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09:做梦都想在一起

09:做梦都想在一起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妙】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喜极而泣。

    真的,有一刻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大脑里那里线路,一下子全堵了,不通,断电。

    我傻了。

    完全不相信这是靳斯翰说的话。

    这些年,除了他的身体,我们在一起很少聊别的事。

    导师的事情,他也只是递个电话号码给我,“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你请他吃顿饭就行,我没有时间过去,你自己安排。”

    他甚至不愿意浪费一点点的时间在和她沟通上。

    除非他的身体。

    近些日子,他听说我父母来了,要请吃饭。

    后来遇上我的主任,他也没怎么说。

    再后来,他不喜欢魏学。

    今天他突然说,我们交往吧。

    他喊我“阿妙。”

    我没有听错吧?

    疑惑的看着他的眼睛,我眼睛已经有些热了,酸了,胀了。

    他吸上一口气,我以为他要反悔了,后悔自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阿妙,我们交往吧。”

    我真的没有听错。

    他又说了一次。

    他一定是疯了,否则怎么会看上我?

    我家世如此普通,相貌也不算美艳动人,顶多是清新秀气。

    我也一定是疯了,才会在他说完后吸着鼻子流了眼泪。

    我害怕的左顾右看,生怕有保安盯着我瞧,这是楚家。

    我这副样子,怕是要给靳斯翰丢人了。

    我低着头转身走,想找个没人的角落里舒服的哭一哭。

    我的泪水似乎都不在眼眶里,那些积攒多年的咸涩液体光光一双浊目如何装盛得了,全都锁在我的心里。

    心腔里的泪水这时候不停的翻涌,不管不顾的想要冲出来。

    我忍了忍,他在我身后追过来。

    “阿妙!”

    他又喊了我一声。

    我沉了沉气,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周遭没了人,我还低着头,“嗯。”

    “跑什么?”

    “我......”

    “你跑什么?我是吃人的怪物吗?”

    他冷声问我,把我问得肩背一颤。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忙着解释,怕他误会。

    可是我眼泪啊,这时候真是不争气。

    苦恋他这么多年,我都熬过来了。

    他突然跟我说交往,我不是应该像电视里演的那些一样,高兴的跳起来,一跃 跳到他的身上,抱住他,大声喊自己好开心吗?

    可我却哭了,哭得我自己都不能控制。

    我真是个没有出息的家伙。

    捂着嘴的时候,我望着他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他的样子,只有他的轮廓锁在我的眼睛里。

    他朝我伸手,手指碰到了我的眼肚,才一擦,泪水更加凶猛的涌出来,像地下泉一样,摁都摁不住。

    他叹了一声,“你什么意思啊?”

    “我,我有些意外。”

    “意外,你哭什么 ?”

    “就是意外我才哭啊。”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

    “许医生!”有人喊我。

    我本来就是个胆小如鼠的人,这时候有人跑过来,还喊我,我就有无所适从,赶紧擦着眼泪。

    我咬着嘴唇什么也说不出来,看着楚峻北朝我跑过来。

    我见楚峻北都不曾见过他的慌色,他的样子,像是有事。

    我和靳斯翰也都朝着楚峻北快步走过去,“怎么了?”

    “我妈有点头疼,不舒服,你帮忙看一下,如果你看了没什么问题,我们就不去医院了。”

    “好。”

    听说是刘湘 不舒服,我跟着楚峻北也走得快了。

    老年人的病痛,跟年轻人不同,我一直在想我的医用箱都是跟靳斯翰相关的东西,刘湘用不用得上。

    此时心里只有病患,靳斯翰刚刚说的话,被我挤了出去。

    刘湘跟我说是太疲劳了,她没怎么睡好,睡一觉就没事儿了。

    我怀疑是我们这两天太过打扰湘园。

    我帮她按摩,她舒服点了。

    年龄大了就是这样。

    刘湘让我陪着她去游泳池看闯闯。

    闯闯陪着二郎神和Gucci在游泳。

    游泳池里水纹一圈圈荡开。

    闯闯对谁都酷酷的,对他爹都是那样。

    可偏偏对两只狗无微不至。

    两只狗换着在水里游,闯闯仰泳,狗趴在他的肚子上,一直被他托着从这头游到那头。

    二郎神和Gucci年纪都大了,显有老态,伏在闯闯身上很安静,也很享受。

    刘湘问我,“许医生,我们闯闯吃了饭就泡在水里,好几个小时,这样是不是不太好,会不会湿气很重?”

