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142:补一个婚礼

142:补一个婚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也不会对Joe透露自己的私生活。

    垂眸看着文件的时候,南心那双充满崇拜看着他的眼睛倏地冒了出来,满眼璀璨,脉脉含情。

    他“噗”一声往后退了一下,大笑起来,“Joe,你出去好吗?签好了我给你送过去。”

    Joe自然是乐意的,多么难得,楚公子居然要亲自送文件。

    楚峻北签好文件给Joe送过去。

    这种行为千年一遇,Joe一定要拍张照片下来,以此作为留恋。

    楚峻北的性情大变,Joe觉得这三年跟在楚峻北身边真的要划清限界才可以,否则会被无辜累及。

    现在的楚峻北真有点神采飞扬的感觉。Joe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峻北哥,我最近想在京都买套房子,你借点钱给我。”

    “你堂堂贺家少爷,跟我借钱买房子?”

    “这不是被贺家老大架空了嘛。我记得你之前说我也是你的战友。”

    “好啊,看好房子来找我。”楚峻北大方答应。

    Joe赶紧拿了水杯猛喝水顺气,太好说话了吧?

    他只是试探,试探一下而已。

    谁没事找楚峻北借钱啊,借了又不是不用还。

    正值周五,楚峻北走出Joe的办公室,便拉门出去,看到办公区一个人也没有!

    上班时间!

    人死哪儿去了!

    Joe也走了出来,想问楚峻北借钱的数目可不可以上不封顶。

    接着也发现了异常。

    跟着楚峻北的脚步往有议论声的地方走去。

    这一层办公楼的同事,全部都聚到了茶水休息间的大玻璃墙前,趴着窗面往下看,“哇!看到没有!升上来了!”

    “哇!上面写得有字,你们谁有望远镜,给我看看!”

    整个员工休息间采光极好,平时大家都会在这里喝点咖啡,休息一会,水果,零食,随便吃。

    但今天他们在这里,不是为了喝咖啡,吃东西。

    而是为了看着一大串汽球升上来,以及汽球下由着的鲜花,还有字幅。

    南心很久没搞过动作这么大的示爱了,实在觉得幼稚。

    但是她发现一天一束花根本无法满足楚峻北,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收手。

    现在所有人都觉得是她追着楚峻北不肯放,楚峻北对她还不冷不热。

    虽然一关门挺 热乎的,但这厮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喜欢他比他喜欢她多。

    这狼子野心实在是太明显了。

    她不能再这么纵容下去。

    *也得有个度,越惯越坏。

    这一次送花比哪次都送得隆重。

    五彩的汽球绑在一起,像雪白冬日里一朵夏天的云,被阳光染成炫彩的颜色。

    汽球从一楼一路往上升,因为驮着鲜花和条幅,速度比纯汽球升得慢。

    每一层办公楼的工作人员都看清楚了。

    楚峻北来到茶水休息间,员工都自觉让了一条道给他。

    一大串小儿科的汽球映入眼帘,楚峻北第一反应就是--靳南心,你太小气了,怎么也要搞个热洗球才行啊!

    这才几个钱!

    鲜花插在花篮里,一篮子红,一篮子白,一篮子粉,一篮子蓝。

    蓝子外围缝着字幅,“楚峻北,我喜欢你,你若是喜欢我,给我送件大衣下来,冷死你媳妇儿了!”

    楚峻北一下子冲到玻璃墙往下看,雪花纷飞的天际间,那女人还穿着黑色工作套装!

    只有一个小点!

    楚峻北一抹脸,脸全黑了。转身往办公室大步走去,扯上自己的大衣就往外跑,这疯婆子!

    后面的员工议论纷纷,“咱们老板娘也是拼了,为了总裁,对自己太下得去手了。”

    楚峻北手里拎着大衣,脑神经都气得打结。

    外面零下十几度,她敢这样穿着乱来,他真是好久没收拾过她了。

    南心觉得自己脑子都在发懵了,嗡嗡叫,牙齿紧紧咬住的时候,太阳穴那里,木登登的,钝晕的感觉。

    最多再能熬两分钟,她就扛不住这呼啸的北风了。

    南心跺着脚,看着那个男人臂腕上搭着的大衣,一脸阴沉的往这边跑来。

    南心搓在嘴边接受嘴里呵出的热气的手垂落在手侧。

    “靳南心!”楚峻北喊得有些凶狠,喊仇人似的。

    南心傻呵呵的望着那准备过来杀她的男人笑,“喜欢我就直说嘛,气呼呼的样子也掩盖不了事实。”

    楚峻北从臂上扯下大衣,拉开一抖一披,衣襟在女人身前一合一勒,便把南心裹成了粽子,拉着往大厦里面走,“谁让你发这种神经的!”

