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36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乐珊冲进次卧,一下子扑到床上,脑袋抵着床头撞撞,智障啊智障。她在床上懊恼地扑腾了几下,安静下来。

    脸压在枕头上,鼻子呼出的热气让周围的布料都烫烫的,那么一小块空间,弄得她觉得有点窒息。脑子里忍不住浮现出姜未的样子,仿佛还能听到他那句无奈的问话,似乎说话时扑到自己身上的气流都能感觉到。床垫软软的,和刚刚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种感觉好像结实的很有安全感,还能感觉到彼此呼吸的频率。

    怎么办,我好像对青梅竹马的身体有了非分之想。这是犯罪啊呜!

    乐珊觉得空气又烫起来,“啪”得按一下床垫,大力翻身,换成仰面躺的姿势。脱离了狭小的空间,看着天花板的灯,周围降温的空气反而更让她察觉到自己燃烧的脸,就连心跳的声音都很明显,急促有力的心跳声好像从各个方向传来。

    可那是姜未啊。乐珊晃晃脑袋,强迫自己把刚刚发生的事情清除出大脑,闭上眼睛。

    睡觉睡觉。

    姜未一夜好眠,接近五点的时候被闹钟叫醒,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敲敲次卧的门,叫道:“乐珊?起床了。”

    乐珊快一点的时候才睡着。她闭着眼睛满脑子胡思乱想,实在睡不着,打开手机刷微博看漫画,勉强培养出困意来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这样子的睡着,就比较难叫醒了。

    姜未敲了几次,门那头还是没有动静,尝试拧了一下门把手。乐珊没有锁门。他犹豫一下,推门走了进去。

    室内的光线很暗,只有客厅透进来的一块光斑给卧室增加了些亮度,姜未站到床头,凑近低声喊了一句:“乐珊?”

    她的睡相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所有的被子都被抱在怀里,变成长长的一条,夹在两腿间,脑袋像是鸵鸟一样拱进被子里,只露出一捧头发来。

    “乐珊?”姜未伸手拍拍乐珊的肩膀。

    “嗯。”乐珊迷迷糊糊地动一下脑袋,从被子里蹭着露出脸蛋来,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回应一下。

    “该起床了。”姜未耐心十足地说。

    乐珊抓抓怀里的被子,哑着嗓子说:“再睡十分钟。”她还伸手比了个五。

    姜未无奈的叹气,走出卧室,路过客厅的时候看了一眼时间,去厨房热了牛奶,顺便煮了几个鸡蛋。

    做完这些,他看了一眼时间,再次走进乐珊的卧室。

    “到十分钟了。”姜未低头,对着乐珊说。

    乐珊在床上扭了扭,胳膊和腿还抬了一下,但脑袋还是沉甸甸的压在枕头上,懒洋洋地说:“再等一下,我马上就要醒了,已经清醒了……”

    “……”

    啪。

    姜未按亮了卧室的灯,卧室里一下大亮。

    乐珊像是突然见光的蝙蝠一样,反应激烈地掀被子盖住脑袋,气愤地使劲儿一蹬腿,在被子里发出不满的哼声。

    姜未站在床边没有动,果然没一会儿,乐珊就慢吞吞地坐起来。她眼睛还没有适应光亮,眯着眼睛摸到手机,勉强睁眼看了一眼时间,不需要指挥,自己就蔫头耷脑地爬下床。

    姜未看着乐珊走进洗手间,听到水流声音,才转回厨房去剥鸡蛋。等他把简单的早饭放到餐桌上,乐珊就慢吞吞地走进餐厅,她洗了把脸,勉强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早。”她木木地坐好,呆呆地盯着眼前的那杯牛奶,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也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还有点起床气。

    姜未把鸡蛋推给乐珊:“早饭来不及做了。”他是觉少的人,稍微睡睡就能养足精神,而乐珊是他见过比较爱睡的人,“没睡饱?”

    “没睡好。”乐珊闷闷不乐地说,“睡得有点晚了,感觉刚闭上眼睛,就又睁眼了。”

    “一会儿到车上接着睡吧,还有一段路呢。”

    乐珊咬了一口鸡蛋,含含糊糊地说:“那可不行,不能再睡了。”

    要带的东西也是提前准备好的,吃过早饭,两人就可以直接出发。大毛也跟着他们的时间点醒来,以为姜未要带它出去散步,早就把牵引绳咬出来,对着两人摇尾巴。

    “不行啊,不能带你出门啊。”乐珊揉揉大毛的脑袋。

    姜未给它的饭盆里倒满狗粮,又添了水,大毛一看到主人这个举动,就仿佛看到了自己寂寞无聊的一天,闷闷不乐地蹲墙角去了。

    悲惨的狗生。

    姜未和乐珊进了停车场,地下室就是在夏天也很冷,即使穿了长袖长裤的乐珊一出电梯,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还有些混沌的大脑被刺激得清醒了一些。

    她一上车就按开了车窗,出了地下停车场的出口,清凉潮湿的空气就从车床灌进来,乐珊感觉到气流扑到自己脸上,从鼻腔吸入又蔓延到全身,忍不住搓搓身上的鸡皮疙瘩。

    “现在还有点冷。”姜未伸手把乐珊那边的车窗关上,“你再睡一觉吧,不是没睡好吗?”

