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264 儿子的问题

264 儿子的问题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没等伏秋莲说什么呢,成太太一挑眉不乐意了,“哟,刘太太,这东西不可以随便吃,一个不小心会吃坏了肚子,但是,这话嘛,可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的。”

    “我哪里有随便说,这可是我亲眼看到——”

    成太太一声冷笑,“什么叫亲眼看到?连大人身为朝庭命官,咱们万山县的父母官,路上喊冤的多了去,说不定就是哪家有冤屈的孩子,你这里一说倒是好,硬生生的把人家好端端一个孝女说成了……呵呵,刘太太,嘴下留德呐。”

    “……”

    本来吧,伏秋莲还想着说话呢,可结果这一听成太太这话,她悄悄的眨眨眼,再眨眨,得,她还是不出声了,喝茶好了,屋子里的气氛一滞,也不乏有那聪明的,轻轻一笑便拈了块糕点看向伏秋莲,“连太太尝尝,这个样子倒是新鲜,怕又是你们家酒楼里的样式吧?”

    伏秋莲抿了唇笑,“可不是呢,这两天才想出来看,直接就让人送到了这边,也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口味。”

    “连太太家的吃食,自然是好吃的。”

    有人挑了头,自然就有人笑着接起来,如是,气氛瞬间便活跃了起来,眼看着到了午时,大家纷纷给丘老太太祝了寿,宴席自午时中开始,足足到了末时正。

    宴罢,成府请了县里最出名的戏台班子,水袖轻舞,伊伊呀呀的唱起来,伏秋莲听的极有兴致,其实,她是听不懂的,她看着那些台上的人儿伊伊呀呀的唱着舞着,让骨子里有着现代人记忆的她很容易的就升起一种欣赏的心思。

    “连太太很喜欢这出戏么,若是喜欢,把人请回家去演两场啊。”刘太太帮着伏秋莲续了口茶,自己也发觉有些说错了话,被成太太一番指责,她坐在这里半天可是一直有些心神不宁的,即担心又后悔——

    担心伏秋莲若是生了自己的气,自家男人可饶自己?

    后悔的却是自己,这张嘴,惹过多少事了呀。

    别说连大人到底和那女孩子什么关系,就是真的有关系,轮的到她在外头说三道四的吗?因此,她这会就别提那个后悔了,看戏的时侯就特意选了个靠着伏秋莲的位子,这会一看左右的人都全神的看着戏台子,倒是没怎么注意她,便小心的看向伏秋莲,“连太太,之前的事,我真不是有意要说的,都是我这张嘴,当时也没多想——”

    “刘太太说什么话呢,不过是一句话罢了,您若是不提,我都忘了呢。”伏秋莲得体的笑笑,对着刘太太眨眨眼,“您瞧都看戏呢,咱们也别扰了大家的兴?”

    “好好,咱们也看戏,连太太您大人大量,不怪我就好。”

    对着刘太太微微的一笑,伏秋莲垂下了眸子,她是没有生气,因为不值得。别说只是一个道听途说的消息,就是连清真的带回家一个女人,她难道就不活了?

    而且,对于刘太太这类人她可是看的很清楚。

    富贵时尽可以共,但也不过如此罢了。

    你看,她这还没出什么事情呢,这刘太太就觉得她生活太幸福,所以,眼馋,嫉妒了起来,不然,她为什么一进屋就那么大声的嚷嚷呢,不就是想让自己好看,丢面子?

    或者,在她心里还想看自己失魂落魄,甚至冲动之下去找连清大闹一场,最好让自己失宠,或是和连清夫妻生了隔阂,到时侯,她再假惺惺的上前来劝说自己……

    她摇摇头,笑了笑。

    这样的人,有必要值得自己费心思吗?

