又没证据,估摸着也会硬给我栽一个证据。你到时候就带着闯闯过,我坐牢可能心里还要舒服点。

    至少被关起来见不着你们是正常的。要是没被关起来见不着你们,才生不如死。”

    沁儿怀疑楚峻北看过言情小说,要不然这台词怎么会说得这么溜?

    说得如此凄苦,搞得她都想流泪了。

    这男一号的演技也真真是太牛了。

    沁儿吐了口气,像是妥协的语气,“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结了婚,再生一个孩子,有了孩子,我哥就不会为难我们了,毕竟我爸已经不在了,他也只是想让我更好些。”

    楚峻北眼睛里的光,一下子亮了起来,“你说什么?”

    沁儿都要怀疑楚峻北是不是装的了。

    这些天她一直在想,哥哥其实非常在意她和闯闯的。

    一直都想让他们生活幸福。

    毕竟血浓于水,对于哥哥来说,楚峻北是外人,也不能怪哥哥。

    怪她和楚峻北的关系又如此疏离。

    如果她和楚峻北的关系好了,哥哥兴许会改*度。

    不过仅仅是结婚证,哥哥也许还是老样子,照样会乱来,可如果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

    有孩子,她就成了孕妇,孕妇需要丈夫的照料。

    孩子生下来,父亲也很重要。

    总之眼目前的最好办法就是先怀个孩子。

    七年前就算是人为制造了车祸,证据哪是短时间内找得好的?

    再拖下去,闯闯真的小学一年级了。

    “我说,我们再生一个孩子。”

    楚峻北舔了舔嘴唇,他拎着裤管在沁儿面前蹲下来,仰着脸,唇片都在轻颤,“你说真的啊?没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

    “生孩子可不是随便生的啊。”楚峻北心脏呯呯直跳。

    沁儿就恨不得揪他一把,她瞪他一眼里,耳根子都红了个透!

    “我不是那个意思。”楚峻北双手搭在沁儿的腿上,轻声解释。

    “沁儿,我是说,生了孩子我们就得对他负责任,我们得好好爱他,不能再像闯闯一样缺失任何一个人的爱。我们得好好过日子,让孩子体会到我们的幸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闯闯有多可怜,沁儿一想着就觉得心里泛着酸胀!

    过去她是没有正式这个问题,是她没有想过某天真的会和楚峻北跟闯闯分开。

    如今压力摆在面前。

    哥哥这个人向来不与人交恶,若他一门心思与人交恶,鬼知道后面结果是什么样。

    这几天她也问自己,从闯闯被绑架开始,她的心境到底变了没有?

    很明显的是变了。

    她不再为难自己。

    于闯闯来说,她是个很重要的妈妈。

    女人一身的职业,妈妈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她做好妈妈就行。

    过去那一点墨,以后会变成灰色,会蒙上灰,会看不清原本的颜色。

    即便是那个印记被重新扒出来,不过是斑斓人生中的一个点而已。

    她这辈子,经历过那么多起伏的点,那个点不应该改变她的根本命运。

    闯闯是爱她的,哥哥是爱她的,楚峻北是爱她的。

    就连刘湘和楚建勋对她都好得没话说。

    她还有什么求的?

    过去的事情,非她主观能够改变,命运尖刀刺来的时候,乱砍一通,伤害了所有的人。

    如今她应该把那把刀丢进熔炉里,再也不让它出现。

    楚峻北是无辜的,她却一直在用自己曾经的污点来惩罚他。

    他此时睁着墨色双眸凝视着她,她看到他眼睛里的湖面被头顶吊灯照得熠熠生光。

    捧着他的脸,“我知道,我会和你好好过日子。”

    他的手覆在她的手上,紧紧抓住。

    这几年都不敢这样抓她,她会退缩。

    此时重新这样握住她的手,他却激动不已。

    “沁儿,你答应了,就不能反悔的。我等了这么久,如果你答应了又反悔,我真的会从天堂跌下来,掉到地狱的。”

    沁儿抿着的嘴,弯了弯,“我不反悔,我们尽快结婚,早点把孩子怀上。我哥是爱我的,就算为了我,他也不会为难你。”

    楚峻北眉心微收,他的心绳打结里有刺钻出来,刺得他不舒服。

    他贪心的问,“你心里没有一丝丝是因为对我还有感情才肯嫁给我的吗?”

    他停了停又问,“沁儿,其实你对我没有义务的,你完全不用管我的死活。”

    他语气有些负气,虽然语调温柔。

    沁儿看着楚峻北忐忑不安,不禁仰头笑叹,低头时,在他额上轻印一吻,“我对你若是没有感情,我怎么会管你的死活!”

