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 > 123 你穿了不就是给我看的吗?(1w5)

123 你穿了不就是给我看的吗?(1w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123 你穿了不就是给我看的吗?(1w5)

    再加上宿醉,她现在的脑袋也有点儿涨疼,好半晌都分不清楚状况,只感觉到自己身.下特别奇怪。舒悫鹉琻

    见她醒了,卫子戚不再客气,立即分开她的腿,便吻.上她的小口,舌.尖儿在顶端的小珠上来回的挑.弄。

    “唔——”卫然声音似是痛苦的轻叫,双手用力的抓住床.单。

    缓缓地,她有些清醒了,才低头,正看到卫子戚埋首在她的中间,舌.尖儿不断地搅动着,还发出了水声。

    “嗯……”卫然小腹紧缩,腰向上拱了起来栎。

    她看着自己柔.嫩的样子,一时间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可是被他逗.弄的恍恍惚惚的,反应也慢了好几拍,没有立即察觉出是哪里不对劲儿了。

    “卫子戚!”卫然叫道。

    她的记忆断了片,一时间也想不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只是看现在天这么亮,自己又是刚醒,应该是早晨吧付!

    这大清早的,他就闹腾什么呢!

    她嗔叫着,伸手便去推他的额头。

    即使已经与他那么亲密过了,可是这姿势,还是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尤其是,卫子戚又是在吃着那里。

    要单纯是吻,也就罢了,他那样把她的温热都舔.进嘴里咽了下去,像什么啊!

    卫然抗拒着,却不知她可是卫子戚第一个这么做的人。

    之前都是女人伺候他,他戚少哪里会这样伺候女人。

    再说了,那些女人,都是跟他各取所需,都是想从他身上得到些什么好处的。

    一个个的,也不知道跟过了多少男人,男人找她们,也不过就是为了单纯的发泄,也没人会对她们动真感情。

    碰她们那儿,卫子戚还嫌脏。

    卫然推不动他,就干脆把自己的手放在柔.嫩上挡着。

    可卫子戚也实在是经验太丰富了,也不在意她挡着,舌.尖儿舔.着她的手指,从她的指缝中,照样吃到了她。

    卫然狠狠的一抽,,可也终于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

    她的指尖在摸着的地方,并不粗糙,而且还出人意料的柔软。

    指腹移动,这才想起,那上面的细发都不见了!

    她现在光.溜溜的,像初生婴儿一样!

    卫然惊讶的粗喘了一声,这下子,当真是一点儿遮掩都没了,卫然羞得,脸涨得通红。

    这变化,真让她觉得太羞人了!

    “我怎么——”卫然看着自己这变化,越看越羞窘。

    明明昨天还好好的,这一晚上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卫子戚昨晚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现在这种情况,卫然也没办法静下心来好好地回想,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脑袋乱哄哄的,全被这样子给震惊到了。

    她还没有把话问完,卫子戚突然抬起她的臀,便刺了进来。

    “啊!卫子戚——”卫然又羞又恼的,这大早晨的,他怎么就不能消停消停!

    尤其是那柔.嫩上光.溜溜的一点儿阻挡都没有,当他撞过来的时候,她立即就感觉到了他毛发上的粗糙。

    她现在的柔.嫩变得格外的敏.感,那粗糙刺得她微疼,又有点儿痒,竟也是难言的刺激。

    “卫……卫子戚……”卫然受不住的叫道。

    也不知道这一夜,卫子戚都对她做了什么,浑身疼得厉害。

    前晚因为是第一次,昨天早晨她也疼。

    可是今早,竟然比昨天早晨还要疼得多的多!

    卫子戚一分开她的腿,她的腿就酸疼的差点儿被刺激出了眼泪。

    而且,身.下柔.嫩特别的肿.胀。

    刚才还不觉得,卫子戚一进入,她就觉得自己的入口那儿磨得酸胀的疼。

    他才刚刚进来,她就有些承受不住了。

    可偏偏,里面却又敏.感的不像话。

    他只是深入,却并未用力,轻轻地碰到她的顶点,她整个人便颤抖了起来。

    “你昨晚那一声声子戚叫的,我的骨头都酥了,怎么一清醒,就又成卫子戚了?”卫子戚说道,为了充分表达自己的不满,使劲的顶撞了一下。

    卫然被撞得尖叫一声,“子戚啊!”

    卫子戚这才满意,就听卫然说:“你……你都对我做了什么……怎……怎么那么……酸疼……”

    “没什么,就是一晚上没怎么让你睡觉而已。”卫子戚淡淡的说,好像这完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卫然呼吸一滞,一晚上没怎么睡?

    那她得被折腾成什么样儿!

