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 > 183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183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183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但是他都不曾有这么大的反应。舒悫鹉琻

    “哟!哟!人都说小别胜新婚,你们这别过再见胜新婚的方式,倒是挺别致啊!”闻人背着手,溜溜达达的走了进来。

    虽然这幸灾乐祸的样子挺让人生气,却也恰恰好打破了两人之间紧张的气氛。

    卫子戚冷嗤一声,鄙视的看着闻人,“我还以为你能更早到呢!‘暗卫’不是第一时间就把卫然来的事儿告诉你了吗?”

    “瞧你说的!”闻人像媒婆似的挥了挥手,“我是那么不识趣的人吗?卫然刚进山,我就知道了。不过想着你俩这么多天没见面,肯定得甜言蜜语啊,互诉衷肠啊什么的。碛”

    “而且,你憋了咋么长时间,说不好一见到卫然,就把她拖到床.上去了。”闻人暧.昧的朝卫然挤眉弄眼。

    “爷可是难得这么体贴,这么为别人着想,特地把时间空出来给你们,瞧瞧你,还怨我来的慢了。”闻人摇摇头,坐到了卫子戚对面的沙发。

    他动作大咧咧的,又翘起了二郎腿佗。

    卫然早听说闻家的少主闻人就是个十足的流.氓般的人物,可却从来没见过他。

    这次见了,才真知道闻名不如见面是怎样的震撼。

    “嘁!”卫子戚不屑的嗤了一声,“你瞧不起我?我要真把卫然拖到床.上去,你以为你现在来了能见到我?你这是后来,可真就是早了点儿。”

    卫然羞恼的涨红了脸,这两个男人完全当她不存在似的这么讨论,而她又是当事人之一,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要尊重她!

    卫然气的,甚至有股冲动,要一指头戳上卫子戚的伤口。

    要不是刚才她惹了卫子戚生气,这时候不敢再发脾气,她才不会这么忍着呢!

    不过虽然她没有说话,不过那生气的样子还是很明显。

    闻人见了,就忍不住要逗逗她,“这就是卫子戚一直藏着的老婆呢?够可以的啊,在家里养了这么长时间,就等着十八岁把人娶回来,你简直就是现代版的光源氏啊!”

    “你还知道光源氏啊!”卫子戚一副瞧不起他,坚决地认为闻人没文化的语气。

    “你没听过那句话吗?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啊!就冲这句话,我也得长点儿文化知识不是?”闻人立即摆出了一幅异常得意的嘴脸。

    “我说,我来这么久了,你真不打算给我介绍介绍?难道还怕我把你老婆勾.搭走了啊?”闻人又说。

    “就你?”卫子戚完全不担心的嗤了一声,“快算了吧!我担心谁,也不担心你。她能看得上你,才怪!”

    “爷怎么了?哪儿不好了,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貌有貌。我往那儿一站,就应了‘玉树临风,潇洒倜傥’这俩词儿!”闻人不服气的,扯着脖子说道。

    经闻人这几句话一闹,卫然也生不起气了。

    闻人这垮垮的语调,还真像是街头耍流.氓的。

    尤其是这自我感觉异常良好的厚脸皮,让卫然也顾不得生气,能憋住不笑就不错了。

    “得了,别在卫然面前丢人了。好歹也比她大了快一轮儿了!”卫子戚实在是受不了他这股二劲儿的说。

    闻人笑笑,便将脸转向了卫然。

    他突然看过来,而且还是直勾勾的盯着,这诡异的样子吓了卫然一跳,让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闻家的少主实在是太出名了,外面的人即使没真亲眼见过他,可也听说过他的那些光辉事迹。

    即使亲眼见到,发现闻人实在是二的可怕。

    可是被这么有名的闻家少主盯上,卫然还是有点儿头皮发麻,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

    卫然紧张的与闻人对视,目光竟也是丝毫不让,这让闻人多少也有些吃惊。

    没多少知道他身份的人,还敢这么直视着他的目光。

    忽而,闻人笑开,带着轻佻的笑意说:“来,给爷笑一个!”

    卫子戚差点儿没一脚踹上去,恶狠狠的说:“你当自己在跟谁说话呢!”

    闻人这话出来,卫然即使想笑也不能笑了,总不能遂了他的意吧!

