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十四章 南五真

第十四章 南五真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龚千担再看看四周,身旁的箩底橙同样是一头雾水。陈村种却不再是半死不活的样子,看样子精神完全恢复过来。龚千担又是吃惊又是不解,陈村种自己也像是百思不得其解。

    至于那尊“华光大帝”果真消失得无影无踪,四周依旧是寂静无声的陈塘南,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那个武生“靓公保”却还是站在面前,望着他们四人。

    先生驹拍了两下手掌,一脸钦佩道:“前辈请神道法高深莫测,这‘龙舟渡’说唱我都是第一次亲耳所听,古远苍凉、龙舟声渡。”龚千担听先生驹这样一说,再回想起来方才这“靓公保”用那龙舟桨撞地打拍子正是扒龙舟的动作,忍不住道:“你真系靓公保?靓公保不是几十年前已经在风炉巷被斩头了吗?你是魂魄翻生?”

    先生驹喝他道:“千担仔,前辈面前不得无礼。这位前辈叔父怎么可能是靓公保叔公?方才若非是他请神借法,用‘赵子龙’声威呵斥,如何能破那‘华光火’?”龚千担哦了声道:“刚才我迷迷糊糊看到有个常山赵子龙喝走那个‘华光大帝’,就是他请的神法?那个装扮成‘赵子龙’的小武呢?”

    先生驹微笑不语,只是看着还是一脸茫然的陈村种。箩底橙恍然大悟,道:“无怪乎我见到那个赵子龙有些眼熟,原来就是你陈村种!只是你方才变成赵子龙真是像大戏里的一样,神武无比,那一眼瞪过去,真是厉害!”

    龚千担听他这样一说,也好像觉得方才那个赵子龙的眼神、样子是有几分是陈村种的模样。再看看陈村种,却怎么也想不到何以他能变成那么威武神气的“常山赵子龙”。陈村种看着那“靓公保”,好似恍然大悟,冲倒他面前就跪了下来。

    “靓公保”连忙扶他起身,笑道:“后生仔为何行如此大礼,我文剑声受你不起。”陈村种听他自道名字,面色一变,低头想了一想,却不起身,而是低头就拜,口中道:“红船请神弟子、佛山‘法咒宗’及后陈有春拜见文祖师!”听声音竟是万分激动,几成哭腔。先生驹听到陈村种这样的语气,再看了看这自称名叫“文剑声”的武生,道:“晚辈身在泰山前却有眼不识,真是糊涂透顶。”也躬身行礼。

    那文剑声正在劝陈村种起身,看见先生驹行礼,急忙也躬身回礼道:“恩宁街‘先生驹’大名远播,我也是慕名已久,不敢受礼。”

    先生驹急忙对龚千担道:“你不是奉细眼皇帝之命来探寻请神‘南五真’的吗?这位就是南五真之一的‘文武生’!”龚千担听先生驹这样讲,又看到陈村种激动如此,再加上方才已领教过厉害,急忙翻身就拜:“兴顺山堂下六辈弟子龚千担叩见文祖师。”

    那文剑声本就在劝,现在见三人都在行礼,真是哭笑不得,道:“我不过是个大戏班的文武生,什么祖师不祖师,实在是愧杀老朽了。”扶起二人,笑着问陈村种道:“你不过听了我姓名,怎么知我的来历?”

    陈村种道:“弟子在南海、佛山跟恩师学法,他说南派请神至尊者‘五真’,都是戏班行当,其中有位祖师梨园中人称‘文榜眼、武状元、请神小探花’,红船大戏中文、武生俱能,故此人送外号‘文武生’,江湖中又尊称‘文三元’。弟子见祖师如此本事,又说姓文,虽不知南五真的真实名字,但也就猜了出来。”

    文剑声道:“不错,我的字正是三元。令师也是法咒中人?他大名上下如何称呼?”陈村种道:“恩师是佛山祖庙人士,姓梁名桂枝。”文剑声只想了片刻,微笑道:“原来是梁香远。你同令师既然也是法咒一系,又在佛山,那你的祖师我也知道是谁了。”

    陈村种激动道:“我师公仙游有日。他老人家临终前念念不忘的就是红船请神弟子星流云散、子脉断绝。他在世多年也遍寻同道前辈而不见,引为憾事。他多番在弟子面前提起‘五真’祖师,说如能寻到这几位祖师高人就能学得高深请神宗法,自能光大我红船请神。想不到弟子今日真的可以遇到文祖师!”

