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023:扛不住这样在攻势

023:扛不住这样在攻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骥寒是被自己作死的。

    他怪不得别人,现在落到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数落也不能回嘴的地步。

    芮芮掉头走开,“明天如果我知道乔漠家里惨了,我就拆散你和那个姐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讨厌鬼!”

    芮芮气得下一句就要骂短命鬼了。

    要不是这么多年的交情,她是一定骂出口,气得她想跟他绝交。

    楚骥寒成了一个万人嫌。

    .....

    临近过年,初晓没有回老家。

    白利华把文长庆叫过来一起吃饭。

    初晓也想见见文长庆,希望他能宽宏大量,把亲事退掉。

    楚骥寒想见一面初晓很难。

    他觉得自己真是挺亏的。

    女朋友睡都没有睡过,就这么不能见面了,亏得老本都蚀了我会干净。

    楚骥寒天天想着的就是不划算,不甘心。

    觉得自己再不见初晓都忘了喜欢这回事情了,青春期果然来得快,去得也快。

    大年二十九,全部要放假,楚骥寒不忘打电话下午Alina,让她不要忘记初晓奖金和业绩的事情。

    那个抠门的穷鬼除了钱,眼里也没有别的了。

    算了算了。

    不能在一起就算了。

    楚骥寒也鄙视自己对感情这么拿得起放得下。

    有失一个青春期晚到少年的基本素养。

    湘园很热闹,佣人们忙得停不下来。

    到处要挂红灯笼,对联,还有许多传统的贴花。

    楚骥寒也帮忙,奶奶要自己写对联,他就在旁边研墨。

    刘湘觉得孙儿这些天表现真好,也没闹情绪。

    看来对那个初晓真是玩玩的。

    年轻人哪有十全十美的,总会出些小状况。

    孙儿这点状况根本算不得什么。

    其他那些大公司,老板搞自己秘书的不在少数。

    孙儿只是心动了一下而已。

    楚骥寒越是淡定,家里人越是放心。

    楚峻北甚至让佣人注意楚骥寒的一举一动。

    他不是不让儿子谈恋爱。

    但是自己公司里的朝夕相处,容易出感情。

    如今真跟邱家结了亲,其他的那些线都得斩干净。

    到了年二十九,楚峻北也放心了。

    邱家过来楚家过年,而且是一起吃饭。

    关系再好,这样的情况也属难得。

    芮芮一如既往的不想说话。

    大人说什么都应。

    邱铭俊不是个讲理的人,一看能和楚峻北做亲家,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他才不管女儿愿意不愿意。

    反正大人定了就好。

    而且他也不是看上楚家的钱。

    除了门第之外,更重要的是楚骥寒人品不错,大家都夸。

    女儿嫁这样的人家当父亲的最放心了。

    芮芮和那个卖三无水果罐头的乔漠看来也是断干净了。

    小小年纪懂什么真爱。

    他不过就吓了她几句,马上就乖乖的答应订婚了。

    他只是把乔家那个小破厂子的资料往芮芮面前一扔。

    “明天我就让人把这个厂子停了,随便召回一批罐头,都要让他们的法人坐牢。”

    法人就是乔漠的爸爸。

    芮芮当即不说什么了。

    邱铭俊觉得芮芮和乔漠不是真爱。

    真爱早一起私奔了。

    小孩子家家的,起码35岁才会懂真爱。

    那时候已经和楚骥寒有感情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芮芮只是怕连累了乔家才不反抗的。

    刘湘喜欢芮芮,喜欢得很。

    楚骥寒后来一直没有弟弟妹妹,芮芮来楚家玩,她都像带亲孙女似的。

    如今要成孙媳妇了。哪能不开心。

    芮芮情绪不高,今天也不咧着嘴取悦人,只管吃自己的。

    突然,芮芮放下筷子,“我饱了,爷爷奶奶,叔叔阿姨,我和哥哥出去玩会雪。”

    楚骥寒喝着汤,“太冷,不想去,等会一起看晚会。”

    芮芮哼的站起来,“都要订婚了,不要一起培养一下感情吗?”

    楚骥寒吓得手中的瓷调羹都“叮”一声掉进了碗里。

    谁特么要跟你培养感情!

    芮芮不管,“楚叔叔,你管不管他的,可是他要跟我订婚的,这下子是想赖不成?”

    楚峻北本来就坐的楚骥寒旁边,这时候在桌下踢了他一脚,“还不快去!”

