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 > 099 怪,只怪你的出身吧!(7000,二更)

099 怪,只怪你的出身吧!(7000,二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099 怪,只怪你的出身吧!(7000,二更)

    “没这么严重吧!”叶德江觉得有点儿不敢相信的说。舒悫鹉琻

    “怎么没有!不管什么事儿,咱们都得往最坏处打算!卫然从小就住在卫家,这么多年了,近水楼台的,到时候真比咱们念如快了一步,成了卫家的儿媳妇儿,咱们往哪儿后悔去啊!”

    “可你别忘了,卫然是个孤儿,从小吃卫家的,用卫家的,她本身是什么都没有的。像卫家这样的家族,怎么可能娶这么一个儿媳妇儿,这传出去,不是要笑掉别人的大牙吗?”叶德江分析道。

    “卫然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弱势了,咱们得好好利用好了!”岳品莲说,“反正啊,我是觉得,不能对卫然掉以轻心。”

    …攴…

    ……

    卫然还不知道叶家人的打算,已经把她当成女儿嫁入卫家最大的绊脚石了。

    她把岳品莲带着叶念如来卫家的事情,也跟齐承积说了羼。

    齐承积人不在国内,看着他跟齐承之的关系也挺紧张的,国内发生的事情,不一定会有人告诉他。

    卫然的消息并不算特别多,不过也尽可能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跟他说,免得他跟国内脱了节。

    齐承积也算是了解叶家人的脾气,知道叶家有意把叶念如塞给卫子戚,顿时又放心了些。

    卫子戚被叶家人缠上了,恐怕也没多少功夫再去纠缠卫然。

    上学再见到叶念如,卫然就有些尴尬,毕竟是亲眼目睹了那一幕,说起来,也实在是挺丢人的。

    中午去学校的餐厅吃饭,卫然正在教学楼门口等去上厕所的陆南希的时候,便鬼使神差的撞见了。

    卫然有些尴尬,朝叶念如笑笑,虽说她不喜欢叶念如,可也不能装作不认识。

    谁知叶念如却僵着一张脸,明明与卫然的目光对上了,在看到她友善的笑容后,又硬生生的偏转了头。

    她嘴角挂着僵硬的线条,冷冷的避开卫然的目光。

    而后,又朝着正朝她走来的沐婉若微笑着打招呼,让沐婉若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两人有说有笑的继续往前走。

    陆南希慢悠悠的走到卫然身边,拍了下她的肩膀,这次并没有恶作剧。

    可卫然因为心思在叶念如那里,仍是被吓了一跳。

    肩膀一跳,转头看到是陆南希,她呼出一口气,“你啊,吓死我了!”

    “我看你是看叶念如看的出神了,我这次可真不是故意要吓唬你。”陆南希“嘿嘿”笑着,“怎么回事儿啊?我刚看她怎么故意无视你?叶念如这人虽然不怎么样,可是能装,这样公然的无视,不是她的风格啊!”

    卫然知道叶念如为什么无视她,可是不知道她这敌意从何而来。

    昨天闹得不愉快,又不是她挑起来的。

    所以,卫然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哪儿做的得罪她了吧!”

    “嘁!”陆南希翻了个白眼,“瞧她那小心眼儿样,倒也不是不可能!甭理她,反正跟她又不熟。”

    “走吧!”卫然笑笑,和陆南希走了没几步,就又停下了。

    她错愕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女人,看着和林秋叶像是差不多的年纪,身上每一处细节都是精致的,透着高贵。

    短发利落干练,眼角有皱纹,但是浅。指甲上的指甲油,连一点儿瑕疵都没有,手上还拎着一个爱马仕的铂金包。

    卫然不认识她,不过这个女人就站在她的面前,挡着她的去路,目光只落在她的身上,明显,就是冲着她来的。

    卫然疑惑的看着她,夏雯娜敷衍的牵扯了下嘴角,露出不怎么真心的笑容。

    “卫然,我是齐承积的母亲。”夏雯娜自我介绍道。

    卫然虽然震惊,却比不过旁边的陆南希,她大声的倒抽了一口气,一惊一乍的瞪大了眼睛。

    夏雯娜看了她一眼,隐约觉得眼熟,不过一时间也没想起她是哪个家族的。

    毕竟这些个家族里,孩子太多了。

    “伯母,您好。”卫然叫了声。

    “我能跟你单独谈谈吗?”夏雯娜说道。

    陆南希有点儿担心,齐家出了名的势利鬼,他们的这个特色,在各家族的眼中,一直都特别深刻。

    因为齐家本身已经很牛了,跻身于八大家族之中,除了另外七家,又有谁比得过?

