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01:申璇于他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01:申璇于他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靳斯翰自从醒了过后,身体一直留有病根,但他又不想被其他人察觉,我从他身边的私人护理做到了私人医生,帮他咬着秘密。

    这一晃多年,我已经准准跨入剩女的行列。

    我从一个护士,一天天熬更消夜的学了西医和中医。

    当然我的付出是有回报的,靳斯翰给我很高的薪水。有些很懂却没执照的用药,靳斯翰也不计较。

    刚刚他打来电话,说肌肉疼痛发作,让我过去给他施针。

    我背着医用箱往翡翠园主楼走,脚步很急。

    想来他又是干了什么让他自己受罪的事。

    我一进他的楼座,林妈就跑出来,轻声急切道,“哎呀,许医生,你可算来了。”

    我点点头,“抱歉,我来得晚了。”

    林妈忙说,“没事没事,其实你很快,只是我自己着急了。”

    我独自上楼,走进他的套房,他躺在大沙发上,我进门的时候看见他还握着拳头,牙齿紧咬时原本清美仙柔的容颜都阴冷了。

    这时候他目光抬起投向我,眸色软了下来,我看见他突然松了口气,拳头都松了。

    “许医生,休息日把你叫过来,麻烦了。”他对我一直都是这样礼貌。

    “没事。”我朝着他快步走过去。

    我坐在沙发前的小凳上打开医药箱,取出针囊打开,替他把衣服解开。

    施针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一点声音,偶尔听见他隐忍疼痛时的抽气声。

    我就听不得他这样,一听就特别特别难受,我只能更准的去找穴点。

    过一阵,我听见他长吐了口气,是得到了舒解的轻松。

    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他,“早上是不是去了冷库。”

    “我去看了一下新到一批的燕窝,因为出了些问题,有些急,没穿防寒大衣。”

    “下次别这样了。”

    “好。”他应这个字的时候,总是很快,完全不经过考虑,下次照犯。

    等他好得差不多了,我就把收拾好的医用箱背在肩上,跟他告辞。

    林妈留我吃饭,他没开口,我说今天爸妈过来G城,得陪他们出去转转。

    他让司机送我,说这两日得空便请我爸妈吃饭。

    我只是笑笑,他若得空,怕是不知道等多少年。

    我总是不懂表达,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守着他,他身上有耀眼的光环,而我顶多是有点清辉的光晕。

    我跟他,像月亮追逐太阳,日夜更替,明明是一整天的相守,却是白天与黑夜的相望,无法触及。

    这个道理,我一直都懂。

    从翡翠园离开的时候,我听见林妈跟靳斯翰说,“少爷,你说说今天许医生是不是跟男朋友约会被你叫过来了啊?”

    靳斯翰说了什么,我也没再听了。

    我的车子是属于公车,是靳氏分给我的车子,是我喜欢的颜色。

    我喜欢白色。

    车子在G城算是中档车,三十万的途观我开着合适,我是北方人,比较高一点。

    车子是靳斯翰派给我的,给我的时候,是全新的车。他说他住得离市区远,如果我过来就诊,会很不方便,公车,油费保险全报。

    我从来不开着这车子去远的地方,即便去了,加油的钱也从来不报销,总觉得那样做太贪人小便宜,毕竟他付我很高的薪水。

    妈妈说我这样的人是很讨厌的,容易不合群,同事都占小便宜,我不占,人家会觉得我故作清高。

    我跟靳氏的员工又不一起上班,有什么合群不合群的道理。

    我在G城中医院周二周五有个专家门诊要挂着,除非靳斯翰不舒服,我周二周五都有工作。

    那里的同事都开私家车,油费自己出,他们也不会知道我是公车。

    所以我还算得上是合群。

    车子开进市区的时候,路便堵了起来,G城除了过年那些天,堵得跟农贸批发市场似的。其实京都也是半斤八两,我很习惯。

    除了靳斯翰那边说不舒服了,要我赶紧过去,我在路上不会愤怒,该等就等。

    反正挤过去一辆车,还是得堵着,就算挤过去十辆车,估计也只比别人早到几分钟,说不定下一个路口还是在同一个红绿灯碰头。

    妈妈都说我什么都太无所谓,不行,什么都不去争一下抢一下,以后要吃亏。

    我倒是想呢,如果我的车子长了翅膀,我立马去抢。

    正想着这些漫无边际的东西,电话又响了,一看是靳斯翰的电话,我立时便紧张了起来,单手握着方向盘划开电话便偏头将电话夹在肩膀上。

    “喂!”

