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 【我是骆落】终于等到你爱我:002

【我是骆落】终于等到你爱我:002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邱铭俊的舌尖懒懒的舔在唇上,淡橙的灯光让他的唇色染上薄薄的阿宝色。

    他看似犹豫,实则心里早就下了决定!

    他怎么可能和骆落结婚。

    头发丝想想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还没有病呢。

    “落落,说真的,我一直把你当兄弟,你怎么能一天到晚就想着上我的事儿?”

    “我怎么不知道我爸在外面生了你?”骆落白了邱铭俊一眼。

    她竖起一根手指,“我们结婚的好处,你要不要听听?”

    邱铭俊当然知道他们结婚的好处。

    这还用说?

    邱家在京都城半壁江山占着,骆家在京都背景也不浅,跟南方莫家又是亲家。

    这一合作结婚,以后邱家要去南方做事,哪里会困难?

    要是早些年邱家和骆家结婚亲了,裴家那个继承人怎么可能跟他斗!

    不过要是早些年邱家和骆家结亲了,他也不能动那些花花肠子。

    什么都是命运的安排。

    可骆落真的不是他的菜。

    长发!

    第一条就不过关!

    更别提这身材了。

    他喜欢看起来就性感迷人的。

    当然了,偶尔性感迷人,偶尔也不用,人生需要不同的际遇。

    男人的审美总是这么善变的。

    骆落太像个母夜叉,情愿单身也不会跟她在一起。

    可说一个女人像母夜叉实在是太没有素质和风度了。

    所以邱铭俊说话还是相对委婉。

    “落落,婚姻需要爱情为基础,不能拿来作为买卖,多庸俗不堪是不是?”

    骆落抿嘴眯眼假笑,“有钱的爱情,是锦上添花,没钱的爱情是雪中送炭,我告诉你,雪下得久了,炭烧光了死路一条,锦上添花说不定就是画龙点睛。”

    邱铭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被骆落顶死!

    所以骆落就这些地方一点也不可爱。

    女人嘛,偶尔还是要傻乎乎的才可爱。

    “邱铭俊,你懂不懂尊重人?”

    “懂啊!”

    “那你听我说完了吗?”

    骆落抱着肩膀往后一倒,学着邱铭俊一样倒在沙发里,懒懒的看着他。

    “其实你不是不知道,正是因为你知道,所以你根本不敢听我给你分析我们结婚的种种好处!你逃避我,连利益都逃避!

    是谁说的士农工商,商人是社会最底层的阶层,人生如此艰难,就不要在意面子。

    你连面子都不在意,却不想利用利益关系?”

    邱铭俊原想着给骆落留几分面子,现在想想实在是没有必要啊。

    人家非要逼着你说实话。

    你再说假话就真的傻X了啊。

    “骆落,我们两个连感情基础都没有,结婚了也是离婚。我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利益结婚,我就算找个灰姑娘,我养她一家子养不起吗?

    邱家在京都的地位,我还需要靠联姻来改变现状吗?

    我给我太太优渥的生活就好了。

    再说得难听点,就算他家里的穷亲戚太多,动不动想要在我这里弄点油水,我也不是傻的,知人善用的道理还是懂的,我自然不可能给他们机会蒙我,是不是?

    我现在钱都多得花不完,还有必要联姻吗?”

    骆落觉得这也是十分打击人,娶个灰姑娘都不情愿门当户对。

    “你从来不给机会让我们培养感情,不是吗?”

    “可是我看着你我都不心跳,这个感情怎么培养?”

    骆落被邱铭俊噎得半死,上周受了陈明珍的气,一整天被奚落,晚上还用自己的钱来凌虐自己。

    今天被邱铭俊凌虐,说话真是一点也不顾及女人的感受!

    女人是很虚荣的好吗!

    假话都不会说,怎么出来混的!

    骆落马上回呛了一句,“你现在是死了吗?你心不跳?”

    邱铭俊揉揉眉心,“骆落,你就是一点不温柔不可爱。”

    “酒吧唱歌那个长头发女人温柔可爱?”

    “长头发,一看就可爱。”

    “长头发方便装白莲花。”女人大多如此,自己白莲花没关系,别人白莲花分分钟嫌弃得要命。

    邱铭俊的目光落到传菜生身上,终于上菜了,赶紧吃了回家,应付一个骆落,要少活多少年!

    “你短头发演白莲花也是一百分啊。”

    “哼!”骆落哼完,马上又坐起来,双肘往桌面上一放,身体便支着往前伸,笑得甜甜的看着邱铭俊。

    邱铭俊头皮再次发麻。

    这女人又想干嘛!

    “铭俊XI,我们明天去泡温泉吧?”

