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二十章 各神各法

第二十章 各神各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邵完我踌躇了片刻,道:“其昌先生,其实我先前几日已经同邓仲元参谋长见过面。”

    细眼皇帝微笑道:“邓仲元系粤军中出类拔萃之人,他此次回到省城自然是要联络各方各界人士了。几位都是学界精英,我早就料到,所以我也要请几位前来。”

    邵完我点点道:“我同久如兄几位不过系乳臭未干的学生哥,只能做些跑腿的功夫。邓参谋长现下已经是粤军第一师的师长,掌握粤军精锐。他同我见面时说道,孙先生一向志在北伐,但要北伐就必定要团结所有有志之士方能竞功,尤要以两粤为发轫之源,实在是重要至极。邓师长还言道:其昌先生在两粤久负盛名,三点水中雄杰云随影从。又于五行八作、三教九流中威信素著,广府四乡八野无不钦服。不论西江四邑、潮梅或莞、宝客籍,抑或是省城中三栏营生、电车、印刷、三行土木等等各行中都有先生的门生追随。先生兼且又香港、南洋多年,更是追随者甚多,根基深厚,实在是举足轻重,难怪有人会对先生你起猜忌防范之心。但邓仲元师长是一心要同先生你做朋友。”

    细眼皇帝笑道:“邓仲元好生会摆我‘上枱’,这顶高帽子戴下来,我禁受不住。不过我黄其昌树敌甚多,已非一日的了。”

    邵完我道:“邓师长因此托我向先生带话,希望先生能与真切与他一见,勿因当年种种误会而弄到不可收拾的局面。”缩骨全突然插口道:“那不知邓仲元是站在孙先生那边,还是陈竞存的东江系那边?”

    细眼皇帝摆摆手,微笑道:“永全兄多虑了,邓仲元系皎洁君子,不从党附。孙先生虽然德望尊崇,但我也很欣赏陈竞存,此人不愧当世豪杰有自己气派。不像有些人只知盲从党附,容不得异己。”

    邵完我、金克复与王放舟三人你眼望我眼,都不知细眼皇帝若有所指为何人,均不敢答话。细眼皇帝自嘲地一笑,道:“几位请见谅,我黄其昌方才是负气之说,不必当真。今日能与四位进步大学生谈话,实在是别开生面。几位虽是年少,但志向高洁,他日前途必无可限量,以后的事情就要靠你地这班青年英杰了。邓仲元的意思我明白,我愿与他一见,请他定下日子,我黄其昌必定践诺而来。我虽与孙先生及其学生部下意见不合,但并非不能调和,我也不愿省城还粤后再生无谓争斗。”

    邵完我喜出望外,道:“我会立即回复邓师长,表明其昌先生的意思。邓师长必定会拜见先生,与先生详谈。”说完就示意陈久如等人告辞。

    陈久如刚欲起身,细眼皇帝道:“陈少爷,你与鬼仔谭、龚镜清都是少年知交,不要为了意见不合而坏了情分,你且学你老师执信先生的度量、风采。我实在不忍看到你地这些大好青年坏了兄弟情谊。”

    陈久如脸有惭色,连忙称是,但又犹豫道:“请问其昌先生,龚镜清可就是千担兄?”

    龚千担道:“见你个大头鬼,我就是龚镜清,这是细眼皇帝刚帮我起的字。从今日起,我就是以字行。”

    邵完我等人听到是细眼皇帝帮他起的字,都肃然起敬。四人都向细眼皇帝、先生驹等人行礼,然后告辞而去。

    细眼皇帝此时却像是十分疲倦,坐在椅子上。他同缩骨全、打仔洪商议了几句,缩骨全就领着火麻仁告辞而去。鬼仔谭忍不住道:“先生是否还有事要吩咐我同龚镜清去办?”

    细眼皇帝看了看他二人,再看了看先生驹。先生驹却不言语,闭目养神起来。细眼皇帝哈哈笑道:“驹兄清净惯了,我今番重回羊城,是叨扰了驹兄太多了。实在太对不起。”他对鬼仔谭道:“我方才已经拜托永全兄同火麻仁,由他们传话出去,就说我黄其昌已经回到省城。”

    鬼仔谭虽不感意外,但还是脸色变了变,他不禁就望向打仔洪。打仔洪笑道:“其昌先生总不能避在‘先生驹’这里一辈子?消息传出去后先生是再不能住在恩宁街了,不然怕是驹叔这里的大门都会被挤烂。就算那白纹虎再来,其昌先生也不怕他。”

    细眼皇帝对鬼仔谭、龚镜清道:“我回到省城的消息传开去后,必定从此多事。有些话确实要趁此时与你二人说之清楚。”

    鬼仔谭、龚镜清都知事关重大,不由正色凝听。细眼皇帝道:“那晚千担仔前去沙基、陈塘南探听那些清拆工人被迷的底细是我的主意,为的就是引出那神道教的神宫千月,还可望能引得‘南五真’几位祖师现身。可幸总算能引出文三元前辈,但无想到连马文仙都来了,还多了个鬼佬马地臣。”