    南心被楚峻北像拉死囚一样拉前拽,她踩着高跟鞋,迈着小碎步,几乎要小跑着才跟得上。

    楚峻北拉着南心胸前衣服包操着的叠合处不放手,生怕风吹进她的领子里。

    这疯女人,从公司里出来就穿着这个?

    “你喜欢嘛,我以后天天这样给你送花表白示爱,我觉得普通送花的方式已经不能表达我对你的喜欢了,得变本加厉的表达我是如何如何的喜欢你。”

    楚峻北听着南心说的话,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虚荣心不是应该更加膨胀吗?

    那女人鼻子吸着鼻水的声音一阵阵穿进耳膜,他也是疯了才在这大冬天这么折腾她。

    什么汽球,什么鲜花,什么表白,有什么意思。

    如果他今天有事出去了,她不是要一直傻站在楼下?

    那么大的雪.....

    “明天开始,不准送了。”

    南心心里一乐呵,佯装惊讶,“怎么了?”

    “不准送了,我不喜欢了。”

    “你之前才说喜欢。”

    “现在不喜欢了,我享受够了。”

    楚峻北摁了电梯,一路把南心拉进电梯,又拉出电梯,拉进公司,拉进自己的办公室,上反锁。

    休息室的被窝里,楚峻北抱着南心,把她包起来,当着人肉电暖器,大掌包合着她的手,腿也挨在她的腿上,“你故意的,对吧?”

    “才没有,单纯就是想满足你想得到的。”南心稍有违心的说。

    她是真的用了点心机,实在认 这么天天送花没有太多意义。

    偶尔一点浪漫还好,那是情调。

    可长此以往,她也会失衡。

    如果他真的在意她,必然不会让她遭这样的罪,果然,苦肉计还是有用的。

    虽是用了点心机,但她是真的想一直满足他想要得到的东西。

    他高兴就成。

    “明天不送要送过来了。这段时间下雪,路上不好走,我们上下班分开走。”

    楚峻北本是只想把南心快点弄暖和,抱在怀里时间长了,她暖和起来,他却有些摁捺不住。

    总是下意识的去吸她的耳垂。

    “别闹,这里没那个.....”

    “不放在里面......”

    “楚峻北,你就不能单纯的抱抱我嘛!”

    她耳后莹白的肌肤被烘出了淡淡的梅色,他又忆起她胸前的痣,红得很,“南心。”

    “嗯?”

    “南心。”他又喊她一声,一声比一声低哑。

    “嗯?”

    “南心.....”他像是一只大猫,低声叫唤,那爪子就在她胸前不老实。

    他也不强迫,就是一阵比一阵低哑 的喊她的名字,又可怜又兴奋。

    “南心,南心,南心......”

    连句“我想,我要”也没有。

    就这么喊她。

    “做!”南心回过身来,勾住他的脖子扑过去,她呶着嘴嗔,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真受不了你,哪有这样的,上班时间,等会有人叫你怎么办?”

    他一听她说同意,求欢成功的喜悦让他高兴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脱了个干净......

    南心不敢大声,只能央着他轻一些。

    陌生的新环境,刺激得他又轻不了,只能伸手捂住她的嘴。

    好在休息室单独一间,外面的办公室宽大敞阔,就算有人站在办公室外的门偷听,也听不出个什么来。

    等香汗撒尽,热血耗干,楚峻北又郑重其事的告诉南心,明天不要再送花过来。

    南心连连点头,趴在楚峻北的胸口拍马屁,“峻北,你真是我的好老公,这么疼我。”

    楚峻北伸手拧了南心的鼻尖,嗤她一声,“少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不想送了?”

    “哪有?”

