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五十五章 南音幻觉

第五十五章 南音幻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靓公保”就是道咸年间名动两广的红船传奇,亦系前往粤西支援红兵大起义的佛山戏班“公乐平”其中一员,同时也是“鬼仔谭”乃父“公脚先”的戏行入门师父。据在珠光街的“猪油顺”所言,“公乐平”在四会山区曾遭“虎神打”截杀而折损了大半好手。

    当下听“白纹虎”的语气似乎对“靓公保”很有几分惧意,众人均感意外。看来这“白纹虎”果然是同红船戏行有关连。

    虽然众人对“鬼仔谭”这一举动都很感意料之外,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这样一件老古董的大戏袍而穿在身上,但黄威水却像是早在算中,哈哈大笑道:“白应星,西江红船戏班不正是你多年的冤家对头吗?‘靓公保’前辈的名号当年在粤东粤西之内是无人不晓,无人不知,你难道也不认得?”

    “白纹虎”盯着黄威水好一会儿,才道:“红船戏行,自古就是藏污纳垢之所,专门收留朝廷叛逆。‘靓公保’更是无法无天,一早在珠光街伏法了。只是我几乎忘了他还有个关门弟子‘公脚先’逃去了香港,真是漏网之鱼呀。”“鬼仔谭”听他这样说道,双眼顿时精光闪动,道:“白纹虎,当年就是你亲手残害红船弟子的?”

    他这样一说,众人中除了黄威水和“打仔洪”其余都大惊失色,“靓公保”是道咸年间“洪兵大起义”时的前辈人物,和众人隔了足有六七十年的时间,众人当年都尚未出生,眼前这个“白纹虎”又怎么会是当年亲手残害红船弟子之人?“鬼仔谭”这样说来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白纹虎”微笑道:“鬼仔谭,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我若如你所说,岂不是个老态龙钟八九十岁的老头子了?”“鬼仔谭”道:“若然不是你,为什么你如此害怕这身大戏服?这身戏服正是当年李文茂大王座下‘飞虎班’的行头。”“白纹虎”冷笑道:“谁说我怕你这身烂戏服来了?就算是李文茂亲自来到我也不怕。”

    黄威水道:“鬼仔谭,他不是怕这身大戏服,他怕的是红船弟子的‘大戏请神咒’!”“白纹虎”盯着黄威水道:“好你个黄威水,你向来身在泮塘,怎么知道红船大戏的隐秘?”黄威水昂然不惧,道:“好说了,在下打响算盘也算是半个红船弟子,自然懂得一些。”

    “想当年洪兵大起义之际,红船弟子本来在粤西所向披靡,那些粤西绿营官勇根本无从抵挡,但后来莫名其妙短短月内遭到大败,伤亡不计其数,正是遭到了粤东粤西交界处的‘虎神打’毒手。幸亏红船弟子内有‘神打军’高手助阵,用‘大戏请神咒’将‘虎神打’击退,才不至全军覆没,但红船弟子精英已然折损大半,以致后来才有佛山‘琼花会馆’之难。实在是我两广红船弟子这么多年心头上一大恨事。”

    黄威水说的这一段红船往事,在场的洪门大老全部或多或少从先辈叔父口中有所耳闻,听罢均脸上露出黯然神伤之情。黄威水指着“白纹虎”道:“这么多年来,我等红船弟子无不想查出数十年前这些‘虎神打’的来历,但始终毫无头绪,直到今晚我总算才突然有了些眉目。虽然‘虎神打’销声匿迹这么多年,只在红船前辈口中代代相传,但我早就怀疑省城内有懂得修炼‘虎神咒’之传人,图谋不轨。直到近日上西关内不断有孩童无故失踪,弄得人心惶惶,谣言四起。我就推断这必定同‘虎神咒’有关。”

    “白纹虎”冷笑道:“你们西关有小孩失踪难道又要算到我白文辅的头上?”黄威水道:“那晚上我们在泮塘遇到的分明就是‘虎神打’,其凶残暴戾必定无疑。只是我还不能肯定就是你白应星在搞怪。后来我才终于明白原来当年在东较场出手打伤‘细眼皇帝’的就是你白应星!阁下这手上的本事,出手见血,恐怕不是寻常吧?不然又有什么人能有此等大本事能伤到‘细眼皇帝’?他当年离开省城前曾跟我提过,要我千万小心,省城内有懂‘虎神咒’的妖人。不过我万想不到你白应星销声匿迹这么多年,现在又再现身,一定是同‘细眼皇帝’有关了。”

    “白纹虎”道:“你黄威水说了老半天还是乱七八糟,‘细眼昌’这家伙是缩头乌龟,从省城逃走了这么多年回来也是东躲西藏,毫不光明正大,怎么不敢出来现身?”