    “许医生,你父母什么时候离开G城?我安排个时间请他们吃个饭,这些年,多亏你照顾,不然我这身体没现在这样好。”

    “啊?”我一时错愕,他方才竟是没开玩笑,“你先休息吧,不着急的,他们还要玩好几天。”

    我是不想他太劳累,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说肌肉痛了,今天他额上都是冷汗的时候,吓坏了我。

    “那行,你提前跟我说一声。”

    “好。你多休息,下次去冷库,记得穿防寒大衣。”

    “嗯。那我挂了。”

    挂了电话,我便松了一口气,好在是说这些事,最怕他的电话打来说哪里疼痛,好像痛在我的身上一样。

    哎,那感觉.......

    真恨不得替他受了。

    有同事打电话给我,中医院空降的主任,年轻有为的海归博士,一到休息日看到同事的电话我就有些无奈,不想接,又不得不接。

    我电话接起来,他让我去开个小组会。

    “程主任,可我今天休息啊。”

    “这个小组会很重要,今天还有两个同事都休息,不过也过来。你住在海东新城那边,我顺路从那边过,不如去接你?”

    我哪里好意思劳驾主任,这会是推辞不了,“不用了,我在外面,晚上我会准时参加的。”

    *

    我到医院,刚刚把车子停好,车门上有人屈指敲了几下,看着窗外的白大褂,我推开门下去。

    是外科主任魏哲。

    他显然还没下班,看着我有些吃惊,“阿妙,你不是休息,今天怎么过来了?”

    “我们有个小组会,让我过来的。”

    “哦。”他淡淡应了一声,站在我面前推了推鼻梁上的窄边眼镜,里面那双带着隐现锋芒的眼睛打量了我,“吃饭了没?”

    “还没呢,打算去食堂,吃了正好赶上。”

    “我刚下手术台,我们一起吧。”他说着就拉上我的手臂往食堂的方向走去。

    他个子高,我虽是北方人,那也没有这个男人高,长期做手术的男医生体力也好,拉得我有些趔趄。

    我有些不好意思,便不着痕迹的拂开他的手,把车钥匙装进包里。

    我在医院就挂两天班,属外聘,因为我不可能放着靳斯翰不管到外面来全职上班。

    我跟外科的人不太熟,除了魏哲。

    魏哲碰见我,就会问一些他弟弟的情况。

    他弟弟跟我是同学,说是同学,我却是我们班年纪最大的,总觉得人家都是我的学弟学妹。

    当初靳斯翰一转醒,我就想参加高复,报考G城的中医大,靳斯翰同意,说他醒了之后不需要人天天管,大学课时稍显轻松,没课的时候去他那儿就行,我放假,跟着他出差。

    实岁不到21岁的年纪,算当时高复班最大的了。

    我妈最高兴,她当初就反对我读护理,想让我当医生。我一卯着劲头要考医的样子,一家人当时都把我当成了祖宗贡起来,连洗个碗都不让我碰,恨不得我抱着书,他们拿着勺子喂我吃饭。

    我是硕本连读,是靳斯翰帮我找的导师,很有名望的人,论文在国际很多医学杂志上发表过,得过奖。以前跟靳老爷子有很深的关系。

    魏哲的弟弟当时也想跟我同一个导师,可我导师除了我谁也不想接手。为了促成这件事,魏哲来找我帮忙,才跟我熟起来。

    我的导师在一些大医院有半天名医挂诊,我经常给他当助手坐在一旁帮他记录,我会对症给病人开好药,把本子推到导师面前,他觉得过关,就把药方照着开在医院的病例上。

    我的论文经他过目再推荐基本都可以发表,他想把我捧得有名气,经常在他的论文上还加我的名字,所以我还没出正式毕业,就有很多医院想要我。

    这是我这辈子遇到的真正的恩师。

    进中医院没让导师引线,是魏哲引的线,因为层层关系,我在这条路上算是走得很顺。

    魏哲回头问我,“有没有想过全职?”

    “暂时还没有打算。”

    “想读博?”

    “这个也看情况。”

    我话不多,但每次有人问我的时候,我自己也很迷茫,我不可能一辈子能给靳斯翰做私人医生,他会好,而且.......

    这几年他都把时间花在自己身体上,对找另一伴也不上心,但现在情况越来越好。

    我们刚一进食堂,就听见有人喊我,“许医生!”

