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五十五章 东山戴公馆

第五十五章 东山戴公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珠光街‘风炉巷’是在以前的砍头场,都说这里制出来的风炉沾着死人的晦气,特别是‘洪兵起义’以来这里的无头冤魂更加多不胜数。所以常有人因为欠赌档赌债无力偿还,或者是家中女眷被卖入大寨无钱赎身,逼得走投无路,就只好来这里偷风炉,然后摆在人家门口耍赖。”

    “久而久之,‘风炉多古怪,一笔勾旧债’就是这样传开来的了。但是那种‘风炉’必须是沾有七七四十九个刚死而未过‘头七’的杀头犯的鲜血,还要是未经阳光曝晒,沾有清晨露水的才行,还要是特别烧制而成。”

    “谁有这个胆子敢来刚刚行刑之后的法场地来偷?不少人就是因此被当做是乱党,也被官府胡乱杀了来凑数报功的。除非真是走投无路,本死无大碍的人来偷,不然这里的风炉不一早被偷光了?”

    陈久如道:“那红土风炉又是怎么回事?”猪油顺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看“鬼仔谭”,“鬼仔谭”只好道:“当年‘靓公保’的骨骸就是被烧成风炉,据说烧出来成了红土色的风炉。‘鸡康’太叔公就是要我们来找到它。”

    陈久如总算是恍然大悟,饶他是大学生,书生文弱也不由得破口大骂“鸡康”。

    “猪油顺”道:“我们先去前面找到那个龚千担再说吧。”“鬼仔谭”道:“还有一个小孩和一个小姑娘。”

    “猪油顺”眉头一皱,道:“小孩和小姑娘?”“鬼仔谭”不解道:“怎么了?”

    “猪油顺”对他二人招招手,来到了墙边的一堆风炉处,指着旁边一个箩筐对“鬼仔谭”道:“你来看看这个。”

    “鬼仔谭”走上前去,陈久如也想走过去看个究竟,但是“猪油顺”拦住他道:“看你是个书生模样就不要去看了,怕吓到你。”

    陈久如打了个突,只好看着“鬼仔谭”走到那个箩筐前。只见“鬼仔谭”走到那个箩筐打开上面的盖子看了两眼,登时脸上大惊失色,看着陈久如,脸色一片惨白。

    陈久如一路而来看见这个“鬼仔谭”身手不凡而且处变不惊很有大将之风,明显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是他看了一眼那个箩筐之后居然变成这个样子,也知道肯定是大有文章。

    他壮着胆子问“鬼仔谭”道:“箩筐里面有什么东西?”“鬼仔谭”没有回答他,反而问“猪油顺”道:“这个箩筐在这里多久了?”“猪油顺”从蓑衣之下掏出条古旧水烟枪,慢条斯理地放好烟丝然后点燃,“咕噜噜”地吸了一口才道:“已经有好几天了,我偷偷看见是有人从东濠涌那边运过来的。”

    “鬼仔谭”自言自语了几句“东濠涌”,反反复复几遍,忽然像是恍然大悟一般。

    “东濠涌”在今天已经是现代高架路,但是以前却是省城东城墙的护城河,而“东濠涌”和大东门之外就是省城人所称的“东山”,“东山少爷”之由来。

    陈久如家中是西关传统茶楼商家出身,况且他曾留洋在外,所以对于省城东郊和东山完全不熟悉,就问鬼仔谭究竟是怎么回事?

    “鬼仔谭”还是没有理他,对“猪油顺”道:“顺太公,你有没有看到的是什么人运过来的?”“猪油顺”又抽了口烟,道:“我看到是东山新河浦‘大支野’公馆的下人。他们是半夜偷偷扔来这里的”

    陈久如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大支野’又是什么东西?”

    “鬼仔谭”道:“是新河浦的‘戴公馆’,滇军的七十六师师长戴知秀。他的公馆别墅就在新河浦那里。这个箩筐是他公馆的下人偷偷运来珠光街这里的。”

    “东山”地区在前清时期还是省城东郊的郊区,过了东校场的永胜寺,沿着今天的中山二路当年叫做“百子路”一直过去,都是丘陵起伏、山岗遍布。而西洋人清末时最早在这里建立教会和教会学校。今天在寺贝通津路的基督教东山堂就是前清时由鬼子佬建立的历史悠久的教堂。

    而“寺贝通津”这个名字还是用着当年的老名字,这个“寺”字就是指“东山”的代表东山庙和东山寺,今天的龟岗大马路上。在今天还能通过这些古路名来追寻当年的历史变迁。

    而后来辛亥功成,袁项城窃国称帝,省城一直是南方革命人士对抗北洋政府的大本营,云集以孙文为首的老同盟会元老和西南各方军头势力,形成北平和省城两大南北对抗中心。

    孙文先生清末起事以来,在海外宣传革命多年,在海外华侨特别是闽粤侨民中很有影响。自从他在省城展开第一次护法运动后,成立护法军政府,很多海外归侨特别是广东侨民认为革命功成,纷纷幕名而归,回归故土,一时间“海归”十分兴旺。

    而这些海外归侨就看中了省城外东郊的这块环境清幽的宝地“东山”。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东山庙一带和新河浦这里变成西洋房别墅成片,与西关的传统岭南大屋可以说是相映成趣又各有特色,乃一时瑜亮,“东山、西关”就成为了老省城的代表特色。