    可卫子戚又是一下深入,彻底打散了卫然的思绪,让她什么都无法思考,只能无助的承受。

    卫子戚还在带着卫然做早晨的剧烈运动,楼下玄关却响起了门铃声。

    今天是周六,林秋叶和卫明毫都在家里歇着。

    听着门铃响起,林秋叶就有点儿不耐烦。

    “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老有人往这里跑,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天天上.门来,她们不累,我可是累了!”林秋叶咕哝着,听到小莲开门的声音,便不说话了。

    开门声响起后,便听到小莲叫了声:“叶小姐。”

    一听这三个字,林秋叶立即翻了个白眼儿。

    这叶小姐,除了叶念如,可就没有别人了!

    她倒是勤快,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只差没天天往卫家跑了。

    即使如此,她也是一周至少来个两三次,对卫子戚的心思,可是一天比一天藏不住了。

    追的这么明显,也难为她这小姑娘,有这么厚的脸皮了。

    估摸着叶念如就要过来了,林秋叶赶紧换上一副笑脸。

    叶念如来找卫子戚,恐怕是要失望了。

    卫子戚昨天才结的婚,现在肯定在跟卫然在房间里缠绵,刚才小莲下来时,那通红的脸可就说明了一切。

    叶念如现在,可是做什么都是白忙活!

    一想到这儿,林秋叶就高兴啊,脸上的笑意便显得特别的真诚。

    叶念如奇怪的看着林秋叶脸上的笑脸,怎么今天她笑的特别不一样,好像遇到了什么大好事儿似的!

    叶念如知道,林秋叶肯定不能是因为见到她高兴,才笑的这么欢。

    她不怎么得林秋叶的缘,这点儿她清楚地很。

    只是碍于叶家的面子,林秋叶也不好太过分。

    再说了,她要嫁的是卫子戚,只要当上卫子戚的妻子,进而当上卫家的主母,林秋叶喜不喜欢她,完全是小事儿,压根儿不用放在心上。

    于是,叶念如也堆起了笑,“伯母,这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儿,这么高兴啊?”

    “呵呵呵呵!”林秋叶掩嘴笑了几声,“能有什么好事儿啊!这不是见到你来了,高兴的呗!”

    叶念如差点儿没生出鸡皮疙瘩,林秋叶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她了,她压根儿就不信!

    林秋叶也是在喜帖送出去之前,还不想把卫子戚和卫然已经结了婚的事情说出去,免得外面那些人胡说八道。

    她跟卫明毫商量好了,就算要说,也只是对外宣称两人已经订了婚。

    也省的外面有些人说点儿不干不净的话。

    毕竟,卫然的年纪在这儿摆着,才刚刚十八岁,生日当天就结了婚,难免不让人多想。

    而且,她又是一直在卫家长大的,在卫家刚长到十八岁,就嫁给了卫子戚,难免不会让人觉得卫家当初收养卫然,是把她当童养媳来养着。

    这样对卫然,对卫家,都不太好。

    所以,林秋叶哪怕是想刺激刺激叶念如,也忍着没说。

    “念如啊,你来找小然?”林秋叶故意装傻的问。

    “是啊!”叶念如笑的有点儿僵,“昨天不是卫然的生日吗?虽然她想自己在家过,没有邀请朋友,不过我今天还是带了礼物,想要补送给她。”

    “哦,那你来的有点儿早了。”林秋叶说道。

    叶念如眨眨眼,又看了眼腕表,这都快十一点了,也不早了啊!

    看到叶念如的神色,林秋叶便微微一笑,说道:“是这样的,昨晚在家吃完饭,小然就被南希给叫去酒吧庆祝了。毕竟是十八岁的生日,自然是要放肆一番的,所以我也就让她去了,只是有些不放心,就让子戚跟着,也好照顾着,别让两个女孩子吃亏。”

    “结果啊,昨天两个孩子喝的就有点儿多,也是之前没喝过酒,这头一遭的就受不住了,估计现在还在宿醉着呢!”

    叶念如一听,虽然面儿上没显,可心里边儿就不乐意了。

    那个卫然,口口声声地说想在家过,不邀请任何人,可是转脸就跟陆南希出去庆祝了,要是早知道,她也就去了,也能趁机和卫子戚在一起。

    她看那卫然,就是故意的!

    看她不顺眼,所以也就事事不让她称心!

    心下正气着,就听林秋叶说:“要不你在这儿坐会儿,先等着?也都这个点儿了,我估计那两个孩子也差不多该起了。”

    小莲是十点多上去的,这都十一点多了,一个小时,卫子戚总该够用了吧!

    叶念如听林秋叶说“那两个孩子”,知道指的是卫子戚和卫然,虽觉这称呼好像有点儿亲昵,听着不太对劲儿,可也没有再往身里想,便坐下等了起来。

    ……

    ……

    卫然无力的摊在床.上,双.腿终于被卫子戚放了下来,可也算疼得厉害,再也动不了了。

    看到他从自己的体内撤出,她的身体一下子就感觉空了,只是体内的温热还在。

    卫子戚心满意足的,一大早就吃的这么饱,脸上也露出了餍足的表情。

    他翻身从卫然的身上下来,在卫然还未清醒时,又吻上她的唇,吻了好几下。

    卫然终于缓过劲儿来,看着卫子戚那得意的脸,猛然间想到自己柔.嫩的羞窘状况。

    她立即拿被子遮住,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指什么?”卫子戚挑眉问。

    “你别装傻!”卫然羞恼的说,“就是我那儿……那儿怎么就……就突然变得……光……光.溜溜的了!”

