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炎夏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记忆里的夏收,那是用不了几天的,在现代的农村,如今都是机器收割,机器播种,一来一回的不过两天就能完事,而后,各自的人们再找补两回,这一季的夏收就算搞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现在?

    伏秋莲看着一身泥土,手背上布满碎裂小口,一脸惫态,却朝着她微笑安慰的连清,忍不住就有些心疼了起来,看着他梳洗罢,换过一身寻常的衣衫,伏秋莲赶在他喝茶之前把他的手拉过来,“先别喝,等下。”

    “娘子?”

    “这伤口虽小,看着不碍事,但还是处理一下的好。”她指尖拈了酒泡过的棉布,轻柔而缓的擦洗,清理,眉眼恬淡神情温柔,一缕发丝垂下来,遮住她如玉般晶莹的半边脸额,连清本想抽回手的心思一动,就那么任由着伏秋莲握住,“娘子,其实这些不算什么,真的不用的。”

    话是这样说,可手却真心舍不得缩回来呐。

    伏秋莲笑着点头,“是算不得什么,是我心疼嘛。”

    “……”一句话后,连清的脸噌的红了起来。两人虽然夫妻多年,如今辰哥儿又都一岁多,可他还是很容易就脸红,如同才成亲般的不好意思,伏秋莲看在眼里,好笑之余本想逗他几句,可转而又有些不舍得——自家男人自家疼呐!

    冬雨很快端了吃食上来,是刘妈妈最拿手的鸡汤面,伏秋莲笑着看向连清,“你刚才梳洗时我让刘妈妈下了碗面,相公你看可好?”

    “好,有劳娘子。”

    小半个时辰后,夫妻两人合衣躺在床上,伏秋莲看向连清,“那些田里的小麦收的差不多了吧,相公明个儿还要下村子里去吗?”

    “嗯,要去的,有几家家里没劳力,若是为夫不去,我担心她们家不好过这个夏收。”连清的话在这里顿了一下,语气里带着叹息,“本来就没什么好收成,若是再耽搁了下一茬的玉米,等到冬天不知道要出什么事情。”

    现代冻死,饿死的事情是没有,可在这却是屡见不鲜的。

    沉默了一下,伏秋莲也只能轻轻的抱抱连清,以此来表示自己的支持,“有什么需要我做的,相公直接开口。咱们夫妻一体,相公可别和我客气。”

    “娘子做的已经很好了呢,若不是你之前每个村子都送的凉茶,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中暑而出事呢。”说到这里,连清是真心的感谢自家娘子,大手在她发丝上来回磨裟着,他语气低柔,“娘子做的这些,为夫都记在心上。”这辈子,他最庆幸的事情就是娶了她,能得她为妻,是他一生的幸事!

    “相公累了一天,睡吧。”

    夫妻两人再没说话,慢慢的屋子里响起浅浅的呼吸声,不过一柱香功夫,连清便沉沉的睡过去,伏秋莲轻轻的动了一下身子,扭头看到连清便是睡梦中都紧皱的眉,不禁下意识的也跟着皱了下眉,梦里的连清,在担心什么呢?

    最近连清几天的日程安排的一模一样,如同刻出来的,早上半天在衙门里头办事,坐堂,过了午时便去前天安排的村子里头转,然后披星戴月,顶着一地星子月华回家。

    好几天都是这样,但是,这一天却是破了例!

    因为,成同知带来了两个人,据说,是和莫大受伤的事情有关,当因为连清没去村子里头,而派了个人去前头打探,听到了这么一句回话之后,伏秋莲的眉头可就真皱了起来。

    莫大为了什么事情受伤?