    李沁儿心疼儿子,“你干嘛!”

    刘湘也不高兴了,“你不会好好说啊!”

    芮芮仰着脑袋,有着平时没有的刁钻蛮横。

    看得邱铭俊可高兴死了。

    哎哟喂,我的妞子终于有大脾气了!

    好!

    楚骥寒也想出去透透气,家里呆着闷。

    他不想去是芮芮说培养感情的事情。

    他和芮芮是这么也不可能培养得起来感情的。

    要是可以,早就培养了。

    手拉在一起也不会狂跳。

    两人都站起来穿防寒大衣。

    大过年的,本来两家人一起出去多热闹。

    芮芮却不要人跟着,想去看冰雕,顺便培养感情,大人在,她烦。

    “小孩子嘛,跟咱们不一样!你们去,你们去吧!”

    邱铭俊不愿意的,可是想着女儿反正早恋了。

    跟楚骥寒谈,总比跟乔漠那小子谈好,跟乔漠那小子谈了多久了他都不知道。

    明眼知道总比背着他强,好歹知根知底。

    不过他也不忘嘱咐早点回家,不要在外面晃太久。

    谈就谈吧,真是矛盾体的父亲。

    芮芮主动挽上楚骥寒的手臂,两个人去拿车出门看冰雕。

    长辈们看着很高兴。

    ........

    车上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芮芮白了楚骥寒一眼,“我可是看出来你对初晓是无所谓的,我跟你不一样,去爱乔漠。

    你现在开车带我去文兴路,我要去找他。”

    “你跟我跑出来,是想去找乔漠!”

    “当然!你以为我真想和你这个老男人培养感情?”

    “哈哈!”楚骥寒大笑,“那没有,知道妹妹对爱情坚定!”

    楚骥寒心里说不清的轻松。

    车子开到文兴路。

    这里算不上好的地段,但也比初晓那儿房子品质好。

    车子停下来,芮芮下车找到一个24小时便利店,拿着公用电话打电话。

    楚骥寒一直在车里,心里疑道,芮芮不是有手机吗?

    过了五分钟,乔漠穿着一双拖鞋跑出来钻进便利店楚骥寒才明白过来!

    邱家不会对芮芮的手机监听了吧!

    乔漠拉着芮芮走出便利店。

    他比芮芮高出一大截,此时穿得一点也不周正。

    芮芮扑在乔漠的怀里就开始抽着肩膀哭泣。

    乔漠不停的拍着芮芮的背,低头吻着她的额发。

    楚骥寒看得挺心酸的,瞧瞧自己都干了什么事,好好的一对小鸳鸯被他打散了。

    从乔漠身边走过,楚骥寒也进了便利店。

    电话号码本来就存着的,却在没有拿出手机的时候能熟稔的拨出去。

    原来早已烂熟于心。

    看到芮芮,他觉得自己还没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直率,真挚。

    总是一点困难出来就怀疑自己的感情。

    玻璃墙可以看见外面,也可以看见拥抱着的芮芮和乔漠。

    乔漠脚上的拖鞋有些湿,雪水钻进鞋面,冷咬着皮肤。

    刚刚下楼跑得太急,衣服也没有扣好。

    就怕芮芮好不容易跑出来,又走了。

    芮芮想了好久才想到这么个办法见乔漠,见到人,她却没有预想中的喜悦,一想到可能会分手,就有些崩溃了。

    “乔漠,你不要生气,他是我哥哥,你不要不理我,我都怕你突然间转学就不理我了。”

    乔漠修长的手指穿进芮芮的头发里,安抚的揉着她的后脑勺,“你别哭啊,芮芮。”

    “你现在还是喜欢我好不好?不要变心好不好?我还是好女孩的,我不会真的嫁给我哥哥的。”

    “我还是喜欢你的,不会变心。”

    芮芮哭得更伤心了,“都怪我哥哥,他不是好东西,这次害死我了,乔漠,你别怪我,别怪我。”

    “不会的。我只是喜欢你,不会怪你。”

    芮芮得到回应还是不放心,“我们暂时不一起,你不能变心啊,你要努力点,等你以后能干了,闪瞎我爸那双钛合金的狗眼好不好?”

