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无奈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蔡氏,李家的大姑娘,伏秋莲笑了笑,扶了冬雨的手站在一侧没人的地方,眼神却是看向那位李大姑娘。

    一袭蓝色的袄子,头发也只是简单的束了,因着是女儿家,并没有挽鬓,一根红头绳在后头松散的束了。

    简单又大方的一个人。

    李媒婆的眼光是挺不错的。

    伏秋莲便回头笑着对李媒婆点了点头,“妈妈果然是好眼光,这位李家的大姑娘看着果然是个好的呢。”

    “那是当然,老婆子也不敢哄骗您啊。”李媒婆笑着讨好伏秋莲两句,低声道,“这位李大姑娘是长姐,最是稳重不过,而且也是操持家务的一把能手,她们村子里都夸着呢。”

    “是么?”

    “可不是来着,是真的。老婆子可从来不说假话的。”李媒婆听了伏秋莲的话有些急,似是生怕伏秋莲误会她般的,“三太太不信,您尽可以去打听打听,老婆子我啊,做事可是讲良心的,若是说瞎话哄了人家,这可是要天打雷劈的。”

    “我信妈妈。”伏秋莲赶紧打断她的话,虽然自己不信这些鬼怪神弹的,可何苦让人家发誓?

    而且,当媒婆的就全靠这张嘴。

    偶尔夸大几分不是情理之中?

    不远处,蔡氏温柔的笑,看着女儿的眼神很是慈爱,“累了吧,若是累了,咱们且歇歇。”

    “娘您若是累了就歇歇,女儿不累的。”手里的供口也不过就是那么一点子东西,都是从一家子人牙缝里挤出来的,轻飘飘的不带半点的重量。

    累什么啊。

    李大姑娘抿唇笑了一下,清澈的眸子里抬头看向人群前方,一尊被亭子遮了风雨的菩萨塑像,眼底尽是虔诚。

    愿菩萨保佑我家平平安安。

    愿菩萨护佑爹娘身子康健。

    菩萨保佑,让我女儿寻个好夫婿。

    母女两人挤在人群,缓缓跪下去。

    伏秋莲站在一侧,把视线自李家母女身上移开,在人群里转了一圈,笑着看向李媒婆,“这位李家,倒是和妈妈一家人呢。”

    “啊啊,不是,可不是一家。咱们不认识的。真的啊。”李媒婆一听急了,她可不想让伏秋莲以为自己是给自家捞好处,甚至想搭上伏家这个大户之类。若真是也就罢了,可明显不是啊,万一眼前这位三太太想的多了,心里有了其他的想法,她会连谢媒钱都捞不到的。

    伏秋莲看着李媒婆一脸着急的解释,扑吃一笑,“妈妈急什么啊,我只是觉得你也姓李,她们家也姓李,这一笔可写不出两个李字,说不得呀,你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呢。我又没说现在。”

    “原来是这样啊。老婆子还以为……”李媒婆笑了笑也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便想把话题转开,偏巧眼珠转了一下,眼尖的她一下子看到了不远处的又一对母女,她笑,“三太太您看,那边则是丘家的三姑娘。”

    就这样,伏秋莲站在一侧暗自观看了三家的姑娘,最后,她笑着看向李媒婆,“应该没有了吧?”

    “没了——”李媒婆说的有些犹豫,心思转了下,终是没把余下来的话说出来,她和周姑娘约好的是巳时一刻,可眼看着都要巳时中了,可那位周姑娘还不见人影……

    连三太太本就不喜那位周姑娘。

    若是知晓她又迟到。

    怕是自己说也白说了吧?

    这么一想,她便笑着点头,“老婆子扶三太太您上车?”她是想跟着车子走一趟,顺便听听伏秋莲心里的打算,这几家总不会一家姑娘都没入眼吧?

