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三十三章 同兴竹馆

第三十三章 同兴竹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除了这些传闻,沙面租界却仍旧没有任何动静,那个马文仙也没有再来泮塘生事,要求租地,想必是因为那晚虽然出动了“虎神打”仍旧铩羽而归,因此不敢再轻举妄动。

    而陈久如还带来了“鬼仔谭”、龚千担最为振奋的消息,他是从广东高等师范学校的进步学生处得来的:援闽粤军在惠州已经集结完毕,陈竞存、许崇智已经分别 通电粤、湘、桂、闽,通缉莫荣新、陆荣廷等桂系人物,誓师回攻省城,粤境还粤。省城内各界人士已经鼓动起来内应外合,更有粤汉铁路局工人罢工,拒绝为桂军 运送军火。看来省城内桂军大树将倾,大有树倒猢狲散之象。

    龚千担又问起“小红棉”的下落,陈久如说道已经通过同窗的关系,将她安置到了东山培正女子学校,众人都甚感高兴。陈久如却说并没有汤姐带和他姐姐的消息,想必最近省城混乱,其父亲也不准他出来胡闹了。

    到了次日,“火麻仁”一早就来找“鬼仔谭”和龚千担。龚千担焦急道:“仁哥,究竟什么时候‘生死片’呀?”“火麻仁”道:“生你个头,今天可是有事情要交代你们去办。”龚千担闷了两天,听说有任务,甚感兴奋,早就在摩拳擦掌,连忙追问是什么事情。

    “火麻仁”道:“最近太平南那里我们有一家‘番摊档’还有‘竹馆’和一家‘字花’遇到了些怪事,所以要找两个可靠的人去查看一番。”

    “竹馆”就是旧日对“麻将馆”的称谓,当时20年代的省城从长堤一路到沙基上“竹馆”、“番摊”和“字花档”林立,一到入夜那是喧闹非常,赌徒云集。

    龚千担大为失望,道:“原来是那些赌档呀,关我什么事?”

    “火麻仁”怒道:“什么不关你的事?这次生死片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些赌档引起的。太平南是我们沙基和‘十三行’的交界,现在遇到了怪事自然不能掉以轻心,提防是十三行的‘水龙’来搞鬼!况且派你们两个去是‘带妹哥’的意思。”

    两人本来对赌档是深恶痛绝,但是听说是“打仔洪”的吩咐,连忙就不再出声。“火麻仁”笑道:“再说了,你们两个加入我们沙基‘聯興顺’,片功未立,又没有收入。如果你们这次能查探出个究竟,就能领一份‘水钱’,也算是自食其力了。”

    龚千担正是穷光蛋一名,身无分文,本正窘迫,听了立刻两眼放光。“鬼仔谭”道:“仁哥,究竟是什么怪事?”

    “火麻仁”脸色一变,道:“就是有人来出‘老千’(赌法作弊)。”

    “鬼仔谭”心细如发,道:“赌档向来是五行出入,有人来‘老正’出千根本就不是什么怪事呀。”

    “火麻仁”尴尬一笑,道:“因为这个可能不是个人。”

    “鬼仔谭”总算明白为何会派他和龚千担二人前去太平南办事了,原来又是别有内情。龚千担胆大心粗,无所顾忌,还是觉得“火麻仁”好关照,起码可以挣一份竹馆的“水钱”,不用再身无分文,很是高兴。

    只不过他也忍不住有些微词:“仁哥,原来你是派我们两个去做‘睇场’呀(现场保安)?那和一般的地痞流氓有什么分别?我们可是‘细眼皇帝’的热血门生呀。”

    “火麻仁”道:“你个短命种,生死片将会在太平南对开的江面进行。带妹哥其实是要派你们预先在那里熟悉情况,以做准备。”“鬼仔谭”更加清楚哪里是什么 好事,分明又是出了怪事,要他和龚千担这两个愣头青去探个明白。反正他们二人也经历了不少稀奇古怪,特别是龚千担血性过人,粗疏无防,正好派上用场。

    太平南就是省城旧城墙西的太平南街,也就是今之人民南路的所在,当年是省城西關和南關的分界线,同时也是省城真正的平民和三十六行聚集之地,有点相类似香港的“大笪地”。

    前清时省城城墙的西边护城河西濠涌从这里流入珠江,时至今日“西濠涌”这个地名还保留了下来,可知其中历史残迹。不过民国九年开始省城政府已经开始拆除 旧城墙,扩阔修建马路,当时还是保留有旧城墙基。城墙未拆的时候太平南往北些许就是当年省城外城西侧城门太平门,往南就是油栏门,中有一桥沟通西關和南 關。太平门以东之内、濠畔街以南就是省城传统的外城,也就是俗称的南關,是真正的省城平民居住的地方,三十六行之所聚集。时至今日濠畔街这个地名依然存 在。