    邱铭俊光看骆落的眼神就知道自己如果是个有自由的人,就应该拒绝这个女人。

    可是这个女人说了,追一年就死心。

    一年不到,还说不给她机会。

    “我可以穿衣服吗?”邱铭俊捏捏领口,这真不是他一贯的作风。

    想当年,都是他脱妹子的衣服,或者等着妹子自己脱。

    现在自己却生怕妹子会脱他的衣服。

    年纪大了玩不动了?

    观念越来越保守?

    两兴关系看得越来越重要?

    处——男膜都重新长好了吗?

    邱铭俊也觉得自己捏领口这个动作有点难看,改成理了一下衬衣领。

    骆落受伤也不是第一次,早就习惯了,“难道你怕我把你怎么样?”

    “这倒是不担心,起码来说,你还不至于那么丧良心。”

    骆落笑起来,“邱铭俊,你这辈子就遇到我一个能把你弄得这么左右不是吧?好好珍惜,多难得的人生经历和体验啊。”

    桌上的菜已经摆好,都是些家常菜,小锅子里是土豆片,下面的酒精灯一簇小火苗也可以把土豆片煎得焦焦的。

    骆落很喜欢,夹起一片,准备放进自己的嘴里,“你说是不是?”

    骆落不说还不觉得,她说起来,邱铭俊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

    他很排斥女人追他感觉,喜欢他的女人还不少。

    可都是他追别人。

    一个优秀的猎人,老是吃送上门的兔子有什么意思,他喜欢追逐过程中遇到的刺激和挑战。

    男人天生就是猎者、战士。

    能抢能夺都是好的。

    血液里就是战斗的细胞。

    拒绝平庸和无挑战。

    可就是这么个不用他追的女人,他用了比追别的女人更多的精力来躲,来回避,来应付和拒绝。

    可想而知,这个女人是多么的丧尽天良!

    他干干的笑了笑,“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咱们两家有些交情,你看我理不理你,你也不觉得不好意思的。”

    骆落招手的时候喊了声服务员,服务员很快过来,双手合在腹前,微微躬身,“小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来瓶二锅头。”

    “好的,您稍等。”

    骆落微笑浅浅颔首,“嗯。”

    邱铭俊蹙了下眉,喝酒?“我开车来的。”

    “我知道啊。”骆落继续吃自己的土豆片。

    “你没开车来?”

    “开了。”

    “那你干嘛点酒?”

    骆落自然有心里的如意算盘,“我们两有一个车就可以了,我喝点酒,你送我回去,最近血液循环不好,喝点酒通通毛细血管。”

    这都什么解释?

    还毛细血管!

    “你别开玩笑了,我还不知道你不会喝白酒?”

    骆落高兴的晃了晃脑袋,一秒钟白莲花再次上身,“哇!好荣幸,欧巴知道我不会喝白酒,我不管你怎么解释,反正我就当你是关心我,爱护我,舍不得我伤胃。”

    邱铭俊闭了闭眼,心里默默的甩了自己两耳刮子!

    叫你嘴贱!叫你嘴贱!

    骆落看见邱铭俊一脸吃瘪的样子,心花怒放。

    放眼整个京都,还有哪个女人有她这个本事?

    连楚峻北都来电话跟她说,“邱铭俊已经被你弄疯了,你悠着点,他丫说是我指使你这么干的,要逼得他在京都待不下去。

    我倒是想指使你呢,你答应吗?”

    骆落看到服务生那就过来,伸双手去接,“谢谢小帅哥。”

    她说完了,还直冲人家眨眼睛。

    少女心泛滥了似的。

    服务生不过是十九岁的大学生,寒假打工体验生活而已,被一个漂亮姑娘这么夸,这么看,这么盯着笑,哪里受得了。

    脸刷的就红透了,“小姐有什么需要,再叫我。”

    “好的好的,我专门叫你,你叫什么名字啊?”骆落站起来,伸手就去拿服务生的工作牌,“哎哟,只有编号。”

    工作牌别再酒红色的马甲胸口,骆落故意伸手指戳了小伙子的胸牌。

    她惊讶的“哇!”了一声,双眼都泛了桃心似的,“小帅哥,你平时健身吗?”

    骆落本来在京都因为追求邱铭俊的事情,名声就不太好了。

    在一个餐厅公然调戏一个十九岁少年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大家只是看热闹。

    可是邱铭俊觉得自己是个要脸的人。

    他们两个在京都都不是路人。

    总会有人认识。

    而且骆落放话出去,邱铭俊是她骆落的,这一年不准别的女人肖想,否则后果自负。

    这好了,棒打了他多少次的鸳鸯。

    现在公然调戏小孩子,他的脸往哪里搁?

    怎么着,跟他吃饭吃腻了,坐在对面也不用尊重了。

    直接找个男生就要下手了?

    哼!

    他死了还不成?

    骆落完全没去看邱铭俊略显尴尬的脸,眼冒桃心般的看着小帅哥。

    “小帅哥,你几点钟下班啊?”

    “我们十一点半……”服务生努力维持微笑,这个姐姐不会真是喜欢他吧?