    “那马文仙所言非虚,马地臣的祖上确实是大有来头,是西洋所谓“骑士团’的成员。我知此人来历,也是在香港的时候从一个十分了得的西洋朋友那里探查回来得知。他那高祖在欧洲是有勋爵之位,系马地臣爵士,同时也是一个在马耳他的秘密骑士团成员,相传凡入此骑士团者均密约盟誓,所以故名‘圣约骑士团’。”他料众人中除了鬼仔谭,都不知这“马耳他”和骑士团是什么东东,就约略说了一番。

    待众人大概明白后,他又道:“此骑士团名虽为‘骑士’,其实内中人物各异。其后在那‘十字军东征’时就到了西洋大秦国的都城,他们要找寻的就是从西洋大秦国教廷流传下来的古远典籍,这些典籍就是西洋的故老请神召御之典箓,此骑士团世代源流下来就是要守护同精研这些典箓”

    龚镜清瞪大眼睛,实在无法相信,诧异道:“原来番鬼佬也有请神咒法!”

    细眼皇帝笑道:“穹苍宇宙浩瀚无尽,你我凡人所知有限。不止西洋人,其实世上众多教团、宗道均有其法神,可谓是‘各神各法’,因此而才有神法中人修习召御神能。后来及至突厥斯坦大军攻陷大秦国都城时,大秦教统从此终绝,那些典籍均散落无踪,大半应该与那都城同毁,就似我中土‘三山符咒总录’失传一样。”龚镜清道:“那个什么骑士团呢?”

    细眼皇帝道:“那骑士团也参加了护城之战,几乎全军尽没,马地臣爵士就是此骑士团侥幸余生的后人。”

    鬼仔谭道:“看来这圣约骑士团与琼花红船的遭遇颇为相似。”

    细眼皇帝点点头,继续道:“他其后在地中海某国从一些古旧图籍、文物中找寻到些踪迹,得知当年大秦陷落之时同之前,已经有教廷中人将部分典箓暗中带出了城,由‘骑士团’中的精锐护送,历尽艰难困苦,牺牲了不少人后一直就仓惶到了中国南海一带。”

    “马地臣爵士花了很多年月去研究这些残留下来的书信、典籍、航海图,居然被他大概找到了当年骑士团中的高手护送教廷僧侣逃亡的路线。这些人分了好几批先后从大秦都城逃了出来,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突破突厥斯坦大军重重包围,从海路一直到达了南海,你们可知他们最后到了哪里?”

    鬼仔谭道:“如我所猜不错,他们最后所到之处就是我地省城广州?”

    细眼皇帝摇摇头,道:“我不知道,连那马地臣爵士也不清楚。但他深信其中有部分船队确实从南海入了珠江口、狮子洋,顺着珠江内河一直到了泮塘荔枝湾,就此消失无踪。故此马地臣爵士才千里迢迢地来到了省城,借开设洋行做生意来探查这些失踪船队的踪迹。为了查明究竟,他千方百计结识当年的省城洪门前辈,特别是泮塘荔湾的三栏人物,直到他临终前还不断在探查。现下就轮到他这位后人马地臣、马永莲。莫要小看这位番鬼爵士同他的后人,可谓地道的中国通,不但学识渊博,而且对我省城掌故历史通晓透彻,那马地臣爵士还同省城的洪门前辈结拜做兄弟,历经三辈而坚忍不辍,实在非同小可、其志可钦。”

    先生驹道:“如此说来,马文仙同马地臣都断定那些失踪在泮塘荔湾的大秦船队内就藏有其西洋教廷古远流传下来的请神秘籍。所以他们千方百计也要查探个明白。不但马文仙、马地臣在找寻,那沙面法租界的菲力比大班同他女儿雅芳小姐恐怕也是其中之一。”

    细眼皇帝赞同道:“不错,马文仙与那菲力比应该是分属西洋教派不同统属,但均想得到这些召神典箓。”

    鬼仔谭对细眼皇帝道:“未知这些西洋请神秘籍究竟有什么架势堂的地方,这帮英国同法国番鬼佬就为了那些微踪迹就居然追寻了几代?”

    细眼皇帝叹了口气,道:“这世上无论中土、西洋或是其他各教均视其余诸教为异教,最终无不想将本宗本教光大,而称尊于世。而各教团宗派中均有请神召御之术士,希冀能以神威之能而笼络更多信众。但自召御神能之后,却就立即沉迷其中。越得神力异能之好处,就越不能摆脱。马文仙、马地臣同那雅芳小姐应都是西洋教中的请神召御中人,对于他们而言这些西洋故老‘请神召御’典籍自然就如深山宝藏,就算穷尽其一生也非要得到不可。”

    他望着龚镜清道:“我中土‘请神道宗’自古就为当权正统所禁绝,正因为神威如岳,惊天动地,岂能是凡人所应召御?如若胡乱挥用,未知后患无穷。况且人心本就有正邪善恶,若是在用心不良者手中遗祸世间,如系凶邪者请神召御,其神能自为恶极尽。就似那白应星的‘神打虎煞’,以害人命又以小童脑髓而驱御‘虎神打’。”

    他顿了一顿,终于又道:“而且请神召御必有所受,文三元所言:神威越巨,反噬越甚。我自为西江召神令日久,元神躯体耗费无穷,怕是支持不了多久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