    是她派了小厮去查那些乞丐,而后,小厮失踪。

    她找了华安去查,结果就在一行人有了线索,过去查找,打探消息时,被对方在暗中袭击……事后,连清和她说,那个小厮已经被家人领回,伏秋莲也没再追问。

    有些时侯有些事还是胡涂些的好。

    至于那些个乞丐,伏秋莲虽然担心那些孩子,可连清说的很清楚,这事情绝对另有内情,已经派人在暗中盯着,可具体的情况?这转眼大半个月过去,连清没说,她自然也没问,再加上连清天天忙的脚不沾地,早上出去晚上半夜回家。

    伏秋莲更舍不得再让他多操心什么。

    只是,如今听到这么一句,她坐在那里的心却是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平静,那些她在大街上看到的孩子,真是被拐,骗,哄,蒙来的吗?

    或者不全是。

    记忆里是没有,但现在这个时代,卖儿卖女绝对是正常!

    保不齐就有不少人为了二两银子把孩子给卖了。

    她有些悲哀的同时,更多的却是无力。如今,即然事情已经查了起来,而且看着好像还牵涉了其他的事情或是人,希望连清能把这件事情很好的解决掉。

    为那些孩子,能尽一点心是一点吧。

    “太太,您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你去忙吧,我去看看辰哥儿。”

    “是,太太。”秋暑乖巧的退下,伏秋莲想了想起身去外头,如今天儿越来越热,大太阳好像火炉一样,这小子偏还喜欢往外跑,每每是跑的满头大汗,小脸红通通的。

    这才几天啊,辰哥儿硬生生被晒黑了好几层!

    本来白晳的皮肤都成了小麦色。

    看的伏秋莲又好笑又心疼,可你不让他出去吧?

    这小子好像有人要杀他一样。

    伏秋莲就挺奇怪,在屋子里玩不一样嘛,怎么就非得去外头满院子跑呢?那又热又晒的,有什么好?最后,伏秋莲只能纠结的叹气——

    小孩子的脑结构,果然不是她这个大人能理解滴。

    “娘,娘,娘娘娘——”小家伙在门口看到伏秋莲,如同一枚炮弹,迈着小胖腿嗖的一下冲过来,伏秋莲在门口忍着头顶的躁热,伸开双手准备抱儿子呢,结果,半路‘砰’,小家伙一脚没踩稳,摔了!

    哇,哭声响彻天地呐。

    伏秋莲无奈的拍下头,虽然心疼,可还是慢了两步走过去,又对着要伸手去抱他的冬雪摇头示意她退下,自己走过去蹲在辰哥儿身侧,伏秋莲放软了声音,“辰哥儿是好孩子,自己起来,乖啊,你起来,娘亲抱,好不好?”

    “呜呜——”不好,要娘抱!

    伏秋莲不理他,呀了一声,“辰哥儿,这里有虫,啊,虫虫咬了,天呐,辰哥儿快起来,虫虫啊。”

    呜呜,坏娘亲,吓辰哥儿。

    哭归哭,可小不点却还是一个咕噜自己爬了起来。

    长这么大了,辰哥儿最怕的就是虫子!

    看着辰哥儿一身的灰尘,小脸上全是泪,可却立马爬起来,直接就冲到了伏秋莲的怀里,后头,冬雪翻个白眼,“太太,您又吓唬辰哥儿。”就没见过像太太这样当娘的,换做别的太太,看到儿子摔倒,不应该是赶紧去扶,哄吗?

    可自家太太倒好,蹲在这里骗辰哥儿。

    冬雪觉得自家太太的脑结构她也很是不清楚。

    并且表示有些接受不了。

    回到屋子里,冬雪端来水,帮着小家伙洗了脸,顺便拿帕子擦去一身的汗水,换了身干净的衣裳,门口刘妈妈走了进来,“咦,这是怎么了,连衣裳都换了?”

    “嗯,刚才他尿了。”伏秋莲很是淡定的回答,顺便对儿子进行栽赃陷害,不然,要是让刘妈妈听到辰哥儿摔倒,怕是又要唠叨她一番,看着自家太太面不改色的话,一侧的冬雪捂脸——她家太太不愧是太太呐!

    午饭用罢,伏秋莲一边哄辰哥儿一边担心着前头的连清,连午饭也没回来用,也不知道事情是怎样的?可有什么让连清为难,或是不好做的?