    “当然是剃光了的!”卫子戚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我知道!但是你怎么……你……”卫然双目睁大,指着他,“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昨晚趁我喝醉了,不省人事,就偷偷给我剃了!”

    “说什么呢!”卫子戚撇撇嘴,“我还至于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儿吗?你昨晚虽然醉了,可人还是醒着呢!是亲眼看着我剃的,剃完了你还笑呢!之前喊热,我剃完了,你别提多凉快了,舒服的直往我身上蹭!”

    卫然“轰”的一股血液冲上脑门儿,整张脸头涨红一片。

    隐隐的,好像还真有那么点儿印象。

    脑袋里不断有一些片段闪现,像是破碎的玻璃上印着图画一样。

    她好像记起她光着身子,腿分的开开的,丝毫不知羞的给他看的样子,还看到他拿着她的剃毛刀,而她则一脸的傻笑。

    “你还自己摸着你那儿,说像初生婴儿一样,别提多喜欢了。”卫子戚的声音传过来。

    一提起卫然的那光滑的柔.嫩,他又是情不自禁的伸手,覆上了她的柔.嫩。

    那软软的充了水一般的触感,真是怎么碰触都不厌倦,每次都觉得惊喜。

    卫然却惊呼一声,连忙要躲开,可是卫子戚四指直接穿入她的腿.间,手掌包裹住她的柔.嫩,就那样抓着,让她逃不了了。

    “你——”卫然窘的脸通红,可是又逃不了。

    她不安的磨蹭了下,立即敏.感的有了反应,那湿.润慢慢的流向他的掌心。

    “嗯……”卫然轻吟一声,脸颊娇.艳的让他移不开眼,“你快松手啊……别……别来了……”

    “放心,我知道你受不住了,我就搁在这儿,不会乱来的。”卫子戚微笑着,凑近她。

    他双唇凑到她的耳垂上,边磨蹭着她的耳垂,边说:“小然,你昨晚可是一直求着我,催促我,让我赶紧给你。你这翻脸不认人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啊?”

    “什么……我……”卫然刚想否认,说“我哪有”,可是脑子里一下就窜出了一个画面。

    她双.腿夹着他的腰,夹的特别紧,不住的往他身上磨蹭,甚至还去磨蹭他的硬.烫。

    而且,好像她还真说了“快给我”!

    卫然的脸一直红到了头皮,头皮发麻的让身子也止不住的颤了起来。

    “想起来了?”一瞧她的表情,卫子戚便了然的问。

    卫然脸一红,低声粗粗的说:“你……你把手拿开啊!我……我去洗澡,赶紧下去!不然……这么晚起来,多难看啊!”

    卫然说着,瞥了眼墙上的挂表,一瞧,都快要十一点半了。

    “都这么晚了!”卫然惊呼一声,脸红的实在是没脸见人了。“怎……怎么这么晚了啊!这样下去,多丢人啊!”

    “怕什么的,我们是新婚,晚点儿多正常,我妈也理解。”卫子戚毫不在乎的说。

    “小莲平时八点就会来叫我的!怎么今天没来?”卫然说着,赶紧把被子裹到自己的胸口。

    “来了,不过是十点多过来的,估摸着,也是我妈怕打扰了我们,特意让小莲晚点儿过来叫我们,不过显然,她可是低估了她儿子的能力。”卫子戚得意洋洋地说,“不过我又把小莲打发走了,告诉她在我们出现之前,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

    “你……”卫然呼吸一滞,“你这让人怎么想啊!”

    “能怎么想啊?我们提早下去了才不正常。”卫子戚眼角微挑的说。

    卫然气呼呼的,使劲拽着被子,光顾着把自己给捂严实了,结果忘了卫子戚在被子底下也是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

