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在洪门的日子 > 第三章 请神控物

第三章 请神控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港英政府面对如此恶劣形势,恼羞成怒之下决定采取强硬政策,而且还电请沙面英国总领馆相助,要将大量返回省城罢工的海员及其他各行工人逼回香港。

    鬼仔谭为人机警聪明万分,港英政府电报刚到不久,他就从沙面怡和洋行内线处得到确切消息:沙面英国总领馆可能会向在沙基聚集,暂行栖身的香港海员同其他各业工友们暗中施行威胁手段,要恫吓海员及其他工友们退缩,结束罢工返回香港复业。鬼仔谭大惊之下立即设法向细眼皇帝禀告。

    细眼皇帝得到消息,缩骨全商议后,命打仔洪亲自督率老联沙基“八门红棍”、 火麻仁及其沙基本部门生,会同“联顺公会“内众洪山兄弟,严加戒备,以防沙面的英国番鬼暗施横手,毒害海员及一众工人及其眷属。

    霎时间沙基一带足有数百洪山兄弟暗中戒护,再加上海员与工友中的青壮日夜巡视,声势十分浩大,就算沙面的总领馆真要做甚么手段,恐怕也非容易。

    龚镜清从打仔洪处得到此消息后,岂肯置身事外,立即自告奋勇召集起几十名三行土木工人手足,分班连夜加入火麻仁的门生,在沙基一带自发巡逻,以防万一。他妻子汤怀娣自然是晚晚提心吊胆,生怕他会出事。

    所谓越怕越见鬼,不出数日,沙基涌上的工友们就真的出了事:虽然戒备十足,但接二连三几个晚上,就有暂居在那些花艇上的工友的孩童子女无故失踪,而且居然无人即时发觉,直到天亮大人起身才发现自己子女无了踪影,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一时间所有工友同海员们都人心惶惶,纷纷疑心系对面租界的番鬼佬所为,虽然即时报上了公安局、巡警厅,但搜查之后也毫无头绪,怎么样都查不出那些失踪小童的下落,只说系“拐子佬”所为,但又无下文,气得失踪孩童的父母心急如焚,破口大骂那些警察只会“收片”,一无是处。

    火麻仁一面安抚群情汹涌的工友众人,一面向打仔洪禀告。打仔洪道:“先前上西关已经有不少细路哥失踪,当时就是疑心系那白纹虎‘虎神打’施行邪法所为,难道今番又是他出来为祸?若不是此异人,沙基上戒备森严,连乌蝇都飞不进来一只,那些工友的孩童又怎么会无故失踪?”

    火麻仁与龚镜清面面相觑,他们都领教过“白虎将”的厉害,就算神威如打仔洪都几乎在太平南‘生死片’折在此异人高手手下,况且听闻此人所施行的‘虎神打’居然要用小孩脑髓精血,思之更加不寒而栗。

    龚镜清道:“要对付这白虎将,怕要请驹叔同细眼皇帝出马了!”打仔洪摆摆手道:“暂不要惊动驹叔同其昌哥,白纹虎当日为细眼皇帝所击退,当下两败俱伤,久未露面,料他也是元气未复,这些工人的小孩失踪未必与他有关。今晚我先上那些花艇探查一番,再作定夺。”

    火麻仁听得打仔洪亲自出马,自然高兴。当晚入夜马骝泰亲自带领八门红棍;火麻仁精选手下数十得力精明门生,各自暗伏在沙基涌那些花艇上。马骝泰当年穿堂过壁,身手矫若树上猿猴,而且眉精目利,因此才得此花名绰号。他今晚奉打仔洪之命潜伏在花艇上就是为了查出小童失踪的究竟,也是憋了一口气看看是何方神圣在此搞怪,令到沙基洪山弟子面子全无。

    龚镜清自告奋勇,也带了三、五个三行土木手足埋伏在沙基边上策应。打仔洪劲装束备,由两脚黄鳝亲自驾着条尖嘴蛟龙舟停靠在沙面西桥附近静候,策划大局。

    各自埋伏妥当后,连日来栖身于花艇上的这些香港工友们,因为有工人的孩童失踪,早就是如惊弓之鸟,未等天黑就将各自的孩子带入花艇中,恐防又再丢失。待到夜深人寂,天寒料峭,四处悄没声息,连对面沙面租界都是漆黑一片,那些印度巡捕都躲了起来偷懒。龚千担在沙基岸上虽然抖擞精神,但此时也禁不住打了瞌睡起来。

    马骝泰却是目光如炬,只是盯住在水面上这一条条花艇,唯恐错过片刻动静。忽然间他身旁也是位列八门红棍之一的“蛇王叶”轻声道:“泰哥,这几天沙基的疍家水上人可有人家做白事?”马骝泰听罢不禁愕然,实在想不到何以“蛇王叶”突然有此一问。

    这位“蛇王叶”未入洪山之前是下西关养蛇世家,向以贩卖蛇酒出名,一身功夫了得且见多识广,在沙基洪山中算是一流出色的人物。马骝泰心知他此问必有因由,低声道:“据我所知就不见有人做甚么白事了,蛇仔哥为何有此一问?”

