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307 讽刺(二更

307 讽刺(二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卫太太能说什么?

    难道她说,我真的很希望你家相公一定不会回来?

    张了张嘴,对上伏秋莲一脸认真的神色,她点点头,“可不是,咱们谁不盼着连大人赶紧回来,这衙门里头呀,没有连大人可是没有主心骨呢,就是老百姓,不也盼着大人回来的嘛,咱们大人可是大大的好人。”

    伏秋莲微微一笑,没有出声。

    卫家人的心思她不见得不清楚,可现在她没空理这些。

    连清若是能平安回来,什么事自然而然的就能解决。

    要是不能……那么,再说这些事有什么必要?

    外头有脚步声响起,是卫太太随身带来的小丫头,说是家里有事,请卫太太赶紧回去处理,卫太太板了脸怒斥那丫头两声,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伏秋莲,“你看,这家里人多事杂,没个顶用的人,我这是离开一会就不成,要不,我就先回去,你也歇着,我改天再来看你。”

    “好呀,卫太太您慢走。”

    伏秋莲微微一笑,端茶送客。

    等到冬雪送人回来,小嘴直接能挂个汽球,“太太您看看那个卫太太的脸,好像眼睛朝天看似的,啧啧,真是不知道她那朝天看的眼神是看谁的。”

    旁边冬雨撇了下嘴,吃的一声笑,“还能看谁呀,自然是看的咱们家太太了,冬雪姐姐你真笨,连这点也看不出来,亏的太太平日里还说你聪明呢。”

    两个人在那里逗嘴,刘妈妈正在劝伏秋莲,“姑娘别往心里去,管她们怎么说呢,咱们只过自己的日子,只要您好好的,肚子里的孩子和辰哥儿好好的,咱们还怕什么?你也别担心姑爷,放宽点心,说不定一会就能回家来了呢。”

    “我知道,妈妈您放心吧。”

    伏秋莲心里是真的着急,可着急不管用呀。

    一边冬雨还在取笑冬雪,被回过神的刘妈妈一眼瞪过来,“两个丫头还贫嘴,给我赶紧的出去看看辰哥儿去。”看着两人吐了下舌头要往外走,刘妈妈又唤住冬雨,“厨房里你给我精儿点心,仔细着点。”

    “妈妈您放心吧,奴婢肯定把太太的吃食打点好。”

    知道这丫头看着大大咧咧,但对伏秋莲却是真的很忠心,刘妈妈便挥手让她们下去,一侧又陪着伏秋莲说话,刘妈妈是怕刚才卫太太那些似是而非的话听的伏秋莲心里不得劲儿,所以便在一侧小心的陪着她说话。

    倒是伏秋莲,真的没想那么多的。

    她没这个精力呀。

    主仆两个才说着话呢,就听到屋子里头扑通一声,刘妈妈还在那里纳闷,这是什么动静呀,难道里头进了人?心头一跳时刘妈妈正想起身进去看看,旁边伏秋莲却是反应了过来——肯定是辰哥儿摔了。

    伏秋莲起的急,带翻桌边的茶,砸在地下咣当响。

    刘妈妈自然是被吓了一跳,“姑娘——”

    “我没事,赶紧去里头,辰哥儿肯定是摔了。”

    刘妈妈猛的拍了下头,是她老了,糊涂了,忘了辰哥儿在里头睡觉,等到两人走进去,看了一眼之后,刘妈妈脸色古怪,伏秋莲是直接扑吃一声笑了起来,这孩子……

    可不是辰哥儿摔了下来么?

    只是那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整个人自榻上摔下来。小身子用被子包裹成一个茧蛹般的样子,这么摔了一下子,直到伏秋莲和刘妈妈两个人进来,小家伙还抱着被子蒙头大睡呢。

    伏秋莲笑的直不起腰来,“哎哟妈妈,我肚子疼。”这孩子,难道说真的是神经线粗大么,从榻上摔下来,竟然还在睡?

