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六章 南御狐

第六章 南御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些没有出事的夜班工人纷纷传闻,在夜更开工时不断有工人无故擅自离开然后失踪,待次日找到之时已经系躺在陈塘南街口人事不省,口吐白沫,救醒后也不知发生究竟如何,反正就是病倒在床,四肢无力、脸色枯黄,无法再开工。但系这些工人个个又语焉不详、欲言又止,所以人人都说系撞了妖邪。

    一时间谣言更传得纷纷扬扬,渐渐更有传言说系沙基“老联”在从中作梗,要令清拆工程不能如期完成,以报“联顺粮油总会”被拆之仇怨,同新任市政厅同军政府对抗。“缩骨全”见识高远,自然知道其中有不妥,马上找到“打仔洪”同“火麻仁”在宝华大街“四邑会馆”商议。谁知“打仔洪”却早就将龚千担叫来见他三人。

    龚千担早就系幸灾乐祸,一见面就道:“带妹哥,你理它作甚?这些工务局的人系自作自受,谁叫他们敢拆我粮油总会?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就叫天理报应。”

    打仔洪道:“细路哥懂什么?现下流言四起,开始对我沙基老联不利。摆明就是有人搞鬼要嫁祸比我地。今日叫你来系叫你去第十甫拜见香臣先生!”龚千担一听,脸上红道:“带妹哥,你叫我去那里做什么?”

    缩骨全在一旁笑道:“千担仔你以为洪执事叫你去提亲?就算系,也是先生驹去呀。”缩骨全向来稳重老成,现下却开起玩笑来,甚是罕有。打仔洪看了他一眼,但欲言又止。缩骨全道:“洪执事你干脆就把事情说个明白吧。”

    打仔洪点点头,道:“清拆工人撞邪之事我已经禀明细眼皇帝同先生驹得知。他托先生驹传了口信来,点名要你听日马上去拜见香臣先生。”说完指指桌上一封信帖道:“这封就是先生驹的亲笔信帖,你只要凭此去见香臣先生,他一定见你。你见到他之后,就要问他一件事。”

    龚千担道:“是什么事?”

    缩骨全道:“你要问清楚香臣先生有关‘南御狐官’的来历,其他你一律不要多问。先生驹已将详情在信帖来些明。你只将香臣先生的答话一字不漏回复给我地听就可以了。现下到处事情纷扰,耳目繁杂,只好要你这个细路哥去走一趟,或可避人耳目。事关重大,可要仔细,不要被儿女情事所碍。”

    “火麻仁”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道:“想不到堂堂龚千担也有此等瓜葛。”

    龚千担听到火麻仁取笑,更是羞惭,但更加不明所以。这“南御狐官”究竟是什么东西,又同这次沙基清拆受阻有什么关系?但是打仔洪同缩骨全有命,他哪敢不从?偏偏那个醒目非常的“鬼仔谭”又在香港未回,他都不知找谁去问个原由。

    次日一早八点钟光景就梳洗完毕,特地找了件新衣衫,穿了条新裤,带着信帖就前去第十甫汤家。汤香臣虽然家势不凡,但汤家就只在第十甫同第九甫交界的“文华里”深处一所普通民宅,一样外是趟栊木门内是红木大门。待敲开大门,开门的不是别个竟然就是那个汤姐带。汤姐带多日未见龚千担,看见他这身装束反倒有些不认得了,叫道:“千担哥,平日见你都是‘上身透风、下面穿窿’,今日穿得甘架势堂的?”说完连忙打开趟栊门,转身对着屋里叫道:“四姐,千担哥来找你啦!”

    龚千担气得一巴掌打到他后脑,喝道:“叫你个大头鬼,我是来拜见香臣先生的!”说完就将“先生驹”的信帖递过去,道:“快快将此信帖交比你父亲大人。今番系带妹哥令我前来的。”

    汤姐带平生就最崇拜“打仔洪”,立即恭敬异常接过信帖,转身就跑入天井转入内堂,边走边叫:“龚千担来提亲啦,龚千担来提亲了!”听到龚千担脸色煞白,差点站立不住,恨不得兜头打他一拳。

    未到一盏茶的时刻,就看见汤怀娣带着汤姐带走了出来,龚千担看到她更是满脸通红。反倒是汤怀娣十分大方,道:“我阿伯(阿爹)已经知道系恩宁街先生驹的信帖,要请你马上到他书房见面。”龚千担听完连忙道谢,只有那个汤姐带在一旁瞪大双眼看个不停。

    原来汤家外表普通,里面倒是阔落。过了天井走过大厅,就来到汤香臣的书房。香臣先生果然不愧是书香世代,书房内布置十分典雅,书籍林立。龚千担这等文墨粗鄙的更加系肃然起敬,站在门口大气也不敢透一口。

    汤姐带对着书房内道:“龚千担来啦!”龚千担仔细向内看去,看见那汤香臣站在屋内角落的书柜前,抽着根“来路”洋烟,正看着先生驹的信帖。他身形高大,穿一身长衫,看起来四十来岁的年纪,但长相却是英悍,不像个前清官宦世家子弟,反而很有一副文明人的做派。

    汤香臣呵斥汤姐带道:“一点规矩都没有,大呼小叫。居然还敢乱说你四姐的坏话?”汤姐带一点也不怕他父亲,“我哪有乱说,现下全沙基都知道‘先生驹’要代龚千担向你提亲,要娶四姐过门!”

