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角之宴 > 第26章 小叔?

第26章 小叔?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真是不成体统不成样子的很,玉玦心想孔泽瞿必然这么想了,于是收了声儿,只是在闻思修下句硬邦邦又和孔泽瞿诹古话的时候失笑,当然笑出了声儿。闻思修真的也很让人爱,看见了孔泽瞿不知怎么就和自己较上劲儿了,往常他哪里有过这个样子。常常他想半天憋出了一句古话,可孔泽瞿老大爷一样慢悠悠的听完再晃悠悠的问个旁的,从来没顺着闻思修的话往下继续过,闻思修自己和自己认真的样子让玉玦几乎捧腹,乐不可支。

    玉玦这个样子在孔泽瞿看来已经很不能理解了,已经不止是不成体统不成样子了,该要打手掌心的地步了,平白无故的笑成那个样子是几个意思?

    玉玦在孔泽瞿跟前从来没有笑出过声儿,哪怕笑过,也是苦笑,或者偷笑,或者微笑,总之是没声儿的,何曾有过这样的时候,笑得咯咯嗒嗒的爽快的出声儿,而且想笑就笑。在西班牙的这些年里,若是旁人见了玉玦该是不敢置信了,以前的安静孩子怎么会成现在这样。玉玦兴许不如别人那样说自己有太大的变化,兴许她还会说她还是以前的她,只是顺着本性或者环境一步步走了过来。

    只是这会儿,玉玦却是发现了自己的变化,她在孔泽瞿跟前不再畏畏缩缩了。她再也不会觉得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必须小心翼翼所有都为你而活。我爱你,但是我们是平等的,除却了其他诸如年龄辈分的关系,男女之情中,为什么会存在不平等,这是以前的小玉玦从来没有想过的,或者压根就没意识到,她只是一直仰望着他,小心翼翼,待天神一样的待孔泽瞿。

    过了四年,我仍旧爱着你,只是因为自己而爱,天劫我无力反抗,我承认,但是在这一层面上不会承认我因为爱你而比你低一截。

    啊哈,若是玉玦这番言辞叫孔泽瞿知道该是了不得了,该大发雷霆了,这人这时候心目中男女关系也是不平等的,女人就该依附男人,现实中的事情也就是这个样子,从古至今!

    好在玉玦心中所想的孔泽瞿不知道,他只是很恼火玉玦竟敢当他面摔门板,竟敢那么的在厨房一个人笑,他和这位闻先生的谈话是很好笑?还是他很好笑?真是反了,反了!

    震惊孔泽瞿的不止这个,还有玉玦在灶台跟前熟练的切菜炒菜。他曾经想过经过了这么长时间,那孩子也该长大了不少了,虽然时不时的会看到她的照片,看她一天比一天明朗,或者从穆梁丘那里听到她的近况,可是从来没有立体的影像传过来。这会儿那副模样显见着不是做了一天两天,他从来没想过让她去做饭,那个时候宁可他做,也从来没想过让这孩子进过厨房,这时候她却是已经这样熟练了。

    说不清楚什么感觉,就像看陌生的景儿,里面的孩子熟悉又陌生,孔泽瞿垂了眼睛,觉得有谁偷走了他的时间。

    闻思修在一旁默默打量孔泽瞿,这个男人真的长得极为出色,或者极为罕见,男人长了一双那样漂亮的眼睛,按在女人身上简直就能勾魂夺魄。

    闻思修本来有很多说的,可看出来孔泽瞿并没有什么心思说话,于是就住口了,两个人就只你一口我一口的沉默喝茶。玉玦在厨房偶尔看一下客厅的光景,见两个大男人像是比赛一样的喝茶水,于是也有点失笑,然后加快了做饭的动作。

    “吃饭了。”玉玦喊了声儿。

    两个男人同时移步,孔泽瞿已经坐到餐桌上,闻思修自己去拿碗筷帮忙盛饭。

    玉玦看一眼坐在桌子上的孔泽瞿,觉得什么都会变,这个男人若是变了,天可能会有个窟窿。

    玉玦和闻思修两人吃饭向来口味有些重,本来马德里的口味也是很重的,这两人的饭桌上很少见清淡的味道,只是今天却是不一样了,两个重口味菜之间还放了个百合炒腰果,还放了碗牛骨汤,这还是玉玦翻空了冰箱才凑合炒出了这么一个菜,牛骨汤也还是前几天凑巧熬出来吃面吃剩下的。

    于是三个人就开始吃饭了,期间孔泽瞿看见玉玦夹了那菜里的红辣椒一口接一口的,自己不动声色也夹了一小截辣椒,然后大口吃了一口米饭才梗着脖子咽下去,再是没有碰那颜色重的菜,他吃了几十年的饭,所有的调料都要少,菜也是有讲究的搭,他原以为玉玦的口味和他是一样的,如今在饭桌上竟是被又一惊。

    “这位孔先生和你是什么关系?”