    而且本身,又开着“稷下学府”这样有名的学校,一般的印象是,这种教书育人的工作,本身也应该有点儿文化气息,有那么点儿文人脾气。

    可是齐家一点儿都没有,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就是疯狂的扩大家族势力,敛财,挥舞着手中的小皮鞭,不断地向前向前,目标就是八大家族之首。

    陆南希实在是有点儿搞不懂,夏雯娜明显是为了齐承积的事情而来。

    不过齐承积人已经在美国了,就算他和卫然还有联系,卫然也不可能越洋去给他造成什么在齐家看来不好的影响。

    看懂了陆南希的担心,卫然轻轻捏了下她的胳膊,“没关系的,你去餐厅等我吧,我很快就会过去的。”

    “不必了,我来找你,咱们就顺便一起去吃顿午饭吧!不然我中午把你叫出去,连顿饭都不给你吃,传出去也让人笑话。”夏雯娜不冷不热的说。

    看着夏雯娜这副样子,卫然就觉得跟她在一起,午餐是绝对没胃口吃下去的。

    她笑着摇头,“不用了,伯母您的车就停在校门口吧!要是觉得在外面说话不方便,咱们就去车里说,说完了,我就回来吃饭,我想伯母也是没什么心情和我一起吃饭的。再好吃的菜,哪怕是去‘王朝’,也要讲究一个心情,食伴很重要,我就不去破坏伯母的胃口了。”

    陆南希原本害怕卫然吃亏,听她这么一说,立即放心,“那我去餐厅等你!”

    说完,她招招手,又跟夏雯娜打了声招呼,便先走了。

    夏雯娜第一次见卫然,就被她堵得够呛,对这么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也着实喜欢不起来。

    陆南希一走,她就冷哼出声,“看来你也挺了解的,那么走吧!”

    夏雯娜坐的车是一辆奔驰的轿车,方向盘一样的车标在车头特别的显眼。

    司机站在车门旁守着,车里只有夏雯娜和卫然。

    一坐进车里,夏雯娜不等卫然发问,就直说道:“你不要再跟承积联系了。”

    卫然猛然间转头,看着夏雯娜。

    “我知道你一直在跟承积联系,如果是为他好,你就不要再联系他,耽误他了。”夏雯娜说,高傲的仰着下巴,以眼角斜睨着卫然。

    “你们俩现在,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不论你们现在怎么样,齐家都不会同意你们俩在一起的。”夏雯娜冷冷的扯笑,“我想,承积肯定也跟你说过,让你等他,他会尽快完成学业回来,然后你俩就可以在一起了。”

    卫然呼吸一滞,双手搁在膝头,五指不自禁的扣紧了微微突起的膝盖骨。

    她低着头,没去看夏雯娜,只听到斜上方,她带着嘲讽的骄傲声音继续响着,“其实,也不妨跟你说句实话,当初我们这么跟承积说,也只不过是为了让他能安心出国,而做的权宜之计。”

    “等他回来了,依然是要按计划跟宋羽结婚的。你也不用想着,他会不乐意。就算他反对也没办法,他始终是齐家的人,除非这些东西他都不想要了,否则,他就得听我们的和宋羽结婚。”

    “就算不是宋羽,也会是别人,不可能是你。”夏雯娜嘲讽的说,“只可惜,你不是卫家的亲生女儿,你若是卫家亲生的,那么我们绝不会反对你跟承积在一起。甚至,就算他跟宋羽有婚约,我们也能解除了。”

    “怪,只怪你的出身吧!”夏雯娜冷笑着,“所以你们现在就算是联系,也只不过是浪费时间,根本不会有什么结果。”

    卫然猛的收紧抓着膝盖骨的手,她对于齐承积,其实并没有非他不可的那种强烈的感情。

    她对齐承积的感情,远远不如齐承积对她来的深。

    不过她是喜欢他的,淡淡的喜欢。

    而近来与齐承积的联络,更像是朋友一样。

    她感情慢热,现在也只不过是在循序渐进而已。

    夏雯娜的话,让卫然终于忍不住抬头,心中的怒气让她的目光也变的冷淡。

    卫然的目光里的不驯,却让夏雯娜更加愤怒。

    她就是不喜欢这种不听管教的孩子,野孩子就是野孩子,不论她在卫家生活的多好,终究是不明身份的野孩子,出身不好,底子就已经脏了。

    夏雯娜极力克制着,手痒的十分想去打掉卫然目中的不驯。

    “齐夫人,我想,我叫你伯母实在是高攀了。”卫然扯起嘲讽的笑,“所以,就叫你齐夫人吧!”

    夏雯娜高高的挑起眉毛,绷着下巴说:“就凭你这张嘴,我都看不上你当我家的儿媳妇儿!”