    伏秋莲笑着点头,“有劳李妈妈。”马车上,李媒婆巴巴的看着她,不时的说着话想套伏秋莲的话,伏秋莲却只是笑着和她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根本没往人选上谈——

    李媒婆的心思她多少明白几分。

    可她现在她要是说了些什么,误导了李媒婆可就不好了,这么一想,她索性直接开口道,“妈妈也别问我什么了,不过是见了一面,我是瞅着几位姑娘都是顶顶好的,但你也晓得,我哥成了亲,我这位嫂子就是要当家做主的,所以,我不能不慎重,而且,我还要和爹爹商量呢,您说是不是?”

    “是是,老婆子就等您信儿了。”

    李媒婆虽心里急切,可也晓得不能太着急,若是惹了贵人心里不舒服,怕还是要前功尽弃的。

    半路转到了李媒婆的家前,李媒婆很是感激的下车,“多谢太太您送老婆子回来,老婆子家里简陋,若是太太您不嫌,喝杯茶可好?”

    “妈妈别客气,家里还有事等着我呢,您慢走。”笑着拒绝了李媒婆的邀约,伏秋莲转头淡淡的吩咐,“咱们走吧。”

    “太太您慢走。”

    眼看着车子走远,李媒婆收回视线,转身走进自己的院子里——这是一家很是普通的小院,与镇上寻常人家的院子没什么两样,家里养了鸡鸭之类。

    李媒婆一进院子,惊起满地找食儿吃的鸡,一阵咕咕乱叫声里,四岁的小孙子撒着欢跑向李媒婆,“奶奶,奶奶回来喽,奶奶给我带了什么来?”

    “奶奶什么都没带。是不是就不喜欢奶奶了?”抱起小孙子,任由着孙子八爪鱼般贴在自己身上,扭来扭去的,她笑着点一下孙子的额头,“走,奶奶给你拿糖吃去。”

    “哦哦,有糖吃喽,奶奶最好。”

    “娘,您别老是宠着他,会宠坏的。”李媒婆的儿媳妇系了个包袱从厨房里走出来,满脸的笑,“毛子快下来,你奶才从外头回来,会累的。”

    “不要,我就要奶奶抱。”

    “好好好,奶奶抱。”李媒婆好脾气的冲着儿媳妇摆摆手,“你忙你的,我和毛子玩,你别管我们。”

    “成,那媳妇儿煮饭去。毛子,别累到奶奶了,下来走路啊。”儿媳妇叮嘱声让李媒婆脸上的笑容多起来。

    总之,这是一家很寻常,却显温馨的普通人家,如同镇上每一户,每一家一般……

    伏秋莲的马车直接停在二门前,伏秋莲和冬雨先后下了车,车夫把车子赶下去,后院里,冬雪正在厨房门口洗衣裳,很是吃力的拧着,看到她们进来,起身抿唇一笑,“太太回来了?”

    “是用的热水洗衣裳吧?可不能用冷水,太寒。”眼看着那盆里还有一堆,知晓是今个儿家里大清洗了,伏秋莲便看向冬雨,“你在这里帮你冬雪姐姐,记得要用热水。”

    “是,太太。”

    伏秋莲扫了眼冬雪略微往后缩的双手,通红通红的,分明就是冻的,她心里叹口气,“冬雨,你先去我屋里拿那瓶雪肌膏过来,给你冬雪姐姐涂了。可不能把手给冻伤了。”

    “太太,奴婢没事的,以前奴婢在家时都是用冷水洗的,一点也没冻伤,真的,您别担心——”

    “我不是担心你,我是怕你的手冻伤了,再不能干活了,到时侯冬雨一个人忙不过来,刘妈妈年纪大,岂不是要我自己去忙活?”伏秋莲故意板了脸,瞪了冬雪一眼,“还是,你是故意的,想把手给冻坏了,好自己偷懒?”

