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角之宴 > 第5章 你不懂我

第5章 你不懂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车停下已经半天了,车里的人将方才玉玦的动作看了个清清楚楚,孔南生坐在驾驶座上等着后面人的指示,方才玉玦踮起脚尖腰间的衣服就移上去了,宽大的衣服下露出的半截纤嫩叫他连忙移了眼,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已经长大了,甚至连那伸直的手指尖都纤嫩如葱,那歪头侧脸的样子也有了少女的娇怯可爱,时间真的飞也似,一眨眼的时间原本小小孩儿就成了少女。

    孔南生能看见的,后座的人当然也能看见,他也看见了玉玦脱了衣服扔了书包摘松塔的动作,也看见了后面看见车之后的动作。孔泽瞿坐在黑暗里,看不到什么表情,孔南生从镜子里看了一眼,只看见这人也是个侧脸的动作,到底想些什么是不知道,反正知道这人不是很高兴。

    不高兴就不要来,来了又是这样,估计一会儿回去的时候车里的气氛不会很好,孔南生绷着脸这么想,他跟了孔老这么些年,也看着玉玦长了这么些年,两个人在他心里的地位是有轻重的,只是情感上,他总会向玉玦倾斜,尤在看见小姑娘方才僵硬的动作之后。

    “下去领进来。”孔泽瞿开口,声音淡淡的,南生连忙开车门下车。

    玉玦看见那黑车就僵住了,孔泽瞿的车不多,统共也就两辆,一辆是他时常用的,一辆放在家里备用,备用的经常是南生叔用的多些,离她不远的那车正是孔泽瞿时常用的那辆。

    她知道后座上一定坐着一个人,可能是白衬衫黑西服,没打领带,或者也可能穿了个圆领的盘扣褂子,哦,不,这个点儿这个人还在外面,那肯定是穿着正装无疑了,一想到后座上有人,玉玦悄悄攥了攥手,看了看天色,捡起书包和衣服本打算上车的,可半天挪不开步子。

    今天没有按规定时间回去,也不知这车是什么时候来的,来了怕是有一会儿了吧,方才她的举动该是被看见了吧,如此种种,玉玦忐忑,然后小心翼翼的看了自己的手心一眼,上面淡粉色的伤口仿佛又开始发烫起来。

    “赶紧上车,墨迹什么呢。”孔南生已经下车了,看还站着没动弹的少女低低喝了一声,玉玦这才向车子移动。

    车子距她也不过几步远,慢慢儿一步一步挨过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玉玦终还是走到车边儿上了,只是手搭在后座车门上的时候迟疑了一下,然后像是下了大决心一样打开前座的车门钻了进去。

    进去的时候眼角瞟见那人穿了一身儿正装几乎和黑暗隐在一起,敞开的白衬衫是暗里唯一一点儿亮,她知道这人是刚刚下班,然后别眼。

    南生也上车了,对于玉玦坐在副驾上他没有言语,只是悄悄儿坐在自己座位上。

    “开车吧。”

    这句话一出来,车子便顺畅的滑出去了,玉玦侧头看着窗外,从头到尾都不敢看后座的人一眼。

    车内很安静,等驶了好长时间之后,副驾上的少女悄悄动了动身子,她不小心瞄见了后视镜里的男人,后视镜里的人正闭着眼,供桌上的佛像一样。

    从市区到山上是有点距离的,等到了家的时候业已十点多了,玉玦跟在南生叔后面,进了客厅之后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这屋里的味道从来都没有变过。然后看见孔伯孔家妈妈都在,三两步走到孔家妈妈旁边,方才她真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戒备着,看见温暖的人,心底才慢慢吁了口气。

    “晚饭吃了?”一进来就要上楼的人临上楼之前扔下这么一句,玉玦没敢看那人的脸,也不知此刻人家的表情是什么,只是闷头应了一声。

    an

    “嗯。”

    那人语气一顿,“吃完饭到书房来。”语气是还是如往常一样淡淡的,只是玉玦总能在这种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对话里听出那些简短文字里的一丝掩饰都不需要掩饰的厌恶或者说嫌弃。

    即便是她说她吃过饭了,她也必须坐在餐桌前再吃一顿,今天晚上的晚饭她应该在这里吃,于是到了睡觉的点儿了她也必须吃饭,无从反抗,也谈不上反抗,只要人家说出来的话,她的本能自己就动弹了,于是玉玦顺从的坐到餐桌前。本来是个话极少的姑娘,温顺的坐在餐桌上时低着头,露出的颈子白天鹅一样,从上往下看真是个绝好的景儿。