    我抬头一看,是程东。

    我和魏哲一起走过去,魏哲跟程东打了招呼后问我,“你坐着等我,想吃什么?我去拿。”

    “包心菜,海带汤,再要一个水蒸蛋。”

    魏哲转身走,程东问我,“你和魏主任很熟嘛。”

    我当时并没有察觉出他话里有些不明之味,笑着说,“嗯,他弟弟和我是同学。”

    之后程东便再也不跟我聊魏哲,只说一些我们科室的事情,魏哲和我们坐在一桌子,根本就插不上嘴。

    魏哲晚上还有个手术,吃了饭提前走了。

    小组会议,主要是我们本医院研制了一种中成药,用于调节女性内分泌,让我们以后开药的时候,根据情况推广。

    这个会议从研制说起,说到临*,一直持续到十点才结束。

    同事们约着说一起去唱歌,难得正职和外聘的都聚得这么齐,还包括几个很难碰面的名医。

    医生也是要有圈子的,谁都想和名医混熟点。

    我不想参加,因为我晚上还要看书,我还有考不完的各种证想要考,还想读博。

    但又没办法拒绝,我只能去。

    晚上爸爸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我说晚点,同事聚会推不掉。

    爸爸便让我好好玩,不要孤僻,要和同事打好关系,不要不合群。哎,在他们眼里,我喜欢在家里看书准备考各种试是因为不合群,其实我只是想变得优秀些。

    十一点半的时候,靳斯翰打电话给我,我出去包间接听,外面安静,他说,“许医生,我明天要出差,回来大概三天过后,你父母那时候还在G城吗?”

    他总记挂着这件事,我还是很开心的,“在的,我让他们多玩一阵。”

    “好,那我们把吃饭的时间订在三天后吧。”

    “阿妙!快快快,到你的歌了。”一个男同事拉开包间的门出来催我。

    我回头过去,有些抱歉的说,“先帮我切掉吧,我等会重新点,你先唱。”

    “好吧,等你啊,快点。”同事那声儿故意拖得*,他笑着进去,关上了门,走廊上便没什么杂音了。

    “你在哪儿?”靳斯翰问我。

    “今天晚上有个小组会,开完了同事就说一起唱歌。”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他们说等会宵夜,可能晚点。”

    “你是医生,不知道熬夜不好吗?现在都几点了,还要去宵夜?”

    “.......”我一时语塞,正常的同事关系总要处的,而且我真的有打算过慢慢转全职。“我,我也不经常。”

    面对他那边口气生冷的质问,我就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有点口吃起来,“我,我,我没想......同事......”

    那边的人又发号施令了,“明天星期天,星期一你也休息,你跟我出差,礼拜一晚上赶回来,礼拜二正好上班,北方天气冷,我担心会不舒服。你现在早些回去收拾东西,明天早上八点的航线,要提前起*。”

    我,“......”

    我拿着手机竟是无言以对,靳斯翰才是我真正的大老板,除了医院上班,我的其他时间都是听他调配的。

    出差出得突然,我也没有办法。

    说了“好”之后便收了线。

    衣服和洗漱用品都还没有准备,我得赶紧回去。

    程东见我进包间,朝我招手,我走过去弯下腰,在他耳侧抱歉的说,“主任,不好意思,我得回去了,明天我一早要飞外地,东西还没收拾。”

    程东并不挽留,他站起来便走到我方才坐的地方拿起我的包,“我送你。”

    “我开了车。”

    “最近总有女司机遇到危险,怎么也是来加班的,我得把你安全送回去才安心。”

    同事那眼神突然怪兮兮起来,都像吸铁石 似的朝着一个方向跑,没有一个反对,一个个的瞎起哄让程东送我,说我一个单身未婚大龄女青年,很容易出事。

    单身未婚女青年就好了,非要加个大龄,天知道我多不喜欢听到大龄两个字,活像我的青春都蹉跎了一般。

    每每听到大龄二字,我就会想,曾经我也十*岁过,我也二十三四岁过,我也像医院里那些*一样有过叽叽喳喳的岁月。

    我的人生画风一直在改变,若不是一路陪我走来的人,看着现在的我,一定认不出属于我曾经的那幅画。

    我心里叹声气,却也不再推脱,当他们都是好意吧,我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程东开他自己的车,“你明天反正要飞外地,不用开车,如果你放心我的话,把车钥匙给我,我这两天有空帮你开回去,或者等你回来,我去接你上班,下班的时候,你就可以自己开回去。”

    我心里冒出一个成语,受*若惊?

