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三章 开堂入会

第三章 开堂入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外公本来也准备迈步离去,一听这话,打了个冷战,连忙道:“是哪两个地方?”

    伍老财再次看看四周,小声道:“你知道清平路再往东过去的塘鱼栏吗?”

    我外公想了想,道:“是十八甫南吗?”

    伍老财犹豫了一会儿,道:“大概是那里,应该还要再往东,反正那里有条街叫塘鱼栏,你千万记住塘鱼栏18号,无论什么人叫你去,你都不要去。”

    我外公听他说的吞吞吐吐,连忙追问道:“伍财叔,究竟是什么回事,你不要说一些又不说一些呀。”

    伍老财却再也不理我外公,急匆匆地离开了。只剩下我外公在留在原地破口大骂,你这短命种,又说两个地方千万不要去,现在却只说一个,而且还只说了个地址就什么都不说了,明天再跟他算账。

    我外公扰攘了一晚上,这个时候也觉得精神支持不住,只好回到米铺睡觉去了。

    当时我立马就问我外公,究竟这个塘鱼栏18号是什么回事,为什么伍财记要外公晚上千万不能去?难道是什么恐怖的地方?那现在这个地方还在吗?

    我外公没有回答我,只是一直微笑,令到我心急火燎。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塘鱼栏18号居然和省城另外一个家喻户晓的传说有关。

    第二天一早,所有伙计一回到米铺就围住我外公说个不停,个个都要我外公露几手挂、捎、插来看看。只有“猫屎强”一言不发,在一旁看着我外公。等到众人散去,“猫屎强”去凑上来,笑道:“千担哥,昨晚黑你有看见什么吗?”

    我外公一见到他就生气:“我烧你个数簿!就是你这个打靶仔在那里乱说,我才三更半夜去伍财记买面吃。”

    “猫屎强”兴奋道:“你看到了?你看到了什么?”

    我外公道:“还能看到什么?我看到一个大戏班三更半夜出来也出来买云吞面吃,而且还是给人斩死的!”

    “猫屎强”兴奋地搓手跺脚道:“看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原来真是有半夜那些东西来买伍财记云吞面吃呀。”我外公听了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怒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昨晚不提醒我?”

    “猫屎强”满脸委屈地道:“千担哥,我可是好心提醒了你,不过你还是要去买面,怎么怪得了我?你知道为什么伍财记的面在西关这么有名吗?就是因为他的云吞面好吃到连好兄弟也来帮衬。我听说有些人还特意要半夜去买面,顺便去开开眼界。”

    我外公本不想理他,心念一动,道:“我问你一件事,你可要老实回答我。”

    “猫屎强”一口应承:“千担哥,你尽管问。”

    我外公盯着他道:“你已经在‘老联’开堂入了门的吗?”

    “猫屎强”一听,脸色微变,一把就拉住我外公到没人的地方道:“我听说你昨晚见到了‘火麻仁’?”

    我外公点点头道:“没错,我见到他了。这个‘火麻仁’究竟是什么人?他是卖凉茶的吗?”

    “猫屎强”吓了一跳,道:“千担哥,我知道你拳脚犀利,但是不要乱说话呀。何况这里是‘联顺’米铺!”

    我外公怒道:“那你就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不得有隐瞒。”

    “猫屎强”叹了口气,道:“不错,我是在‘老联’开了堂,入了门的洪英。不单是我,这里所有人都是我们‘联顺’的人。我们公司的牌头就是‘联兴顺’,沙

    基的街坊都叫我们做‘老联’,洪门正宗。那个‘火麻仁’就是老联的草鞋大底,受职四三二,是沙基这里所有字花档和赌档的‘陀地’。”

    我外公道:“那我现在是挂蓝灯笼,是不是我一定要入门开堂?”

    “猫屎强”又叹了口气,道:“你既然已经来到‘联顺’米铺做工,哪到你说个不字?千担哥,你从乡下出来,如果没有字头罩看,又怎么能谋生糊口呢?”

    我外公摇摇头,道:“难道我有气有力,手脚齐全,就非得要投靠堂口才可以挣口饭吃?”

