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知道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阿财,一头的汗,满脸的激动,用力的冲着连清挥手,“大人,大人,有线索了,在下面的下河村,咱们的人查到了一个人,说是他在那里转了大半响午——”

    连清精神一振,“确定了?”

    “是,陈二叔跟着过去的,确定,咱们的人已经过去了,属下回来找您——”阿财擦着头上的汗,看向连清的眼底透着几分狠意,“要真是他,看我怎么弄死他。”

    连清瞪了他一眼,没出声。

    一行人脚步匆忙的到了下河村,顾名其思,是在河的下游,而河的另一侧是田村,上河便是上河村,几个村子隔的很近,半夜站屋顶上吼一嗓子,各家能听的清清楚楚的。

    几人一进村子,立马有人迎上来,“大人。”

    “如何,人找到了没有?”阿财一看是自己的人,抬头看到对方一脸的搓败,不禁就是眼皮一跳,“其他的几个人呢,怎么回事?”

    “头,人,人死了——”

    “怎么会死的?”阿财一惊,人几乎要跳起来。

    如果说之前还只是猜测,那现在这么一死。

    是不是就是说明,对方肯定就是对辰哥儿出手的人?

    不不,不能这样说的。

    只能说,对方一定知道些什么,或者,是受了什么好处,或者不可能是背后打辰哥儿主意的人,但是,他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的,或者,就是直接动手的那一个?

    连清声音低沉,“人在哪,带我过去看看。”手紧紧的纂在一起,死了,死了!

    怎么可能死了?

    阿财也是心头一紧,这一死,以后的线索……

    “大人?”

    “过去看看再说。”连清这话说完,直接抬脚往前就走。身后,阿财几个你看我我看你,互看几眼,赶紧紧走两步跟上去,“大人您这边请,小的给您带路。”

    是村子里最偏的一角,一个半废墟般的房子。

    屋顶掀起一角,完好的一角地下铺着张破旧的看不出颜色的被子,而这会,被子上躺着一个人,脸色铁青,胸口的衣裳被鲜血给染红,成了干褐色。

    连清眉头一跳,咬着牙,“去许仵作。”

    “是,大人——”

    连清站在门口,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尸体,要是眼神能杀人,估计他把眼前的人给碎尸万断了,理智,在时间的流逝中一点点消去,换回来的是他紧绷的足以要断掉的弦。

    那些人找辰哥儿,他们是想做什么?

    对付他?

    想起几年前自己在万山县一伙打断的那个拐卖婴幼儿的窝点,几个地方他看到的那些孩子,不少人都是残废,缺胳膊断腿的,行动之前伏秋功裢和他说过,那些人是故意打断那些孩子的手脚,好以博街上人的同情心。

    能顺理当章的多乞讨几个钱。

    说实话,连清当时听着是震惊的很,这天底下,怎么能有这么狠心的人?虽然当时他也愤怒,觉得这些人该杀,可当真的把隐在万山县的几处窝点打掉,他亲自去看那些孩子时,那一个个畸形的孩子,当听到那些人讲,有些孩子原本是好好的,可被他们拐过来,故意的弄断手脚,以期驳得同情,那一刻,生平第一刻,连清觉得自己想杀人!

    怎么可以这样的利用孩子呢?

    这些孩子都是无辜的呀。

    当时,他觉得自己是他这一辈子最生气的时侯。

    不会再有之一。

    可现在,看着眼前的人,想想前一刻还在自己跟前儿活蹦乱跳的儿子,这一刻,连清才觉得,这时侯的自己,除了想杀人,他是连把对方撕了的心都有了。

    仵作查验,一脸的凝重,“大人,是他杀——这一刀毙命,手法娴熟,足以肯定是凶手对杀人不陌生,而且,这人滑落在地,应该是被人逼到墙角,一刀捅过来的,一刀透胸,这人力气不小——”仵作眸光在地下一阵搜索,一指旁边开着的土窗,“对方是从这里走的,您看,这窗虽然是着着的,但有新开的印子——这就说明——”

