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四十八章 洪门化石

第四十八章 洪门化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龚千担初时还以为他受了刺激就这样“埋单”,幸好等了一盏茶的时候,“鸡糠”太叔公终于清醒过来,长叹了口气,道:“看来在那个戏班学堂的那些武生戏装就是当年我参加‘洪兵起义’时的兄弟穿过的了。”

    龚千担又再次被惊得呆若木鸡,眼前这个老妖怪看来真是个活化石,居然还参加了差不多七十年前的“太平天国”和“洪兵起义”,真是“一百岁不死都有新鲜事听了”。

    鸡糠看见龚千担这个犯傻的表情,有些恼怒道:“怎么,你条契弟不相信我?”

    老广一般用蔑称和戏称称呼别人的时候,都喜欢用“契弟”二字,表面意思是干弟弟,实际跟“混蛋”的意思没什么分别,特别是上了年纪或者没读过多少书的人。

    清末民初时独霸广州“河南”,绿林出身的军阀李福林胸无点墨、粗疏无礼,就最喜欢用“契弟”来称呼他手下的军队士兵,每当开操训话时就听见李大将军满口“你班契弟给我精神点!”之类的话语,稍微控制力差的人都忍不住要笑出来。

    鸡糠和龚千担说了这个典故,龚千担也笑道:“鸡糠叔,你同这个‘河南’王相熟吗?”

    鸡糠冷笑道:“他也配?老子在咸丰年追随过李文茂天王打过绿营、打过湘军,还打过左文襄的人马。一个乡巴佬土匪头怎么配与我相熟?”

    龚千担吓得当堂不敢言语,这个鸡糠虽然已耄耋之年,但是豪气不减当年,确实是英雄气概非常,左文襄就是大名鼎鼎的左宗棠,鸡糠连跟他都打过,绝对不是一般人。

    须知道这个李福林乃是拥兵自重、独霸一方的草头王,与孙文是老朋友,在“河南”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河南王”,就算是龙济光督粤及后滇桂占粤期间,也没有人可以奈何于他,还要封他个广惠镇守使。

    现在桂系情况不妙,这个李福林已经宣布独立,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样一个厉害人物,在鸡糠口里却是一钱不值。

    鸡糠道:“小朋友,他李福林虽然独霸河南,但是‘洪德胜’和‘关帝厅’也不卖他的账。你现在相信我了吗?’”

    龚千担道:“鸡糠叔原来是当年‘洪兵起义’的大英雄,还跟左宗棠打过,真是厉害。但是我还有一件事不太明白。”

    鸡糠急道:“你说我听!”龚千担道:“据晚辈所知,‘聯興顺’上代山主不是‘猪油顺’老前辈吗?为什么鸡糠叔又说你也是上代坐馆?”

    鸡糠哈哈笑道:“你知道‘猪油顺’大名叫什么?”

    龚千担想了想,道:“好像叫张继顺。”

    鸡糠点点头,道:“没错,那我大名又叫什么?”

    龚千担愣了一愣,立即醒悟过来,道:“鸡糠叔你大名叫王继康,莫非你们两位是有什么亲戚关系?”

    鸡糠摇摇头,道:“不是亲戚,我和‘猪油顺’是师兄弟,我们二人从小就加入了佛山‘红船戏班’。我是大净,他是二花面。当年我和他是‘聯興顺’的双坐馆。我还是任职‘義合興’和‘洪德胜’的大元帅!”

    龚千担真是惊讶得张大了口出不了声,原来鸡糠曾经在三大公司里面担任如此要职,简直就是匪夷所思,要知道洪门之内山头分明,就算是过底投靠都已经是江湖大忌,何况像鸡糠这样在三大山头都担任要职?

    鸡糠十分得意,谈兴更浓,道:“吓死你条契弟了吧?如果说起我和猪油顺在红船戏班的师傅,更是吓昏了你!”

    龚千担已经被他一连串的话语惊得反应不过来,好半天才缓过劲来,颤声问道:“是谁?”

    鸡糠道:“不是别人,正是红船‘永春王’黄华宝。”

    龚千担吞了口口水,道:“您说的是佛山赞先生的师伯黄华宝?那您和梁赞就是师兄弟了?”

    鸡糠十分自豪,道:“不错,当年梁赞跟他师傅梁二娣学的是短桥功夫;我和猪油顺跟黄华宝学的是长桥。我们两个不但学永春,还跟黄华宝学唱戏。后来就追随李文茂天王参加了‘洪兵起义’。”

    说完他顿了一顿,“唉”了一声,道:“可惜呀,后来红船兄弟们死的死、逃的逃,好不容易剩下来的回到省城的,最后也被朝廷剿杀的七七八八。可怜呀,想起当年‘火烧琼花会馆’,满条江水都被血染红了。”

    方才还是一脸顾盼自豪的他,马上就变得黯然颓唐,登时显出毕竟是九十岁老人的老态龙钟,双眼也隐隐泛有泪光。

    龚千担不敢打扰他,怕又惹起他的伤心,最后还是忍不住道:“鸡糠叔,塘鱼栏大戏学堂那晚的事真的是当年的‘红船’前辈英魂那个不散吗?”