    可她现在确实挺想笑的,这闻人也太有意思了。

    所以,卫然憋得也挺难受的。

    闻人突然收起嬉笑,正起脸色,又看向卫子戚。

    “我让人去查了,曾志恒和乍仑旺前后都没有任何要袭击你的意向。有那种枪法和能力的人不多,两人的手下里,统共也只有那么一个人能做到。”

    “是曾志恒手底下的佣兵队长,叫铁平东,这次确实也跟着来了。实际上,这次曾志恒带来的人手,除了袁伟詹等少数几个,其他人都是他的私人佣兵。”

    “显然,他对于这一趟也十分不放心,恐怕也有防着乍仑旺的意思。”闻人说道。

    “但是我查了你来T市前后的时间里,铁平东都跟在曾志恒身边贴身保护。而且,他们也没有联络过任何势力,来找到另一个有这样枪法的人才。”

    闻人不无得意的说:“这点我可以非常肯定,这样的人才,除了在部队里,就只有我闻家最多,身手也最好。至于其他的势力,完全不能跟闻家比,只要有点脑子的,都会先找到闻家。”

    “而且,就算他们知道你跟闻家的关系好,碍于这点不敢找上闻家,而宁愿去找别的势力,但是他们手底下确实没有这样的人才。最后还是要来闻家请人出码。”

    闻人丢了一个羞涩的媚眼儿,“你知道的,只要付得起我们要求的价格,闻家很愿意提供这种服务。”

    “但是没有人来找上闻家,曾志恒和乍仑旺包括他们手底下的人,也没有人去联系任何势力。”闻人说道,“他们这次来很小心,为了达到他们不知名的目的,保持跟正当商人的联络,不敢做出有损名声,让人怀疑的事情。”

    “自此,线索也就断了。”闻人说道。

    “什么意思?”卫子戚出声问道。

    “因为既然不是曾志恒和乍仑旺干的,那么我们就得把目标对准朝你开枪的人。但是据你的描述,那实在是太模糊了。而且,对方很专业。”闻人说道。

    他把一张A4纸大小的照片放在桌上,把照片滑到卫子戚眼前。

    卫然不想卫子戚动,即使医生说他活动已经没问题了,单是看着他的伤口,卫然总是放心不下。

    在卫子戚动作之前,她便倾身拿起照片,交给卫子戚。

    “这是‘海悦’外面那个停车场的照片,方博然把你从到达‘海悦’,再到离开时候的监控都调了出来。”

    “中午正好是用餐高峰期,那么多人进进出出,差点儿没把方博然查吐血。”闻人说道,“这其中有不少人从饭店里出来上车,也有人下车进饭店。因为那一带饭店较多,所以只能筛选。”

    “把进入‘海悦’和从‘海悦’出来的人选出来后,放大他们的影像,方博然都查清了他们的身份,没有可疑。只有这一张——”

    闻人继续说道:“这是你出来后,正好从这辆车前面经过,车里的男人正在打电.话。比较幸运的是,当时的停车场里,汽车里都是空的,只有这辆车有人。”

    “在你离开后,那辆车也紧跟着你离开,这是目前为止,我们能找到的唯一的可疑的人。”闻人说道,“至于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个车牌号,是个假牌照,根本就查不出来。”

    卫子戚沉下了脸,这就等于是断了线索,单单凭这张像素并不清楚的照片,要查这样一个人可实在是困难。

    他皱眉看着那个车牌号,“这个车牌号呢?”

    “巧了,也是假的。”闻人说道,“就因为此,我才能断定,这个人即使不是袭击你的,也是他们一伙儿的。好歹,也算是找对了路子。”

    “这辆车……”卫子戚沉吟道,仔细的回想。

    半晌,才又说:“我记得,在从停车场拐出来的时候,遇到了第一个红灯,他直接在前一个路口右拐离开了,所以当时我才没怎么在意。”

    像他们这样的身份,出门都会小心,注意着周围的一切。

    只要有人距离他们太近,他们都会留一个心眼儿。

    所以,在那天离开停车场,他才会注意一下跟在他后面的车,也记住了这辆车的车牌号。

    “很专业的跟踪技巧。”闻人点头道,“他看起来好像是路人的开走,但是同伴会立即跟上你。恐怕他们是一个团队,不知道有多少人。”

    “我会尽量查一查这个人的身份。”闻人说道,“不过对方这么专业,恐怕也不会轻易让我们查到什么。”

    卫子戚看了眼卫然,才问闻人,“现在你觉得,这件事是齐承积做的可能性,有多少?”

    闻人也看了眼卫然,说道:“百分之百。”

    卫然惊讶的双唇微张,看向闻人。

    不需要她问,闻人说道:“不要问我为什么,这种事儿我从小到大都在见,因为闻家的情报网,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些事情。不是因为我跟卫子戚关系好,故意在你面前抹黑齐承积。”

    “我敢以我闻家这个姓作担保,齐承积跟这件事脱不开关系。”闻人斩钉截铁的说。

    “现在确实是没有找到切实的证据,但是所有的疑点都是指向他的。甚至本应嫌疑最大的曾志恒和乍仑旺,现在都洗脱嫌疑了。”闻人说道。

    卫然低下头沉默了,闻人也不说话,给她时间消化这则消息。

    “如果我去找他,让他罢手呢?”卫然问道,“即使最终他都不会承认,可是至少,让他知道我们怀疑他了,让他有所收敛,不要再动手了。”

    “我个人是不同意你去找他,打草惊蛇的。”闻人说道,“不论他背后的势力怎么样,他在那股势力中又占着什么样的地位,我怀疑他们会为他再做第二次。”