    好半响,刘太太扭头和另一侧的人低声交谈起来,偶尔有轻轻的笑,伏秋莲另一侧是成太太,她便悄悄的拉拉伏秋莲的衣袖,冲着那边呶呶嘴,脸上的不屑半点不曾掩饰。

    伏秋莲看的好笑,帮着她续了茶,“喝茶。”

    申时中,大家陆续散去,伏秋莲走在最后,因为前头连清正在和成大人说话呢,夫妻虽然没有一起过来,自然是要一块走的,听到前头传来的消息,说是可以回家了,成太太亲自送她和辰哥儿出去,路上,成太太低声的叮嘱着,“你回家什么都别问,只当是没听到刘太太那话。记下了?”

    “嗯,记下了。”当她三岁小孩子么?

    “什么女人不女人的,别说和连大人没什么关系,就是真有什么关系,只要没往家里头带,那就说明他还是尊重你这个正妻,没把那女人当做一回事的。”顿了一下,成太太的声音带了几分的狠戾,“如果当真被带回了家,那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个玩意儿罢了,你就当是多养了条逗你开心的狗。”

    “……”

    “不过若是真的带回家,你可别犯傻的大闹,被人笑话不说,还把男人往外头推,你呀,随他去,新鲜劲过了自然就没了,还有,记得不能让那些女人有孕,这方面上可不能愧了自己。”

    “好,我都记下了,谢谢你。”虽然有些话不是很中听,甚至成太太的语气吧,让人听着也有那么几分的不舒服,可伏秋莲不得不承认,成太太这话,真的很中听,很实用。

    成家院外,连清笑着接过辰哥儿,“是不是又闹你娘了?下次出来若是不听话,爹可就不许你出来了。”连清点点儿子的鼻子,把他放在车上,回头牵了伏秋莲的手,“太太慢点,我扶你上去。”

    “多谢相公。”

    夫妻两人盈盈一笑,尽是温馨。

    车子走远,成太太回味刚才那一幕,越想越觉得刘太太那话是假的,以着她的眼光来看,她是真觉得连大人不像是那种到处留情的人呢。

    一场宴下来,家里自然有很多事情要忙的。

    洒扫,收拾,碗筷清洗,戏班子要送走……

    成大人看着一边走一边不停的指挥着管家们忙碌的妻子,脸上闪过一抹心疼,“太太别太累,这些事交给他们几个管家就好,若是这都做不好,那我请他们来做什么?”

    “老爷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左也不过就是问问,掌掌眼罢了。”成太太眸光一闪,笑咪咪的看向成大人,“连大人今个儿怎的没和连太太一块过来?”

    “他和我一块处理完公事才回的,怎么了?”

    “没什么。”连太太笑了笑,有心想再问问,可转而一眼便也收了声,如果是假的,自己不问也罢,若是真的,以着自己对眼前这个男人的了解,他怕是也会直接和自己说假的,说自己是多心吧?

    笑了笑,她看向成大人,“老爷若是没事,我去后头看看?”她可没时间陪着这个男人到处逛,后头的事情一大堆,她娘今个儿累了大半天,也不知道累到没。

    还有几个孩子,她都忙的来不及管他们。

    应该没别的事情吧?

    家里头的事情一大堆,之前在外头借的东西要一样样收拾好,连带着礼金一块还回去,还得盯着下人别暗中动手脚……这么多的事,她容易么她?

    眼前这个男人啊,还是哪边凉快哪边去吧。

    成大人点点头,“你去吧,我去前头书房。”顿了一下,成大人笑道,“娘今个儿应该累了吧,我这会就不过去看她,晚饭时再去给她老人家请安。”

    “好,你去忙吧——”对于他孝顺自家老娘的事,成太太可是从不会拦着的。为什么要拦?这个男人有如今的地位,一开始丘家对他的支持谁敢否认?

    如果没有自家爹娘那会全力的支持,培养,甚至把自己下嫁给他一个孤儿,然后,整个丘府全力支持他,他姓成的再能干,当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问题‘填饱肚子’都不成呢,他想去谈成才?谁若是和他说,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的,哪怕是把他丢到乞丐堆里,他也会区于众人的。

    成太太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淬你一口!

    并附送你四个字——尼玛,狗屁!