    “这就说明,外头那会有人来了。所以,他来不及,也不能让人看到他的样子,所以,直接跳窗子走的。”连清说着话,阿财已经带人去窗后仔细查看。

    半柱香功夫后回来,脸色有些不好看,“大人,后头不远处就是那条河,对方要是顺着河走,没有一点线索。”

    “……”

    忤作虽然不晓得出了什么事,但人命关天,他皱眉看着地下的尸首半响,猛的弯腰拿起了尸体的右手,眼前一亮,“大人,死者手心里纂了块玉佩,而且,几个指甲上有血痕,应该是和凶手挣扎时留下来的——”只是伤的是哪里就不很清楚了。倒是那个玉佩……

    仵作自地下尸体的手中把玉佩拽出来,双手恭敬的递给连清,“大人您请看。”

    普通,街边上随便一把抓,卖的全是这种玉佩。

    可又不普通。

    村子里头的人都是做农活的,谁会买个没用的玉佩戴?

    “大人,这天都黑了,您看——”

    连清看着面前一脸铁青的华安,知道他是没什么线索,扫了眼他身侧,“莫大呢,可有什么线索?”

    “没有,不过莫头还在带人搜,而且把这个玉佩也拿了过去在村子里问呢。”华安顿了下,有些小心的看向连清,“大人,您得想想,太太那里,怎么说。”

    怎么说,还能怎么说?

    如果只是一天两天,他能确定对方是谁,目的为何,辰哥儿什么时侯回家,他可以瞒一下,可现在这种情况?连清苦笑一下,“我这就回家。”

    “大人——”华安一惊,太太的情况可是特殊,能撑的过来?万一再来个伤心过度,肚子里那个……他张了张嘴,有心想劝来着,可一想,又把滚到舌尖的话给咽了下去。

    这情况,他还就真的没法瞒呐。

    连家——

    伏秋莲觉得今天一整天就是坐卧不安的,中午吃着饭,好好的就把手里的碗给滑了出去,摔在地下落个粉碎,她当时就唬了一跳,不知怎的有种胆颤心惊的感觉。

    刘妈妈还以为她是被吓到了。

    一个劲的安慰着她,念叨着什么‘碎碎平安’,可伏秋莲自己心里却是清楚,她不是被吓的,她是觉得一阵阵的心神不宁,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似的。

    中午没事,在屋子里走着走着,她差一点就摔了。

    身边跟着的是冬雨,虽然是手急眼快的把她给稳住,可也把小丫头给吓的不轻,刘妈妈听说之后,说什么是再不让伏秋莲动一下,直接把她按在了椅子上,“姑娘您要什么我来帮您拿,您就坐在这歇着吧,要不,不成,您还是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吧。”

    伏秋莲揉揉眉,试着想和刘妈妈说清自己心里头的不对劲儿,“妈妈,我真不是累的,我就是,就是觉得心里头慌的很,好像,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姑娘您想多了,怎么会呢,都好好的呢。您呀,肯定就是累的。”刘妈妈有些担心的看着伏秋莲,眸中满满的是忧色,“老奴觉得呀,您就是累的,这才胡思乱想,来,老奴扶您回屋歇会去。”

    “妈妈现在什么时辰?”

    “还早呢,一会用晚饭的时侯老奴再唤您。”

    伏秋莲被刘妈妈扶到榻侧,她歪下去,想了想,看向刘妈妈,“妈妈,派个人去前面看看,问问莫大他们谁在,辰哥儿怎的还不回来呀,这都出去一天了。”连清也真是的,明明和他说好,让他下午早点把孩子送回来的。

    太晚了回来,玩的累了一天,晚上睡觉会不踏实的。

    “姑娘您放心,老奴这就派人去前头问。”伏秋莲她们一打开始过来时直接住的就是官衙后头的院子,一去两年,回来之后伏秋莲也懒得再换地方,反正这院子大的很,住的下他们这些人,又不用出钱,多好的事呀。

