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十四章 洪胜弟子

第十四章 洪胜弟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却看见“两脚黄鳝”双眼发直地看着别处。“打仔洪”和“镇三栏”都焦急万分,心想十万火急,这个“两脚黄鳝”为何还在磨磨蹭蹭?

    顺着他看的方向看去,却看到龙舟尾远处的荔枝树林浅水处,正黑压压地走来一群人影。

    “打仔洪”道:“那边的是什么人马?镇大人,是你们三栏的人吗?”

    “荷兰水”插口道:“今晚我们已令三栏弟子将泮塘封了,绝对不是我们的人。”“老襯庭”道:“如果不是我们的人,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人马可以闯进来?”

    “荷兰水”的兄弟“荷兰澄”最是了事,大声道:“镇大人,是,是大戏班来了!”

    “镇三栏”正全身戒备对面那四个虎纹怪人,听到“荷兰澄”这样说,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有点愕然道:“荷兰澄,你说什么鸟戏班?”

    “荷兰澄”指着那一队黑压压的人影道:“是陈塘南大戏班的那些…….”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

    “打仔洪”听他说到“陈塘南大戏班”,兀然有些如梦初醒,转头看去那两个“水云仙”。只见其中一个“水云仙”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张飞“大花面”,穿着一身大戏战袍,背后插着几面战旗,手中迎风招展一面锦旗,正在很有气势地抖动。

    “镇三栏”此时也看到这般情景,有点气急败坏,大声对着那个张飞“大花面”喝道:“你怎么,怎么会有‘琼花会馆’帅旗?”刚说完这句话,他猛然地看着“打仔洪”,道:“他们怎么会知道的?”

    “打仔洪”纵横江湖多年,此时也有些气短,叹了口气道:“镇大人,看来今晚我们要辜负盲昌哥所托了!”

    “鬼仔谭”看到“打仔洪”如此气泄,大为不解,道:“带妹哥,你为什么这样说?”

    “镇三栏”道:“我们三栏一世英雄,今天中了他们之计还不自知,真是该死。”说完他看着那帮越行越近的黑影,道:“这些都是当年战死在广西的‘洪胜’弟子,‘靓公保’前辈的门人!”

    “鬼仔谭”再次看去,这才看清楚这些黑压压的人影根本就不是什么人,而是一件件大戏戏袍,俨然如人立一样,涉水而来。

    这些大戏戏袍越行越近之下,看上去足有差不多近百之多,浩浩荡荡,自成队列、井然成军。“鬼仔谭”都可以清楚看到戏袍上的花纹装饰,均是血迹斑斑、腐旧不堪,看样子是有不少年头了,还发出阵阵的臭味,让人几欲不忍嗅闻。但是戏袍中却是空空如也,在水中自行行走的竟然全是这些空晃晃的大戏袍。

    “打仔洪”低声对他道:“你看这些戏袍的装饰,全是小武生和六分架武生,应该都是当年的平靖王大军坐下的‘飞虎班’。”

    太平天国年间平靖王李文茂的戏班大起义,手下编有“猛虎班”、“飞虎班”,都是戏班中的正印武生、小武和六分架武生编练而成,个个身手不凡,翻腾跳跃不在话下,曾使清军大为惊恐。

    而省城的四大公司之一“洪德胜”弟子大都是梨园红船出身,更是大军中的佼佼者,这“飞虎班”就是清一色“洪胜”弟子组成,“打仔洪”身为沙基洪门大老,一眼就认出了这些空戏袍的服饰。

    他转头再看着那大花面“张飞”手中舞动的那面“琼花会馆”帅旗,道:“那面就是琼花会馆起义的大旗,居然落在了这两个东瀛狸猫士的手上。”“鬼仔谭”道:“为何她们要帅旗引这些飞虎班出来?”

    “镇三栏”插口道:“当年‘飞虎班’中有不少洪胜‘请神咒’高手,现在这些前辈英魂有这面帅旗招引,必定能引去泮溏之源和那条巨龙舟的埋藏之地。”

    “鬼仔谭”有些恍然大悟道:“镇大人,莫非那旗标巨龙舟上藏着的就是‘请神咒’?”

    “镇三栏”脸色有些惨然,道:“那是我们两广洪门至宝,我们泮塘洪门先人数百年来守护之物,想不到今天居然是让我们故去的‘洪胜’前辈英魂来引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那面琼花会馆的帅旗居然落在了东瀛人的手上!不然她们怎么能驱动这些洪胜前辈英魂?”

    “鬼仔谭”大声道:“我们快过去抢回帅旗!”“打仔洪”道:“我们还是小心对面这四个怪物先吧!”

    蛟龙舟上众人看着对面那四个满身斑纹体毛的怪人,都有些不寒而栗。那四个怪人血红的双眼也一直盯着众人,弓着身子,但是迟迟未有行动,似乎是蓄势待发,那模样像极了猛兽在攻击前的样子。

    “镇三栏”朗声提醒众人道:“大家小心,这四个家伙是‘虎神打’上身,力大无穷、残暴无性,千万不要硬碰硬!”

