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六,期待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六,期待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花厅里,陈洛南脸色阴阴的,全身散发着一股子冷嗖嗖的气息,旁边,素浅和枝儿两个人大气不敢喘,小心冀冀的跪在地下,“大少爷息怒,奴婢服侍主子不周,差点害的大少奶奶摔下来,奴婢该死。”

    “你们两个的确是该死,素浅你是你们少奶奶的人,我也懒得理,但是你,”陈洛南看的是枝儿,扫了两眼没印象,皱了下眉头,“素浅,她也是你们少奶奶的人?”

    不等素浅开口说话,文莲坐在一侧终于忍不住,直接跳起了脚,“我说你什么意思呀,她们两个都是我的人,你这样吓唬她们做什么?爬树是我要爬的,不管她们的事!”她气呼呼的瞪了两眼陈洛南,扭头对着素浅两女喊,“你们两个都给我起来,不许跪。”

    可惜,都没有人听她的。

    素浅急的不得了,就差喊出来了,少奶奶您和大少爷说两句软和话能少块肉么?

    您以前不是最温婉,最和顺的么。

    今个儿偏这般的倔强……

    枝儿也没起来,虽然她在心里当文莲当成唯一的主子。

    可陈洛南的脸太黑,她害怕呀。

    她倒是听到文莲的了,也放到了心上。

    只是,眼角余光瞟了眼身侧的素浅,没动呀。

    她一想,素浅姐姐没起来呢。

    得,她也不起了。

    两个人都没理她,文莲觉得很没面子,瞪向陈洛南,“你这人是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一回来就责骂我的丫头,打狗还看主人呢,你这是对我这个娘子不满意是不是?不满意的话有本事你就休了我。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

    她说的是痛快,素浅却是听的白了脸。

    天,她们姑娘竟然敢这般和大少爷说话!

    素浅急的都想跳起来去堵她们家姑娘的嘴!万一大少爷真的恼了,真的写了休书?

    现在的文家哪里有她们家姑娘的地方?

    陈洛南却是看着气的暴跳如雷的文莲笑了,冷冷的扫她两眼,“你以为,我真的不敢给你休书么?”

    “有本事你就写啊。”

    心底的火气噌噌的往上窜,哪里还能想的到别的?

    以前可是家里人都宠着她,让着她。

    之前几天自哀自怨的,她还在心里想着,时刻警惕着自己。

    现在不是以前,她不是伏秋莲。

    她是文莲。

    是陈家不受宠的,几乎完全被打入冷宫的少奶奶。

    之前她还变相的打探了陈洛南的事情。

    想着和他好好说说,打探些消息,能不能做做好事,顺便送她去找她爹爹。

    心里想的好好的,但架不住有变化啊。

    谁让陈洛南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一回家就吼她丫头来着?

    陈洛南被她给气笑了,他是为了谁?还不是怕家里的丫头不好好服侍她,想着给她出头,她这会却好,和自己跳了起来,不过,陈洛南咪了咪眼,又扫了一眼俏脸含怒,双眸好像要喷火般的文莲,眼底飞快的掠过一抹笑意,这样的文莲比以前那个死气沉沉,一团死水的文莲倒是顺眼,精神多了!

    “我罚她们,是因为她们没看好你,让你去爬树。”

    “那是因为我要爬的,她们是我的丫头,能管的住我?”文莲直接对着陈洛南翻白眼,那一脸不屑的小娇娇模样倒是看的陈洛南哭笑不得,他摇摇头,“罢了罢了,即是你都不在意,我更懒得理,只要你记得,下次你若是再爬树,摔死摔伤了可别怪别人!”

    靠,有这样诅咒人的么?

    文莲怒瞪,“滚。”

    如是,陈洛南很是听话的滚了。

    跪在地下的素浅看着走出去的陈洛南,瞪大了双眼。

    大少爷就这样好说话的放过了她们?

    以前,大少爷每次过来不是对着她们一通训斥,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每次都把自家姑娘给弄的哭上好几天。

    这次,被自家姑娘呛了好几句,竟然就这样走了?

    素浅很是不解,甚至觉得有些怀疑。

    大少爷不是有什么事情去办,一会回来再继续训斥她们吧?