    卫然却突然笑了,她垂了垂头,才又抬起,“齐夫人,现在我和承积中间隔着那么宽广的一条海,就连时差,都是我过的是今天,他过的是昨天。你觉得,我能影响他什么呢?”

    “我们虽在同一片天空,同一个空间,可仿佛却置身在两个世界,即使仍保持着联系,对我来说,却没多少真实感。”

    “现在我们俩,现在无非就是发发邮件,打打电.话,就算是普通朋友,都会有这样的往来,你又在担心什么呢?”

    “没影响?!”夏雯娜冷嘲,声音也不禁变得尖锐起来。

    声音穿透车窗,变成浅浅的尖叫声。

    “你以为,承积哪有那么多美国时间,来给你发信息,打电.话?他上课也打,下课也打!有时候,为了跟你说说话,他连课都不上了!他迁就着你的作息时间,不想在你上课的时候打扰你,就掐着你中间休息的时间联系你。”

    “可是你课间的时候,正好是他上课的时候!他干脆就不去上课,等跟你说完了话,再进教室。好不容易你没课了,可他有,他就在课堂上给你发短信!”

    夏雯娜真是憋了一肚子气,越觉得眼前这个小女孩儿,她是狐狸精转世吗?怎么就让齐承积着迷成了这样子!

    她看齐承积着魔的程度,也就差饭也不吃,觉也不睡了!

    “到最后,因为教授的投诉太多,而他也因此有太多的科目没有通过,超过了学校给的底线,学校都把越洋电.话打到家里来了。”夏雯娜深吸一口气,气的呼吸都在发颤。

    “说他如果再这样下去,就得一直留级,如果还是没有改善,那么他们会考虑让承积回来!我们送他出去,是好好深造的,不是让他这样荒废他的机会的!”

    “还是你以为,他被学校赶出来,提早回国,你们就能在一起了?门儿都没有!”夏雯娜断然道。

    “卫然,你要是真的喜欢他,真的为他好,那就不要去打扰他!让他专心学业!难道,你还真要让他当个一事无成的二世祖,回来让人笑话吗?你也知道这个圈子里的事情,家里背景大,可是本身不争气,那是多让人耻笑的一件事情!”

    “承积性子骄傲,难道,你要让他一辈子都活在这种耻笑当中?现在,他觉得有你就够了,他一头闷在自己所想象的深情里,以为爱情大过天,那些耻笑他可以都不放在眼里,反倒是觉得这是一种高尚的自我牺牲,你得来不易,他这种牺牲太值得了。”

    “可将来,爱情淡了,慢慢的,越来越多实际的事情出现,他就会受不了别人的轻蔑。到时候,他会后悔,也会怨你耽误了他。这点,你想过吗?”

    夏雯娜“呵呵”的笑着,“我想你没有,反正有这么一个出色的男孩子在你身后一直追着你,那么看重你,你享受这种虚荣还来不及了,又怎么会替他着想。”

    “齐夫人,你也用不着激我。”卫然冷淡的说。

    “那你会答应吗?”夏雯娜高傲的睨着她。

    “我会考虑。”卫然下意识的,就不想告诉夏雯娜她的决定,她就是想吊着夏雯娜,让她心里不踏实。

    看着夏雯娜脸上扭曲的怒气,卫然打开了车门。

    她一只脚已经踏出车子了,回头对夏雯娜说:“齐夫人来找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吧!你说完了,我也回答了,那么就再见了。”

    “你回答了我什么!你什么都没回答我!”夏雯娜几乎是尖叫了出来,可是卫然比她快一步下了车。

    夏雯娜想追上去,可是却又不想失了形象,在这里大呼小叫的。

    卫然直接把车门甩上,司机坐回来,请示道:“夫人,我们——”

    “走吧!那个小丫头,这辈子都别想进我们家的门儿!”夏雯娜怒狠狠的说。

    卫然一直担心齐承积这样频繁的联系她,可能会耽误学业,却没想到已经耽误的这么厉害了。

    她倒是不觉得夏雯娜会骗她,不过齐承积再来电.话的时候,她还是需要确认一下。

    “承积,你这样算着我的休息时间,给我打电.话,会不会耽误到你的学习?”卫然试探的问道。

    那头,齐承积明显顿了一下,语气有些绷,“小然,是不是谁跟你说了什么?”