    文剑声摇摇头,神色变得黯然道:“请神借法其中艰难困苦重重,又被视为外道邪法,向来为当权正道所恶而大力禁绝;学法者又要经历孤、贫、夭、弱四大灾害,实在是苦不堪言。当年洪兵起义,红船戏班中人为清廷所剿灭,请神弟子几乎死绝。就算侥幸存留,也是像我这样一把残躯、孤灯苟活,真正是应了孤、贫之受呀。”

    先生驹见文剑声面上虽然上了妆彩,看不出样貌,但观他此时神态动静,全无方才请神借法之时的如山似岳之气势,却是一番颓唐衰老,不由得也是长叹一声,道:“三元叔父也不须如此伤悲,现下你不是又遇到有春这位请神弟子了?请神一脉后继有人,也是可喜。”

    文剑声笑道:“老朽也万万想不到风烛残年之日居然在陈塘南这里遇到有‘法咒宗’的年轻弟子,实在是出人意外。”

    龚千担道:“文祖师,这法咒宗是什么架势堂?”

    文剑声道:“请神道法从大宋三山盟法流传下来就分为‘符法’、‘咒法’二宗。其中‘法咒宗’一脉传承,请神借法时以‘行咒唱祷’而行法,后来请神弟子为避时世祸乱而入红船行当,就以岭南先民的南音、龙舟调同后来的粤剧戏唱入密请神法咒,辗转流传而成不同分派,好似佛山祖庙一派就有自己的请神戏咒。”

    陈村种道:“我听恩师桂枝公提过,‘符法宗’以符箓、图文行法请神。几百年流传下来都不知有几多分派,各式符箓、法图纷繁复杂。五真祖师中的‘鬼马六’叔公就是其中宗师巨匠。”

    文剑声点点头,道:“不错,‘符’、‘咒’二宗虽源流自一脉,但各自修行数百年已经大不相同。据老朽看来,‘符法宗’内出神入化、登峰造极的确实是要数‘鬼马六’了,只可惜我与六哥自当年在香港一别,这些年也不知他神隐何方。”说完就看着先生驹。

    先生驹正是鬼马六的师侄,却十分愕然,又有些失望道:“我还以为能从三元叔父这里得到我师叔的消息,原来叔公与他老人家也是多年无见。”

    文剑声叹了口气,道:“我多年来一直隐居在清平街、陈塘西,靠与街坊补锅维生,倒也清贫自乐。六师兄他为人古道热肠、飞扬跳跃自不甘埋没于市井之中,或者他还在香港也不一定。”

    先生驹听到文剑声最后于鬼马六分别是在香港,暗定主意势必要下香港一趟,就道:“三元叔公既然隐居市井这么多年而不问世事,何以今晚会如此凑巧来搭救我们几个?”文剑声看了看四周,深沉道:“这神道变法确实非同一般,方才我也是侥幸而将他们吓退,下次就未必有这般运气了。”

    龚千担与陈村种见连堂堂五真祖师文三元都如此忌惮神道变法,心里都庆幸今晚无将小命送在此处。先生驹点头道:“三元叔公讲得是,弟子苦学辟神、驱邪之术多年,但今晚应对这神道变法却是束手无策,眼白白看着千担仔同有春被那变法、迷象所乱。弟子真是惭愧。”

    文剑声摆摆手,道:“这怪不得你,此东洋神道变法别说是你们,连我这老儿也是今晚才第一次见识到。其实我这近一月而来已经暗暗留心,早就留意起这帮东瀛高手的动静下落。这东瀛南朝的神道教变法,源远流长,实不下于请神借法。其最厉害处就系能以各种变法、幻象来激荡各人心中所欲所求而令其自陷其中。其实常人心中必定有最所欲者而求不得,往往暗藏心底,望能忘却,但却能被这些神道变法所用,加以迷术、惑象,实在是难以对付。”

    又看着陈村种道:“方才你被华光火术所迷,危急之下我只好用你请神借法,那当头怒喝乱了那神道法士心神,才将那华光火所斥退,下次就不会有用的了。”

    又看了先生驹一眼,饶有深意地道:“这几日来沙基清拆的工人所谓撞邪,就是神道变法所为。就算今晚你地不来陈塘南探查,迟早也要逼我现身的。”

    先生驹微笑道:“还不是瞒不过三元叔父。”文剑声哈哈笑道:“只不过你同细眼皇帝却猜不到究竟是我们五个中哪一位会现身?”

    龚千担越听越糊涂,道:“驹叔,你同细眼皇帝都是一早算定如此的?”

    文剑声笑道:“千担仔,你不要怪他们。不是先生驹要逼我出来的。”先生驹对龚千担道:“其昌兄同我派你同陈村种来,自然是要查探这些神道变法弄什么把戏。但若然真能引得请神中的高手祖师现身,那就是最好不过了。至于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搞怪,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

    龚千担看了看陈村种,还是有些不明白。陈村种道:“这些神道变法中人来沙基搞怪,其实背后一定是有人指使。此人同驹叔、细眼皇帝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引出真正的请神祖师现身。既然如此,驹叔就决定顺水推舟,只是我本事低微,差点就送了条小命在这里。”

    龚千担恍然大悟,道:“那究竟是那个短命种、大头鬼在背后指使,搞这么多动静出来?”

    文剑声冷笑一声:“此人一早就到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