    不止她怀疑,就是跟在陈洛南身侧的小厮也是一腔疑惑,不解。

    他几乎是大气不敢出的随着陈洛南回了前院的书房。

    “大少爷,您的茶——”

    啪,陈洛南直接摔了手里的茶盅,“你就是给我这么当差的?”

    小厮扑通跪下去,“奴才该死,大少爷息怒,只是不知道大少爷说的是什么事。”小厮跪在地下,嘴里认着错,脑中却是飞快的转动了起来,这段时间他可是一直贴身服侍着自家大少爷,没做错什么事情呀,而且,之前明明还是好好的,就去了趟少奶奶的院子,回来就开始黑脸……

    难道,这错出在大少奶奶这边?

    可也不对呀。

    大少奶奶就是真的惹到了大少爷。

    就是再牵怒,大少爷也不会把脾气牵怒到他身上呀。

    陈洛南把他的神色看的清清楚楚,一声冷笑,“我和你说过吧,少奶奶那边有什么事情及时和我说,是不是这样的?”

    “——是。”可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呀,而且,自己以前明明什么都和他说过的,可后来,是他和自己说,以后大少奶奶那边有事无需再报,然后,他就不报了么,怎么现在又来怪他?这是大少奶奶那边出了什么事么,可没听到说有什么大事呀,想归想,小厮还是瞬间低头请罪,“奴才该死,请少爷责罚。”

    “你去找总管过来。”

    陈洛南冷静下来,自然也想到了自己以前的吩咐,他揉揉眉心,抬手让小厮出去找人,自己则坐在椅子上,用力的闭上了眼——真真是可笑,明明他自己都放弃了,已经死心,为什么还会觉得难受?

    刚才,他进去时没注意。

    但走出院子的时侯可是一眼发现,诺大的院子竟然满打满算没看到五个下人!

    除了屋子里的那两个,外头,竟然只有两三个粗使婆子!

    一路走出来,他是越想越觉得生气。

    他们陈家再不济,堂堂少奶奶的院子里,这么寒酸?

    连几个下人都用不起了是吧?

    一群眼高手低,看菜下碟的人!

    管家听说才回家的陈洛南找他,放下手里的事情巴巴的跑过来,在书房门口站了下,深吸口气缓缓自己的情绪,顺便抬起袖子擦了下脑门上的薄汗,房门虚掩,他轻敲两下,“大少爷。”

    “进来。”

    声音平静,哪里有刚才小厮说的怒气?

    管家走进去,恭敬行礼,“老奴给大少爷请安。”

    “杨伯,你在我们家多久了?”

    “回大少爷的话,老奴是家生子,老奴的父亲就是咱们府上的管家。”

    陈洛南平静的眼神扫他一眼,“原来,你还记得你是家生子,是奴才,是这府里的管家,我还以为你是才进来的新人,忘记这府里有几个主子或是不认得这府里的哪个主子了呢。”

    管家一头冷汗唰的落下来,“大少爷这是哪里话,老奴哪里做错,还请大少爷明示。”

    当一个人需要和实力强大,或是他实力有所不济时,他需要达到目的,自然是需要绕着圈子说话,甚至在心里把自己的目的算计上好几番,可当你的实力比别人强,甚至是可以主宰,掌控别人的生气时,你可以随心所欲的说什么,想做什么就是什么,比如,这一刻的陈洛南。

    他直接就笑了,“明示?好呀,那我问你,大少奶奶院子里的下人呢,都去哪了,难道她们是都出去散步或是逛大街了?我倒是不知道咱们陈府什么时侯改的规矩,竟然有这样的福利了。呵呵,看来,你这个总管当的果然是不错呀,不少下人应该对你感恩戴德吧。”

    杨管家扑通跪了下去,脸色惨白,“大少爷,老奴,老奴该死。”

    大少奶奶的事情……

    说起来他也是一腔无耐啊,这可都是老夫人的吩咐!

    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好不?

    可他却不能说!