    “猫屎强”看了看我外公,道:“千担哥,你这种炮仗颈的脾气在这里是要吃亏的。这个乱世年头,做个良民又怎么可以安身立命呢?只有被人欺负的份,我也是被逼无奈才走到这条道上的。”

    我外公有点吃惊地看着“猫屎强”,一直以为这小子是没心没肺,原来倒有点见识。

    “猫屎强”见我外公不言语,继续道:“你看看现在这个省城的军政府,全是那帮子的广西、云南的军队把持,黄、赌、烟毒遍地都是,乌烟瘴气,乱成一团。你要做个安分守己的良民真是寸步难行呀。你那天在天字码头连个苦力都做不了,还不是因为那里是‘十三行’的堂口?”

    我外公道:“那如果我要加入‘老联’,那应该怎么做?”

    “猫屎强”赞许地点点头,道:“这个你可不能急,从挂蓝灯笼到开堂受职还要等很久呢?当时我也等了一年有多。另外,你还要准备一份‘老毛’。”

    我外公愣了一下,道:“什么是‘老毛’?”

    “猫屎强”狡猾地笑了笑,道:“当然是会钱了,现在要做洪英,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了。”我外公怒道:“我在这里只有两餐一宿,穷得拿个钱挂痧都没有,昨晚买面的钱还是掌柜打赏的,哪来的‘老毛’?”“猫屎强”安慰我外公道:“你倒不要心急,到时候再想办法。”

    我外公想了想,也只好如此,突然又想起一事,低声道:“你听说过塘鱼栏这个地方吗?”

    “猫屎强”一听,脸色立刻变白,颤声道:“千担哥,你....你是从哪里听来这个地方的?”

    我外公见他这般脸色,好奇心就更大了,连忙追问下去。原来这个塘鱼栏18号是靠近陈塘南的一个大戏班,说是大戏班其实就是一个大戏学堂,由几个过气的老

    戏子所办,专门训练些有潜质唱戏的小孩子。不过这些小孩子多数是外地逃荒而来遗弃的遗孤,大部分都是女孩,被这个学堂收养,姿色艺全的就全力培养,很多十

    几岁就被卖进了陈塘南的大寨做琵琶仔。因为那里出来的琵琶仔都是经过精心培养,又懂唱大戏,自然在大寨甚受欢迎,吸引了不少西关富家子前来捧场,名闻遐迩

    的“陈塘风月”自由此来。就算是不甚出色的也能卖到紫洞艇,自然也能大赚一笔。

    不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18号就有一些古怪传闻,或许是不少苦命少女从小就不可避免沦落风尘的命运,多年来自有自寻短见的,或者是这个地方太过缺德,再加上戏行本就多故事,久而久之就成为了这一带很多人谈之色变、敬而远之的地方,各种故事传说多不胜数。

    但令到“猫屎强”这种包打听,已经见怪不怪的人都这么惧怕,那就未必是三人成虎了。

    我外公听完才明白伍财记所指,“猫屎强”笑道:“千担哥,看你还是个青头仔,如果你对琵琶仔有兴趣,等我过几天省够钱,带你去陈塘大寨见识一下我们陈塘风月。”我外公呸了他一句,就不再理会这个垃圾了,心里面对这个塘鱼栏18号的好奇心却是越来越大。