    “嗯,那时候我来娶你。”

    芮芮还是个孩子,得到了乔漠的承诺,便很快高兴了。

    楚骥寒打了初晓的电话,让她到楼下,去接她。

    初晓轻声答应,说会偷摸着出来。

    芮芮拉着乔漠进便利店,楚骥寒已经挂了电话。

    “哥。我们去找姐姐好吗?”

    “乔漠也去?”

    “当然啦!”

    “行!”楚骥寒打着主意,和芮芮的鬼心思不谋而合。

    ......

    邱铭俊吃完饭刷手机和楚家的人一起看电视。

    吉燕玲和邱正义吐槽着晚会。

    突然,邱铭俊大喊一声,“哎哟!两个孩子在家里不吃,在外面倒是吃开了。今天晚上好多店子都不开门的吧。”

    一堆人围过去,邱铭俊正刷着朋友圈。

    一个名字叫“芮芮是邱帅的心肝宝贝”发了动态。

    两串关东煮,两只手各拿一串。

    芮芮的手邱铭俊一眼认出来了。

    楚骥寒的也被细心的爷爷奶奶认了出来。

    配上文字,“和哥哥一起在雪天吃关东煮,热气腾腾,暖烘烘!”

    邱铭俊一拍腿,得意的摇头晃脑,“你们瞧瞧,瞧瞧,真有戏!”

    这边长辈高兴得合不拢嘴,那边两串关东煮分开。

    芮芮的支到乔漠嘴里。

    楚骥寒手里的支到初晓嘴里。

    四个人各自为队。

    芮芮半个小时发一次他楚骥寒的自拍到朋友圈。

    长辈堆在一起就像抢红包似的专心等更新。

    一点也没有看出问题来。

    ......

    楚骥寒和芮芮回到湘园,两家人一起放了烟花。

    就因为这一晚上的成果,楚家邱家都放宽了政策。

    楚骥寒借着芮芮的名号,去跟初晓走私。

    芮芮不介意,反正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芮芮家里的有三只猫儿,有只男猫本来有个洋气的英文名,现在硬是被她改名成了“桂嬷嬷”。

    好像有心电感应一般,芮芮每次叫“桂嬷嬷”,猫儿都要抖。

    私下她就叫“漠漠”。

    年后第一天上班。

    出门前楚骥寒当着家人的面跟邱家打电话,说他去接芮芮放学。

    着戏做得太足了,长辈们太幸福,忘了居安思危。

    开完晨会,楚骥寒把初晓叫进办公室,关了门。

    他问她的时候拔了电话线,门上了反锁。

    Alina冰雪聪明,一直将找总裁的事情拦了下来。

    楚骥寒搂着初晓,平时只能见见,当着妹妹的面不好太过。

    今天想着可以在公司里呆够八个小时就开心。

    他一边啄着她的颈子,一边道歉,“晓晓,过年没有陪你,失言了。对不起。”

    “不怪你。”初晓知道楚骥寒订婚的前因后果,再加上芮芮实在单纯,又有男朋友,她不会吃这种醋。

    楚骥寒抱着初晓,只要吻得深了就不能好好控制自己。

    初晓就想要拒绝的,可男人的嘴巴天生的花言巧语,特别是为了本能的目的时更是不折手段。

    楚骥寒知道自己喜欢初晓,喜欢到想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不用偷摸着。

    当然,他知道更深的原因,他不想初晓和文长庆在一起。

    如果文长庆没有出现,他永远不会跟家里提出来。

    现在女朋友都做不了,太太这种事他压根不会去想。

    初晓有很美好的味道吸引他的追逐。

    可能是太难弄到手,他的一切目的都是为了得到初晓。

    更直白一些,他经常想,自己这样为了初晓折腾,归根结底是想要初晓的身体。

    得不到就会不甘心。

    今天他也不管地方,就想达到目的。

    “晓晓,想你,我虽然被软禁了,但我还是会想尽办法和你在一起的,你要相信我。”

    屏蔽“晓晓,脖子真香,肩膀真香。”

    再屏蔽“晓晓,是不是穿得有点多,脱一件吧。”

    “......”初晓抓住楚骥寒的手往后躲,却力有不逮,嘴角一痛,是他急不可耐的咬了上来,“唔......骥寒,我,我还有工作。”

    “除了工作,还有我。”

    楚骥寒佩服自己天生一张好嘴,会说,会吻,初晓根本架不住他如此不肯放手的样子。

    更何况他们现在不能太声张,一叫外面的人都知道了,还怎么弄?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关上。

    房间里暖气似乎太足了,热得人受不了。

    初晓束起的马尾折腾散了,眼里的水光活像是沉浸在烟雾中一般,迷蒙而*。

    双颊染上了胭脂玫瑰的绯,汗液像涂在胭脂上的油膏,反着淡淡的光,莫名的性感。

    吼吼屏蔽。

    “楚!骥.....”