    “不是的,奴婢没这样想过。”

    “那就听我的。冬雨快去。”

    冬雨巴巴的眼神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很是欢快的屈膝,“太太说的是,奴婢这就去。”

    “谢谢太太。”

    “傻丫头,难道我还缺这么点子热水,和药膏不成?”作势瞪了她一眼,伏秋莲笑了下,“天儿这么冷,以后洗衣服记得用温水,女孩子的手可禁不得寒的。对你以后身子不好的。”

    “嗯,奴婢晓得了。”

    伏秋莲笑了笑,叮嘱了冬雪两句,向屋子里走去,她有差不多一个时辰没看到儿子,可怎么心里觉得好像一两个月,甚至更久没见到那小家伙一样?

    叹了口气,这下,怕是再不能逍遥自在了,有这么个小家伙在家里牵着她,她能走哪里去啊。

    屋子里,刘妈妈正抱着胖嘟嘟的儿子玩布老虎玩,她把小老虎放到辰哥儿面前,小家伙一会要啃一会想伸了小手去够的,刘妈妈来回的移动着,逗的辰哥儿咯咯的笑,如同银铃一般的笑,成了这世上最为完美,动听的天籁之音。

    一下子就撞进伏秋莲的心头。

    面上显出温柔,她笑着走过去,刘妈妈已经站起了身子,“姑娘回来了?外头冷吧,老奴给您倒茶去。”

    “妈妈您会,我自己来就好。”

    虽然就着外头的火烤了,但伏秋莲觉得自己的手还是有些凉,一时间也不敢去抱辰哥儿,只自己抬手斟了茶,滚烫的茶捧起来,没一会便把手心给捂热,她小口小口的缀着,一杯茶饮尽,她舒服的咪了下眼——

    外头真不是一般的冷啊。

    一行和辰哥儿玩,一行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刘妈妈说话,待得伏秋莲把今个儿见到的几位姑娘的情况说了一番,刘妈妈便皱了眉,“这么说,几位姑娘都不是镇上的姑娘?可下头村子里能有什么好人家?”说完这话刘妈妈顿了下,赶紧向伏秋莲解释,“老奴没有别的意思,姑娘您可别多心。”自家姑爷不就是乡下的么?

    一时间她有些讪讪来。

    若是因她的话令的姑娘心里生出点不快来,可不是的罪过?她抬眼,小心的瞅着伏秋莲,“姑娘,姑爷他虽然家里是,但姑爷人是很好的啊,还是举人,您看便是咱们镇上,能有几个您这般年轻的举人太太?”

    “妈妈你不用说,我心里都清楚的很。”伏秋莲笑着打断刘妈妈的话,想了想后又道,“这事你我也是做不了主的,总还是要去问爹爹的。再说,才开始呢,咱们慢慢挑就是。”

    “可不是这样说的?大爷那般好的人才,家里条件又好,姑娘您这当小姑子的即性格好,又已出嫁,嫁过来便是能当家做主,又没有婆婆压着,您看看,这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好姻缘?”

    伏秋莲苦笑,却没出声。

    以前以着伏展强的人,伏家的家世,这桩亲事自然是顶顶好的,而且也是大多数人家想要攀上来的。

    可现在?

    自家哥哥顶着那几回的克妻名声。

    好人家的女儿谁敢嫁?

    真正心疼女儿的,谁会放心把女儿嫁入伏家?而那些愿意嫁的,乐意和伏家结亲的,不是本身姑娘身份不成,就是性子不成,要不然,就是家世复杂。

    高不成低不就不就是说的这般?

    伏秋莲心里想着,便没有留神,自己的一缕头发掉落下来,被辰哥儿的小手一把纂住,小手一缩猛的一扯。

    疼的伏秋莲哎哟了一声。

    小家伙虽然没用力,可头皮本就不禁拽啊,偏小家伙还不放心,又挥着小手连着舞了好几下,气的伏秋莲想拍他,刘妈妈赶紧从小家伙手里把伏秋莲的头发抢救出来,“那可是你娘的头发,会疼的,傻小子可不许再拽了,知道吗?”