    其实在伏秋莲心里吧,这甚什么七品芝麻官的真的没什么好做的,劳心劳力不说,稍一出差子那就是错,到最后一番辛苦说不定还落不得什么好。

    在她看来,实在是没有经商来的舒服自在。

    手里有些闲事,不用把生意做的太大,免得被人枪打出头鸟给盯上,一世富贵闲人般的日子,有什么不好?

    可惜,人各有志。

    伏秋莲的想法是这样,不代表连清和其他人这样想,两人虽然是夫妻,但伏秋莲也不想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连清。

    只要是他想做的,并且愿意为之去努力。

    自己能做的,就是支持吧。

    外头,有小厮的声音响起,“冬雪姐姐,大人让我过来和太太说一声,大人和成同知出去了,今晚会回来的很晚,大人说,不用等大人回来用晚饭。”

    不待冬雪说什么,伏秋莲却是霍的掀了帘子,“你们大人是去下头的村子里了吗?”那小厮摇了摇头,“回太太的话,这个奴才不是很清楚,不过,大人是着了官袍出去的,还有成同知,应该,不是去村子里头吧?”

    即是着了官袍,自然不会是去村子里头的。

    不过,这个小厮不知道也是实情,身为县令和同知,做什么事情哪里会和一个小厮说?伏秋莲便笑着点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太太。”

    “你等等。”伏秋莲在他转身时唤住他,看到他朝着自己望过来,伏秋莲挑眉,“是谁随着大人出去的?是华安他们几个吗?”

    “是华捕快,不过莫头也去了。”

    “好,你下去吧。”

    看着那小厮恭敬弯腰,慢慢退下,伏秋莲回到屋子里,坐在椅子上的她却是再也平复不下来自己的情绪——华安几个是连清带来的,是京里来的,身手不同寻常。

    一般时侯连清带着两个在身边足够。

    可如今,却是都带了出去。

    发生了什么事?

    她想问,可又知道不是自己乱动的时侯,坐在椅子上半响,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慢慢等吧。有着华安几个在,想来连清也不会出事的,这么想通之后,她便立马对着一侧的冬雪吩咐道,“派个小厮盯着前头,看看老爷何时回来,立马过来和我说。”

    “太太您放心,奴婢这就去吩咐。”

    伏秋莲笑笑,拿起身边的书翻看了两页,可却是没什么效果,说是不担心,可哪里能安稳的下来?最后没办法,伏秋莲索性丢了手里的书,自己起身到了厨房。

    “太太,您怎么过来了?这里头太热——”

    “我来看看,你且忙你的。”

    翻看了一下旁边的食材,发现了一些水果,伏秋莲也懒得做其他的,取了苹果,西红杮,葡萄等几样,清洗,削皮,切块,再让人去冰窖里取了冰块砸碎,不过是两刻钟功夫,一盘颜色鲜艳的水果冰沙出盘!

    伏秋莲对着一侧的冬雨摆摆手,“你忙你的,我出去了。”

    她现在心情不好,需要这些凉的东西降降火。

    水果的甘甜浸着幽幽的冰气,滑入喉中,终于让伏秋莲略带几分焦躁的心思慢慢的冷下来,随即,她几口把冰给吃完,深吸了口气,舒服的伸个懒腰——

    炎炎夏季,果然是吃冰舒服呐。

    屋子里头传来辰哥儿的哭声,伏秋莲走进去,小家伙正在床上来回打滚,闭着眼哭,伏秋莲赶紧合衣躺下去,来回的轻拍着,没一会小家伙安稳下来,又睡了过去。

    屋子里虽然摆了两盆冰,可还是很热,就这么闹腾了一会,辰哥儿小脸上便多了层薄汗,伏秋莲拿帕子给他擦净,而后,便取了一侧的团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风。

    就这样,母子两人不知何时都睡了过去。

    连清是半夜回来的,为了怕吵醒伏秋莲母子,他是在外头洗去身上的灰尘,换了身衣裳,进屋看了母子两人一眼,直接便睡在了一侧靠窗的软榻上。

    伏秋莲早上睁眼醒来,看到连清在那里睡的正沉,知道他昨晚肯定是回来的极晚,怕吵到自己,感动的同时又有些心疼,那个软榻哪里睡的舒服?