    她把被子都抽到自己的身上,卫子戚一下子没有了被子的遮盖,便都露了出来。

    可卫子戚也不遮,连点儿惊讶的反应都没有,动作也不变,就那么大咧咧的侧身,手撑着脑袋躺着,任由自己全都袒露在卫然的眼下。

    卫然完全忘了这一点,也忘了别过头去,一下子把卫子戚看光了。

    “啊!”她惊叫一声,立即翻身下.床。

    结果被卫子戚折腾了一夜,腿酸软的厉害,一落地,身子一下子就栽倒在地上了。

    幸亏她围着被子,所以也不怎么疼,只是整个人像蚕蛹一样的,在地上扭啊扭的,挣扎着要站起来,动作显得笨笨的。

    可卫子戚却不觉得难看,反倒觉得她这动作可真够可爱的。

    卫然终于站起来,却是不敢再看卫子戚。

    正好借着背对着他的机会,赶紧把被子直接裹到脖子,整个人被捂得严严实实的,只有一颗脑袋露在外面。

    结果这样一来,整个人就被裹得像头熊一样,走起路来左右摇晃,动作格外的笨拙。

    再加上这夏天,天气特别热,就算是开着空调,她没一会儿,也被捂出了汗。

    她走到衣橱前,拉开衣橱的门,打开中间的一格抽屉,打算找一套新内.衣换上。

    可是打开来一看,立即傻眼儿了。

    她昨天搬过来的那些内.衣全都不见了,只剩下卫子戚给她买的那些性.感的没法儿穿的内.衣。

    卫然傻眼了,想也不想的转过身子去看卫子戚,结果就忘了他还光着呢!

    一回身,又对上了卫子戚光.裸.的身子,卫然立即受了打击似的,红着脸迅速地又背过身去。

    “我的那些内.衣呢?!”卫然有些气急败坏的问。

    “扔了。”卫子戚淡淡的说。

    “你干吗扔了啊!”卫然一跺脚,实在是生气了,“那些内.衣都好好的,好多也都是我才刚买了也没多久,你怎么就扔了!”

    “又不好看,你穿来干吗?”卫子戚慢悠悠地说,“你穿了不就是给我看的吗?我愿意看你穿我给你买的那些。”

    “是我穿又不是你穿!我买的那些内.衣穿着可舒服了!”卫然怒道。

    倒也不是心疼那么几件内.衣,只是卫子戚连说都不说一声,就直接扔了,根本就没跟她商量过。

    卫然真觉得,他一点儿也不尊重她!

    卫子戚慢悠悠的走下.床,走到卫然的身后,突然一手就探进了被子里,捏上她的绵.软,卫然一颤,便没有力气再与他争辩了。

    “你不是说要赶快下去吗?你这么磨蹭,估计要磨蹭到晚上了!”卫子戚边说着,还边揉.捏着她的绵.软。

    卫子戚现在的心情别提多好了,就算卫然跟他使脸色都无所谓。

    现在能光明正大的,爱怎么碰她怎么碰她,爱什么时候碰就什么时候碰,而且还没有人能说他。

    就连卫然,都不能拒绝他。

    正喜滋滋的想着,卫然被他逗.弄的,也没看清楚里面内.衣的款式,随手抓了一件,抱着被子就跑了。

    卫子戚的掌心突然空下来,凉凉的接触到的只剩下空气了,耳边传来浴室门关上的声音,他就只能在外面等着。

    卫子戚瞪着自己的掌心,突然失笑一声,便穿上浴袍,又从衣橱里拿出一套新的衣服,走到卫然原先的房间,用她的浴室洗澡。

    刚才,他可是听到卫然锁门的声音了,她倒是学聪明了,防着他再进去。

    卫子戚一个大男人,洗澡快,用淋浴冲了几下便好了。

    卫然因为时间太晚,也紧赶慢赶的想要赶紧洗完,所以动作也很快。

    林秋叶虽然不会怪罪她,恐怕还很理解,不过到底还是长辈,即使林秋叶理解,卫然自己心里倒是十分的不好意思。

    所以,卫子戚也才刚刚回来卧室,把自己整理好,卫然就洗好澡了。

    她用浴巾把身上擦干,转身习惯性的要拿浴袍,才发现这是卫子戚的卧室,不是她的。

    原先,她卧室的浴室里,总会放着件浴袍,穿上后再去找衣服换上。

    可是卫子戚就没这个必要,他一个大男人,根本就不在乎自己露了多少,经常是赤.条条的进来,又赤.条条的出去。

    而且,小莲今天又被卫子戚挡回去了,没有来收拾房间,自然也没有提前给她把浴袍放进来。

    卫然只能先拿起先前拿进来的内.衣,先前慌乱的,也顾不得看,隐约记得卫子戚给她挑的那些内.衣虽然性感,却也并不全是透明的,有一些还是能挡住点儿东西的。

    可是现在看清楚了,立即沮丧的呻.吟了一声。

    现在都已经拿进来了,她又不能再出去换一套,现在她没衣服穿,至少穿着这套内.衣,能遮多少是多少。

    于是,卫然只能把内衣穿上。

    这套是黑色的,和昨天那套红色的差不多,也同样的透,只是上面绣的花纹不一样,比红色的那套还要少一些。

    这样一来,露出的反而就更多了。

    而黑色的这套,底.裤后面的布片更少,三角的布料几乎要等于昨天那套前面的三角那么大了,至于前面的,自然也更加的小。

    若不是卫子戚把她的细发给剃了,现在穿上,估计会露出不少。

    可因为没了细发挡着,她的肌肤直接摩擦到了底.裤的布料上,虽然不难受,可是她在心理上,就觉得特别没安全感。

    尤其是底.裤那么透明,她里面的肌肤都看得见,什么都遮不住,隔着网料,甚至都还能触摸到她的肌肤,那软.嫩的触感,就跟什么都没穿一样。

    别说白皙的肤色一览无余,哪怕是软.嫩两.瓣间那小小的沟.壑,也都一清二楚的!