    事实上玉玦今天晚上没有吃饭,这个点儿了也真是饿了,孔妈摆在桌上的两个菜很是清淡,遂拿了筷子埋头扒饭,连菜带饭吃了近半,她知道这会儿她不吃饱,一会儿上去怕是挺不住的。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去了哪里了。”饭吃了泰半,玉玦方抬头,看见孔家妈妈嗔怪的眼神和比划,这么多年了,她早就熟悉了所有的手语。

    “去了老穆那里。”玉玦的声音温温的,女儿家那样温软的语气回话,即便和穆梁丘相差了一轮,可玉玦还是习惯老穆老穆的叫人家。

    “女孩子家的,这么晚了,况且……”孔家妈妈没有比划完,只看着玉玦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我就是喜欢去他那里,没有别的,奶奶。”玉玦重又拿起筷子把最后一点饭扒进嘴里,然后逃也似的从餐桌上下来。

    孔家老两口欲言又止,只是不知如何开口,小女孩儿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大姑娘有自己的心思。

    “况且他要订婚了是么,订婚还是结婚来着?”玉玦自己默默补上奶奶没有比划完的话,只是有些记不清穆梁丘到底是订婚还是要结婚了。

    孔泽瞿临上楼的时候叫玉玦吃完饭上楼的,那就得上去了,从餐桌逃到客厅,玉玦鼓足了所有的勇气,上了二楼,站在书房门口,半天没有动弹。

    书房里面有人正在说什么,隐约能听见南生叔的声音,还有孔泽瞿的声音,玉玦侧耳,南生叔的声音不很清楚,可是另个人的声音她总是能一下子听清楚。

    “我在他这么大的时候在干什么,他在干什么?”

    玉玦没能听到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只是很清晰的听到孔泽瞿的这句话,于是将自己前倾的身体收回来,摩挲着自己的手掌心,知道今晚她怕是又要挨一顿了。

    就那么站了半天,门从里面拉开的时候玉玦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抬头的瞬间是个没有灵魂的状态。出来的是孔南生,玉玦那样呆愣愣的样子自然是被看见了,孔南生侧身挡了挡,没叫里面的人看见,只是低声叫玉玦进去就下楼了。

    南生叔的动作瞬间惊醒了玉玦,连忙整整心神,垂首进了书房。

    孔泽瞿已经换好了舒服的居家服,玉白的褂子一身儿,没穿袜子,正靠在藤椅上看着一厚沓资料,听见书房门关的声音头也没抬,就那么看自己的东西。

    玉玦一直以为时间是个神奇的东西,总是轻而易举的将所有东西毁的面目全非,可又像是停留在某个时空里从来没有动弹,这个书房,这个书房里的人,一如七八年前的样子,这么多年每次进来都是一样的,什么都没有变过。坐在桌前的人,还是那样,哪怕多长点肉呢,哪怕掉点头发呢,或者哪怕更年轻点呢,可是什么都没有变,这个人的样子就好像近十年的时间是一瞬。

    玉玦只看了书房里的人一眼,见人家在看自己的资料,于是默默去了书房另一头,打算还是跟以往一样自己找本书等着到处理自己的时间。

    “今天为什么回来晚了?”

    玉玦没有回头,只是脚步停了,没有回话。

    “我问为什么回来晚了。”孔泽瞿放下手中资料,抬头看背对自己的人,兴许是他坐着的缘故,兴许是灯下玉玦的影子过长的缘故,直到这会儿,这人突然就发现之前刚刚到他大腿的小孩子已经长到这么高了,快要有大半个书架高了。

    可已经长的这么高了,为什么从来都要做他要求之外的事情,这么些个年,孔泽瞿一直期望着他养的这个孩子能成为南边儿的族长该有的样子,毕竟送回去的人是要担起担子的人,他厌恶所有的软弱和不合格出现在他身边的任何人身上,尤在这个孩子身上。

    “只是想去看看穆梁丘。”

    玉玦转过身,依旧低着头,温温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是你的理由?”

    “嗯。”

    “头抬起来。”孔泽瞿突然很好奇这会儿许玉玦脸上的表情。

    玉玦抬头,刚刚显露出少女娇嫩的脸蛋上一片平静,甚至那双眼睛也坦然的看着前面的书架。

    许玉玦在孔泽瞿的印象中从来不很生动,不很清晰,脸上长得如何他若是想起来可能总也说不上来,非要说个印象,大约可能还是七八年前那个小小的样儿,这是他头一次好奇这个孩子脸上的表情,也是他时隔这么多年第一次仔细看这孩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角之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舍念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舍念念并收藏总角之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