    刘妈妈瞪了她一眼,扶着她在一侧的软榻上坐下,自己方回头,弯腰把地下的辰哥儿给抱了起来,这一抱小家伙倒是醒了,只是眼睁了两睁,看到是刘妈妈之后,把头往刘妈妈怀里蹭了两下,眼一闭,又睡了。

    把辰哥儿放在榻上,刘妈妈轻轻的抚着辰哥儿的头顶念叨。

    用她的话来说,这是在给辰哥儿压惊呢。

    虽然这在伏秋莲眼里是迷信,她可是从来不信这些的,不过经厉了自己这睁眼闭眼的事,她心里多少也存了几发的忌讳,再说刘妈妈这事也不碍什么,自然是由得她的。

    晚上吃饭,气氛仍是一如继往的沉默。

    几个丫头手脚利落而快速的服侍伏秋莲落坐,布菜。

    然后给辰哥儿添他爱吃的饭菜。

    最后是她们在一侧摆好的小桌上用饭。

    这是自打连清不见之后伏秋莲就让她们这样开饭的,因为伏秋莲觉得自己一个人吃实在是没什么胃口,可让刘妈妈和几个丫头和她一块吃吧,几个丫头却是万万不肯,只能这么折中一下了。

    不过下头的这菜才摆起来,辰哥儿就跑了过去。

    小孩子爱热热闹闹的地方嘛。

    看着人多,他才不管你什么尊卑主仆上下呢。

    伏秋莲就由得他,不过是吃个饭,等到大些自然就不会了。

    饭罢,几个丫头收拾,伏秋莲接过茶,看着辰哥儿在一侧描红,灯影摇摇,一室的清寂,辰哥儿坐在她身侧的里边,唇角抿着,一笔一划的在那里写字,以前的辰哥儿还像自己比较多,最近两年随着他越长越大,却是越来越像连清,到现在,那灯影下看侧脸,简直就是连清的缩小版!

    伏秋莲看着就扯了下嘴角,果然是父子呢。

    “娘,我写了好几张了,等到爹爹回来,我给爹爹看。”

    伏秋莲闭了下眼,再睁开,一脸的笑,“好呀,咱们辰哥儿是好孩子,慢慢写,写好了让爹爹看,到时侯爹爹奖励辰哥儿,好不好?”

    “好呀,那,我可以自己挑奖励么?”

    “啊,你想要什么?”伏秋莲对于儿子的这句话挺有几分奇怪的,儿子以前从来可没说过这样的话呀,现在竟然学会和人讲条件了?掩去心头的沉重,她笑笑,“那你说说,想和爹爹要什么?”

    “我想要爹爹以后不出去了,娘亲想爹爹,我也想爹爹。”

    抬头对上儿子软软孺孺的眼神,伏秋莲脸下的震惊之色滑过,手捂了唇,差一点就这样当着儿子的面哭了出来,抬头用力的望了下屋顶,把眼圈的泪花儿逼出去,她用力的点头,“好,等爹回来,辰哥儿就和爹爹这样说,好不好?”

    “好——”

    母子两个说了会话,辰哥儿的描红告一段落,又玩了一会,辰哥儿睡下去,伏秋莲觉得没睡意,想着好些天没去看如归的账册,让冬雪拿过来翻了一下,是如她所料的没有达到自己的计划盈利。

    也是,这段时间自己都没什么心思管这些的。

    伏秋莲想了想,把账册放到一侧,旁边刘妈妈赶紧劝,“姑娘,天色不早了,您赶紧歇着吧。”在刘妈妈看来,那些个酒楼什么的再好,再能赚钱,可却是不及自家姑娘半点的。

    姑娘这身子禁不得再来这么多操心事!

    那些什么账册呀操心事,她可是恨不得自家姑娘丢的远远的。

    哪怕就是破产呢,也不及姑娘的身子重要!