    卫然红着脸,赶紧拿浴巾巾系在身上,却不敢出去。

    卫子戚要是再乱来,只要把浴巾一扯就行了,简直是太轻松了。

    卫然琢磨了会儿,打开门锁,也只是把门闪开一条细细的缝隙,连头都没敢探出去。

    “那个……你……在吗?”卫然问道。

    卫子戚正靠在床.上,头枕着双臂,睨了眼浴室的门缝,“我没名字吗?”

    “卫……子戚……”卫然红着脸叫。

    生气的时候,叫他的名字叫的倒是挺顺溜,可是现在反而尴尬起来了。

    卫子戚挑眉,“什么?应该怎么叫来着?叫的不对,我可没听见。”

    卫子戚故意把头往浴室的方向伸,侧着耳朵听。

    卫然涨红了脸,颇有些忿忿的,又叫了声,“子……戚……”

    卫子戚满意的侧过身,“干吗?”

    “你帮我拿件儿衣服进来吧!我忘拿了!”卫然说道。

    卫子戚不知怎的,就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可真奇怪,卫然看着,心竟是颤了一下。

    倒不是吓的,只是一种难以严明的亲昵情绪。

    卫子戚看她的那一眼有点儿恍惚,忽然就觉得两人突然就成了夫妻了,这感觉可真奇妙。

    卫子戚下.床,拉开衣橱的门翻找。

    卫然的衣服没有全部搬过来,现在是夏季,所以也只把夏季的部分衣服放在了衣橱里。

    卫子戚找了件连衣裙,便走到浴室门口。

    看着卫然小心翼翼的防着他的样子,门缝比手指头还要细。

    卫子戚撇撇嘴,说:“你也稍微把门开大点儿,这样怎么递进去?”

    卫然考虑了下,还是不放心的说:“我……我是真的累了,绝对受不了,你……你答应我,不准再……再来了!”

    “再来什么?”卫子戚明知故问的说。

    卫然气恼的鼓起了腮帮子,“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你……你不准再……再……”

    卫然纠结的,就是说不出来。

    可卫子戚抓着她的衣服,她不说清楚了,他就不给。

    卫然咬咬牙,闭上眼,硬着头皮说了出来,“不准再要我了!”

    她闭着眼,看不见卫子戚好笑的样子,只听卫子戚说:“你把我当成什么样的色.魔了?我体力是好,折腾了一晚上,再加上今天早晨,你就是想要也得让我歇歇。”

    “我哪里想要了!”卫然又羞又恼的,“我又不是你,才没有那么色呢!”

    瞧他把她说的,一副欲.求不满的色女样子,她哪里是这样的!

    “开门吧,给你送衣服!你开这么点儿缝,我连手指头都塞不进去。”卫子戚说道。

    卫然这才勉强把门打开了大约一个拳头的大小,足够卫子戚把手渗进来了。

    卫然双手紧紧地握着门把,生怕卫子戚反悔,趁机进来。

    在这方面,卫子戚的信誉一向不高。

    他总是能找到他对她的承诺里的漏洞,等她质问他的时候,他就会说,对啊,我是答应你怎样怎样,可却没答应你怎样怎样。

    在这方面,卫然吃的亏可真是太多了。

    所以,她这次也格外的警觉。

    眼睛一直盯着卫子戚手上的动作,小心的提防着。

    看到卫子戚抓着她衣服的手伸了进来,卫然也只能一手握着门把,一手拿过衣服。

    可才刚刚拿过衣服,卫子戚手突然一转,便握住了门框。

    “啊!”几乎与卫然的惊呼同时发生,卫子戚推开门,就大喇喇的进来了。

    卫然一只手握门把,因为拿到了衣服,也就大意了,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些放下心来,觉得卫子戚不会怎么样。

    哪怕就是她用全力,都挡不住卫子戚的力气,更何况是大意了,卫子戚根本就没用多少力气就进来了。

    “你!”卫然气的啊,使劲的跺了下脚,“你答应我的!”

    “我答应这次不要你了,可是没答应你不进来啊!”卫子戚理直气壮的说道。

    卫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真被她料对了,卫子戚真就这么说了。

    “那你进来做什么!你要是想要方便,可以去我的原来的那间卧室啊!”卫然怒道,他这么不地道,竟然还能理直气壮地。

    卫子戚却双臂交叉在胸前,看着卫然这身儿打扮。

    她围着浴巾,但是肩上还露着内.衣的肩带,让他知道她浴巾底下穿了什么。

    “你快出去!我要换衣服!”卫然急道,卫子戚就这么堵在门口,还一声不吭的,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让她倍感压力,整个人都有点儿哆嗦了起来。

    “换啊!我又没拦着你。”卫子戚挑眉说。

    “你明知道你在这儿,我是没法换的!”卫然恼了,“你要是那么爱在这里,那你就呆在这儿,我出去换!”