    笑着收回思绪,成太太对成大人福了下身,目送着他转身走远,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确定再也看不到自己,成太太瞬间转身,眼底的自嘲一闪而过,随即,成太太的脸上再次恢复以往的笑容和毅然。

    她有那么多的事情,哪里有空在乎一个男人?

    两刻钟后,车子驶进家门,伏秋莲扶着连清的手下车,回头抱过有些没神的儿子,捏捏他的小脸,换来辰哥儿不乐意的哇的一声叫,气的伏秋莲直接在他小屁屁上拍了一下,“臭小子,你想困就困,不许这样乱喊乱生气。”

    中午只顾着玩了,这一天就没睡一会。

    他这会在车子上想睡也是正常的。

    若是车子再走那么一会小家伙估计就睡了,如今却是有了那么几分睡意,可车子一停,得,他又睡不着了,被自家老娘抱在怀里,咪着眼的小人儿遭到自家老娘的调戏。

    如是,不乐意了,生气了。

    伏秋莲把儿子抱进屋子里,看着腻在她怀里不出来的儿子,轻声的哄着,“辰哥儿是不是想睡觉觉?娘亲拍拍,我们一块睡,好不好?”

    如果他真的很想睡,又没睡死。

    最快的法子就是伏秋莲和他一块睡,不然,会闹腾很久。

    “娘亲,觉觉。”抱着儿子,伏秋莲自然是一腔心思都放到了儿子身上,虽然如今小家伙也四岁了,可在伏秋莲眼里,别说才四岁,哪怕他就是再一个四岁,她也是自己打小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儿子!

    伏秋莲看向坐在一侧的连清,笑笑,“相公没事吧,我这里好好的,相公快去忙吧,我把辰哥儿哄睡了,回头再来陪相公?”

    “嗯,去吧。”狠狠瞪一眼儿子,臭小子,那是你爹的娘子!莫名的,辰哥儿从他老娘怀里探了下头,一眼看到连清黑着的脸,下意识的就缩回了小脑袋,“娘,爹爹好凶。”

    “……”

    把辰哥儿放到榻上,她自己也跟着睡下,一边轻轻的拍着,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和他说着话,没一会辰哥儿就慢慢的睡了过去,而在辰哥儿睡下的同时,伏秋莲也不知不觉的打了两个呵欠,翻个身轻轻的睡了过去。

    外厅,坐在椅子上边喝茶边等自家娘子的连清就有些坐不住了,明明还说把辰哥儿哄睡就出来陪自己说话的,难道,那臭小子那么久还没睡?

    连清想着就有些火,哼,看来那小子不打皮痒了是吧?

    不睡就给他起来!

    放下手里的茶盅,连清起身,掀起帘子走了进去,只是待到榻前,一眼看过之后,他不禁无奈的黑了脸,敢情,自己在外头等着,人家直接没放心上,睡着了……

    黑着脸走出来的连清对着一脸带笑,给他请安的冬雨都没了好脸色,看的冬雨小嘴张了半天,老爷这是怎么了?难道和太太绊嘴了?可不对呀,刚才太太不是进屋陪辰哥儿睡觉去了?自家老爷坐在那里喝茶,可是她给续的呢。

    真是的,喝个茶都能把脸给喝黑了。

    也不知道老爷是怎么想的!

    伏秋莲这一觉睡到酉时一刻,醒过来之后辰哥儿还在睡,她悄悄下地,洗了把脸,把头发简单的束起来,走出院子,就看到正在后头的空地摘了一把豆角过来的刘妈妈,看到她刘妈妈笑起来,“姑娘瞧瞧这豆角,长的可真真是喜人。”

    “晚上是绊豆角么?”

    “是呀,老奴摘了一把豆角,上次姑爷不是说那个绊的茄泥好吃么,一会再弄两个,再炒个家常豆腐,然后一个鸡蛋炒大葱,姑娘您看可好?”