    鸡糠回过神来,道:“当年李文茂天王将手下戏班的小武生和六分架(专演龙套士兵者)编成‘飞虎班’,后来全部都死在了梧州。他们穿的戏服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是有人特意弄了回来?”

    龚千担奇道:“为什么要弄这些戏服回来?”

    鸡糠想了一会儿,突然脸色一变,自言自语道:“‘召神令’,‘请神神打’?莫非是‘盲昌’他?”

    龚千担开头听得没头没脑,但是还是听到“盲昌”二字,登时就心念一动,连忙追问道:“鸡糠叔,你说什么‘盲昌’?”

    鸡糠被他惊醒过来,还有点迷迷茫茫,随即醒悟过来自己说漏了口,连忙道:“没什么,没什么。我什么都没说。”

    龚千担正想追问,从楼梯上走上来了一个中年人,四处张望,似乎在找人,他马上看到了鸡糠,就快步走了过来。

    此人走到鸡糠面前,看到龚千担坐在旁边十分惊讶,然后向鸡糠行了个礼,俯下身子,低声在鸡糠的耳边说话。

    龚千担装作若无其事,但是暗暗竖起耳朵偷听,隐隐约约听到这个中年人道:“又一个自梳女住家工没有出来!半年内已经是第三个了!”

    所谓“自梳女、住家工”是指因为从鸦片战争而来,因为西洋商品大量涌入,导致珠三角水乡手工制丝、纺织业女工大量失业,而这些珠三角水乡的女工大都来自顺德一带,有着传统梳起发辫、终生不嫁的传统,往往三五成群凑钱买“姑婆屋”共度晚年,命运多磨,十分凄惨。

    而这些自梳女工为了生计,因为失业所以大量涌入省城,充当大户人家的佣人,包食宿,所以称为“住家工”。只是这个中年人说的话十分奇怪,什么“又一个自梳女住家工没有出来!半年内已经是第三个了”,让人不知所云。

    鸡糠听完神色不变,却立刻站起身来,急匆匆地和这个中年人离去,也没有跟龚千担打任何招呼。

    只剩下龚千担坐在原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究竟。

    结果随后差不多大半月“鸡康”都没有来到莲香大茶楼饮早茶,龚千担问了好多遍谭司理,但是他也不知道鸡康为何没有前来。

    这天倒是来了个陈久如,是那个捣蛋精汤姐带领来的。原来陈久如自从那天分手后就没有了龚千担的消息,去到联顺粮油总店却不得要领,幸亏遇到了在下九甫玩耍的汤姐带,才知道原来龚千担来了这里。

    龚千担看到陈久如十分高兴,老友重逢,刚想上前招呼,却看到陈久如两眼通红,似乎是哭过了一场,连问究竟。

    陈久如看了他一眼,双眼湿润,悲愤道:“我得到讯息,执信先生已在虎门遇难!”

    龚千担当场就呆若木鸡,乍闻噩耗,仿如晴天霹雳,缓了半晌还是不相信耳中所听,急道:“你有没有收错风呀(消息)?朱先生怎么会遇难的?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人下的手?”

    陈久如哽咽道:“是我在岭南学校的同学从东莞的亲戚那里打听到的,他也是执信先生的学生,和粤军很有联系。现在情况还是十分混乱,说不清是虎门炮台的桂军反水杀害先生,还究竟是东莞的人马下的手。总之执信先生的确已经遇难,已经有人亲眼看到他的遗体了。”

    龚千担听完都不知道说些什么,自从多如茶楼一别,想不到竟成永诀,自己在广利大舞台冒险之行还是因为他的缘故。

    两个人相对无言,过了良久,龚千担问道:“那久如兄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陈久如双眼发光道:“执信先生一生致力革命统一大业,我必定和他其他学生一起继承先生遗志。现下最重要的就是赶走桂军离粤,光复省城!”

    龚千担虽然不明白什么革命大业,但是对桂军鸠占省城也是十分痛恨,连忙道:“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手的,我龚千担一定会相助,也算是为朱先生尽一份力。”

    陈久如道:“我们岭南学校已经准备成立省城学生联会,联合所有院校,共同倒桂。”

    说完看了看四周,道:“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

    龚千担不解道:“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陈久如道:“我得到消息,‘義合興’已经和在惠州的粤军取得联系,准备和粤军里应外合。我估计‘十三行’会趁这个机会,混水摸鱼来对付你们。”

    龚千担恨恨道:“那就最好!我早在这里闷得快发霉了。就等带妹哥的号令了。你有他的消息吗?”

    一旁的汤姐带迫不及待地道:“他现在已经潜了水了,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