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二十三章 大烟鬼

第二十三章 大烟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就在“她”说话之际,蛟龙舟上众人都分明见到水面下现出两个黑影,看样子就是先前潜伏在水下的那两个“虎神打”怪人,显然是要趁“影月花”大施魅惑之技时,从旁突袭龚千担。其余两个“虎神打”中了“桐油程”的“火滚桐油生漆”,被破了神打法,早就失去了影踪。原来还剩下这两个家伙一直埋伏在水下,“虎神打”的凶暴大家都亲眼见识过,以“打仔洪”和黄威水的神勇尚且应付不了,大家都很替此刻站在水中的龚千担忧心。

    黄威水连忙对“桐油程”道:“水官兄,你的桐油生漆还有吗?”“桐油程”道:“有是有,但是我现在泼过去恐怕也会伤到水里面那个‘细路’(小朋友)呀。”黄威水奇道:“你此话是什么意思?”

    “桐油程”有些不好意思道:“这桐油生漆虽然能破‘虎神打’功法,但是其毒无比,若然人身上沾了一手指那么多,立刻就全身皮烂疼痛而死,非常阴功!”黄威水听罢勃然大怒:“丢你老味,既然这么毒辣,为何你方才又这样泼过来?万一我和洪兄身上沾了半分岂不是‘大镬’(严重)?”“桐油程”当场不敢再答话,其实他先前出手确实是冒了大险。只不过他是洪门高人,向来是艺高人胆大、兵行险着,算着黄威水和“打仔洪”如此身手应该不会被殃及池鱼,加上情势危急才被迫出手。现在看情形水里面的龚千担应该是友非敌,而且看样子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他自己就不敢再托大了。

    如此一来投鼠忌器,就算“桐油程”有破“虎神打”的法宝也不敢贸然出手。

    “打仔洪”道:“威水兄,我和你下水,先把龚千担救回来再说!”黄威水点点头,也招呼“桐油程”道:“你和‘花仔开’去对付那两只‘骑离怪’!”

    “桐油程”和“花仔开”刚才大显身手,众人都将他二人视作对付“虎神打”的克星。“花仔开”听到黄威水吩咐,就对“桐油程”道:“水官兄,我们下水靠近了再用桐油漆,这样就不会误中副車了!”他人如其名,生得俊秀,连声音也是有几分阴柔,像是个女子一般。

    四人随即蹑手蹑脚下水,向着龚千担和“影月花”而去。此时雨势基本停止,泮溏内的积水也退了一小部分,不用再像先前一样要游水而行,但行动始终不是那么轻便。那两只“虎神打”依旧动作神速惊人,立刻察觉到四人的行动,转过头来,只看到两双绿莹莹、阴森森的眼睛在水中晃动。“桐油程”也有些紧张,虽然他知道这“虎神打”的底细,“虎神打”的厉害他自然深知,但是此刻是在水中近身应付,又失了突袭先机,最怕是打“虎”不成反被“虎”伤。

    “打仔洪”打了个手势,他同黄威水就要向“影月花”而去,“桐油程”和“花仔开”就分开向着那两个“虎神打”。蛟龙舟上众人都屏息静语,紧张万分。“打仔洪”只在水中走了两步就兀地停步,一旁的黄威水打了个突,正想询问,就看到前面水中冒出两条人影。船上众人看到突生变化,都很是吃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黄威水看到面前这两条黑影可以说人不像人,浑身腐烂流着黑色的液体,恶臭难闻,以他这样的人物闻下来都感到有些头晕,差点向后倒去。“打仔洪”自喝了那“三栏酒”后对于这般恶臭反无动于衷,毫不慌张,看到这两个家伙的面目虽然狰狞,但总算是有些人的面目,再看了两眼,对着黄威水道:“威水兄小心,这两个就是先前跳下水逃走的另外两只怪物!

    黄威水有些奇怪:“桐油程”明明已经破了这两个“虎神打”的功法,击退下水,为何现在又再出现?况且面前这两个虽然都是狰狞无比,但总算五官依稀看出是人的模样,与满口獠牙、兽形恶相的“虎神打”大有不同。

    听得“桐油程”大声叫道:“威水兄,洪执事,这两个就是那‘虎神打’的死剩种。他们其实是‘九龙城寨’失踪的大烟鬼!小心他们身上的桐油漆,剧毒无比呀!”

