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角之宴 > 第1章 开始了

第1章 开始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深秋的夜总是有些冷的,窗外不时传来秋风打旋儿的声音,还有山里特有的树枝相碰的声音,种种声音交织在一起,于是便愈加凸显了屋内的暖安和静谧。

    暖黄的灯光幽幽倾泻了一地,厚重的窗帘将室内和室外割成了两个世界。松软的灰色地毯,四墙的装满书册的实木书架,还有复古小几上半杯冒着热气的清茶以及摊开的书页,显然的,这是个让人舒服极了的书房。

    安静,舒适,温暖,这样的空间是让人放松的,甚至这房里的主人就那么光脚坐在地毯上,往后靠着书架,双腿自然交叠呈一个毫无戒备的姿势。

    看书的是个青年,身材颀长的青年。

    蓦然,隐约的从楼梯口传来些许声响,双腿交叠看书的青年还是那么个姿势,只是伸手拿了放在小几的金边眼镜戴上。

    过不几秒,书房门板上便传来了几声叩响。

    “进来。”青年的声音温润,温润却又有着些醇厚,像是酿了几百年的醇酒,清亮的颜色和时间的积淀奇异融合。

    门板被推开,青年抬眼,有些意外,却是连忙起身迎上去,“您怎么来了?”说话间扶了来人的胳膊一同走进来。

    进来的人看不出其年龄,约莫五六十岁亦或是七八十岁,来人有种超脱年龄的矍铄,一身儿深色正装穿的板正极了,因了小几那边台灯缘故,站着的人五官便显出些个模糊来,脸上到底长得如何,不甚清楚。

    青年扶着人坐到窗户底下的藤椅上,自己也坐下,垂脸的时候金边眼镜的框恰好接了那台灯的光,亮瓦瓦的有些晃眼。老者将青年脸上的眼镜看在眼里,没言语,只是咽下了叹息,遗憾状。青年眼角瞟见老者欲言又止样,装没看见垂了眼皮。

    两人都不说话,室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只听见外面怒号的风从墙的这头吼过去,然后又从那边吼过来。

    过半晌,老者先开口了。

    “老四,南边儿把孩子送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青年“嗯”了一声,显是早就知道这事儿。

    “你也是知道送来的孩子是个什么身份,这是几代人的心血,这回交到你手里,你总是要给人家养好的。”

    “知道的。”回话的青年显出些个乖觉来,老者不自觉的看了青年一眼,依照青年以往的样儿,万不是个愿意帮别人养孩子的性子。

    “你们不能养,总归需要个人养的。”像是察觉到老者的视线,青年这样道。

    有时候有些事情不尽是你能选择的,譬如你的出生,亦或你的成长,很多很多东西你都不能自己选择,有些事情需要你承担,逃都逃脱不了,既然这样,那也就勿须逃脱,该干什么也就干什么是了,事情总归有个人应下来。对于诸如此类逃脱都不能的事情,青年是连三两语的微辞也是不会有的,他向来不做无谓的抗争,所以老者说的事儿他也就应了。

    莫不过养孩子这事儿他连一丁点的经验是没有的,养不养的好,合乎不合乎人家要求他是不那么确定的。

    “送来的孩子是要给人家养好的,该教给的要教给,人家漂洋过海的来了,送回去的时候也是要双方脸面上都好看。”

    “知道的。”青年依旧温和应和着老人的话。

    老者本还有几句话要说的,可青年这个样子,于是也就没有话了,叮嘱的话再多,青年若是不上心,说了也是白说,遂说话的人也就没再继续了。

    一个不说话,青年又是个不会主动说话的人,于是室内又安静了下来,又重回了之前听外面风声的样,连站在门口一直没进来的人都觉出了书房里多少弥漫了些尴尬或者不那么自在的气氛,偏生里面的小辈儿好像无所觉,依旧垂首坐着。

    “南边儿的孩子是你往后的依靠。”老者细细想了半天,本要是说些贴心的关心的话语的,可好半晌也就想出了这么几个字,于是自然得了青年温和的“知道的”三字。

    于是两人就觉得互相再也没有话了,不光是青年,连老者觉得他继续呆下去都是多余地很的事儿了,隧老者拂了拂大腿打算起身,青年见状连忙搭上手扶了人起来。

    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门已经从外面开了,青年自然的将胳膊抽出来往后站了一步,这意思就等同于将老者交给外面开门的人了,外面站着的人向来是没有多少话的,只是沉默的跟上老者,护着板正的老人下了楼梯。

    青年温和模样地站在书房门口看着眼际的人消失才关了书房门。

    拿下戴了半天的眼镜,青年又坐回了先前的样子,他没有近视,眼睛好得不得了,只是总要习惯将自己遮一遮再给人看,哪怕就只是个眼镜儿。

    重新拿起书,看了将将几行又放下书,能让老人来一趟的事儿都不是小事儿,南边送来的孩子既然交给他了,就这么放着也不行,于是青年起身。

    “瞿娃子,怎么下来了?吃汤不得?”