    “鬼仔谭”怒喝道:“你这妖怪,也敢出言冒犯其昌先生?”“白纹虎”道:“我骂他又如何?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鬼仔谭”道:“今日我要为这么多枉死的红船弟子报这血海深仇!”说完飞身扑将过去。他身上还是穿着这件破旧大戏“行头”,“白纹虎”真是有几分顾忌和害怕,居然侧身避了开去。“鬼仔谭”像是不要命似的,发了狂地迎着“白纹虎”而去,一副要同他同归于尽的架势。龚千担知道“白纹虎”双手厉害,怕“鬼仔谭”有什么损失,出于义气,忍着胸口伤势,挥手上那劈竹刀对着“白纹虎”脑后就劈了过去,黄威水急道:“千担仔莫要鲁莽!”

    “白纹虎”后脑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反手一抄立即抓住那劈竹刀厚大刀刃,龚千担但觉像是手中这刀似是浇铁生铸,动弹不得分毫,突然面门一阵凉风刮到,亏得他心思反应够快,情知不妙,瞬间本能地低下头去,只觉得额头处一阵冰凉划过,顿时双眼上就有水流落下来,连忙伸手去摸,居然全是鲜血,显然又中了“白纹虎”一抓,若非见机够快,恐怕整张脸皮都会被撕破下来。龚千担登时觉得一阵凉气从脊骨处直冒上来,背后衣衫冷汗湿透。

    “鬼仔谭”趁着龚千担阻挡“白纹虎”这一空当,看准机会飞身就扑到了“白纹虎”背后,双手狠狠地从后扼着“白纹虎”,大叫道:“千担兄,快动手结果了这短命种!”连“打仔洪”这般人物都伤在了“白纹虎”手下,“鬼仔谭”这下动作简直无疑自杀,黄威水和“打仔洪”都焦急万分,但是危急之下二人都来不及相救。

    龚千担两番被这“白纹虎”所伤,流血不少,伤势很是不轻,本就已经一肚子气,又看到“打仔洪”等几位沙基和“三栏”大老都纷纷受伤,无一不是这白应星所为,真是又惊又怒。他生性最是莽撞直率,现下被激起性子也顾不得什么危险,看到“鬼仔谭”也本着性命不顾,就指着“白纹虎”破口大骂道:“丢那性你这十三行短命种,伤了我们沙基这么多兄弟,今日拼了我这性命也要帮你埋单!”说完挺起劈竹刀,对着“白纹虎”的胸膛发了狂似地冲上前去。

    “白纹虎”本领如此厉害,有目共睹。众人只道他两下手脚就能轻易将“鬼仔谭”挣脱,但是此刻他却好像中了邪一样,纹丝不动,任由“鬼仔谭”从后将他制住。任是“打仔洪”也百思不得其解,很是惊讶,转头看去黄威水那边。

    见到黄威水低下头去,像是在低吟浅颂。“打仔洪”侧耳凝神细听,黄威水像是在低声吟唱,而且听起来像极了南音大戏,他的声音低沉厚实、苍凉悠远,于深夜中尤其扣人心脉,别有一番风味。龚千担、“鬼仔谭”二人也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在深夜中听到这南音大戏歌声,珠光街的“猪油顺”唱过;黄威水当晚在泮塘也曾唱过,这低沉苍凉的南音歌声仿佛有种无穷的魔力,他二人听到之后心中都有种莫名其妙的触感,像是似曾相识又是耳熟能详。

    龚千担流了不少血,身上、额头都受伤不轻,神智本就开始有些模糊,再听到黄威水低声吟唱的大戏南音,眼前恍恍惚惚看到一片红光。待再看第二眼,这片红光原来是竟然冲天的火光、熊熊烈焰。龚千担心中更加疑惑,从何处会来此大片火光?又见人影幢幢,来回晃动,火光映照下都是些脸上描妆、身穿武生行头打扮之人,个个身上血迹斑斑、伤痕累累,领头的那人口中大叫道:“白虎神,是白虎神在作乱!”又另外一人叫道:“琼花巷已被火烧,快去救火!”龚千担越看越是心惊,但心下却很清楚自己眼前看到的都是幻觉,对这“琼花巷”三个字尤其耳熟。

    耳边似乎隐约听到有把声音说道:“省城‘琼花巷’也有间琼花会馆,飞虎军攻打省城时也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正是那白应星所为!”

    龚千担听到这句说话登时就打了激灵,眼前所有幻觉通通消失,什么火光、人影都没有看到,只看到“白纹虎”睁大双眼瞪住自己。(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