    伏秋莲看了眼外头的天色,的确是夜晚了,她伸个懒腰,点点头,“好,那睡吧。”伏秋莲看了眼一侧起身的冬雪,想了想交待道,“昨个儿是你值夜吧,我一直都好好的,晚上你们都不用守着了,自己回去睡吧。”

    不等刘妈妈说什么呢,冬雨已经摇了头,“这可不能,一定要守的。昨个儿冬雪姐姐,今个儿应该是轮到奴婢了,太太您可不许不让奴婢为您尽心,奴婢会伤心的。”

    “……”

    刘妈妈也劝,“是呀姑娘,你就让她们两个轮流守吧。”有个丫头守在这里她还不放心呢,若不是伏秋莲坚决不允许自己守在这里,她肯定要在屋子里打地铺的。可伏秋莲担心她,不让。

    知道自己劝不过,伏秋莲点点头,“好吧,那今个儿就冬雨吧。”

    刘妈妈想了想,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虽然冬雨这丫头平日里不怎么细心,但服侍伏秋莲还是很用心的。

    冬雪上前,“妈妈您放心吧,冬雨会好好服侍太太的。”

    待得两人走后,冬雨笑咪咪的上前,“奴婢扶您歇下。”

    冬雨把烛台捻了,只留一盏,自己则在一侧靠窗的小榻上静静歇下。

    一夜无话,转眼就是天亮。

    用过早饭后,伏秋莲带着辰哥儿去外头的菜畦摘了一篮菜,辰哥儿很是好奇,指着长长的豆角,“娘,这是豆角吗?它为什么长这么长?”

    “还有这个,这是什么,怎么是圆的呀,它为什么不是扁的?”

    看着儿子瞬间化身成了十万个为什么,伏秋莲有些哭笑不得。

    早知道不带这臭小子过来了。

    娘俩儿摘完了菜,辰哥儿抱着根黄瓜就要啃,一侧冬雪赶紧拦下,“哥儿等等,奴婢给你洗洗,一会凉绊了再吃。”

    “不要,我现在就要吃。”

    伏秋莲瞪了辰哥儿一眼,“不许乱嚷嚷,我怎么和你说的?要什么东西要慢慢和人说,再喊不给你吃了。”成功的让辰哥儿闭嘴,伏秋莲看向冬雪,“你帮他洗洗,然后拿一半过来给他吃。”

    “可这是凉的,哥儿还小——”

    “不碍事,一个黄瓜罢了。”村子里那些孩子哪个不是满地头里跑,什么黄瓜地瓜萝卜的抓起来就啃?也不见人家生病。虽然伏秋莲是医生,但有时侯她却真心觉得农村有些放养孩子的方式是正确的。

    当然了,也有些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所以说嘛,不管是什么事,你得多看看,并不是全是好或是全是坏。

    她会是两面的。

    端看你用什么样的角度,怀着怎样的心思去看待。

    辰哥儿啃黄瓜啃的小老鼠一样,吱着牙咬,看的伏秋莲心情都好了不少,几个人走到前头,就看到正随着冬雨走进来的刘太太母子,伏秋莲就笑起来,“我这才摘好了菜,你们就到了,可见这来的早不如来的巧。”

    刘太太也笑,“那是,你要是没有好吃的,我们还不来呢。”

    辰哥儿笑咪咪的冲着安哥儿招手,“弟弟过来,给你好吃的。”

    安哥儿就颠颠的跑过来,对着辰哥儿递过来的黄瓜啃了一口,也不嫌弃辰哥儿吃过的,小脸上全是笑,“哥哥真好。好吃。”

    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么就说好吃?

    伏秋莲和刘太太两个人都在一旁看着笑起来。刘太太摇摇头,扶了伏秋莲在一侧铺了椅垫的椅子上坐下,“我来时本不想带着他的,谁知道这小子听到了,哭喊闹着要跟我一块过来。”

    “让他来呗,刚好和辰哥儿做个伴呢。你看他们两玩的多好?”伏秋莲笑着给刘太太倒了茶,扭头吩咐冬雪,“给他们两个端一碟才做的蛋挞来,每人两个,不许吃多了。”

    “是,太太。”

    刘太太就摇头,“难怪我们家这小子天天念叨着哥哥,义母。连我这个亲娘都靠后,你看看你这里,又是吃的又是玩的,换我的话我就赖着不走了。”

    “好呀,你现在就住这里也是行的,刚好和我做个伴呢。”

    刘太太笑笑,“我现在不是家里走不开么,要是没有家里那一个,肯定住在这里陪你。”刘太太说的是王六公子,虽然被伏秋莲和杨老大夫两人联手保住了腿脚,可现在却是成了瓷人儿一般,处处需要照顾着。

    按杨老大夫的话就是,一定要经心保养,照顾着。

    半年不能下床。手也别经常动。

    不然,这腿脚四肢你就别想着指望了。

    这样的话说出来,刘太太敢不经心吗?