    院子后头空着的地方被刘妈妈几个住了各色的菜蔬。

    红色的辣椒,绿油油的青菜,白色的瓜。

    紫色的茄……

    长长的豆角和垂挂下来的丝瓜……

    虽然没有花,可远远看着,风儿吹荡,来回起伏。

    其实这样的情景也很是喜人的。

    带着种让人踏实的生活气息。

    几年住下来,伏秋莲和刘妈妈几个都对这个院子充满了感情,有人说让她们换个好点的地方和院子住,她们还不住呢。刘妈妈帮着伏秋莲盖好薄被,看着她闭上眼,悄悄的出了屋子,掩上门,想了想也是有些不放心,自己直接就奔到了前头去,可转了一圈,莫大他们一个人都没在?

    再转一圈,别说莫大几个,就是连她所熟悉的那几个人都没有,衙门里留下的两个明明就是看门的!刘妈妈皱了下眉,这是什么情景?她明明记得早上姑爷出去时和姑娘说过,今个儿没什么大事的,所以才带着辰哥儿出去的。

    看现在这情景,难道是出什么大事了不成?

    她有些狐疑,慢慢的往前走。拐弯的时侯,她隐隐听到辰哥儿的字眼,刘妈妈心头一动,悄悄的走过去,耳朵坚起来,就听到隔壁一墙之隔的人在说话,“哎,今儿个这衙门怎么回事,怎么头儿他们都出去了?”

    “你不知道啊,你竟然不知道?”

    “滚,到底出什么事了,赶紧说。哎,你真知道?”

    “废话,我刚才听到华头的话了,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人的声音压低,不过刘妈妈还能听的到,她把脑袋使劲贴在墙上,竖着耳朵使劲听,“哎,我告诉你呀,出大事了。”

    “赶紧说呀你倒是,靠。”

    “滚,再骂不和你说了啊。听清了啊,我听华头派来那人的话,应该是咱家大人的儿子出事了,你没看到么,后头的刘忤作都过去了,忤作是做什么的,那可是验死人的啊。”

    “可别胡说八道啊。这事可不能乱说的。”

    “谁哄你——啊啊,刘,刘妈妈——”那说话的小捕快几乎要晕过去,看着面前脸色铁青,瞪着大眼几乎要吃人般的刘妈妈,他抬手就狠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

    呜呜,当他刚才没说话,他这会可以跑吗?

    或者,晕过去可以吗?

    刘妈妈却是不容他再多想,几乎是充血的眸子逼到他跟前,伸手拽住他的衣领,恶狠狠的语气,“你刚才说什么,啊,你再给我说一遍,谁出事了,什么忤作,啊,你给我说,你给我说啊。”刘妈妈几乎就是要晕过去的。

    怎么可能是辰哥儿呢?

    他才几岁呀,一定不会是辰哥儿,不可能的。

    她深吸了口气,死死的盯着对方,“你赶紧给我说,你和我说,不是辰哥儿,你和我说啊。”

    “刘,刘妈妈,您,您先松手,他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旁边的小捕快吓的脸儿都白了,看着同伴脸都被勒红了,又不敢直接对刘妈妈用劲,谁不知道刘妈妈在大人和太太跟前是一顶一的红人儿?

    这整个家怕是刘妈妈说了都能算三分!

    “刘,刘妈妈,您就是想让他说话,也,也得松开他的手,让他能说的出话来啊。您,您把他勒的太紧,他喘不过气来,不能说话啦。”

    刘妈妈狠狠的瞪他一眼,把手松开,“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定是她刚才听错了,隔着一堵墙呢,听错了也是在所难免的。肯定是这样的。

    “刘,刘妈妈您别激动,您慢慢听我说——”

    “别糊弄我,不然,我和你没玩。”

    刘妈妈一瞪眼,小捕快苦笑一下,看了眼同样脸泛苦涩的同伴,同伴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没别的办法,小捕快这会真的是恨不得拿根针来把自己的嘴给缝起来。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的憋不住呢。

    少说两句你会死,还是你会少块肉?