    反正,她就是不跟他在一个地方,让他看到她换衣服!

    卫然说完,便打算从卫子戚的身旁硬挤出去。

    卫子戚可是太了解卫然的脾气了,真要把她逼急了,那可是倔的不知道回头,就算自己身在劣势她都会不管不顾的,硬要往前冲。

    就因为太了解她,所以卫子戚轻松地三两句话,就把卫然激起来了。

    卫然走到他身边,硬要挤出去的时候,卫子戚指头一勾,就把卫然的浴巾给扯了下来。

    “啊!”卫然尖叫,可因为手里还抓着衣服,也没办法及时的抓住浴巾。

    结果,浴巾就这样落到了地上,而卫然里面那身儿内.衣,便露了出来。

    “果然,下面儿干净了,穿这身儿就更好看了。”卫子戚喃喃的说,表情甚是满意。

    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柔.嫩,就是不挪开。

    “别看!”卫然惊慌的说道,手里明明抓着衣服,可是紧张的却忘了,傻乎乎的只是用手去挡。

    可她那只小手,又能挡的了多少,那挡一半露一半的样子,更加诱.人。

    卫然现在觉得自己就和光.裸.着没什么两样,甚至比赤.条条的没有任何遮蔽,还要来的紧张,没有安全感。

    卫子戚走近她,其实也只是挪动了小半步,胸膛就已经紧紧地贴上了她的身子。

    他低下头,同时指尖也轻轻地抚.上了她的柔.嫩。

    目光追随着他指尖的动作,卫然轻喘一声,便朝后靠在了门边。

    “你……你答应我……”卫然无力的说道。

    卫子戚却只是将她抱起,放到了洗手台上。

    冰凉的洗手台,刺激的卫然抖了一下。

    即使是放到洗手台上,她的双腿也只是到卫子戚腰的位置。

    卫子戚分开她的腿,眼睛便盯着她底.裤下的小口不放。

    那粉嫩的小口在网料下也看的清清楚楚,卫子戚不自禁的,便用指腹去碰触了一下。

    立即,就看到她的小口猛然间收缩,卫然的腿也明显的颤抖。

    “别紧张,我只是想看看,你穿这身的样子。昨晚,你还不是这样光.溜溜的,所以看起来不一样。”卫子戚呢喃道。

    他只是微微低头,可是那灼.热的目光,却让卫然无法承受。

    情不自禁的,便湿润了。

    卫然咬着唇,她可是才刚洗干净啊!

    卫子戚低下头,在上面隔着底.裤轻吻了一下,网料丝毫没有影响她水.嫩的触感。

    卫子戚本来只想吻一下的,结果没忍住,便又多吻了一下。

    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强迫自己直起身子,不然,恐怕又要来一次。

    只是纵使他心里想,这体力也有点不从心了。

    卫然抖得厉害,一点儿利器都使不出来,双手只能紧紧地抓着卫子戚的肩膀,才没有跌进洗手池里。

    “穿衣服吧!”卫子戚声音极压抑,看来是忍的真厉害了,“也不用避着我了,反正什么也都看过了。”

    卫然红着脸,缓了一会儿,才要从洗手台上下来。

    卫子戚见她的动作,干脆双手握住她的腰,把她抱下来。

    卫然抖开手上的衣服,才发现是一条连衣裙。

    这要是在平时,她肯定没意见,反正她的裙装也不少,平时自然也是没有少穿。

    可是现在她穿的是这身儿内.衣,尤其是底.裤,穿上和没穿没什么区别,要是穿上裙子,她就觉得自己底下依旧是光着的,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

    裙摆飘飘忽忽的,即使别人看不见,可她依然担心会走光。

    万一裙摆掀起来走了光,让人看到她穿这样的底.裤,那可是在是太丢人了!

    “你怎么给我拿了条裙子啊!”卫然有些埋怨,反正卫子戚已经都看遍了,她也没了一开始的矫情,多看点儿,少看点儿也是一样的。

    她用裙子挡住身前,便要出去换一身,穿条长裤,才有安全感。

    卫子戚也没拦她,只是在她身后慢悠悠地说:“你不觉得你现在双腿发酸,走路都不太舒服,姿势也不太好?”

