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角之宴 > 第27章 哈哈

第27章 哈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孔泽瞿拨开玉玦,真是开门要走了。

    玉玦没有再说什么,哭声也立马止住了,因为她惊觉自己方才的举动又像小时候的她了,竟然有了祈求的动作,才刚刚说自己除却了其他辈分之类的问题和孔泽瞿是对等的关系,这会儿竟然有了那样的动作,一瞬间理智回来的时候玉玦恨不能立马去撞墙,无地自容,玉玦觉得自己掉眼泪也是羞、耻的。

    孔泽瞿已经打开门了,出去的瞬间回身看玉玦,那孩子眼泪已经没有了,眼睛水洗的一样晴朗,看见自己看她了,就那么直接的迎着他的眼睛上来,孔泽瞿转身,走出了这屋。

    玉玦没有追上去,只是看见闻思修在厨房门口看了老半天,一瞬间玉玦觉的自己不光丢人,还伤人,这屋里还有别人,这人和她一起住了四年,方才她到底干了什么?!

    “对不起。”玉玦将眼泪完全擦干净,低头对闻思修说。

    闻思修没有说话,只是走过来揽了揽玉玦,他知道这些年她身边永远有男孩儿男人围着,甚至住他们周围的那些富豪们每次变着法儿的跟他打招呼问玉玦的事儿,只是她从来没有和哪个男人亲近过。他还记着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的眼睛跟别人说她受了伤,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受的分明是情伤。

    闻思修一直猜测能让她伤心的男人是谁,长成什么样子,今天终于见了,虽然玉玦说是小叔,只是两个人连姓都不一样,方才玉玦又是那个模样,于是闻思修也就知道了,方才两人之间一来一回,谁都插不进去的样子,于是他也就没有出来。

    “都会过去的。”闻思修吻了吻玉玦的头顶,虽然他很好奇这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故事,只是这时候显然不是问的时机。每个人都有他的故事,他知道今天来的这个男人身上故事尤其多,甚至就拜访个民居都有专门的保全人员,因了家里的缘故,闻思修只一眼就看见先前徘徊在他园子外面的那些个人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安保人员,大约是能猜出方才这男人的身份,只是那人到底看着年轻了些。

    被闻思修安慰,玉玦没有再掉眼泪,只是突然想起孔泽瞿那女人了,方才她那样子,不光是让闻思修伤心了,也伤了那女人,那女人多么无辜,她险些竟是做出了那样不光明也不光彩的事情。

    玉玦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大良大善之人,也没有慧根,也没有佛性,就是一个寻常人,因为孔泽瞿最终让那个女人跟了他,她再去嫉恨或者诅咒那女人,这简直是荒唐的。若说没有一点点情绪,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她多知道孔泽瞿,于是也就没有怨恨别人的任何理由。

    理智总是先一步情感的,这是孔泽瞿给她的,只是看见了孔泽瞿,她的情感总就抢了先。

    “没事儿了。”玉玦推开闻思修,她本来是要不好意思的,只是和闻思修一起住了四年,再去絮絮叨叨说什么不好意思的话反而有些多余,于是也就没说什么了,只接了闻思修递过的水杯坐沙发上。

    “想跟我说些什么么?”闻思修说。

    玉玦摇摇头,暂时她并不能很坦然的说有关孔泽瞿的事儿,兴许在前两年或者任何孔泽瞿没来的时间里,只要闻思修问,她肯定能说出来的,只是刚刚见过人,于是反而就有些说不出口了,闻思修也就不再问了。

    闻思修接受的完全是西式思想,虽然研究方向是东方的东西,他可能也并不会彻底理解很多纠纠葛葛的事情,见玉玦好好儿的坐着了,于是就开始干自己的事情了。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我们自己多疼多累,自己觉得可能想死的事情,跟别人说了别人并不能感同身受,只要还不至于死,也就不用多说了。

    过会儿闻思修出来,手里端了一杯红酒递给玉玦,玉玦拿着酒杯慢慢啜了一口,撇开其他旁的,慢慢儿想着孔泽瞿的脸,孔泽瞿被辣椒辣的通红的嘴和有点水色的眼睛,还有方才她攥了孔泽瞿的手,就着这些滋味,玉玦慢慢儿觉得酒的滋味也越来越好,孔泽瞿是剧毒,玉玦知道自己在饮鸩止渴也毫无办法。