    不然的话,他回头就得被老夫人给收拾。

    大少爷这里还不落好。

    心里苦笑着,杨管家只是低头认错,“少爷您息怒,前几天府里不是办了回宴么,人手不够,所以就和少奶奶借了几个人,这两天我一着急,就忘了这事,那几个奴才也是胆大包天,估计是想着浑水摸鱼,您放心,老奴出去之后就亲自去办这事儿。”

    “嗯,即然那几个奴才不懂事,那就发卖了吧。”

    “是是。”管家直擦脑门上的冷汗,这要是让老太太知道,估计回头就又是一场气。

    可他也顾不得去想老太太的情绪。

    先把眼前这一关应付过去呀。

    眼看着管家起身要走,陈洛南平静的看着他加上一句,“陈家不养认不清自己身份的人,更不养连几个主子都认不清,识不得的下人。杨管家,你可记下了?”

    杨管家被这句话吓的腿一软,差点又跪下去!

    直至出了书房的门,想着陈洛南的话,管家是双腿无力,后心上全是冷汗。

    随即,他深吸了口气,瞬间恢复成平日陈府下人眼中干练威严的大管家,转身向着外院行去。

    陈洛南却是坐在了椅子上,神色有点复杂难辩。

    自己这次,是不是又做错了?

    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好期待的?

    陈洛南坐直了身子,看着面前的账册却是一页都看不进去。

    脑海里全是那个站在高高枝杈上,神彩飞扬,眉眼带笑的女孩子。

    一脸璀璨的笑,手里拿着两颗鸟蛋,眉眼弯弯的。

    这样的情景不知怎的就总是在他眼前晃。

    晃的他心浮气躁,晃的他心神不宁。

    最后,他啪的一声丢了手里的账册,在书房里转了两圈,他猛的回头,起身向外行去。

    小厮被他这怪异的举动给唬了一大跳,“大,大少爷,午饭一会就到了呢。”

    “赏你了。”

    “啊,是,多谢少爷。”可小厮回过神,人就有点傻眼,这饭菜赏了他,大少爷吃什么?他赶紧上前小跑着追过去,“大少爷您要去哪,大少爷您等等奴才——”

    “不必,你去吃你的饭,我自己走走。”

    “可是——”

    陈洛南却是沉下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小厮心头一跳,立马垂下了头——

    他们家主子不喜欢把话第二遍!

    更不喜欢下人不听他的话,老是自作主张或是有别的主意!

    陈洛南把小厮喝退,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往前走。

    等到他停下脚步,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大门,眼底只余下了苦笑。

    原来,他自己竟不知不觉的再次来到了文莲的院门口。

    这一刻,他不得不在心里承认,或者,他是真的还对文莲有期待。

    最起码的,他目前没有把文莲给完全的放开。

    即然是这样……

    陈洛南不过是略一迟疑,他便慢慢的笑了起来。

    收了笑,陈洛南直接抬脚,半点不带迟疑的向着不远处的院内走过去。

    这是他娶回来的妻子。

    他不想放手,那就不放手吧。

    院子里,文莲几个人正在用午饭呢,饭菜虽然是有荤有素,但很明显的却是下人吃的,不是属于大少奶奶的份例,素浅看的一脸愤愤,便是枝儿也是一脸的委屈,她们家少奶奶是这府里正经的主子,怎么能吃这些下人才吃的饭菜呢,可唯独文莲却是吃的很香。

    一手一个鸡腿,啃的是满嘴满脸的油!

    素浅看的眼角直抽,时不时的递下帕子,一开始的几天她还会念叨。

    后来吧,现在真心是觉得见怪不怪。

    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

    反正在这院子里也不会有别人在,少奶奶爱怎样就怎样吧。

    大不了自己帮她多盯着点外头就是。

    今个儿有鸡腿,是文莲最爱吃的,她一手抓着一个啃,双眼都在冒光。

    她是吃的香了,素浅两个却是差点掉眼泪。

    堂堂的少奶奶呀。

    吃个鸡腿都这么香,可见平时受了多少的委屈了。

    素浅把一侧的青菜夹了一筷子给文莲,“少奶奶您吃些青菜,这菜烧的还不错。”

    主仆几个正吃着呢,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传来,素浅以为是哪个小丫头,便扭过头去看,谁知门口的人影把她给贵了一跳,手里的筷子都哗啦掉到了地下,“大,大少爷?”

    ------题外话------

    偶的新文,亲们记得去给捧捧场呀,偶尽量尽早把这边的番外完结。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