    “鬼仔谭”却不晓得什么是“虎神打”是什么东西,自然不懂得厉害,从身上掏出他那只德国制手枪。“打仔洪”高声对“镇三栏”道:“镇大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

    说时迟、那时快,他已经飞身跃起,舞动手中那条裹着他外衣的船桨,兜头就对着对面那四个斑纹怪人当先一个扫了过去。此时两条龙舟相隔有段距离,但是“打仔洪”跃起之下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跳了过去,手中的船桨夹着外衣舞动起来看有千斤之力、威猛无伦。看得蛟龙舟上“三栏”众雄都张大了口,忘乎所以。

    船桨到处,正中那当先的斑纹怪人额头,听得“嘭”地一声巨响,那怪人却丝毫不动,反震得“打仔洪”手腕生痛,差点就松开船桨。这条蛟龙舟船桨是黄天来专用祖上传法熏制的荔枝阳木所做,比生铁还用硬实,但是打在这条怪汉的头上却好像毫无反应一般。“打仔洪”平生之下从未碰到这等劲敌,心中震惊万分,不由得打了个激灵,这家伙怎么和当晚在沙面英军营中碰到的那个古怪英军如此相似?看起来力大无穷,而且连番击打都丝毫无损,依然悍勇无比。

    但是也轮不到他细想,此时另外一个还未再次变化的“水云仙”又开始唱起戏来,这次唱的又变回“客途秋恨”,但是歌声比先前却诡异了一万倍,若是闭上眼睛听来真是不觉得这歌声是人唱出来的。

    纵是三栏“九大簋”个个号称“猛鬼桥上睡”的人,但是听到这大戏歌声都一起不寒而栗,心里有些发颤。

    那四个斑纹怪人像是受到了这阵歌声刺激一样,一起怪吼起来。“打仔洪”看到他们的体毛竖起,肌肉暴涨,口中发出一阵阵骚臭之味,心知不妙,大声叫道:“鬼仔谭,你去搞正那两个日本仔!夺回帅旗!”

    “鬼仔谭”刚要答应,突然从半空中抛过来一样物体,正好就落在了蛟龙舟的船上,像个球一样一直滚到了黄天来的脚边。黄天来低头一看,差点就站立不稳。旁边的“荷兰澄”也低头看去,“哇呀”大叫起来,骂道:“丢那妈,是个人头呀!”船上顿时就血淋一片,还夹杂着无比腥臭,“鬼仔谭”阅历最是浅薄,不比在场其余洪门前辈,差点就呕了出来

    “镇三栏”赫然看到那滚在船底上真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但还能看见人头上的头发,似是个女子模样,心中忽然想起一件事,大叫道:“打字洪,他们要发作了!”

    “打仔洪”怒道:“谁不知道你阿妈是女人?‘朱仔炮’,你还不动手?”但先前被他打了一船桨的斑纹怪人看到那颗人头,被血腥所激,已经一手就抓向他胸前。“打仔洪”何等身手?侧身一让,船桨桨头一圈,当作长棍也捣向这怪汉胸口。怪人被他桨头震退了两步,剩下那三个怪人也被那人头血腥所激动,立刻散开围住“打仔洪”,六只怪手一起抓向他头部,动作之快完全不是人之所为。

    这边蛟龙舟上众人都不由得替“打仔洪”倒抽一口凉气,他一人面对这四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怪物,简直就是凶多吉少。“打仔洪”毫无变色,右脚向后一退,船桨平举胸前,大喝一声连环送出,桨头混着千钧之力几乎不分先后点在了那三个怪人的胸前。

    这边“镇三栏”和“荷兰水”同时惊呼道:“六点半棍法!”声音中又是佩服又是大出意外。“镇三栏”素闻“打仔洪”是有名的“蔡李佛”拳高手,一拳断碑之威,但是万想不到他居然也会懂得红船“永春”的不传之秘“六点半棍法”,而且看他的手法和力道还是十分高深,绝对不是半吊子。

    “镇三栏”越看越是激动,忍不住道:“看‘打仔洪’的身段功夫,真是像极了当年的靓公保前辈!”“靓公保”是红船高手,在洪门中声名卓著,特别是以高超的六点半棍法出名。

    “朱仔炮”看出厉害,知道“打仔洪”以一敌四,万难幸免,又再连珠炮发,十几发的“朱砂手雷”顿时就落在了那四个怪人的身上,准头十足,完全没有误中“打仔洪”。“朱砂手雷”一打在怪人身上,顿时就爆炸出一阵阵赤红色的火焰,四个怪人似乎是为朱砂所克,被打得剧痛,每一发朱砂雷击中,都会发出那摄人胆魂的吼声,十几发之后,四个怪人都不敢再逼进“打仔洪”。众人都齐声喝彩,大赞“朱仔炮”。

    “朱仔炮”怒道:“丢那妈,叫什么好,他们虽然是邪物怕这些朱砂,但朱砂杀不了虎神打的,最多像是被针刺一样。镇大人,你见过虎神打,快点想个办法呀!”

    果然那四个怪人被朱砂手雷击中,虽然吼叫了一轮,但是很快就恢复常态,又向“打仔洪”围攻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