    卫子戚这话一出,卫然立即就停下了,动作僵硬的低下头。

    因为大.腿.根实在是太疼了,她的腿不自觉地就有点儿向外扩。

    而且酸疼的厉害了,也合不太拢,一抬腿就疼,连膝盖都直不起来,不自觉地就弯着膝盖走路。

    “你要是穿长裤,可就一点儿都遮不住,让人全看出来你走路姿势不对了。虽然在家里是没有别人,可是我爸妈那可是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有经验的人,一眼可就看出来了。”

    卫子戚随着她走出来,撇撇嘴,说道:“我可是好心给你挑了件儿长裙,挡住你的腿部线条,即使走路姿势不太正常,好歹也有裙子挡着,不太容易看出来。”

    卫然想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

    觉得卫子戚说得对,她也就不再坚持,刻意与他作对,对她自己又没有好处。

    于是卫然便把裙子换上,裙摆没过她的膝盖,大约到腿肚子的位置,虽没有把腿全遮住,可好歹也是遮了大半条腿。

    照照镜子,卫然觉得外人也应该看不出里面的异样,而且裙摆长,也没什么走光的危险了吧!

    她这样想着,却是忘了卫子戚可一直惦记着呢!

    哪怕是她穿着衣服,可他知道她一副里面是什么,脑海里始终浮现着她只穿内.衣的画面。

    看着她的目光,简直是要将她的裙子烧出一个洞。

    卫然本来正对着镜子打量自己,目光突然对上卫子戚灼.热的目光,她迅速的低下头,在卫子戚的目光下闪开身子,略微慌张的冲到了门口。

    边打开门,边说:“快下去吧!都中午了!谁能想到今天一睁眼,直接吃的是午饭啊!”

    卫子戚笑笑,也不说话,随着卫然出去了。

    叶念如本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时不时的就看看表,一直忍着没问,卫然怎么还不下来!

    而且,卫然不下来也就罢了,为什么卫子戚也没有出现?

    难不成,两人还要一起出现吗?

    坐在对面的林秋叶,也看出了叶念如的心焦,有些坐不住了。

    她便笑呵呵的说:“念如啊!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儿要去办?”

    叶念如摇头,一时间还没有想到林秋叶怎么会有此一问。

    “没有啊!”叶念如摇头说。

    “哦,我看你坐着也不踏实,还以为你还有什么要紧事儿要办呢!”林秋叶转头看看墙上的表,眼瞧着指针就要指到十二点上了。

    “哎,也不知道那两个孩子到底累成什么样儿了,现在还不下来!念如啊,你这样等下去,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林秋叶笑呵呵的说,“要不,你留在这儿吃了午饭,再等等?”

    叶念如的笑容有些僵,正要回话,突然听到了下楼梯的声音。

    她和林秋叶的目光同时转向楼梯的方向。

    就见卫然和卫子戚一前一后的下来了。

    叶念如脸色不禁一变,卫子戚早就搬出卫家单独出去住了,虽说昨天卫然生日,庆祝的晚了,可能就暂时睡在这儿,可也不至于早晨单独出现吧!

    现在,她终于想起林秋叶话里的不妥了。

    她总说两个孩子累了累了的,到底干了什么,累成了这样!

    两人一起下来,难不成还是一起起.床的?

    没睡在一起,哪里来的这么巧的事情!

    卫然腿疼的厉害,只能放缓了速度,小心的下楼。

    来到客厅,卫然也看到了叶念如,不过仍是先面对林秋叶。

    看林秋叶笑眯眯的,那一脸暧.昧的样子,卫然低头,脸通红的,小声叫道:“妈……”

    叶念如脑袋“轰”的一声响,全被卫然这声“妈”给叫糊涂了。

    什么意思!

    卫然不是一直都是“阿姨”那么叫的吗?

    怎么这过了个生日,就改口叫“妈”了?

    难道,是卫家正式把她收做女儿了?

    不管怎么想,叶念如始终没有往和卫子戚结婚那一层上去想。

    不是想不到,也不是觉得不可能,而是她不愿去想,害怕去想。

    她就是害怕把卫子戚和卫然想到一起去,不愿接受那个极有可能的现实。

    林秋叶喜滋滋的应道:“哎!”

    而后,她才说:“念如是来找你的,在这儿等了你有一会儿了!”

    卫然想到这么晚起来,就有些尴尬,终于看向叶念如。

    “我是来送你生日礼物的!昨天你生日,只想在家里自己过,也没邀请我,我也不好意思不请自来,可是礼物已经买好了,今天便送来了!”叶念如说着,把放在茶几上的纸袋交给了卫然。

    “谢谢,你有心了。”卫然微笑道。

    “不客气,你跟子戚哥一起下来的,你们俩刚才这么巧,出门就遇到了吗?”叶念如状似不经意的一问。

    卫家再大可活动起来空间也就是这么固定的一些,两人遇到的可能性也有。

    卫然一滞,却说不出话来,只是神色尴尬,红的特别厉害。

    叶念如察觉有异,看了眼卫然,又看了眼一直没出声的卫子戚。

    卫子戚的神色如往常一般,她倒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呵呵!卫然,你这十八岁的生日过了之后,变化可挺大啊!怎么就好像,一夜之间就大变样儿了?”叶念如笑了两声。

    “我来的时候,伯母特别高兴,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大好事儿。”叶念如带笑的目光从卫然和林秋叶的脸上来回扫过,恍然大悟似的说,“哦——我知道了,伯母,您是不是把卫然正式收做女儿了?那可真是恭喜你了!”