    “程主任,那怎么好意思。”

    其实我多少能感受到程东话里有别的意思,他不点破,我也不确定,有些人就是老好人,热心肠,我不能有意去想歪。

    到了海东新城,门卫认识我,程东的车子开进小区,到了我家楼下,他下车替我拉开车门,让我早点休息。

    他问我明天几点的飞机。

    我说八点。

    他蹙了一下眉,“早知道让你早点回来休息,明天早上我过来送你。”

    “不用不用,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最早出差都是靳斯翰的司机来接我,后来我觉得人家来接我起码少睡一个半小时,其实打车更方便。后来靳斯翰说了之后,每次都是我自己坐车去机场,司机为此总是说我心好。

    “正好明天早上我有同学到G城,要去机场接人,不麻烦。”

    我只能不好意思的接受了人家的好意思。

    翌日一早,妈妈给我手里塞着牛奶让我喝,帮我把行李箱拉下楼,爸爸也一起。

    程东下车拉开车门,看见我们三人,他突然不叫我许医生,而是玉树临风的站在我们三人面前,“阿妙,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我妈妈嘴都张大了,程东很礼貌的和我父母打招呼,“叔叔阿姨好,我叫程东,是阿妙的主任。”

    我妈嘴更大了,毕竟像程东这种长得俊,高且年轻的主任太少了,我妈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哦,程主任啊,你,我,我们妙妙就麻烦你了。”

    我爸推了我妈一把,狠狠的用食指戳着自己腕上的表面,就差唾沫横飞了,“都几点了!你让孩子们先走!赶飞机呢!赶飞机呢!晚了你赔啊?你赔得起吗?”

    我妈马上“哦哦哦”的把我推上了车,恨不得我立即消失一样,程东让我再睡一会儿,这阵子还早,我不好意思,便一直跟他聊天,聊工作上的事儿。

    程东把车子开进机场停车场,“那上面不能停车,但我等会还要接人,我送你上去。”

    “......”我想说不用了,箱子已经被他拉在了手上。

    我跟程东坐电梯上了二楼办手续。

    “许医生?”是靳斯翰司机 的声音,我听见便回头,见司机一脸纳闷的看着我,面后他眼睛一张笑了,“哎哟,真是许医生,我还以为看错了。男朋友送你啊?”

    我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回答,便看见司机身后那个自带光环的俊美男人一脸寒霜的盯着我,像要把我盯穿一般。

    这眼神,让我全身都发毛。

    他从未这样看过我,看得我紧张得想躲起来。

    程东比我还要大方,他朝着先友好跟我打招呼的司机伸手,“师傅,你好,让你们久等了,不好意思。”

    我心跳得很快。

    靳斯翰这人说好也好,说不好起来,可以好几天不跟一个人说话。

    此时他就不和人说话。

    转身时淡幽幽的丢了句话,“可以走了。”

    程东拍拍我的肩膀,真像我男朋友了,“阿妙,你好好照顾自己,回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我还没说“不用”呢,他已经转身走了。

    哎,我在想,我一个未婚大龄女青年,能找着这样的男朋友,其实也真是高攀了。

    我母亲是医生,父亲也是。

    在外面看来算个不错的家庭,但摆在这些人的面前,太过普通了。

    我去追靳斯翰,要一路小跑。

    他今天特别不善解人意,以前对我都很礼貌。

    好不容易上了飞机,我已经气喘吁吁。

    上了私人飞机,他就睡觉。

    我其实没睡好,因为出差太赶,我准备东西都准备了很久,行李箱里有大半东西都是跟靳斯翰有关的,我生怕带漏了,他万一肌肉痛或者身体不舒服,我会手忙脚乱。

    一晚上都担心,弄得我涂了好厚的粉遮黑眼圈。

    我没睡好,现在也睡不着。

    他难有出差上飞机不跟我聊天的时候,以前总是虽疏离却礼貌的问问我的工作和学业打算。

    今天倒是一声不吭,自带西伯利亚寒流,可算是冷死我了。

    我都担心他现在是不是琢磨着要炒我鱿鱼。

    毕竟现在他身体好了,我的用处也不大了,留着好浪费钱。

    一直到下飞机,他都不和我说话,我是个很敏感的人,这几年工作还不错,却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好。

    他一不理我,我就觉得自己要被踢了,心里忐忑的左右不是。

    他去谈公事 ,而我只是作为他的私人医生跟随,外人眼里我是秘书,总不能向全世界宣告他身体不好吧?