    “没事的,他这是运动。”

    二郎神的头趴在闯闯的肩膀上,时不时抬着嘴去舔他的脸。

    闯闯伸手揉着二郎神的脑袋,温柔极了。

    刘湘道:“本来闯闯起先只抱着将军游泳,我们家将军腿不好,以前受过伤,闯闯难免要多花些心思。

    可是Gucci啊,吃醋,自己能泡在水里的,硬是要拼的。

    非要争个公平,要闯闯抱着游,可累着我们闯闯了。”

    我说,“闯闯跟他们一起长大的,感情很深是自然的。”

    闯闯一圈圈的游,刘湘又抬头敲了敲额角,我忙问,“还疼啊?”

    “嗯。”

    “咱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万一不是劳累所致。”

    “我这么大把年纪,偶尔疼一下很正常。”

    我朝着楚峻北使了个眼色,楚峻北上前来劝,“妈,去看看吧,你不去,我们一家子跟着操心。”

    沁儿端了水果到泳池这边来,看我们都围着刘湘,放下果盘就过来询问。

    沁儿得知刘湘头疼,说什么也要往医院送。

    闯闯游到我们脚边,抬头问,“怎么了?奶奶不舒服?”

    “不是,奶奶身体好着呢,你继续游泳,我早些睡觉去了。”

    刘湘一走,我跟楚峻北都跟了去,刘湘让沁儿在这边守着闯闯。

    楚建勋安排了医院,刘湘在医院检查好,结果是颅内一处血管有堵塞。

    这问题可大可小。

    除了吃药,平时身边最好不要断人,怕有突然间的晕倒,会造成抢救不及时。

    治疗的方案弄出来,我们都回了湘园。

    闯闯还没有睡,在主楼大厅里等着我们回去。

    他拉住刘湘的手问,“奶奶,怎么样了?”

    刘湘说,“说我是感冒前的征兆,别担心,我晚上吃两包感冒冲剂就会好了。”

    楚建勋也说,“我就说不要贪凉,夏季比冬季容易感冒。”

    闯闯揽着刘湘的肩膀,“奶奶,我帮你把药泡了,你先喝了药。”

    “在医院就吃了,你爷爷关系硬,院长专门安排的,你爸不放心,在医院就吃了。”

    大家都在瞒着闯闯。

    其实孩子知道了也没用,空着急。

    又不是治不好的病。

    我不会拆穿他们,因为我能理解,要是我,我也会瞒着。

    等一家子人都歇了,我和靳斯翰才回去京都饭店。

    魏学站在我的房间门口,看见靳斯翰送我回来。

    他的拳头握了握,“许妙,怎么这么晚,电话也关机。”

    “我忘了带充电器。”我朝着他走过去。

    魏学喉结咽了咽,瞟了一眼靳斯翰,又定定的看着我,“许妙,我有话同你说。”

    我看着魏学的样子,特别正经,突然有些不习惯。

    他在我眼里就是个孩子,什么时候会用这样的神态和语气了。

    还是说他当医生的时候是这副模样?

    他也不管靳斯翰在不在,“许妙,我们出去聊,我有很重要的话同你说!”

    ..........【换角度分割线】...............................

    【【靳斯翰】

    我原是打算让阿妙和我一起住在湘园的。

    后来我一盘算,还是回京都饭店住好。

    既然魏学喜欢阿妙,那么这种事情总要面对。

    更何况,在回来的路上,我又问了她。

    她同意跟我交往。

    我们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甚至没有特别浪漫的开端。

    我却有一种理应如此,事当这般的心境。

    难道是因为我年龄大了,所以才会喜欢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感觉?