    初晓心里骂娘了,因为嘴里骂不出来!

    这混蛋有*的爱好吗!干嘛绑了她的手还要咬她!

    越到后来楚骥寒越紧张。

    他的目的时得到初晓这个充满吸引力的身体,但是也不想这个过程让自己丢脸。

    但是那么的不幸,越是担心什么,越是来什么。

    任性的屏蔽。

    初晓也是懵了,传说中的痛呢?

    看到初晓一脸愕然的表情,楚骥寒觉得自己丢脸了,前面搞那么大的阵仗,又是绑又是啃的,现在好了,在女人面前脸都丢尽了!

    屏蔽啦啦。

    传说中的痛屏蔽,初晓觉得自己刚刚突然被丢到了汽车轮子下压了一次,骨裂而死。

    他没有脱上衣,汗水将他的前胸后背都打湿了。

    初晓的眼睛瞪得越大,楚骥寒越是屏蔽。

    初晓是想伸手去拿*头柜上的台灯砸死这个男人的。

    TMD!

    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痛得骨头和头都要裂了。

    要不是看他的样子像第一次,她真想咬断他的舌头!

    自动屏蔽。

    楚骥寒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他觉得自己得到了,就会满足了。

    *单上红了一块。

    有一瞬间的内疚。

    他觉得年轻人不应该太在意这些东西!

    初晓却觉得楚骥寒是个体贴的男人,她知道他同她一样生涩不知所措,但事后还是抱她去洗澡。

    楚骥寒再三保证,会和她在一起。

    初晓神伸手想把楚骥寒的衣服脱了让她看看他的伤口,他却总是回避不肯。

    楚骥寒自私的想,如果那是残缺,他不想残缺破坏自己的初晓心目中的样子。

    重新走出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初晓没有发现一个异样的眼神,Alina早已安排得妥妥的。

    初晓没有因为这件事情难受。

    如果会难受,她踢死楚骥寒也不会让他得逞。

    心里是喜欢的,才会愿意。

    更在知道他也是第一次的时候,心里莫名的高兴。

    公平。

    下午,楚骥寒又叫了初晓进办公室,递给初晓一盒药。

    初晓看到“紧急避孕”几个字后,眸色淡淡转凉。

    楚骥寒一见,心里赶紧想着对策,从她的身后环着她,又开始了他的甜言蜜语,哄她吃。

    他声音温柔,是个体贴入微的男朋友。

    “这次吃,下次保证不让你吃了,我没有提前想过会发生这件事,其实情不自禁。”

    见初晓不高兴,楚骥寒心里一横,把药片扔在桌面上,赌了最后一道坎,浪漫的咬着她的耳垂,“不吃了,你怀上了就生下来,你生的孩子我会很喜欢,一个月后我们去医院做个体检。”

    初晓被楚骥寒迷住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条件太过优渥,对初晓说话又总是透着爱意。

    初经情事的年轻女孩很少扛得住这样的攻势。

    特别像初晓这样的女孩,从小关心她的人少,有人真的关心她,她会在很短的时间沦陷。

    楚骥寒如愿看到初晓自己吃了药,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要是真怀孕就麻烦大了......

    还好爷绝顶聪明!

    刚刚开始,楚骥寒是想睡一次就算了。得到了就好,也不枉自己这段时间的折腾。

    后来想,至少睡一个月,三个月什么的吧?

    否则多不划算。

    可能年轻,血气方刚,楚骥寒俨然把他的休息室当成了*的地方。

    今天过了想明天,最讨厌的就是双休日。

    初晓跟骆晴签了广告模特,休息去拍大片的时候,楚骥寒就会偷溜去探班。

    初晓是楚骥寒眼睁睁看着开得越来越绚烂的一片花海,每每驻足远望,有自然的宁静,有震撼的美丽。

    那花海越开越广,当蜜蜂蝴蝶越来越多的在那片花海上方飞旋的时候,他贪心的想把她整个边界都圈起来。

    ***

    【【我只能说,有群了,全本VIP加。在置顶,然后逼逼逼的求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