    林秋叶笑笑,说道:“既然念如你问起来了,那我也不瞒你了!这啊,可是比把小然收做女儿,更好的事儿!”

    “哦?”叶念如心里却是突了一下,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昨天不是小然十八岁的生日吗?”林秋叶才刚说了一句,又掩嘴“呵呵呵呵”的笑了起来,那笑怎么也收不住,也不知道什么事儿能把她乐成这样,都有些顾不得形象了。

    “我就想啊,反正小然是从小在我卫家长大的,我可是喜欢她喜欢得紧,要是别人做我媳妇儿,我真不乐意!”林秋叶说到这儿,叶念如的脸色便彻底变了。

    她又如何猜不出,林秋叶接下来要说什么!

    “于是啊,我就问了两个孩子的意思,没想到两个孩子彼此还真的有好感!毕竟是从小就认识了,日久生情啊,也是常有!所以,我们就借着生日宴,让他们先订了婚。”林秋叶说道。

    “生日宴又变成了订婚宴,这可真是双喜临门啊!”林秋叶笑道,“就是我现在想想,都是忍不住笑出声!昨晚兴奋的我,一宿都没睡着!”

    “你说,我能不高兴吗?我待小然本就像亲女儿一样,这样亲上加亲,小然也不用嫁到别人家去,就一直在我身边儿陪着,多好啊!”

    卫然在旁边有些吃惊,不知道林秋叶为什么这么说,心里也不知有什么盘算。

    明明,她和卫子戚都已经结婚了,连证都领了。

    怎么林秋叶却说两人只是订婚呢?

    不过林秋叶说两人彼此有好感,她倒是能理解,她被卫子戚强迫,又被撞见两人赤.身.露.体的在床.上,这婚结的也不算甘愿。

    这种事情,自然是不好往外说的。

    “这……”叶念如到底也只是才十八岁,哪怕是心里有千般诡计,可还是太嫩了,不能像林秋叶这些人一样,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外露。

    听到这消息,叶念如的表情变得特别难看,就硬生生的僵在那儿,别说笑了,就是保持客客气气的态度都难。

    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一下,有点儿像颜面神经失调。

    林秋叶这消息,对她打击太大,仿佛四面八方降下闷雷,在她的头顶“轰轰”作响。

    即使只是订婚,她也没希望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叶念如神情慌乱,脸色瞬间就白了一层。

    她可是想要嫁给卫子戚的!

    她都做了那么多,都已经准备了那么多了!

    叶念安都给她做了嫁衣,可是到这临门一脚的时候,却突然出现这变故!

    卫然怎么能……怎么能跟卫子戚订婚了!

    叶念如再也坐不住了,她要想办法!

    只要卫子戚和卫然还没结婚,她就能想出办法!

    她怎么能让卫然抢了原本该属于她的东西!

    处处都让卫然抢了先,那怎么行!

    叶念安“蹭”的站起来,动作大的,都失了风度。

    “念安?”林秋叶状似惊讶的问。

    叶念安强扯着嘴角,让自己露出一个颤抖的微笑,“我就是来给卫然送生日礼物的,礼物送到了,我就不打扰了!”

    “哎呀,这都十二点了,我们也要吃中午饭了,你不留下来吃饭?”林秋叶也跟着站起来,对她客套道。

    “不了!”叶念如说罢,转身对卫然说:“哦,刚才太惊讶,也忘了恭喜你们!结婚的时候,可一定要给我发请柬啊!”

    卫然还没来得及开口,林秋叶先连连点头:“这是一定的!”

    叶念如笑笑,便往外走,林秋叶竟是一反常态的,亲自送她到门口。

    “哎!念如啊,你说你来一趟,也没好好坐坐,连顿饭都不吃就走了!下次可要早点儿来,在这儿多待会儿啊!”林秋叶笑着说道。

    “一定。”叶念如笑着说,“对了,伯母,卫然和子戚哥订婚的消息,是需要保密吗?”

    她低头笑笑,“是这样的,他们俩订婚,怎么说都是件大喜事儿,我不往外传,也是想回去跟我爸妈说一声的。而且,您也知道我妈.的心思,提早跟她说一下,让她也早些放弃心里的打算也好。”

    “免得到时候两人结婚了,请柬送到家里来,我妈才知道,恐怕会对她打击不小。”叶念如诚恳地说。

    “不过,如果伯母有所顾忌,不想这件事这么快就传出去,我自然也会为他们保密,不会跟我爸妈说的!”叶念如马上又说道。

    林秋叶爽快的笑,“这是喜事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再说了,到时候请柬一发,大家伙儿不就都知道了吗?所以,你回去说就是了。”

    “有伯母这话,我就放心了。”叶念如笑着点头,这才离去。

    -----------------------------------------------------

    今天加更一万五千字,都在这一章里了~~

    求荷包,求鲜花,求钻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