    “哇哇——”

    先前辰哥儿还在乐和,可手里的头发被拿走,似是觉得自己的玩具被人抢走,没得玩估计是委屈了,小嘴一张,足以震破屋顶的哭声响了起来。

    “这小子,做错了事自己个儿还哭的这样惨,好像谁要杀了他似的。”伏秋莲点了下儿子的额头,满脸的无奈。

    哄了半天,又把自己的头发送过去主动给人家玩,结果辰哥儿还不屑一顾了,仿佛是嫌弃一般,把自己的手塞到嘴里啃了起来,那娇憨的横样看的伏秋莲主仆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太太,妈妈,午饭好了,是这就摆上还是再等等?”冬雨清脆的声音在外头响起来,伏秋莲抬头看了看刻漏,忍不住挑了下眉,午时两刻了?

    “可去前头书房问过了?”

    “回太太话,老爷说这就来。”

    “那成,先去摆饭吧。”知晓了连清就回来,连宝和毛豆却是要隔一天才回,伏秋莲便示意冬雨去摆饭,想了想又看向才走进来的冬雪,“我让你办的事可好了?大太太怎么说?”

    “大太太请您放心,说是今个儿收拾好,明个儿一早便给您亲自送过来。”顿了下,冬雪抿抿唇,轻声道,“大太太还和奴婢说了句话的。”

    “啊,那你说啊。”

    “是,是关于老太爷的事。”

    老太爷?伏秋莲几乎是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冬雪嘴里所说的老太爷是指连老爹!她前两天还在为着这事纠结,今个儿又听到冬雪的话,心里便有些不妙,顿了下看向冬雪,“大太太说什么,老太爷怎么了?”

    “老太爷前两天出去摔了一下,骨折了——”这话说到这便停了,伏秋莲却是一惊,“可请了大夫?大夫如何说?骨头接好了没有?”连老爹好好的,连清自然可以不去管他。

    可若是真的出了事,能不管?

    不管是血脉亲情,还是孝道名声。

    他都做不到真正的无视!

    “已是请了大夫,说是没什么大碍,但大夫说要静养的。只是,”静养这是肯定的,若是摔伤了骨头,不管哪个大夫看,都是要卧床静养的。

    这样的处理很好。

    可看着冬雪一脸欲言又止的神情,伏秋莲便觉得她似是有什么话没说完,只能叹气,“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什么时侯也学会了卖关子?”

    “是,是老太爷先前的那位,不知道怎么的就又回来了,并且还得了老太爷的心——这会,又在老太爷身边服侍呢,听说老太爷似是要把休书收回去——大太太是晚辈又是媳妇不好说,只能想着让奴婢给您送个信——”

    伏秋莲听了便忍不住抚额。

    这马上就是年节,怎么就不能让人过个安生年儿?她叹口气,看向冬雪,“大太太可还说什么了没有?”

    “没有。”

    顿了下,她摆手,“成了,你下去吧。”左右明个儿周氏要过来,她再仔细问问就是。只是这事,要不要和连清说一声?先瞒着?可他爹受伤,他若是不露面怕是日后被人说嘴,少不得落个不孝,可若是让他过去——

    有那么一家三口在那里,若是连清回去,会不会又要无端端生出别的事端来?她揉着眉心,真真是左右为难。

    因着心里头装了事情,伏秋莲便没有吃几口饭,甚至连她最爱吃的炸虾肉球都没用几口,看的连清很是疑惑。

    用罢饭,换过了茶,连清很是自然的把茶递到伏秋莲的手里,“娘子可是有什么心事,我看你没用几口。”

    “说道起心事,倒是有那么一桩。”只是在心里转了一下,伏秋莲立马决定把这事和连清说出来,她落不落埋怨倒是在其次,还是那句话,连老爹再糊涂,那也是连清的亲爹。

    连清是他儿子,她是连家媳。

    这事就和她们夫妻脱不开关系。

    再则,这里头还有着一个李氏,若是没有人出头,连老爹那个耳根子软的被李氏母子,母女给哄的说动了心思,当真把人给接了回来,之前的那一番闹腾岂不都是白给人看作了笑话?

    这么想着,伏秋莲便打定了心思,抬眸望定连清,慢慢的开了口……

    ------题外话------

    有二更。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