    卫然心里一沉,便知道夏雯娜说的话是真的了。

    她摇摇头,说道:“没有人跟我说,只是你这样经常的联系我,我有所怀疑才是正常的吧!承积,我们俩隔得远,各自心里不踏实也是正常的,我向你保证,有什么事情我都会跟你说,把每天发生的事情,都通过电邮传给你,你不要再耽误上课的时间了。”

    “我家里,谁去找过你吗?”齐承积声音紧绷。

    卫然顿了会儿,没回答,“我听说,你有好几门儿功课都没有通过。你答应过我的吧,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学业,然后回来保护我!你这样,真的能尽快回来吗?”

    “还是你以为,你被学校劝退了,提早回来,就能提早跟我在一起了?你有没有想过,你提早回来,什么都没有学到,什么实力都没有,还是像你当初刚出去时一样,你又拿什么保护我,拿什么去对抗卫子戚?”

    “你在家里,排的是老二,上面有你的大哥压着,本来就不容易了,如果一事无成的回来,再重新上国内的大学,你就被他压得更厉害了,你会推迟出社会的时间,比预期的要晚一步工作,晚一步掌权。”

    “你晚了一步,以后步步都得晚。那时候,你真的能脱离你哥哥的压制,脱离家族的掌控,真的能和卫子戚平等的对抗吗?如果不能,你凭什么来保护我?凭什么,去跟你家族谈条件,来和我在一起?”

    “到时候,你什么都办不到,你又让我……要怎么办?”卫然哽咽的说。“你一直晚下去,我真的能等到你吗?”

    她知道,齐承积是为了她好,可是他俩是一样的,都是被上面那个压着,都那么无可奈何,自己如果不去拼,那就得被人压迫一辈子,一辈子都没有主权。

    电.话那头,齐承积沉默了好久好久。

    “我知道了。”齐承积的声音那么那么苦,“小然,对不起,让你那么失望。”

    卫然无声的摇头,忘了齐承积根本看不到。

    “承积,你真为了我,那就好好地。咱们以后,就晚上联系吧!我会给你发邮件,你不许再像这样一直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情,咱们就发邮件,把想说的,把这一天里发生的事情,都告诉对方。”

    “白天,你若是还给我打电.话,不论什么时候,不论你是不是真的在休息,我都不会接的。”卫然硬下声音说道。

    “我知道了。”齐承积涩涩的说。

    “还有,不要去找家里人质问了,我知道你很清楚,我会知道这些,一定是你家里有人来找过我。他们也是因为看不下去了,为了你好,不想耽误你才来找我的。不论我和你家里人的最终目的如何不同,但是出发点是一样的,都是为了你好。”

    “而且,现在你要是去质问,也没有什么用,他们不会听的,只会觉得我在跟你告状。你这样做,对我也没有一点好处。你不如安下心来,在你有能力和家里人谈判之前,不要再为了我们的事情,跟家里人争执。”

    “小然。”齐承积声音沙哑的叫道,“你会不会觉得我没用,比你大,还是个男人,看事情却没有你透彻,还需要你来教我该怎么做。”

    “你说什么呢!”卫然提高了点儿声音,“不许你这么说!我们俩能一样吗?你也是着急,而我,是因为没有处在你那个位置上,才看的比较清晰一点。”

    “我要是在你的位置上,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糊涂事情呢!”卫然说道,轻轻笑了出来。

    笑声低低的轻轻地,透过手机丝丝的传过去,竟是让齐承积也放松了些。

    电.话的两头都安静了一会儿,齐承积涩声叫:“小然……”

    “承积,我们挂电.话吧!”卫然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学校的制度,不知道你现在的成绩可不可以弥补一下,成功的升了级,还按照原计划回来?”

    “我想,是可以的。”齐承积说。

    卫然露出微笑,“那就这样吧!挂了电.话,你好好努力,咱们从现在起,就做到少联系。”

    齐承积心里揪揪着,听了卫然的话,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了似的,让他根本放心不下,也做不到从此少联系。

    他一直这样给卫然打电.话,就是怕两人相隔太远,时间久了卫然会忘了他。

    一来,他能随时了解卫然身边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再见面也不至于觉得生疏。

    二来,也能一直提醒卫然他的存在,也能确定卫然一直在等他,没有忘了他。

    而且,他最怕的就是卫子戚。

    他在美国,每天提心吊胆的,就怕卫子戚把卫然怎么了。

    所以他总忍不住时刻的打电.话,听到卫然一切都好,才能放心。

    这样不联系,只凭着电子邮件里那些干巴巴的文字,又怎么能行?

    可卫然这么坚持,齐承积就只能答应。

    似乎是察觉到他心中的忐忑,卫然说:“承积,你放心,我会等你的,所以,你好好的。”

    她的这话,就像是定心丸一样,让齐承积放下心来。

    -----------------------------------------------------

    第二更到,加更完毕,求鼓励啊,蹭啊蹭~~

    月票记得留到二十八号再投给爷啊~~么大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