    “路上小心点,要不然你留个电话给我,外面下雪的话,我来接你下班啊,大雪,路滑。”

    邱铭俊真是爆发了,但是没有发火,他朝着服务生摆摆手,“你先忙吧,我们这儿不用人照顾了。”

    服务生赶紧离开。

    骆落讪讪坐下,“你真是的,扫兴。”

    邱铭俊心想,也不知道是谁扫兴。

    “人家一看就是小孩子,十九二十岁的样子,你怎么没点公德心,撩人家干什么?万一人家天天在饭店门口等你怎么办?”

    看那小男孩脸红就知道了,肯定经不住骆落这么撩。

    “我哪有那个魅力?连你这块老腊肉都搞不定,怎么可能搞得定如此青春年华的小鲜肉?”

    这句话可气死人。

    谁老腊肉了!

    正是一枝花的年纪好不好,“这么小的男孩子怎么可能跟我们这个年纪的男人比,你真是无聊。”

    “哼。”骆落瘪嘴,拧开她点的二锅头,给自己的牛眼小杯倒了一点酒,“就准你去撩十九岁的卡拉OK小妹,不准我来撩十九岁的二锅头小哥?”

    什么逻辑!

    邱铭俊看着骆落闭着眼睛和二锅头的样子,忍不住嘲弄她,“没钱我请啊,请你喝茅台。”

    “看不起我们北方酒是不?你还北方人呢,你怎么好意思看不起我们北方酒了!”

    “你看看你,你用的还都是进口化妆品呢,你还中国人呢,怎么好意思看不起中国的化妆品?”

    骆落一杯喝下去,喉咙里火辣辣的烧得厉害,她呼出一串气,跟喷了一串火似的,用力的咂咂嘴。

    “你懂什么,我用进口化妆品,那是为了世界和平做贡献,我们中国人要是不用外国人的化妆品,他们会觉得我们小气,赚了钱不知道为世界经济做贡献,人总是要面子的,买外国的东西那是走动关系,那是外交手段,你懂不懂?”

    邱铭俊夹了个水饺蘸醋,“那我让你喝茅台也是为了消除国内存在的地狱歧视做贡献啊。

    你看啊,白酒在中国绝对有很深的酒文化,看我们京都人多大方,什么都能包容,不会只喝自己北方的酒,也有胸襟接纳南方的酒文化,北方人这么高大,难道连瓶外地酒也包容不了?”

    骆落又给自己倒了杯酒,抬手就指了指邱铭俊,抛了个媚眼,“学的真快,调皮!”

    骆落其实不是动不动北方南方的人,好朋友也有南方的。

    京都人虽然有优越感,也不至于不懂得什么叫发展和机遇,城市必然有开放的态度才会有所发展,所有的优越感,都是发展后的经济带来的。

    她没有歧视谁,她是觉得邱铭俊以前在南方那么喜欢了一个人。

    还为了那个女人,烧了军车,那事闹的那么大,她心里不膈应真的很难。

    算了,要不是看见邱铭俊,她也没有这么神经病。

    邱铭俊看着骆落贼眉鼠眼的笑,觉得骆落这性子倒是很好。

    做朋友多好啊。

    也能聊到一起去。

    为什么非要做恋人,弄得大家都这么被动和尴尬?

    “骆落,你为什么不试着喜欢一下别人,说不定就遇到了你更心动的。”这算是忠言逆耳吧?

    骆落鄙视这种半途而废的人,“那你怎么不试着喜欢喜欢我,说不定你那颗东北大花布做的心会为我跳得停不下来,想死都死不了。”

    谁的心是东北大花布做的!

    邱铭俊觉得骆落这个人就是冥顽不灵!

    好赖不分!

    “好吧好吧,反正我四十岁结婚也能娶个20岁的,生个大胖小子,你呢?你四十岁……”

    骆落马上接口,“我四十岁也能和20岁的小伙子结婚,生个白嫩的闺女!”

    “我四十岁,20岁的小姑娘会爱我,你呢?能一样么?”

    骆落愣了很久,这次直接倒了一杯酒。

    她半晌都没有跟邱铭俊顶嘴,心里还是挺难过的。

    酒在杯子里,里面有星星点点的灯泡洒下来的碎光。

    邱铭俊四十岁还是会有二十岁的女孩爱。

    自己四十岁呢?

    她看着酒,举起来一口喝掉。

    邱铭俊是有点后悔的,说这个干什么,女人对年龄的事儿本来就敏感。

    刚想说对不起。

    骆落抬眼看着邱铭俊,眼中几分嘲弄,更多的是自嘲。

    她这笑容倒是有些心酸。

    邱铭俊就看着,看着看着就莫名的有些不忍心。

    女人这个时候真可怕,怎么会这么脆弱。

    “邱铭俊,你不爱我,我都死皮赖脸的活的这么好,其他男人,我还会在意他爱不爱我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如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如歌并收藏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