    看看现在,得了吧,要是家里头出什么事……

    不用大人自己动手,估计莫头几个都能把自己给劈了!

    “那个,刘,刘妈妈,你看,我这衙门里头还有事,要不,要不咱们敢日再说话?”他倒是想好了,撒丫子就跑,可惜,刘妈妈这会的手脚绝对利落,伸手拽住他,拦在他的跟前,“不许跑,赶紧说。刚才你那话是怎么回事。”

    “刘妈妈,您就饶了小的吧,不是我不说,是,是大人吩咐了,不准让太太晓得呀。”小捕快被刘妈妈拽着,脸下的神情是要哭出来的样子,苦着脸求饶,“您说我这和您说了,回头您不就和太太说?要是太太晓得了这事,万一再有个什么差子,我岂不是罪该万死?”

    辰哥儿果然是出事了?!

    刘妈妈一个踉跄,差点就一头栽到地下去!好在身侧两个手急眼快,一人一边扶住她,“刘妈妈,刘妈妈您没事吧,我们送您回去歇着。”

    “不用,你们两个放开我,我真的没事。”对上两人满是担心的眼神,知道他们也是好心,刘妈妈摇摇头,示意两人放开他,自己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她死死的盯着两人,“说吧,我这会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

    “你们放心,我有分寸,不会告诉太太的。”

    “当,当真?”

    “还要我老婆子发誓不成?”

    “不用不用。”其中一个捕快飞快的摇头,拨浪鼓似的,最后,两人互看一眼,苦笑着点点头,都到这份上了,不说能成么,得,说吧,两人松开刘妈妈的手,可又怕她听了再晕过去,左右防着呢,“其实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可这事儿吧,是华头派来的人,先说是辰哥儿失踪,都去找,后来又把忤作叫了过去,这忤作不是验那个的么,所以我们才……不过刘妈妈您别担心,小公子福大命大,肯定不是他。”

    “是啊刘妈妈,您放心吧,说不定呀,是别的人出了事,大人这会正带着小公子回来了呢。”两人看着刘妈妈空洞的双眼,发白的脸,抖着的唇,都有些慌了。

    刘妈妈可不能在这里出事呀。

    “妈妈,妈妈您没事吧?”

    “哦哦,我,我没事,你们两个放心,我不会和太太说的,不说——”刘妈妈用力的推开两人,转身往前走,一脸茫然,脚步迟钝,连前头是墙都没看出来。

    一头就那么的撞了过去。

    疼的呀,可她仿佛没感觉到疼似的,刘妈妈再次挥开一看情形不对,赶紧上前把人给搀住的两个人,背转个身,绕开他们两个直接往前走,才走了两步,她抬脚跑了起来。

    她要去找辰哥儿。

    她要把辰哥儿给找回来。

    不过是出去玩嘛,怎么能贪玩不回来呢。

    这天儿都黑了,这小子就知道贪玩,不知道他娘会担心吗?等她找到了那小家伙,一定要和姑娘说,得好好的收拾他一顿才成,嗯,一定要狠狠的收拾。

    她在前面跑,后头两个人就追,“刘妈妈您要去哪?”

    砰,刘妈妈在出衙门口时和人撞个满怀,是连清。不过连清身侧跟着的是莫大,所幸他手快,直接伸手稳住刘妈妈,抬头一看,不禁有些诧异,“刘妈妈,怎么是您,您这是要去哪?”

    刘妈妈却是看都不看他,直接把眼神落在连清身上,死死的,仿佛要把他给分解掉般的眼神,又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双手拽着连清的袖子,出口的话又快又急,竹筒倒豆子似的,“姑爷,姑爷您可回来了,辰哥儿呢,辰哥儿回来了吧,我正要去找他回来吃饭呢,姑爷回来正好,快把辰哥儿给我吧。我带他去吃饭,别饿坏了肚子。”

    ------题外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