    伏秋莲点点头,表示理解。

    两人在这里随口说着话,最终是不可避免的谈到连清,“这是,还洲没有消息呢?”伏秋莲摇摇头,一脸的黯色,“这段时间我都快要愁死了,怎么就能一点消息没有呢,真是急人。”在刘太太面前她也没了过多的掩饰,相交多年,没这个必要。

    “别急,越急越出乱子。而且,有时侯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伏秋莲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是这样安慰自己。

    中午留刘太太用饭,辰哥儿和安哥儿两人排排坐,乖的很,伏秋莲便笑,“你看,你把你家安哥儿给我得了,看看,我们家这个猴子似的,安哥儿在这里他多乖呀。”

    “我可舍不得。”刘太太的话音儿还没落呢,那边厢安哥儿已经猛的点起了小脑袋,双眼发亮,“好呀好呀,义母,我和哥哥玩。”

    “……”刘太太被自己儿子气乐了,就这么不要她这个亲娘了?

    一侧,伏秋莲也笑,“好,安哥儿就和义母,和哥哥玩。”

    “嗯,我要哥哥。”

    刘太太赌气不看自己的儿子,臭小子,没良心的小东西。

    午饭摆满一桌子,饭菜都是伏秋莲母子爱吃的,刘太太过来又加了两个她们爱吃的菜,最近的饭菜可谓是不带重样的,冬雨和刘妈妈两个是绞尽了脑汁的换菜式,就怕伏秋莲说吃腻了,怕她没胃口。

    好在伏秋莲担心是担心,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却硬撑着每顿饭都用,就凭这一点,所以她脸色虽不是很好,但肚子里的孩子很安稳却是事实,刘妈妈也多少放下心来,要是姑娘再有点事……

    饭后,刘太太略坐了一会,用了杯茶便起身告辞,“我不放心小六,所以就先回去,你若是信我,有什么事只管着和我说,我帮你跑跑腿,陪陪你之类的事总是能做的。”

    “赶紧回去吧,我不信你还能信谁?有事一定和你说的。”

    亲自送走了依依不舍的安哥儿母子,伏秋莲回头陪着儿子翻了会绳,就有些精神不济,她最近突然有些发困,特别是这两天,觉得好像特没精神似的,看着辰哥儿还不困,她就把冬雪叫过来陪他玩,自己侧在一侧的榻上躺下,竟然没一会就睡着了。

    旁边,冬雨拧了下眉,“妈妈,太太这两天好像很困呢,昨个儿白天也是睡的不少,晚上一夜都不曾醒过夜的。”要知道这段时间伏秋莲虽然会准时午睡,晚上也会睡觉,但都睡的不踏实。

    稍有点动静,哪怕是睡在软榻上的冬雨翻个身呢。

    伏秋莲在一侧都能唰的一下睁开眼。

    可昨晚,自家太太竟然是一觉睡到大天亮,自己半夜醒了给辰哥儿起夜都没发觉!

    “你这丫头,难道太太睡的踏实你不开心?”

    “可太太之前明明一直睡的不好的——”

    听了冬雨的话,冬雪蹙了下眉,“那,会不会是太太肚子里的小主子在长,所以,太太才贪睡了些?”边说则边看向了刘妈妈,“妈妈您说呢,应该是小主子的缘故吧?”

    刘妈妈笑了笑,“这个时侯贪睡是正常的,孩子在长呢。”有些担忧的看了眼榻上已经睡过去的伏秋莲,刘妈妈本就压低的声音再低一些,几乎是轻不可闻,“能睡下来就是好事,若是真的像前头那些天翻来复去的睡不着,那才是咱们该愁的。所以,放心吧。”

    冬雪对着一侧的冬雨扬扬眉,抿唇一笑,看,我就说是这样吧。

    一侧冬雨嘟了下唇,扭过了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