    饭吃了半天,闻思修才问玉玦,先前在客厅一直想问来着,说了几句其他的就没再说了,这会儿看饭桌上的菜明显玉玦很是熟识这位了,于是终于开口。

    玉玦看一眼孔泽瞿,看这人嘴唇红的惊人,于是无知觉的也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说“我小叔。”

    孔泽瞿执着勺子喝汤呢,听见这话,“哐啷”勺子把儿和碗沿儿碰出个清脆的声音,头都没抬继续喝自己的汤,无话可说,无可辩驳,然后觉得有些生气。

    觉得自己生气的时候又生了更大的气,因为他察觉了自己因为那仨字而生气。

    “原来是小叔。“闻思修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是研究东方哲学兼东方礼仪的,虽然孔泽瞿看着年龄和他差不多,但是闻思修开始随着玉玦一口一个小叔的叫孔泽瞿。

    闻思修每叫一声小叔,玉玦就飞快的看一眼孔泽瞿,然后看着孔泽瞿的脸慢慢黑到了底,最后终于面无表情了,闻思修叫一声儿,孔泽瞿就应一声。虽然孔泽瞿比闻思修大了近十岁,可这人的年龄从来就是个数字,闻思修算是长得显年轻的了,可孔泽瞿看上去和他差不多,于是就这么两个人在一个叫小叔一个应承中结束了晚餐。

    期间玉玦低头扒饭,被闻思修的一声声小叔憋得头都不敢抬。

    等饭吃完,闻思修自然站起来去洗碗,往常时候玉玦肯定会端了茶窝在沙发上看书,再不然发呆或者看录像片儿,可今天却总是磨磨蹭蹭的在厨房一直没有出去,不时瞄一眼墙上挂着的表,见指针一格格的移动,恨不得将那指针拆下来。

    时间一点点儿过去,孔泽瞿可能要走了,玉玦知道的。

    在厨房不时偷瞄着客厅,见孔泽瞿终于站起来了,玉玦一瞬间着了大急,两步走到客厅,孔泽瞿并没有怎么动,她却是先一步站在了往门口走的地方,沉默的站着了。

    孔泽瞿比玉玦要高出很多,这个时候玉玦垂了脑袋站着,于是后脖颈到肩膀窝儿的线条就漂亮无比了,明晃晃的灯光下,孔泽瞿从上往下看了一眼,然后别眼,有时候不自知的美能将人的魂吸走。

    孔泽瞿一动,玉玦着急,”小叔!”喊得声儿不大,但挺清脆的,孔泽瞿闻言果然是不动了,隔了那么点距离皱眉看玉玦。

    “许玉玦!”这男人低声喝,若是这时候那檀木条子在,玉玦知道她保准能挨上几板子了,可这时候她哪能顾得上那些,孔泽瞿要走了,隔了四年才看见,看不见的时候也并没有那么想见,可如今见着人了,就觉得非要不能让人走了,无论如何她是不愿意就这么让孔泽瞿走了的,简直真是着了大急,脸蛋都有点泛红。

    孔泽瞿拧着眉毛,这时候真是想好好儿将这孩子收拾一顿了,今天这些个真是将他气了一番,那个小叔又是什么鬼,今天还是第一回听玉玦这么说,说出来简直跟故意气他了一样。

    然到底四年没见了,这个时候在这里哪能发作,玉玦在西班牙的这些年里,虽然吃穿用度他还是提供着,只是再没有教养了,话都没说上一句,于是也终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提了衣服,这是真的要走了。

    孔泽瞿走了两步,到了玉玦站着的位置,本来想摸摸玉玦的头顶的,然忍住了,只说“我走了,你好好儿。”至于说什么时候让玉玦回来之类的,他是没有说的,他已经和玉玦家里那边打过招呼了,孩子他养大了,现在去了西班牙,家族的事情你们看着办吧,能不能担的起担子自己也看着办,要是觉得不行,趁早送个男孩儿来,要是觉得玉玦还能行,他再将人叫回来好好儿教导。

    玉玦一瞬间就眼眶红了,真的是泫然欲泣,低头站着一点儿都不动弹。

    “你不是长大了么。”站了半天,孔泽瞿像是没了办法这么说话,语气无可奈何,像是有点疼哄的意思了。

    于是玉玦真的就掉眼泪了,现在的她已经很少哭了,她突然觉得她就跟那些打了架的孩子一样,脸被抓破了眼被打青了都没哭,回家家里人打骂也是不会认错的,但只要家人稍稍疼哄一下,就委屈了,就哭上了。

    “你先别走。”怎么一瞬间就这么委屈了,四年里好像没有掉过眼泪,这一回突然就眼泪多得不得了,抽噎的话都说不清楚。

    “说什么?”孔泽瞿没听清玉玦呜呜咽咽的说了啥,只是瞬间被玉玦弄了个手足无措。

    “我说你能先别走么!”玉玦抬头,像是因为孔泽瞿没听清她先前说的话给气着了,声儿很大的说。

    孔泽瞿简直是目瞪口呆,这孩子真是,真是要反了!竟然对着他大喊大叫了!

    不等他有什么动作,手被攥上了!孔泽瞿低头看攥着自己的那手,细白细白的手指扣着他的手,凉飕飕的像在他的手掌里攥了一条蛇。

    孔泽瞿一使力甩开那细白的手,拨开玉玦就要走,迫不及待的要走,眼看着事态好像超出了他的预计,孔泽瞿都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西班牙。

    冥冥之中他觉着这次来了一趟,四年的功夫好像白费了,事情又回到了原点,而且他有点控制不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角之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舍念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舍念念并收藏总角之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