    “别抵赖,对你没好处。”

    “好吧,只是觉得天有点冷,又想你高兴,但还是要你高兴为主的。你高兴了,我就开心了。人生最重要的,不就是开心嘛。”

    南心的嘴,很甜。

    特别是对于楚峻北这种在情爱方面有些嘴笨的男人来说,能说出很多甜言蜜语的人,真不是一般的本事。

    所以楚峻北眼里的南心,是情场老手。

    虽然不再让南心送花,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很亏。

    他对沈玥昔从来没有说过那么多肉麻的话,南心不知道给顾展唯说过多少。

    不想着还好,一想着就不舒服。

    有时候很想斥南心一句,闭嘴,不要把你跟以前男人说的话拿来说给我听。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那样会不会显得太不自信?

    南心说以他高兴为主,他高兴她就开心。

    他难道不该相信她吗?

    他就是她开心的源泉,这不是挺好的事情吗?

    他何必跟一个一点竞争力也没有的男人去计较这些?

    怀中的女人扭来扭去,身上的皮肤像是涂了油似的滑得溜手,他最喜欢抱着她睡。

    以前刚在一起的时候,偶尔在一起,她半夜还要回楼上。

    他也不是太介意,最多觉得想要的时候她又不在。

    时间长了,便一点也不想分开,即便那几天她生理期,什么也不能做。

    好象怀里多个人,要踏实一些似的。

    他不得不承认,和南心在一起的时光,是快乐的。

    南方女人柔情似水,她性子又有些精怪,好多时候他都看穿了她的谎话,她还能有模有样的演下去。

    骗不下去了,她就抬起巴掌打在他的胸口上,肩膀上,背上,呶 着嘴抱怨,“你怎么这么讨厌,配合一下嘛,我脚真的好痛,你抱一下我嘛,我又不装的。”

    “剁了。”

    她真的去厨房给拎把刀出来放在他的手上,“剁吧,反正剁了我也是你媳妇儿,你得养我。”

    他喜欢这种 不按常理出牌南心,真的一会给他一个惊喜。

    温柔的,娇憨的,精怪的,泼妇样的?

    反正哪种样子都不过份,刚刚好。

    他揉着她的头发,“闯闯幼儿园我找好了,校长我很熟,下周我们带闯闯去看看环境,他若是喜欢,我们可以提前把他送去。”

    “好。”

    闯闯怀念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在家天天和周姐在一起也失去了太多乐趣。

    孩子应该在孩子的世界中去成长。

    南心觉得楚峻北的考虑是最全面的。

    南心下了狠招让楚峻北动了恻隐之心不再折腾她,可她还是没有扛住,发烧了。

    天寒地冻的,穿着在空调房里的职业装,不感冒都奇怪。

    头昏昏沉沉,休息室里南心听到楚峻北在外面跟谁说话,没听清,应该是很严肃的事情,那气氛只有思索,没有调侃。

    睁不开眼睛,眼皮发烫。

    下班时间一到,楚峻北便回了休息室叫南心起*,一起回家。

    喊了两声都没有反应,他便弯身去呵她的痒,手指刚触到她的腰,烫得他一缩,“南心?”

    “嗯。”

    “不舒服是不是?”

    “嗯。”

    南心的唇微微张开,唇皮起了壳。

    他才一个多小时没进来,她的嘴唇就干成这样。手指弯曲,指背贴在她的鼻端,那里的气息喷出来,活像是喷的火。

    楚峻北开始隐隐着急了。

    上次南心一生病就是一周不醒。

    “南心。”楚峻北跪在*上,拍南心的脸。

    南心只是“嗯嗯嗯”的应着,气息像是隔着肚子传出来了,十分远,十分弱。

    楚峻北进了卫生间,拧毛巾,毛巾刚刚拧到手上,他又丢掉。

    衣服替南心穿好,马上给Joe打了电话。

    Joe刚刚进了电梯,“喂。”

    “你出了公司?”

    “嗯。”

    “快回来。”

    “不加班。”

    “南心病了,你得开车送我去医院,快点,整个人烧得跟烙铁似的。”楚峻北语速极快,语态极度认真。

    Joe赶紧趁着有人进电梯的时候出去了,又往楼上跑。

    “下午看你好好的跟我谈事情,人怎么弄病了?”