    “可以,妈妈你看着安排就好。”

    刘妈妈笑了笑,看着伏秋莲坐在院中树荫下的石桌旁,她便也坐在不远处的凳子上清理豆角,都是自家种的,肯定是干净的,就是怕万一有虫,所以还是过一遍眼的好。

    主仆两人一边选菜边有一下没一下的说着话,刘妈妈就一下子想到之前冬雨和她说的话,抬头看到伏秋莲时眼里就带了几分的小心,“姑娘和姑爷,没什么事吧?”

    “没呀,我们好好的,怎么了,妈妈怎的问这个?”伏秋莲一头的雾水,看了眼脸色有些游移不定的刘妈妈,暗忖,难道,刘太太说的那话,这么快就传到了刘妈妈耳中?

    “也没什么,老奴只是问问。”顿了一下,刘妈妈终是有些不放心,想了想把冬雨和她说的话低声说出来,“今个儿下午回家后,您不是和辰哥儿去里头屋子睡了么,冬雨说,她看到姑爷黑着脸出了屋子,冬雨那丫头和他行礼,姑爷都没个笑脸呢。”

    “……是冬雨那丫头想多了吧?要不,是公事?”

    “嗯。老奴想着也是的。”刘妈妈放下了心,只要不是夫妻两个人斗嘴,公事上的事,那谁也没办法不是?刘妈妈笑着把都收拾好的豆角捡起来,扭头看向不远处的秋至,“去给太太端水,服侍太太净手。”

    伏秋莲笑着拦下,“不用,我自己过去。”

    刘妈妈虽然有些不赞成,好好的有丫头不用,做什么非要自己走这一趟?可一想到自己若是说出这句话来,她家姑娘准保笑咪咪的有大堆的话等着堵她的嘴呢。想想,她摇摇头,得,她还是啥都不说,去炒菜去最好。

    酉时三刻。

    去前头问了连清,晓得他马上就过来,伏秋莲便吩咐刘妈妈和冬雨几个,“摆饭吧。”待得她们摆好,伏秋莲牵着辰哥儿才坐下,帘子一晃,连清笑着走了进来,“娘子,晚上吃什么?”

    “都是你爱吃的,前头忙完了?可要换衣裳?”伏秋莲笑咪咪的招呼着连清,暗自瞥了他一眼,放了心,没看到有什么心情不好的样子啊,果然,之前冬雨的话要不就是小丫头看错,要么就是那会刚好连清被公事所烦……

    “不用,一会用过饭我还要出去一趟。”伏秋莲帮着连清端汤的手微微一顿,随即笑着点头,“好,那你一会出去记得带人,小心些。”

    “嗯,我都听娘子的。”连清拿起一个白馒头咬了一口,笑呵呵的帮着伏秋莲夹了一筷子菜,“娘子也吃,别只顾着辰哥儿,多大了,让他自己吃就是。”

    “谢谢相公。”伏秋莲眉眼弯弯,只是今个儿那笑意里却带了几分的折扣,她刚才没听错,是出去,而不是去前头,对吧?

    晚饭罢,连清茶也没喝,直接推开碗筷,“娘子你和辰哥儿慢用,我外头还有些事,先去处理一下,免得时间来不及,回来的太晚又吵醒你们娘俩儿。”

    “好,外头天黑,路上小心。”

    “嗯。”

    看着连清笑着走远,伏秋莲淡淡收回眸子,拿了一侧的帕子帮着儿子轻轻的擦去嘴角的汤汁,一边温柔的点点他的小脸,“吃慢些,看看,这都吃到脸上去了,是你的嘴在吃东西呢还是你的脸在吃东西?要是在外头,人家可是要笑话你说,呀,这个小孩子,竟然拿脸吃东西,到时侯辰哥儿可不许哭鼻子哦。”

    “娘,为什么辰哥儿拿脸吃东西,他们就要笑话我?”对上儿子清澈的双眼,伏秋莲张张嘴,再张张,讪笑,这个问题,她能不回答么?

    ------题外话------

    有二更。今天有事,没能早更。抱歉。我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