    西方的大学不同我们的大学的地方就是在西方的大学里,你总能在这里看见敞亮的男女之情和更加敞亮的情、欲纠葛,玉玦再是不和男人亲近,也总能看见一些别人的事情,这里到处都在标榜人体美学,包括人性本来美学,所有都是敞亮的敞开的,玉玦身体已经是成年人了,有些东西没有尝过,但是身体本能还是有的。、

    正自喝的微醺的时候,电话响了,玉玦接起来一看,怎么是宁馨的电话,于是有些奇怪,她这里的时间比宁馨的时间晚七个小时,她这里也才九点不到,宁馨那里应该天都没亮,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了。

    “嗨,小姑姑。”屏幕上宁馨和穆梁丘家的儿子跟她招手。

    “嗨,小称砣,你好呀。”看见那头的小孩子皱起小眉头不高兴的瞪着她,那副小模样和穆梁丘一模一样,玉玦哈哈笑,穆梁丘两口子不知怎么想的,给孩子起名儿起了个那样儿的。

    穆赪盘手里的电话被宁馨抢走了,玉玦终于和宁馨说话,“怎么起这么早?”

    “梁丘要出差,所以起得早了些。”宁馨将电话转了转,玉玦看见穆梁丘坐在餐桌上吃早饭。

    两个人说了会闲话,玉玦猜宁馨应该是有什么事儿跟她说,果然一会儿之后宁馨就期期艾艾的说孔泽瞿好像去西班牙了,“我知道,今天他来找我啦,我还给做了一顿饭呢。”

    “他……他真去找你了?”宁馨不相信简直。

    ‘嗯,来了,我当着他面儿还摔了门板呢。

    宁馨乐,看玉玦这么明朗的样子,应该是没有伤心的。不知怎么的,玉玦心里一动“孔泽瞿家的孩子和小称砣谁长的高啊?”

    “什么话,连女人都没怎么会有孩子?”宁馨在那头这么说,不知道这头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连女人都没有怎么会有孩子?这是什么鬼?那时候走的时候分明孔泽瞿将人接到一起住了,她分明看见有害喜了。

    手里的酒杯咕噜噜滚到沙发底下了,玉玦顾不上捡,“那叫柳胭脂的女人呢,孔泽瞿不要结婚了么?!还接到山上了!”

    “你走了之后就没了呀,好像散了……山上就孔泽瞿一人儿住着……”宁馨断断续续的说,电话上出现穆梁丘的脸。

    “很晚了,去睡觉吧,挂了。”穆梁丘简短说完就挂了电话。

    玉玦惊住了,天呐,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四年每每看见成双成对的人都会想起孔泽瞿,只是想起的时候总会想起另个女人,还有个孩子,于是刚一起头,就止了。宁馨那里她不提宁馨自然不说,这四年她的生活里就没有孔泽瞿,所以关于那个人的消息她真是一点点都不知道。

    怎……怎么回事?!方才喝的一点红酒上头了,玉玦觉得思维有些混乱,一时半会想不清楚,只是本能的高兴起来了,甚至想唱上一曲儿了。

    如果你和我是自由身,我有喜欢人的权利,也有争取被喜欢的权利,可倘若你有了牵绊和束缚,我照旧有喜欢人的权利,可是争取被喜欢却多少有些不道德了。可是现在,突然我们都是自由身啦,哈哈,自由身,,,哈哈,孔泽瞿我不怕你,你以为我还像以前一样怕你,哼,哼哼,不可能!玉玦语无伦次的心说,乱七八糟毫无逻辑一通,最后落的地方还是哈哈。

    借着红酒的劲儿,玉玦跑上楼了,因为闻思修这会儿正担心的看着她,她摆手说自己没事儿,燕子一样从沙发上旋起来上楼跑进了自己房间。

    拿着手机看了半天,玉玦敢打保票孔泽瞿没有换号码,比自己想的还熟练的,玉玦按了孔泽瞿的号码。

    果然,电话接通了,那边接通电话之后没说话,玉玦只是哈哈哈笑。

    “怎么?”孔泽瞿先说。

    “你在哪儿?”

    “……”孔泽瞿没说话,眼见着要挂掉电话的样子了。

    “我去找你。”

    孔泽瞿毫不犹豫挂了电话,过几秒,电话又打来。

    “你不说我也会找到你的。”然后加了句“我喝酒了。”

    孔泽瞿站在酒店顶楼,窗户外面不知什么时候飘飘洒洒的开始下雪了,电话里玉玦的声音听着不对劲,说那话是些什么,大半夜的真是开始发酒疯了不成?

    孔泽瞿看了看自己房间外面的一行人,心道难不成真的那孩子要耍酒疯大半夜四处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角之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舍念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舍念念并收藏总角之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