    “那就是说你对我有感情?你是因为对我有感情才肯嫁给我的?”

    沁儿点头!

    “那就是说你还是爱我的?”

    沁儿发现自己被绕了!

    不是说结婚和过日子吗?

    怎么扯着扯着,到了这个问题上。

    看着沁儿迟疑,楚峻北眼里的光又黯淡下来,“沁儿,我知道,你一定是同情我,你看在我是闯闯父亲的份上,不想让你哥哥伤害我。

    毕竟孩子需要爸爸,到时候我若是因为什么被栽赃的事情进了监狱,闯闯面上也无光。

    我也知道你是心好。

    可是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你的牺牲实在太大了,你还年轻的,还有未来。

    总不能为了一个你不爱的人,做这么大的让步。

    孩子我们可以瞒着的。”

    沁儿心里突然跳出一个词,得寸进尺!

    这个男人就是得寸进尺。

    一个高高大大的北方男人,怎么能做出如此矫情的举动?

    谁要同情他了?

    非要把什么都说得那么明显不成?

    沁儿也算是服了!

    等于说她若是不说爱他,他就要像现在这样天天蔫耷耷的,活像是被太阳晒死了的小幼苗一般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若是不说爱他,他便要这样蔫耷耷的自暴自弃等着她的哥哥给他安个欲加之罪?

    他这是想干什么?

    了此残生吗?

    她捧起他的脸,低头吻下去,他却一下子推开她。

    “沁儿!”

    “!!!”沁儿有些懵!

    楚峻北站了起来,一脸落寞,这些日子他一直都是一副霜打的茄子相。

    “我这么久不曾碰过你一下,一直都是想要尊重你,你以为我这样不难受吗?但是我是因为爱你才这样。我比谁都想得到你的亲近。

    可是我不要你同情我,大哥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反正我不会承认,虽然我没有证据!”

    沁儿跪在沙发上,给楚峻北磕头,“我爱你,我爱你!我真的没有同情过你!我是真真儿爱你爱到骨头里了,头骨到脚趾骨,每个毛细血孔都爱你,爱到无法自拔,想要爱到海枯石烂,天长地久!”

    楚峻北脸上的温度立时从零度上升至十五度,二十度,三十五度,一个三十好几的男人笑得明媚灿烂。

    他一步过去就把沁儿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你再说一遍!”

    “我是因为爱你,才想嫁给你!”

    “真的?”

    “我发誓!我若是有半句假话!天打......”

    像所有的狗血小言一样,女主被男主深情吻住。

    她的所有言语都被他吞入腹中。

    他是有多久没有碰过她的唇舌,才会在方一沾住便全身颤栗。

    一如往昔的味道,一直都没有变过,连她接吻时急促的呼吸,也不曾变过。

    明明是刚刚才答应下来要结婚,沁儿却觉得这个吻她已经等了很久,今天只不过是个契机。

    若没有这个契机,她今生是不是都会失去这个让她心跳加速的感觉。

    心湖里的冰化了,化成了一池子水,冬去春来,水软温暖,湖里的水一圈圈往外荡。

    不过是一吻,她也觉得自己好象回到了和他感情最好的时候。

    她给他送花,他替她暖脚。

    之前明明是他想让她嫁给他,此时却好象反了过来,她在逼婚一般。

    沁儿有一刻恍然觉得自己是否中了什么计。

    但是脑子里无法反应,他的吻扑天盖地而来,大脑在缺氧,嘴唇在麻木,身体里所有的细胞都在过电,麻得她身上起着层层鸡皮疙瘩。

    “笃笃笃!”

    敲门声一响,二人又吻了好几下才分开。

    楚峻北伸手揉了揉沁儿红肿的唇,“我去开门。”

    拉开门,是靳斯翰站在门外,沁儿紧张冲了过去,“哥!我要马上和楚峻北结婚,我怀孕了!”

    靳斯翰像是一点也不惊讶,“哦。”

    沁儿感觉自己傻傻的。

    靳斯翰拿着一个绒布盒子,扔给楚峻北,“求婚的旧戒指你忘在我书房了。你们继续,婚礼需要怎么准备,我和京都那边的二老商量一下,七年前的事情,等你们办完婚礼再说。”

    等靳斯翰一走,沁儿一脸懵相的被楚峻北拉过去,戒指从盒子里拿出来,已经不经她允许的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沁儿愣愣的,这才发现自己上了当!她可是靳斯翰的亲妹妹啊,瞧瞧他方才那副样子,活像她碍着他眼了一般,气死了!哪有这样当哥哥的!