    这次我让她坐在后座,她经常不看我,不是看自己的腿,就是往窗外看。

    看见我的时候,如果我正好将目光递过去,她一定会跑开目光。

    她在我的面前,像个小女孩。

    我认为那是一种害羞。

    如此的顺利,水到渠成,我真是没有想到。

    决定不过一两天的事,我冲动了些,她也应得很快。

    我们像两个急于摆脱寂寞的人,正在想方设法的找到合适的人来纾解心绪。

    回到京都饭店,我送她回她的房间,是想她好好休息。

    明天我们要一同回G城。

    我想我这个年龄也浪漫不起来了。

    阿妙的人品和背景我很了解。

    我这个年龄的男人,需要找的是一个终身伴侣,当然这个伴侣得我喜欢。

    否则我情愿就像曾经一样,清心寡欲一些,过得很自在。

    我明天需要见到她的父母,让对方先了解我。

    今天之所以没有在楚家说明,是因为我觉得先要征得女方家里同意。

    最起码让阿妙感受到尊重。

    楚家毕竟不是靳家,今天的阿妙还很慌张。

    我应该让她从心里开始感受到安然了再把推到我这边的亲戚面前。

    如此*辱不惊,才会显得更高贵,我希望所有人都尊重她。

    我送她还不到她的门口,就看见了魏学。

    魏学和我昨天看到的样子很不一样。

    眼神和站姿都不同。

    他看向我的眼神里,有提防。

    他在提防我!

    因为阿妙!

    魏学说找阿妙有很重要的话要跟她说。

    我看魏学的神情大致猜到我赶在了他之前。

    那些重要的话,我已经提前说了。

    这时候也无需谦让。

    阿妙一定以为这个还是她的弟弟,能有什么重要的话。

    我拉过她的手,捏在掌心里。

    她紧张得缩了一下,我弯着唇笑了笑,伸手挨捧着她的侧颌,偏头俯首在她的嘴角印了一吻。

    我以为只是宣告一次主权。

    可是碰到她唇角的时候,心口猛然一跳。

    唇角的电麻一下子传开,身体都跟着瑟颤了一下。

    心口那里噗嗵噗嗵的快速跳起来。

    她睁大了眼睛,水汪汪的望着我,脸颊上的红晕被她上升的血压越涂越红。

    她紧张了。

    我同样。

    只是这一刻的感觉更让我坚定了一个想法。

    阿妙应该是我的,不能错过。

    我多少年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她没有所爱的人,没有不得已的苦衷。

    而我现在不能将这样的机会让给别人。

    可我需要在一个刚刚接受我的小姑娘面前做出绅士的举动。

    “阿妙,要我回避吗?要不然我去我房间等你,等会你和魏学说完了,再过来找我。”

    计划中没有让她去我房间找我的桥段。

    可是我需要让魏学知道,这个阿妙,是我的。

    撕破脸的事情,我这种岁数已经做不出来了。

    我相信我做得这么明显,他如果懂察颜观色,一定会知道。

    当然,如果他懂却装不懂,那么我便不能坐视不理了。

    阿妙明显很吃惊,她朝我摇了遥头,“不用了,你等一下我好了,魏学不是外人。”

    阿妙又看向魏学,“魏学,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魏学脸色涨了起来,发了明显的变化,连额面上一引起青筋都鼓了起来。