    龚千担听他这样说,差点就气昏在原地。但汤香臣反而哈哈大笑,对着龚千担道:“你就是那个龚千担?走近前让我看看?”龚千担连忙走到他身前三四步,也不敢直望其面。汤香臣看了他几眼,点点头:“‘细眼皇帝’的热血门生果然有点英悍之气,确实系洪英弟子之派。连先生驹都要为你出头,认真不简单呀。”

    他抽了口烟,淡淡道:“你既然系打仔洪差你前来,又持‘先生驹’的信帖。我就当你系自己人了。”说完看看站在门口的汤怀娣道:“你果真欢喜我女儿?”龚千担张大了口却是不知如何说起,绝想不到这位香臣先生如此开门见山,毫不转弯抹角。

    汤香臣哈哈笑道:“我还以为你‘千担’为名,豪爽过人,怎么却扭扭捏捏像个女人?我汤廷芳向来为人处事干净利落、说一不二。你若然欢喜我这个四妹头,你既是细眼皇帝门生,又是先生驹的面子,我怎么会不答应?”

    汤姐带看见龚千担不做声,急道:“千担哥,我阿大都点头答应了,你怎么还不应承?”这下轮到门口的汤怀娣满脸通红,早就不知跑去哪里了。

    汤香臣又再哈哈大笑,道:“也罢,也罢。我倒是急就章了。”说完将先生驹的信帖提起,正色道:“先生驹是要向我打听一件事,然后要你一字不漏回禀打仔洪同缩骨全。”

    龚千担听到讲起正事,连忙道:“带妹哥说要我问你‘南御狐官’的事情。说是同这次沙基清拆工人撞邪的事情有关。”

    汤香臣眉头一皱,道:“先生驹同打仔洪这样问,难道他们觉得是。。。。。”说完顿了一顿,摇了摇头,默想片刻而不作声。龚千担同汤姐带看他表情凝重,都不敢打扰。足足过了一盏茶的时刻,汤香臣才走到书柜前从底层掏出一本又黄又旧的书册,这书册十足本“通胜”那样厚。他放在书台上翻了起来,待到差不多最后几页,道:“‘南御狐官’系东瀛神道变术派的狐变一系。当年南北朝时神道派护持南朝天皇有功,其中有狐变术士被天皇御赐神道牌,封‘南御’姓,称为‘南御狐官’,官拜三品。”

    “东瀛‘南御家’据传能请野狐、仙狐、妖狐变化之术,媚术、符咒、走避、变化无穷。但只是在书籍上有载,从来无人见过。除了这书册上有所提及。”说完指指面前此书。

    龚千担好奇道:“香臣先生,这本是什么书?”汤香臣沉吟片刻,道:“这本就是‘红船秘录’。”说完看了龚千担一眼。龚千担惊道:“红船秘录?原来先生驹、白太叔公说的都是真的?”

    汤香臣道:“你说的是洪胜的‘白饭鱼’叔父?”龚千担点点头。汤香臣笑道:“白贵标、王继康、张继顺是现下两广三点水中仅存的三辈叔父,也只有他才听过‘红船秘录’。康乾年间请神弟子已在红船中流传,这本红船秘录就是从‘洪门九曜’传下来的。”

    “什么是‘洪门九曜’?”龚千担同汤姐带异口同声问道。

    汤香臣叹了口气,似乎有些伤感,道:“两广洪门七大山头为联合团结共反满清,于顺治、康熙年间开山插旗,称为‘七山聚义’;各山山主而成‘洪门七虎’。这‘开山七虎’都是当时响当当的传奇人物,与当年两广武林名家英雄如陆阿采、陈享均是好友师朋。这七虎又传九位门生,将七山发扬光大,这九人当年相传在省城西湖街‘九曜巷’聚义相谈,平生快慰,结为异性兄弟,故被两广后辈洪英弟子尊为‘洪门九曜’,他们就是两广洪门开山的第二辈祖。这‘九曜’当中有六位是红船中人,精通请神道法,就将种种在红船跑江湖中见识到的请神奇遇、隐秘渊源记载下来而辑录成这本红船秘录。这秘录传到我辈之手都有数百年了。其中就的确写明有东瀛南御狐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