    乐珊摇摇头:“不行,不能睡了。”她又按开车窗,只露出一条小缝,让汽车里的空气流通起来,她看了姜未一眼,似乎读出了他的疑问,解释道,“我如果睡了,你不会也打瞌睡吗……这么早,又那么长的路,陪你说说话才不会犯困吧。”

    姜未看了乐珊一眼,她嘴巴微微抿着,一本正经地样子,但是他这么了解她,完全能理解到她雀跃的小心思。

    我是不是很体贴,是不是很乖!

    “那你辛苦了。”姜未笑一下,“拜托你了。”

    乐珊又看到他脸上那种纵容的微笑,突然别扭的把脸扭向另一边,看着窗外闪过的建筑,犹豫了好半天也没有说话。

    她抠着门把手,心里不断地嫌弃自己:不是很能说嘛,怎么现在一个话题都想不出来。

    车厢里很安静,只能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还有外面的风透过细窄的玻璃的挤压声。

    “你那个考试什么时候考呀?”乐珊一边说着一边按开手机,解锁之后,又按断电源。

    “九月中旬。”姜未看起来和往常一样,说话也不疾不徐。

    “诶,那没多久了。”乐珊看了一眼日期,“准备的怎么样?”

    “还可以吧。”姜未略微犹豫一下才回答,毕竟是比较难的考试,他也没把握打包票,不过至少过一门的把握还是有的。

    “你肯定没问题啦。”乐珊安慰说,在她眼中,姜未就是大学霸,又有自制力又聪明,考试什么的肯定没问题。

    姜未发出淡淡的笑声,好像是从鼻腔里发出的。

    乐珊搞不懂姜未为什么笑,嘟囔着“笑什么嘛”打开手机,开始查目的地的游览攻略。

    姜未开车一般都很专心,但是乐珊坐在旁边,就忍不住用余光去捕捉她的身影,看她在很专心的看手机,有时候还会低声念出来看的内容,让他想起高中周末一起做卷子的时候。

    没有遇上堵车,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好像很快就结束了。乐珊从车上下来,舒展了一下身体。郊区的空气比市区好多了,环境也令人身心放松。

    姜未锁好车,背着包跟上乐珊,两个人顺着石板小路,朝大门走去。

    一路的绿植、闲散的诱人,还有越靠近越能闻到的香火味儿,让乐珊完全放松下来,一开始别扭的心里也完全被抛到脑后,一看到寺门,就远远拍了张照片。

    郊区的庙群依山而建,历史悠久,据说有大大小小十余座庙宇,不收门票,但是上有名头的香还是要收钱的,据说新年的头香几万一支。

    乐珊和姜未都不是信佛的人,来这儿真的是心血来潮。

    乐珊从进了景区大门就开始不停拍照,从远景拍到屋檐、石雕,甚至连院子中间的香鼎都不放过。

    “你干嘛一直拍照?”姜未忍不住抓住乐珊,以防她从台阶上踩空掉下去,奇怪的问。

    乐珊检查了一下照片的清晰度:“豆浆大大拜托的啊,他说是之后可以用到,正好我要来,就不用专门到寺庙取材了。”

    啧。竟然真的加微信了。

    乐珊横放手机,拍了一下院子里的全景:“帮了这个忙,他就会把我画进《非常道》里。呀——开心,”

    真嫉妒那个小子啊,如果我当时也学漫画就好了。

    “哦?”姜未不经意地问:“给你安排什么角色?”

    “好像是一个挺厉害的反派,好期待。”

    还好不是男主角的初恋情人或者暗恋者什么的。

    “好了,一会儿进里面我就不拍了。”乐珊打开手机相册,扫了一眼拍好的照片,“这么多差不多了,庙里面拍就不礼貌了。”

    姜未从游客服务中心领了景区介绍的小册子,翻开分布图,问了一句:“你要去哪个庙?据说中间这个是最灵的。”

    乐珊凑近看了一眼,指了指最近的院子:“我们去这里。”

    乐珊没有查更多的资料,更没有雇导游解说,甚至连放在门口的介绍牌子都不看,反正进殿就拜,有香就敬,看到功德箱就往里面塞钱——小殿塞小钱,大殿放大钱,反正主殿也就三两个。