    “楚峻北!”

    “楚太太,我爱你。”

    “楚峻北!”

    “我爱你。”

    “楚峻北!你联合我哥骗我!”

    楚峻北笑得坏坏的,“因为我爱你嘛。”

    “你们简直是两个*,加混蛋!”沁儿快哭了,她多少天都睡不好,担心他,哪知他和哥哥狼狈为歼的算计她,这两个混蛋!

    “出发点,都是因为我爱你,结果,还是因为我爱你。”他去吻她,她就躲。

    他拉过她就稳稳的把她的后脑控制在他的掌中,不让她动弹,“你说过,你是因为爱我才嫁我的,不是因为同情我,你现在想反悔也没用,我是当真了。而且你还说了,你怀孕了。”

    “我没有!”

    他将她打横一抱,伸腿踢上了门,“戒指也戴上了,今天晚上我们就怀上!”

    他的吻,再次压过来,将她推在*上。

    她胸口的红痣还在,他吻上的时候,眼前是她的颜,红色的裙子晃在他的眼前,他撕开那些面料。

    粗暴的撕开那些面料。

    当时的场景他依然想不起,只记得她说都是她的错,偷了沈玥昔的红裙子,李代桃僵。

    是她先咬了他,她是疼得受不了才咬的他。

    可他不是吃素的,拉起她的手便咬下去,听见她大叫了,他才满意。

    那天的场景,他不记得。

    却在第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碰他的时候觉得莫名熟悉。

    他吻着她的痣,还有她腕上的轻浅的牙痕,恍记得她说是被狗咬的。

    想到这里,看着她,又忍不住拉起她的手腕想要再咬她一口,“为什么说是被狗咬的?”

    她被他压得喘不过气,呶着嘴说气话,“你当时就像狗一样啃我!”

    “那也是你先像个狗一样咬我,不是?”

    “那是你弄疼我了啊!我哪知道那么疼!跟要被人杀了似的。”

    “现在还记得那疼?”

    “当然啊!那么疼,骨头都裂了!”

    楚峻北在想一个问题,当初靳斯翰跟他说,让医生替南心补了处-女膜,那不是得受两次罪。

    关键是现在的沁儿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补了处-女膜。

    这可愁死楚峻北了!

    “沁儿,我怕我用力过猛,又会让你疼.......”

    她一脸尴尬。

    楚峻北终究还是熬到了新婚夜,马代的小岛上,只请了双方至亲至近的人,统共一桌。

    请帖上印着“靳南心,楚峻北”的名字。

    请帖只做了三张,除了楚峻北的父母和靳斯翰,其他人都没人。

    这两个名字,于楚峻北来说,意义不同。

    那是他们第一张结婚证上的名字。

    这天沁儿穿了一套红色的礼服,肩膀斜露,能看到她雪白蜜桃上的红痣。

    他看着她一身红,抚着那粒痣,那一个血点晶莹剔透,像一滴永不掉色的朱砂,朱砂在她的身上,转眼间已经深深烙进他的心底。

    他吻上去,低低呢喃,“南心。”

    她仰起脖子,倒进软卧温档,轻声柔气的应道,“欸。”

    他抓着她的手,抵在自己的胸口,眸光投起她水波轻溋的眼里,“你看,我们都没变。”

    她点头,潮湿的眼睛眨了眨,声音里有一点轻哑哽涩,“没变,变的只是岁月。”

    变的只是岁月,没变的,是人心。

    *********************************************************

    【【这里正文结局吧,貌似今天还可以求一下月票,嘿嘿。推荐一下99的完结冠军红文《总裁的绯闻妻》。

    6月99会休息一段时间,回来后也许继续大番外,也许开新文,六月的月票还是给99捂到月底等99来收割哦。

    开了个新坑骗收藏,真爱粉可以收藏先。

    下一个故事,依旧是有*有虐的风格。可能许多情节也是打破传统,真爱粉,等99休息够了继续约么?

    文里面有些坑不适合让主角知道,也永远不会让她知道的,会用别人的视角写成小番外,比如七年前的车祸。小番外一般就几章吧。

    写不同视角的小番外,是为了用不同的心境填完这个文里的每一个坑。我知道读者有自己的喜恶,原谅我的不懂迎合,到时候章节会注明主角名字,不喜欢的亲亲不要点哦。明天是顾展唯。之后心血来潮可能写一点红裙子那时候的事。如果字数不够,更在微博上也有可能,新浪微博【九月如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