    这次是去和另一家非常强大的影视公司谈合作,他们想在北方建一处大的影视基地,方便拍冬季戏,特别古装戏。

    南方的影视基地夏季太长,冬季见雪少,而以前的王朝多在北方。

    少了白雪皑皑的外景,总觉得少了什么,再加上如果是影视公司自己的影视基地,会更有主动权。

    投资不小,当然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钱,天天想着怎么把钱花出去。

    钱好办,但要与当地政aa府谈地的事情。

    政aa府说得明确,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门票这块,要作为当地的财政收入。

    这可真算得上是狮子大开口。

    敢情钱和后期维护以及客源广告都是影视公司的事儿,产品额外收入就是当地的事儿?

    我当时就坐在靳斯翰的旁边,只见他握着自己酒杯,里面是茶,他也不给县长倒酒,自顾自的喝了茶。

    另外一个影视公司的总裁叫张文涛,他也微微敛眉。

    毕竟影视基地投入不小,如果有了明星效应,甚至可以用明星作噱头吸引大批粉丝过去消费。

    后期旅游做起来,门票房租酒店这块的收入会填补不少。

    更何况一旦把属于自己的收益交出去之后,话语权会少起来,什么都会受制。

    靳斯翰看向张文涛,“文涛,我还有点事要回酒店,你在这里陪陪刘县,对了,等会你回来的时候,把早上你给我说的招商引资那个县的资料带给我,我忘了拿。”

    靳斯翰站了起来,我也不着痕迹的像个尽职秘书一样站了起来。

    我察到刘县的眼神明显一慌。

    张文涛立时反应过来,“行行行,你晚点睡,我这边结束就过去找你。”

    靳斯翰是试探,并没有什么另外一个县的招商引资。

    容县这个地方,北方靠海,有一个岛是属于容县的,影视基地就要建在这个岛上。

    其实这样的地方很难找,想找同样的地方,北方是不太可能了。

    刘县站起来,几步过来就拦了靳斯翰,有点强颜欢笑的推销,“哎,靳总,我们县的资源可不是其他县可比的。”

    靳斯翰脸上没有半点惋惜,双肩微耸,轻摊了一下双手,“的确,所以这是我们考虑的第一站。”

    刘县松了口气,“就是啊,你们看那个岛,多少人想来谈合作。想来建酒店,我们县里都没有同意,人家出的钱可不少。”

    “刘县。我的名片。”靳斯翰并不再多说,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刘县,“如果这里建了酒店,我到时候买个海景的,不行就租一个,经常和家人过来住。

    当初我和文涛看上这里,本来想顺带给自己建个小别墅。如果有房地产的项目过来,刘县一定要通知我们。”

    刘县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

    影视基地和房地产是不同的。

    影视基地的经济资源可以循环再生,房地产卖出去了就卖出去了。

    这是两个概念!

    张文涛看到刘县神色松动,忙过来劝和,拍着靳斯翰的肩,“斯翰啊,刘县其实算是我的一个故人,你别像在南方一样那么不好说话。凡事都有得商量。

    刘县也不容易,县委常委里也有投票的,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虽然我最近没钱,咱们俩交情在,你不能因为你出的钱多,就把这烂摊子交给我,我也是要面子的嘛。”

    这双簧唱得我心里是最清楚的了,张文涛会没钱,谁信呢。

    北方就属他的影视公司大了,手里一线明星就是一大串。

    刘县一听张文涛的话,也连连点头,“对对对,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得回去和他们商量。”

    靳斯翰露着为难的笑容,被张文涛重新推回坐到了位置上。

    靳斯翰“很不情愿”的给刘县出主意,“影视基地这块我要掌握在自己手上,不仅仅是为了门票,而是为了方便管理。

    说得好听点,这个地方要赚钱,全凭我和文涛的意思。

    拍什么戏,放什么风,做什么噱头,我们都可以一手操控。

    说得不好听点,就算把收益都给你们,如果我们不想这个地方有人气,国内的媒体根本不会报道这里有影视基地的事,就算有,大媒不宣传也没用。

    我们拍我们的戏,拍戏的*做好,没有新闻放出去,这里谁来?。

    别说门票了,周边的项目都起不来。”

    刘县不停的点头,他今天是有些尴尬的,本想摆一下谱,哪晓得靳斯翰这个吃软不吃硬。

    谱没摆成,落了下风。

    靳斯翰继续当着张文涛口中所说的“钱多权大”的那个人,“我们看上这里,的确是因为这个岛。对于我们来说,海环岛清静,好清场,拍戏有好处,这是事实。

    但如果真的谈不陇,大不了我们自己不建住的地方。

    观众看到的完全一样,不会有区别。我们不能跟钱过不去。

    但对于你们来说,从岸到岛这一段可以卖船票。

    这去了,还得出来。可以收两次票。

    前提是有人过去,有人过去就得有吸引他们的东西,明星就是最强大的吸铁石,那还不是看我们的宣传?