    “大概是冻着了,你来我这里拿车钥匙,去医院。”

    “作不死你!”Joe大步往上跑,本不想理,可楚峻北那声音真不像是逗他玩。

    Joe跑进楚峻北办公室的时候,南心已经背在了楚峻北的背上,穿着楚峻北的大衣。

    “搞什么!没事送什么花!这下好了吧,你这恋爱狂躁症治好了没?烧成个傻媳妇儿了我看你一天怎么乐!”

    楚峻北也任着Joe骂,人家说的是事实。

    地下车库里,楚峻北看到了南心的车子。

    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她是骗他的,开了车子过来,大衣一定脱在车里。

    可这时候也没有心思去计较那些,左右不过是他把她折腾得实在够了,她才想了这么一招让他罢手。

    Joe也看到了那辆骚气外泄的银色跑车,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就拐出了车位。

    “烧到多少度,你有没有给她量一量?”

    楚峻北在后座抱着南心,也没心情调侃Joe的车技,“我那里没有体温仪,刚刚试了一下,起码四十度以上。”

    “靠!这么一会就烧上去了?别真给烧傻了,看你以后养个傻婆娘怎么办。”

    “你TM闭嘴!”

    Joe耸耸肩,专注开车,没再惹楚峻北。

    楚峻北拿出电话给周姐拨电话,没敢说南心又生病了,只说有点应酬要带南心去,晚上不回家吃饭。

    周姐叮嘱他们开车小心,雪大,路滑。

    楚峻北声音平和的挂了电话。

    这时候堵得厉害,楚峻北把窗外积的雪挖了一块,捏在手心里,手心冷得木了,再放在南心的额头上。

    这样反反复复,到医院的时候,楚峻北的手心已经麻得发僵。

    南心输了液后,昏沉感就消失了,睁开眼睛的时候,楚峻北抓着她的手指尖在吻她的嘴角。

    “峻北.....”

    他坐直了些,眼中一亮,“醒了?”

    “嗯。”

    楚峻北轻叹一声,觉得自己真是挺没劲的,起着心要作的是他,这会子后悔的也是他,“以后真不折腾你了。”

    “我乐意让你折腾,真的。”南心弯着眉眼,翘着嘴角,眼睛里清凌凌的光,透如秋高气爽的天,天空如澄澈净纯的湖面。

    “.....”楚峻北看着南心满不在乎的样子,喉咙里有口气喘不上来,他的手指抚着她的眉骨,而后把掌心按在她的额头上,那里温度已经是人体正常温度。

    他舒了口气。

    其实南心不属于第一眼就让人觉得惊艳的女人。

    放在一群美人中,她绝对不是最出彩那个。

    气质,外貌,都谈不上让人在第一眼就会为之倾倒的那种类型。

    但看着她的样子,就是觉得很舒服,只要看着她笑,就能让人安静下来,一下午枕在她腿上,看一下午杂志,一点也不会烦。

    她很温柔,好像做什么都无怨无悔似的。

    你说什么,她都笑着说好。

    你做什么,她都不会反对。

    除非手机上跳出了沈玥昔的短信,她很少跟真的跟他生过气。

    他就觉得,这样的女人,就是妻子吧。

    “南心,等大哥好了,靳家家斗结束,我们就补个婚礼。”

    南心也不知道怎么了,鼻子好象酸了起来,眼眶也有点热乎乎的,鼻腔里一下子钻进一块芥茉似的。

    她想,她大概是哭了吧?

    眼角的液体淌出来的时候还觉得有点热,一下子就凉凉的滴进了耳廓。

    “我又不是很想要什么婚礼呢。”

    南心的唇片轻轻颤抖,抽着鼻子,眼珠子一转,眼睛睁得大大的看向窗外,“那还不就是个形式,做给别人看的。”

    说着说着,她从楚峻北的手中抽出手来盖在自己一直流泪的眼睛上,低声抽泣起来。

    虽然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

    虽然曾经那场婚礼让她屈辱不堪,从爱情的天堂跌到地狱,可当楚峻北说出“婚礼”的时候,她竟是如此迫切的想要真正的---嫁给他。

    ******

    【【99扭着水桶腰,来求个月票。嘿嘿,给出版书《一念情起》打个广告,编辑训我懒不知道宣传,小土豪大土豪们,去当当上买虚(买书)啦,《一念情起》哦,超精彩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