    “希望佛祖保佑我恢复正常。”

    “希望菩萨保佑我不再变小。”

    “……”姜未默默看着,这么个求法,她就不怕被敬香火的佛打起架来,最后哪个也不灵吗?不过他转念一想,乐珊现在这个情况,似乎也没有说求那尊佛比较灵验。简直是找不到对症下药的,就只好广撒网了。

    乐珊再一次站起来,往功德箱放了张钱,迈过门槛,叫了姜未一声:“姜未,我们继续呀。”

    “你不累吗?”姜未苦笑。他从背包里拿出一瓶酸奶,塞到乐珊手里。

    “不呀。”乐珊双手合掌,“从来没有这么诚心过啊,这么多佛,一定有一尊能镇压住那颗许愿的流星,我就不用变小了。”因为在庙里,她说话声音低了很多,双手合掌打佛号的样子也像模像样的。

    “你觉得会灵吗?”姜未看着乐珊小口吸着酸奶,脸颊挤出圆圆的弧度,“临时抱佛脚。”

    “可是神佛就是在需要的时候拜呀,心诚则灵。”乐珊眉头一拧,“但还要看谁更灵。”她可能以后就对流星过敏了,甚至抬头看星星都不敢有过多的想法。

    姜未怀着她高兴就好的心思,不厌其烦地跟着乐珊,她在里面求佛,他就在外面看看介绍的资料,有的时候还会仔细观察一下寺庙的建筑构造。

    如果真的灵验了,他就陪她来还愿。

    “这个殿看起来香火很旺啊。”乐珊看了一眼院子中央的香鼎,里面插着几支特别大的香,大殿也聚了不少人,立马过去排队等敬香。

    姜未在外头看了一眼介绍:额,这个好像是送子观音。算了,也许观音能顺手管一下乐珊的事情也好。

    等下一座庙的时候,姜未看看介绍:似乎是求姻缘的……我要不要也进去上柱香。

    说起来真的有供奉的佛像也不是很多,乐珊拜香火比较旺的几座,就没有去更偏僻的院子。只是这样,两人也在这里消磨了一早上。

    因为这里的素斋也很有名,乐珊和姜未还吃了一顿斋饭,去景区后面的商业街逛了一圈,提了些特产打道回府。

    一进车里,乐珊就把买来的平安符挂在车里的倒车镜上。

    姜未把东西放后备箱里,一坐进车里,就看到了平安符:“你什么时候求的?”

    “有个殿里有我就求了,说是开过光的。”乐珊说着,捂着嘴巴打了个呵欠。

    晚上没睡好,又一直在走路运动,吃了午饭之后,困意跟着疲惫和饱饱的胃卷了上来。

    “困了?”姜未发动汽车,看着乐珊因为打呵欠翻起泪花的眼睛问。

    乐珊摇摇头:“没有,我还能坚持。”

    她的坚持没持续多久,回路比去路堵得厉害,车多拥挤,走走停停,姜未提了十二分注意力在路况上,等分神注意乐珊的时候,她已经歪着脑袋靠在座位上睡着了。

    因为睡姿问题,呼吸声很重,但也睡得很沉。

    高速路上出了事故,堵得严重,等他们回到市区,都错过晚饭时间了。姜未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乐珊,直接上了去自己家的路。

    进了小区停车场,熄灭汽车,乐珊还在睡着。眉头舒展,嘴唇微微撅起,胸脯有节奏的起伏着,看起来一时半会儿醒不了。

    姜未胳膊架在方向盘上,安静地看着乐珊,发现自己如果继续听着她的呼吸声看着她,也会跟着睡着。于是下了车,打开副驾驶车门,小心翼翼地把乐珊抱了起来。

    乐珊被抱进怀里,自己还下意识的调整了舒服的姿势,脑袋往姜未怀里蹭了蹭,像一只小猫一样安静的蜷在他怀里。

    姜未抱了她一路,从进电梯到开房门,都别扭但细心地进行着,生怕弄醒乐珊。

    大毛热烈的迎接被他严厉的表情和低呵制止住,拧开次卧的门,把乐珊小心地放到床上。

    他弯腰把乐珊放到床上,感觉她躺实了,也舍不得抽手离开,依旧俯着身体看着她,感觉到两个人的呼吸都缠在一起,才收回搂着她的手,梳理一下她乱糟糟的头发,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轻轻短暂的一个吻,甚至可以说只是短暂的一个接触。

    姜未直起身子,给乐珊脱了鞋,出了卧室,轻轻拉上门。

    客厅的灯光被卧室的门隔开,室内昏暗起来。

    乐珊一下子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被关上的门,当然也看不到门那头的姜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哎呀,我变小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柒小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柒小柳并收藏哎呀,我变小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