    影视基地我们可以让当地的村民就业,你们县还可以建很多酒店给粉丝住,还有餐饮。

    这里面经济链条,哪是门票可以相比的?”

    我经常陪着靳斯翰出差,这种逆转的时候见过太多,见怪不怪了。

    一开始就知道这县长玩不过靳斯翰,结局早已料定,没有惊喜,却觉得很欢喜,我最喜欢看他给人挖坑让人跳。

    那时候的他,特别帅。

    晚上我陪着靳斯翰回酒店。

    他出了那种谈笑风声的地方又开始臭脸了。

    我们都住在17楼,出了电梯,便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地毯铺 就的过道,鞋子踩在上面有轻“噗”的黏扯声,地毯很软。

    以前和他走过这样的廊道会觉得踩在雪地上,云朵上,特别轻快。

    但今天,他对我极不友好。

    我下意识的偏头问,“先生,你是不是今天不舒服。”

    他依旧往前走,没理我。

    看来并不是不舒服,身体越来越好,自然是不需要理我了。

    我拿着自己的房卡去刷门。

    第二天一早,我去叫靳斯翰一同吃早餐。

    他已经理好仪容,我站在门口都没有等上一等,他就出来了。

    等电梯的时候,程东打电话给我,“你今天晚上几点到,我去接你。”

    我迟疑了一下,偷看了一眼不瞥我一眼的靳斯翰,侧背过了身,声音放小了说,“不用了,我晚上可能很晚才到G城。我自己会回去的。”

    “没事的。”

    “我,现在还没定回去的时间呢。”

    “那行,你随时通知我。”

    “程主任,我,我,你真的不用的。”哎,我是那种特别好说话的人,此时把我纠结得不知如何是好。

    靳斯翰就站在我旁边,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等电梯的地方,安静得听筒里的声音都扩了出来。

    “阿妙,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在追求你吗?”

    我的脸,红了烫 ,烫 了红。

    不是因为程东说喜欢我,是因为程东说喜欢我的时候,靳斯翰听得清清楚楚。

    我就像被捉了歼一样,怕得要命。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态。

    总是很怕靳斯翰觉得我有男朋友了。

    也不清楚 是不是侥幸心理作祟。

    我总以为如果我没有男朋友,靳斯翰说不定有天也没有女朋友。

    .......

    哎,总之我老是做些不着边际的梦。

    别说靳家是在隐富榜上排在顶前面的家族,我在相貌上都配不上他。

    他这种美艳又似仙的长相,难叫人不自卑的。

    我要是裴锦程,也不会让自己老婆跟这种男人走近,换个情敌可能不会嫉妒。

    如果是靳斯翰这样的男人,能做到不嫉妒实在太难了。

    我经常想问南心,申璇于靳斯翰来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其实我也会嫉妒的。

    心思跑得有点远,我半天没应程东,他在电话里又喊了我,“阿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到申璇,我心里有些泛着酸味,此时讲话都有些负气起来。

    “我上飞机前给你打电话。”

    程东的声音很开心,“好,我随时等着。”

    我挂了电话才想起程东的前一句是他喜欢我,在追求我。

    我的脑子啊,已经完全不能用了。

    电梯到了,靳斯翰先走了进去。

    光可鉴人的电梯内门他看着门面上我的影子说,“送你到机场的那个人,是你的主任?”

    我:“嗯。”

    他停了停,“条件怎么样?”

    “我还不太清楚。”

    “你自己当医生的,不用再找个医生,两个人是同行,会很无趣。我觉得不合适。”

    我有些吃惊,这是哪来的谬论啊,“我父母都是医生,他们挺好的啊。”

    他方才还语态闲散,这时候直接将目光从门面的影子上偏头砸给我,冷冷的,训我像训他自己的孩子一样!“他们是什么年代?你现在什么年代?你父母那时候结婚前,晚上去唱过KTV?!有这么多娱乐?!”

    我被他吼得有点莫名其妙的懵了......

    *****************************************************

    【99开始每日更新阿妙了,一万字。那个啥,99要客户端 的月票,扔点来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