    后来再经过陈济棠的“南天王”时代,“东山洋楼群”终于发展成为了直到今天还是十分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也是“东山”的代表。今天东山的“梅花村”就是当年的权力中心,我的少年时代也是在那里度过。而在我外公还是少年时候的二十年代初省城,东山一带主要还是西洋人办的教会学校和海外华侨居住的洋楼为主,还未有那么多政府高官贵人的进驻,所以“东山少爷”还未有真正出现。

    唯独有少数眼光独到的大军头就看中了“东山”这块环境清幽的好地方来建筑他们的别墅行馆。而滇军的七十六师长戴知秀就是在新河浦今天东山湖附近的胜地建了他的别墅行馆。

    这个戴知秀并不是地道的云南人,而是前清汉旗出身,随八旗驻军到云南,任过都司。袁世凯创办新建陆军,他就成为驻云南新军十九镇下的一个副管带,当时在云南新军内后来成为大人物的就有大名鼎鼎的唐继尧和朱德。

    此人经历了前清八旗、新军、二次革命、护国运动还有护法运动。一开始是追随唐继尧响应辛亥革命,云南独立;然后支持袁项城镇压孙文的二次革命;再以后他不

    满唐继尧,反对护国运动,遥尊洪宪帝;再后来又投靠唐继尧,支持孙文的护法运动,反抗北洋政府。等到滇、桂军阀利用完了孙文,借机扩充地盘,破坏护法运

    动,戴知秀又率部随滇军来到了省城,赶走了临时孙大总统,此时他已经晋升为七十六师的师长了。

    恐怕戴知秀自己活了大半辈子也不知道究竟谁才是自己的主子,总之有兵就是草头王。可能因为如此他开始变得有些思维混乱、神神道道,整天躲在公馆别墅里面搞些鬼把戏。

    但是多姿多彩、民丰物富的省城比起穷乡僻壤的彩云之南来说实在吸引得多。因此这位戴师长一直躲在公馆内乌烟瘴气、夜夜销金,由于气派很大,他又姓戴,而且戴公馆的下人在新河浦一带气焰嚣张,因此东山一带的居民都送了个外号叫他“大支野”和“大声公”。

    陈久如听完“鬼仔谭”约略述说,道:“这个就奇怪了,他戴公馆在东山那么远的地方,居然让下人运这个箩筐来这里,那究竟是为了什么?箩筐里面是什么东西让你这么害怕呀?”

    “鬼仔谭”突然道:“坏了,汤姐带和他姐姐还在前面,我们赶快去找!”说完和陈久如就向前跑去,“猪油顺”慢吞吞在后面走。

    陈久如一面跑,一面对“鬼仔谭”道:“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个箩筐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鬼仔谭”犹豫了片刻,道:“那个箩筐里都是些骨头和剩肉。”陈久如道:“那你怎么会吓成这个样子?”

    “鬼仔谭”轻声道:“那些都是些小孩子的骨头和剩肉!”

    陈久如听到之后吓得差点就停住了脚步,他面色煞白,声音颤抖地道:“什么?是小孩子?你是说那些是人肉和人骨头?”

    “鬼仔谭”点点头,道:“这下情况就非同一般了,看来‘鸡康’太叔公估计得没错,果然是那个庆隆在搞鬼!”

    陈久如听他又说出个人名来,越来越觉得这个“鬼仔谭”绝不简单,看来他今晚来这里是有很大的目的。

    “鬼仔谭”见他不作声,明白他已经起了疑心,就道:“你知道这个庆隆是什么人?”陈久如摇摇头,“鬼仔谭”道:“那你也应该听过当年沙基‘细眼皇帝’攻打东校场的事了?”

    陈久如当然知道,龚千担对“盲昌”已经是敬仰到如神一般,开口闭口就提及“盲昌”的事迹,当年“己酉年”省城四大公司弟子喋血东校场也听过他说了不知多少遍了。

    “鬼仔谭”道:“当年‘细眼皇帝’在东校场差点就死在这个庆隆的手下。”

    陈久如道:“‘盲昌’这么厉害的人都差点死在他手下?他究竟是什么厉害的来头?”

    “鬼仔谭”道:“他是前清满洲镶白旗人,当年是省城满旗驻军左都统标下的副都统,驻扎在光塔街。”

    “‘细眼皇帝’年轻时曾经大闹省城两广总督部堂的司后街,又火烧光塔街的满旗驻地,因此和庆隆结下生死冤仇。后来攻打东校场就是这个庆隆调动满汉旗兵和联络新军围攻四大公司弟子。听说其昌先生差点就命丧在他手上。”

    “此人十分机警聪明、本事高强,绝非是当年那些只会逗鸟聚赌的省城旗人可比。这么多年我们找他不到,原来他居然躲在了滇军的军头公馆里面。他手里可是欠着洪门弟子不少血债。”

    陈久如还想再问下去,但是“鬼仔谭”道:“说来话长,等今晚过后我再详细跟你说。”

    两人再跑了没几步,就听到前面有一声尖叫。“鬼仔谭”耳目聪明,立即就道:“那是汤姐带姐姐的声音,他们肯定出事了!”说完将手中的曲尺手枪上膛,飞快地冲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