    我清楚的知道那是为什么。

    魏学百分之百喜欢阿妙。

    他以前没说,他没有我的运气好。

    我比他早了一阵。

    我庆幸自己的好运气,也庆幸阿妙不是脚踏两只船 的人。

    她除了死命往医学上钻,其他事情似乎都有些愣愣的。

    有人说做一件事情太过专注,会把做其他事情的能力削弱。

    阿妙的情商不高。

    当然,我也比她好不了多少。

    要不然这么个妙人儿放在我身边八年,我竟是一丝也没有察觉。

    但也许八年时间才刚刚好,早了发酵时间不够,若是失去顶多觉得可惜,不会想要死守。

    这是缘份。

    我坚信。

    魏学的唇有些抖了,他在生气,拳头握得更紧。

    我能理解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要面子,要爱情,会冲动,会不顾一切。

    魏学正值这个年纪。

    可是在阿妙面前,他还是晚了,虽然他比我年轻。

    我的手还握着阿妙的手,看着魏学。

    希望他能见风行舵。

    而他却一咬牙看着阿妙,“许妙!我喜欢你!我们年纪相当,又是同专业,最合适不过了!”

    许妙嘴张大了。

    她今天遇到两个人表白,还都是和她相熟多年的人。

    瞧她眼里的意外就知道了她有多傻。

    哎,这个傻姑娘。

    魏学怕是见到我之后慌了才会这样说。

    这不像我认识魏学的样子。

    我不是魏学这个年纪的人,任何周-旋,徘徊,都会让我错失良机,跟做生意一个道理。

    感情的事情,不能当做算计。

    如果一旦算计,就有可能会算计失误。

    我不想失误,所以我要保证自己的利益。

    “魏学,阿妙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你喜欢她可以,我觉得她这么优秀的女孩,周边一定会有很多优秀的男士喜欢她。

    但她只有一个人,她能允许所有人对她产生好感,并且喜欢。却只能喜欢我一个人。”

    在我手里心里的那只小手,就这么紧张的动了动。

    魏学气结的看着我!

    他看着我的眼睛已经算得上是怒目而视了。

    崩紧的嘴唇颤着,让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说的话,一定不会好听。

    “不可能!许妙怎么可能喜欢你!她又不是贪钱的人!你大她那么多岁!!!”

    这句话真是......

    我的确是比阿妙年纪大。

    可是她已经同意与我交往,那么说明她对我的印象非常好。

    她也不是二十岁的小女孩,不会做些自己都不知道后果的决定。

    我相信她的判断力。

    更何况,如魏学所说,阿妙不是个贪钱的人。

    如果魏学不是这样讲,也许我会觉得女人贪钱并不是坏事,至少在这方面,我能满足她。

    很可惜,她没有爱上我的这个致命的优点。

    我笑了笑,懒懒道,“对,我比阿妙大许多岁。

    可是我们站在一起,我会让所有人都觉得我们很般配。让那些看向她的女人投以羡慕的目光。”

    阿妙急得有些要上前争辩了,我拉了她的手,不准她讲话。

    如果连一个魏学都应付不了,那回去之后还有什么主任,当如何得了。

    “呵!”魏学轻冷一笑,“她给你治了八年的病,你自己也清楚自己的身体是怎么样的,阿妙这么年轻,你不能因为你自己喜欢,就成为她的拖累吧?”

    我轻吐了一口气。

    我的病,并非多重,只不过是调养。

    很多人都会有我这种情况,只不过我钱多,愿意请个私医在身边没事帮我扎两针而已。

    我要任性的花高价钱请个私医放着,哪怕一个月只叫她到翡翠园两次,我乐意还不行?

    难道如此就一定是得了不治之症?

    我还未开口,阿妙已经岔岔出了声,“魏学!你够了!不要再讲了好吗?靳先生根本没有多重的病。

    就算他有很重的病,我也愿意和他在一起!

    你知道吗?我喜欢他十几年了!从成为他的粉丝开始!

    我是为了他才高复考的医,才来的G城!我在他身边八年,做梦都想和他在一起!”

    我听到她发颤的泣声。

    她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撞进我的耳心里,背上像是被高压的电过了一下,全身发麻!

    而我偏头侧目看她的时候,她已经满面水光,那些泪水一定是酸苦的,我闻到了那股味,刺得鼻腔里也酸痒了起来。

    哎,这个傻姑娘。

    ******

    【【明天见哇,28号的月票给99留好了么?这个文之前微博上就说过,十几万字,没几天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