    昨晚‘义合兴’那帮人受挫,但是却没有来“覆灼”,随后几日都是风平浪静。

    这个时候外面又传来时局消息,据闻许崇智和“残仔明”联军将会从福建回师,征讨盘踞在省城的滇、桂联军,街上也有不少人呼传“孙大炮”要打回来了,又要

    开始什么“护法运动”,重建海陆空大元帅府;然后北边又传来消息,那个什么“吴子玉”和曹锟起兵倒“段”,直皖大战,时世日乱,你方唱罢我登场。

    而对于当时的我外公这个懵懂少年,很快就终于等到了正式开堂入洪门的时候了。

    当省城内人心惶惶之时,终于传来确切的消息,许、陈大军已经正面突破潮州,向西推进,看来滇、桂统治的局面应该快结束了,而陆荣廷这次真的要完蛋了。我外

    公说当时在省城的人们有句笑话叫:“陆荣廷看相,不衰拿来(自己找来)衰”,想当日陆荣廷出卖孙先生、破坏护法运动是何等风光,今日却败相已呈,要滚回广

    西了。

    过了没几天我外公正在米铺干得满头大汗的时候,掌柜“缩骨全”走了过来道:“龚千担,你当老行(走好运)了,今晚开堂扎

    职,正式过底。”我外公吃了一惊,想不到要收自己入堂口的日子这么快就到了,正在犹豫间,“缩骨全

    ”又道:“今晚子时开坛拜洪英祖师,带两封‘老毛’自到堂前,自有引荐人指示。”说完就飘飘然而去。

    我外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猫屎强”及时地凑上来为他指点迷津。原来洪门规矩开堂过底要禀香帖,还一定要有引荐人。所谓“过底”乃是从别的帮会加入,条件和规矩更加严格,在江湖中是被视为大忌,欺师灭祖、背祖忘宗,因此引荐人更是要有很高江湖地位,否则绝难成事。

    猫屎强也很奇怪,道:“虽然你是挂着蓝灯笼,但怎么说你也是个“老衬”呀,怎么突然这么快就开堂入会?还是要“过底”?”

    所谓“老衬”就是走偏门、混堂口的兄弟对普通良民的称呼,往往带有贬义。我外公当年对于那些做正经营生的人都叫“熬老衬”,今天的“老衬”已经是具体指“冤大头”,广府人所谓的“水鱼”是也。

    我外公当时就问:“那究竟谁是我的引荐人?怎么我不知道?”

    猫屎强道:“有可能是‘火麻仁’仁哥,他为了让你尽快入门,所以就帮你过底。”

    两人正说话间,“缩骨全”又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飘了回来,道:“乱说二十四,火麻仁什么辈分?他有资格帮人过大底吗?龚千担,这是今晚开堂的口诀和手势,你好好背熟它,不然莫怪到时候扎棍侍候。”说完,把一张纸交给我外公就又走了。

    我外公见他阴阳怪气的样子就来气,低声骂了句:“短命种,你辈分又高得很?”猫屎强连忙害怕地阻止他道:“千担哥,你千万不要乱说话呀,‘全叔’是老联外堂执事大底,底数还比火麻仁要高,得罪不得的。”

    我外公一听,大感意外,平时见这个“缩骨全”外表就是个酸腐无用的米铺掌柜,原来人不可貌相,居然在“联兴顺”是有职位的大底。在洪英内,九底以上就为

    大底,可见这个“缩骨全”辈分绝对不低。再细看那张纸,上面都是写着三合洪门开堂歌诀和誓词,还有各种基本见礼手势,一时间也不太容易熟记,可惜我外公没

    有将这些精心保留,而且年月毕竟经过太久,否则定必有不少历史价值。

    但是最最麻烦的就是那两封“老毛”,根据猫屎强的经验,这笔钱数目绝对不少,但是事情来得太突然,连猫屎强都束手无策,最后我外公硬下头皮,说道:“老子我就是不给,大不了按了这条命就罢了。”

    就这样商议妥定,我外公忐忑不安地一直等到半夜,按吩咐斋戒沐浴,然后果然就有“联顺”会众前来迎接。当时政局动荡,所以洪门行事也是十分张扬,虽然已经是半夜,但是居然可以一路公然吹吹打打,十分热闹,可见“联兴顺”在沙基、荔湾一带势力强横。

    我外公没见过这种阵仗,心中惭愧:自己真是从乡下出来,看人家“老联”开堂过底居然跟中状元有得一比,就差攒花带红、跨马游街了。

    很快,他就被引领到宝华路一处大宅,青石门面,红檀趟栊门,气派非凡,门口上高挂一幅牌匾,上写:“四邑会馆”几个金漆大字。这里就是当年位于宝华路上

    的“联兴顺”总堂堂口,现在早已湮没在历史岁月中。之所以叫“四邑会馆”是因为最初“老联”会众是以四邑人士会主,所以门上就挂这个牌匾。

    入了大门,过了照壁,来到大厅,一路上都是些彪形大汉伺立两旁,完全见不到一个米铺熟悉的伙计。他已经有些疑心,一个小毛孩开堂入会,有必要这么大阵仗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