    青年刚下楼,孔伯就凑上去了,这个时候向来都是青年在书房的时间,他知道他伺候的是了不得的人,一会会儿工夫都闲不得的。

    “不吃,您快去歇着吧。”青年微笑朝眼前的老实人挥手。

    家里人不多,孔伯两口子在这家里十多年了,青年对实心眼儿伺候他的两位总是格外温和。

    既然青年这么说了,孔伯也就不说什么了,在这家里十几年,青年的脾气他知道的,加之他也不是那么会说话的人,于是就沉默的跟前跟后围着青年打转。

    虽然自己也是有儿子的人,可是孔伯总是喜欢青年,青年长了一张让人疼宠的脸,性子也很好,待人接物有礼有节。唯一让孔伯担心的就是青年也是到了适婚年龄了,可总也不见这事儿有过动静儿。当然,除却了这一点点让孔伯担心的事外,青年简直是完美的。这是孔伯连同他家老太婆一致的想法,简直觉得天爷造人的时候照着神仙的样儿造了他家瞿娃子。

    楼下的灯光不若书房黄晕晕的,有些个模糊,楼下的灯很亮堂,照得整个客厅里哪哪儿都是亮堂的,于是坐在沙发上的青年的模样便显了个清清楚楚。

    长眉大眼高鼻梁,唇丰肩宽大长腿,这样的五官身条组在一起该是个檀郎一样的风流人物,可青年坏就坏在他的眼睛和嘴上了。青年有一双大眼睛,点墨一样的黑茸茸眼睛,而且他的双唇也若女子一样丰厚殷红,就这两样儿,长在小孩儿脸上或者长在女子脸上,该是标志极了的模样。可这两样儿长在了男子身上,加之他的脸也不若寻常男子方棱,于是因了他的眼睛别人总能在他脸上看见孩童式的天真神情,青年长得有些个女相,脸也时常不跟着年龄走,约莫有十年了,青年的脸停在十年之前就好像没有变过了。

    故而,在外面,见到的人虽不知他名姓,可总是把他归为小伙子小青年那个年岁上,当然,他看着确实像个将将要二十的小伙儿,之所以把他归到已经成年的小伙儿那一类,是因为他身上总也有股让人说不清楚的不若小伙儿的那种朗朗的东西。小伙儿今年二十有八了,不算虚岁。按照孔伯的算法,小伙儿今年都三十有一了,三十有一的小伙儿叫孔泽瞿,孔家的老四。

    这会,孔泽瞿坐在沙发上,也由着孔伯前前后后围着他端茶倒水抹桌子的转悠,老人家喜欢这样,那就由着,自己执了话筒开始干自己的事儿。

    前前后后一通电话打出去,这事儿就算他自己接下了,亮堂的灯光下,低声说话的人不尽然同孔伯说的那样性子好,虽然这人语气是温和的,脸上也并无多少神色变化,身上也依旧是宽松的家居服,可总也有股说不出的不同于他温和性子的东西,亮瓦瓦的厅里,叫人心惊。

    虽然青年向来话语短简,可要将南边儿送来的孩子接过来也不是个小事儿,杂七杂八牵扯的事情太多,族与族甚至国与国之间都有牵扯,前朝的东西,往后的东西都有些个相干,将事情安排妥当也过去好些时候了。放下话筒孔泽瞿看了门口好几眼,他本是要等着那孩子过来后睡的,可他向来早睡,今日这个点儿也稍稍晚于睡点了,故而在沙发上坐了一两分钟之后他就起身了,他从来不能为很多人很多事情而去迁就一二。

    “要上去睡了?”

    “嗯,南生今晚带个孩子回来,您看着点。”

    “去吧去吧,上去睡,这个臭小子明知道你睡的早也不早点回来。”孔伯看见青年瞥了门口好几眼,自己心里也着急,他总是要将青年照顾的妥妥的方安心,任何事情哪怕稍微扰了青年一丝丝也能让他恼火的,老人的所有关心都在青年上,即便他口中的臭小子是他亲生儿子也不能例外。

    青年朝急嚷嚷催自己睡觉的老人温和一笑就上楼了,他只知道这回南边儿送来的孩子年岁不很大,大致十岁上下,隐约刚得信儿的时候好像看见过孩子的照片,可看过就看过了,孩子的长相如何他并未有多少关心,本来今晚那孩子是要送过来让他看一眼的,可明天看也是一样的。

    青年就这么上去了,雅致的小楼又安静了下来,只有孔伯在一层等着。

    半夜时候,外院儿的门终于开了,黑茕茕一行人也终于进来了。打头进来的是个中等个头的人,看着年龄不大三十上下的样子,五官也无甚特色,然这是个连走路都透着精干的人,这是孔泽瞿今晚等的人,孔伯的儿子孔南生。

    连同孔南生一起进来的还有三个人影,两高一矮,两个高的身形看着也是一个纤瘦一个稍稍壮实些显是一男一女,矮的那个遮的严严实实走近了孔伯也没看很清楚,只看见厚实的头巾缝隙里露出的一双眼睛晶亮,还闪着些惊惧,幼仔儿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角之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舍念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舍念念并收藏总角之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