    她悄悄起床,愈发小心的换衣裳,生怕吵到连清,只是她一个衣裳还没换好呢,连清已经睁开了眼,“唔,娘子,你醒了?什么时辰了?”

    “还早呢,才辰时中(八点正),相公要不再睡会?”

    “不用,今个儿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我这就起来。”连清起身,伏秋莲赶紧把他要穿的衣裳拿过来,帮着他穿好,理理衣领,“吃过早饭再走,你这样早出晚归的,若是再不好好吃饭,增加营养,身子会受不住的。”

    连清笑了一下,“好,都依娘子的。”说着话,他似有意似无意的绕过伏秋莲的身子,避开她去碰自己的左臂,“辰哥儿还没醒吗?这小子,看来是昨个儿白天闹的太凶吧,不然哪里睡那么久?”

    “可不是,不让他疯闹都不成。”伏秋莲笑着摇摇头,夫妻两人向外走,一脸无可奈何中是满满的宠溺,“他这个性子啊,也不知道是谁了性,这么小就倔的很。”

    “我倒是觉得像极了娘子呢。”

    “是吗,我有这么倔强?”伏秋莲咪了下眼,她有吗?

    连清微微一笑,没出声——

    以前的娘子,那般嚣张霸道,张扬娇纵。

    小小的辰哥儿霸道起来岂不是像个十成十的?

    不过,这话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说的好。

    早饭期间,伏老爷看着连清皱眉,“爹知道你们都忙,可也不能这样不顾身子,你自己算算,你这都多久没回来陪她们母子两个好好用顿晚饭了?”更别提一天都待在家了。

    他就有些奇怪,难道别的县令都是这样操劳?

    “爹,你别怪他,最近不是正在收小麦,忙嘛,过段时间肯定就会好的。”伏秋莲扭头帮着伏老爷装了碗红枣小米粥,笑着把一碟水晶虾饺放到伏老爷跟前,“爹您老这段时间辛苦了,您多吃些。”

    “坏丫头,爹是为谁好?”真是的,胳膊肘往外拐呐。

    旁边连清总算是等到自家娘子的话说完,再看身侧岳父的脸色,赶紧起身表态度,“岳父您说的是,是小婿的疏忽,只是这段时间外头的事情实在是多,待到这段时间忙完,小婿一定抽空好好的陪陪娘子,都是小婿的错。”

    “相公,哪里能怪你?”对着伏秋莲微嗔的话,连清微微一笑,眼底涌起的是感动,也是高兴——感动于自家娘子的维护,高兴于自家娘子的理解!

    伏老爷子觉得自己被忽视了,轻轻一咳,“我懒得理你们两个,要不是我大胖金孙子在这里,我才懒得看你们。哪天就回镇子上去,省得看着你们两个都心烦。”

    伏秋莲抿抿唇,“我就知道爹爹更看重哥哥,还说什么最疼我,都是骗我的呢。走吧走吧,现在就走,明个儿我就送爹回去,别让我这个不孝女碍了您的眼。”

    “这丫头。”看着自家娇俏的女儿插科打诨的模样,伏老爷哭笑不得,指着伏秋莲半响,摇摇头,“得了,以后你们夫妻如何,我不说了还不成?”臭丫头,他为的是谁啊,还不是心疼她?

    “娘子喝粥。岳父,这是您爱吃的,多吃些。”虽然知道自家娘子是说笑,可连清这个当女婿的却不能不敬岳父,哪怕是身为一县父母官呢,却不妨碍他穿着一身的官袍对自家岳父讨好,献殷勤,“岳父您尝尝,小婿刚才吃着味道挺好,难怪岳父您喜欢。”

    ------题外话------

    有二更。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