    蛇王叶指指涌上水面其中一条疍家船,道:“既然无人做白事,何以这条疍家船有这么多纸扎人?”马骝泰顺着蛇王叶所指看去,果然见到在靠近沙面租界那边的水面上停着一条寻常疍家船,船头挂着两个蓝灯笼,还摆着四个纸扎人形,但夜色中却看不清楚仔细。

    马骝泰道:“许是这疍家人有什么丧事,所以挂了蓝灯笼,摆了纸扎公仔做祭奠,也无甚古怪呀。”

    蛇王叶摇摇头,道:“疍家水上人家以身归水,不讲究仪式,甚少会在船上做这些祭奠礼仪。这条船已经停在此处多日,我早就有些留意,曾问过两脚黄鳝,连他这个疍家头领也不知此船的来头,其中必有古怪!”马骝泰与蛇王叶多年久历江湖,知他言必有中,点点头,道:“好,就等我摸过去探个究竟!”话音刚落,展动身形就从一条条花艇顶上跃过,向那条疍家船探将过去。

    但见夜色中马骝泰真如一只矫健猿猴,腾挪跳跃,轻轻巧巧地就到了那条疍家船左近的一条花艇。此时花艇上栖身的那些工友同海员家属还在酣睡中,完全不知不觉。蛇王叶与其他守候在一旁的沙基洪山兄弟看在眼里,都不由得心里为马骝泰身手暗暗喝彩。

    马骝泰伏在那花艇顶上不动声色,只是在仔细打量那疍家船上的这四个纸扎公仔,此时离得近了自然就看得更加清楚。这几个纸扎公仔在那两盏蓝灯笼的掩映下更加令人觉得阴森诡异。马骝泰定神看了几眼,也觉得奇怪,向来纸扎铺中制成的纸扎人都是由白纸所扎,但这四个纸扎人居然是用黑绸布而成,若非有灯笼掩映同蛇王叶精毒眼光,当真谁也不会留意到这疍家船的古怪。马骝泰再看上去那纸扎人的面目,当场心里也打了个突:一向丧事祭奠所用的纸扎人无非都是在面部点上人的五官,当作人形,然后火化以为亡者所用。但这四个纸扎人的面上居然不是人的五官,而倒像是狰狞的虎、豹猛兽模样,随时择人而噬

    马骝泰到此已经心知这条疍家船必定大有古怪,所谓艺高人胆大,居然轻身一纵就潜入水中,悄没声色地爬上了这条疍家船。待他上得船头,回头向蛇王叶方向看去,却见到一条人影飞快在花艇顶上跳跃向他这个方向而急纵而来,从身形看似乎正是蛇王叶。马骝泰心中有些意外,转头再望向那四个纸扎,心中顿时一寒,船头上居然只剩下三个纸扎,有一个却消失无踪。

    饶是马骝泰久历江湖,见尽稀奇古怪,此时也不由得心中有些突兀,暗道:“这几个纸扎难道真的自己有脚会动不成?”他自从在太平南“生死片”大战中见识过白纹虎的厉害,已经知道省城中有身怀异术的高人,心中虽然有些慌乱倒也未至于乱了阵脚,从怀中掏出一条软鞭,迎风一抖,悄没声息,乃是他数十年来在江湖中防身的拿手“驾生”。

    蛇王叶此时也已经从水下跳上船头,低声道:“方才我一直在留神,也不知怎么就不见了一个纸扎,心知不妙所以立即赶来。”马骝泰道:“蛇哥当心了,我怕今晚有‘请神控物’的高手异人驾临。”

    蛇王叶却从未听过什么“请神控物”,奇道:“泰哥你说甚么?”马骝泰笑道:“我曾跟先生驹学过几年道法,他精擅‘辟神退邪’,于此道熟悉。看这几个纸扎的来头想必是有高手异人用‘请神法’控物操行。此乃高深的请神道法,不意在今晚让你、我开了眼界了。”

    他二人此时四耳张大,周遭任何声息都尽收于下,就听到轻微的水声从船尾传来。马骝泰身形一晃,闪到船尾,只见船尾处一个纸扎人已经从水中跳上了船板,正是方才那四个黑纸扎中的一个,其行动之迅速隐秘,若非他二人留心,即便系附近的那些咫尺之间的花艇上也不会有人留心发觉得到。

    蛇王叶见此光景道:“我总算知道那些失踪的工友小孩去哪里了?”马骝泰听闻此言,也看了看面前这个黑纸扎,点点头,道:“原来是被它吃在肚子里 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混在洪门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中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中泊并收藏混在洪门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