    百年前的省城有句俗语流传:“旗人居内城,西關为商,平头住南,城北乱葬岗。”平头者为真正的市井平民也,各行各业之群集: 太平门对开不远西關内有条“桨栏街”,也就是今日之桨栏路,前清时省城的各行各业喜欢聚集成群,其所在之街自然而成,称为“栏”,好似沙基三栏之一的的 “塘鱼栏”,而“桨栏街”顾名思义就是同船舶行业有关,因为临近江畔和沙基码头,自前清时期就是商贸发达,三教九流聚集之地,前清鼎鼎大名的十三行就在 “桨栏街”附近,数百年前省城还是唯一通商口岸之时,世界各地前来商人就是将船停泊在太平南对开的珠江面,然后上岸前往“十三行”。而“桨栏街”靠近十七 甫的地方就是黄飞鸿的“宝芝林”医馆正馆,只不过晚年的他多数是居住在上西關的另外一间宝芝林医馆,也就是当晚“打仔洪”带着“火麻仁”求医的地方。

    “太平南”向来就是龙蛇混集之所在,每天熙来攘往,同时也是纷争之地,两大洪门公司更是为了此处的利益争斗不下几十年,可谓是“打架多过吃饭。”

    临近江畔又是靠近沙基码头,自然商旅云集,赌档生意更加是兴旺至极,自清末至民初,这里大大小小的番摊、“字花”、“竹馆”如遍地开花,主政者乐于其税 所出,自然任由不管。相传民初龙济光主粤期间每月光是太平南这些赌业抽头居然可达数十万银元,上者中饱私囊就不知其数了。至于由这些赌业而带旺的各行各业 就更不胜数了。地处两關之界,“義合興”、“聯興顺”两大洪门争的是头破血流,而且“十三行義合興”向来独霸长堤一带的“番摊”、“字花”经营,岂会放过 这块肥肉?

    虽然近日关于“生死片”的流言颇多,太平南一带的赌档关闭了不少,逊色很多,但还是有几间依然开门,其中一间就是“火 麻仁”的名下----“同興竹馆”。这间“同興竹馆”很有特色,同时也是太平南的王牌,因为它是唯一三合一的赌档:赌客来此除了可以“竹战”(麻将),也 可以玩简单的番摊,还可以由“竹馆”的伙计代买“字花”。

    由于“字花”是每晚都开,而且花样繁多,本少利大,很受欢迎,就连居家 主妇都会用积蓄来买。通常来太平南消遣的赌客在“同興竹馆”赌后,就会去“陈塘南”的大寨开厅喝花酒,因此“太平南”、“陈塘南”被当时省城的好事之人称 为“寻风弄月双番南”,“夜月楼”是“陈塘南”的名牌,而“同興竹馆”则是“太平南”的名牌。

    但是现在这间鼎鼎大名的“同興竹馆”却遇到了个大麻烦,看着门口的茶水伙计苦瓜脸色就可以猜到几分。

    “鬼仔谭”、龚千担二人虽然万般不愿,但是碍着“打仔洪”之命,不敢不从,好不容易到了傍晚时分,草草吃了顿晚饭,沿着沙基大街走到了太平南靠近江边的 “聯興街”。此时太平南江畔处正是华灯初上,虽然时局混乱,但依旧热闹。水面上的疍家船户、还有街边“骑楼”下的夜摊小贩已经齐集,附近街上的几个“番摊 档”也开始营业,有不少赌徒早就凑在一起,吆五喝六,好不热闹。往东看去,再过去就是仁济大街,也就是南關长堤一带,该属“十三行義合興”的地盘了,龚千 担居然有些胆怯,问“鬼仔谭”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按照“火麻仁”的指示,是要找到“同興竹馆”的主持,“火麻仁”手下门生之一,此人姓朱,虽然掌管竹馆多年,在太平南也算是个人物,但他的名字很是有趣,双字“義胜”,因此常常被人取笑。那“同興竹馆”就在江边太平南街街尾上,再往东一走就到南關了。

    三扇开阔的门面,门上有个乌黑的匾额,烫金四个大字“同興竹馆”,两层的骑楼上下。入门是个大堂门面,十分宽广,倒像是个大茶楼的门面,照墙上挂着副画,正中一张长桌,龚千担抬头看去,见到梁上却是悬着好几个像是茶煲模样的东西。(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