    龙舟上的“鬼仔谭”听到“桐油程”这样一说,心念晃动:“潮州柑”曾提到过“桐油程”在九龙城寨追查那英国人马文仙的踪迹时,发觉九龙城寨里面吸食“大烟”的瘾君子无故失踪,现在听“桐油程”说来,“鬼仔谭”当堂明白这几个“虎神打”的来历,九成九这四个“虎神打”根本就是城寨里失踪的大烟鬼,不知如何练成了“虎神打”。或者是“被”练成了“虎神打”,成为了生吃人脑血肉的恐怖“怪物”。

    之前上西關多有发生小童无故失踪,还有“住家”女工一旦上工后失去踪迹,更有“珠光街”发现的那个装有小孩骨肉的箩筐,现在“鬼仔谭”都有些豁然明了之感,所有这些事情背后定是有人懂得法炼“虎神打”这种在太平天国、“洪兵大起义”残害无数洪英弟子,湮没多年的“神打法”,处心要制炼以活人神打而成的“虎神打”,故此物色了用九龙城寨的“大烟鬼”来充当。

    但是“虎神打”的神打修炼不同非常,在于要用小童脑髓、女子阴血来法炼,所以才有上西關小童失踪和女工被害。至于为何滇、桂两个军头戴知秀、陆云豹会牵涉其中,“鬼仔谭”还是未想得明白。戴知秀在陈塘南被擒后虽然一口否认,但此人实为卑鄙之徒,他说的话未必可信。而逢源街大宅的方艳秋提到过陆公馆曾聘请了不少女工均是下落不明,从来未有再出来过,看来这两条“契弟”(混蛋)九成九都是同这“虎神打”有关了。

    “鬼仔谭”瞬间心念转动,苦苦思索这炮制“虎神打”的罪魁祸首究竟是什么人,此人目的又何在,忍不住对“镇三栏”道:“镇大人,那庆隆是不是就躲在九龙城寨,是他搞出这些虎神打来的?”

    “镇三栏”看了他一眼,道:“你也认识庆隆此人?当年他在省城做旗官的时候你还未出世呢。”“鬼仔谭”道:“我父亲‘公脚先’自我年幼就跟我提过这条‘契弟’。当年若不是此人领兵围攻东校场,我大哥也不会身死就义了。”“镇三栏”点头道:“原来你大哥当年也是细眼皇帝的热血门生,难怪你知道庆隆此人。”说完叹了口气,道:“庆隆不会懂得‘虎神打’法,这背后必定另有其人。”

    “鬼仔谭”当场犹如一头冷水淋下来,惊讶、不解、困惑纷沓而来。他一直以为种种线索,都是指向那个省城前旗兵副都统庆隆身上,但是现在“镇三栏”居然出口否定。以他“镇三栏”的地位、名望、经历,自清末这十几年的省城历史大都躬逢其中,既然他说不是,就应该不是了。“鬼仔谭”无比失望,他自年幼耳濡目染,红船洪英长辈都将庆隆视为大恨,要抽皮剥筋,方解心中之快。他自己更将满腔愤恨、兄长身亡之仇放在庆隆身上,但是现在就好似用尽全身力气但打空了一样,万般惆怅。

    “镇三栏”却看不出“鬼仔谭”内心纠结,转身对着“老襯庭”等人道:“乌龙太岁是泮塘灵物,我辈‘三栏’中人受责在身,岂能置身事外?”“朱仔炮”、“老襯庭”对望一眼,道:“镇大人说的对,我们一起下水,几歹就几歹,烧卖就烧卖!”“荷兰水”、两兄弟虽然有伤在身,都一同道:“要动手就一起动手,三栏九大簋怎能缺了我们二人?”

    那两只满身腐臭,遍体都是“桐油程”泼在它们身上的滚热“桐油生漆”,显然确实是“虎神打”的克星:它们身上的皮肤像是蜕皮一样,不断地剥落下来,至于脸上更见恐怖,额头上和嘴巴附近的皮肉已经剥落得七七八八,口中只是发出些像是人声又像是野兽哀嚎的声音,对着“打仔洪”和黄威水就摇摇摆摆地冲了过来。

    “打仔洪”黄威水都不敢沾身硬拼,连忙躲避,但是在积水中不比在平地,始终没有那么灵便。黄威水在水上的本领更为强悍,但是闻到对方身上的腐臭桐油漆,就胆战心惊,生怕沾在身上,也只好连连退避。那边的另外两只“虎神打”怪物按耐不住,突然潜下水里,“桐油程”和“花仔开”都大吃一惊,此时若从水下攻击,他们二人是防不胜防。

    龚千担却一直没有理会眼前变化,只是走到“影月花”跟前,终于开口道:“秋娟,你为什么不在陈塘南等我来?”

    “鬼仔谭”听到龚千担开口说话已经很感奇怪,再听到这把声音竟然完全不是龚千担的声音,对“镇三栏”道:“镇大人,他的声音不是,不是龚千担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