    “毕竟那样的人才和团队十分难得,不会轻易的受齐承积的支使。而且,每次行动都要进行周密的计划,行动时也有极大的危险性。他们所付出的时间精力,以及人力物力,甚至是财力都非常大,不会轻易且频繁的这样做。”

    “即使是闻家,我也不会轻易让手下这样做。”闻人说道。

    “倒不如让齐承积以为我们怀疑的是曾志恒和乍仑旺,让他放松了戒心,以后再想查什么,也方便些。”闻人建议道。

    卫子戚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卫然还是不放心,又看向卫子戚的伤。

    这时,闻人说道:“说起曾志恒和乍仑旺,我带着柴郁亲自上门去找了他们,把你受伤的消息告诉了他俩。”

    闻人笑笑,“你要求又要让他们知道,又不能走漏风声给外界,我想了想,这种直截了当的方法最合适。”

    “你受伤了,他们俩明摆着嫌疑最大,而现在正是他们俩最小心谨慎的时候,绝对不会想让你受伤的事情泄露出去,两人一定会好好地保密。”

    “如我所料,到现在都还没有人知道,他们俩的嘴巴闭的比蚌壳还紧。”闻人说道,“而且,现在两人可紧张了,坚持着要见你,当面跟你解释。”

    “并且,也气坏了,无缘无故被栽赃一个这么大的罪名,而且对方这么干,明显是把他们也给陷害了,两人发誓要将那个人找出来。”

    闻人摇头轻笑,“你是没看到当时两个人气的那样子,真的是发了狠了,那表情连我都惊着了。真不愧是干毒.品和军火买卖的,真狠起来,确实是有气势。”

    “尤其是那个曾志恒,看着斯斯文文的,那双眼睛狠得,不知道手底下沾过多少血了。”闻人摇头,“啧啧”出声。

    卫然没想到,卫子戚就是来跟这样的人打交道。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可是她想想还是浑身发寒,止不住的后怕。

    卫然不想当着闻人的面表现出来她的紧张,恐怕卫子戚也不会乐意她这样做。

    她只能忍着,双手在双膝上攥着拳头,很想跟卫子戚说,不许他再做这样危险的事情。

    而且,她也有些生气,卫子戚竟然还瞒着她做这些,他有没有想过她会很担心?

    “总之,要不要见他们,你来决定。”闻人说道。

    “见见无妨。”卫子戚说道。

    “那就在这里见吧!虽然我觉得齐承积不会再动手,但是也没必要冒这个险,让你再到外面去见他们。而且,见一次也就罢了。如果见了两次,被人看到难免会多想。他们俩的名声不好,你没必要沾上。”闻人说道。

    “那就这样吧!”卫子戚点头道。

    “行吧!”闻人又拍拍腿站起来,“我就不打扰你们俩恩爱了。”

    他看看卫然,笑道,“说起来,咱们还没正儿八经的介绍过。”

    卫然也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

    不过还被卫子戚所受到的危险影响着,笑的有些虚弱无力,“我觉得,我那点儿事儿你肯定都知道了。”

    “那倒也是。”闻人毫不否认的说道,“你在这儿住的时候,无聊可以到处逛逛,对于能够住进来的客人,闻家没有什么不开放的地方。”

    “好。”卫然这次笑的比先前放松了些。

    “嗯,不过我怀疑你有时间到处逛。”闻人瞥了眼卫子戚,笑笑便走了。

    “过来。”卫子戚的声音自她身后响起,轻轻地,低低的,带着点儿哑。

    卫然转身,看到卫子戚正朝她伸出左手,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卫然被他看得心跳加速,整个人都被他的黑瞳定住了似的,胸口里窜出了一股火。

    她低头,看着卫子戚朝她伸出的手,缓缓地,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卫子戚的掌中。

    卫子戚没有用力拉她,只是用极轻的暗示力道,微微拽了拽,便让卫然又靠近了他,站在他的腿旁,双腿紧靠着木质沙发上。

    他的手又轻轻施力,卫然有点儿闹脾气的站着不动。

    卫子戚只能说:“小然,坐过来,我现在有伤,使不上太多的力气。”

    卫然心中咕哝着,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说的,自己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现在又成了不能使力气了。

    不过虽然这样想着,可卫然还是不敢让他真的用力,最终还是顺从的坐到了他的腿上。

    她刚坐上去,就被卫子戚紧紧地抱住。

    他的右臂无法用太大的力气,大部分的力道都来自于他的左臂。

    卫子戚将脸埋进她的颈窝,使劲的嗅着她身上的香气。

    她的香味儿好像有安神作用似的,让他从到了T市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安心。

    自从来了,他人虽在这儿,可是这颗心总是牵挂着B市。

    尤其是,每次跟卫然通过电.话之后,就会变得更加烦躁。

    像现在这一刻这么平静的时候,实在是难得。

    “你能过来找我,我真的很高兴。”卫子戚的脸仍然埋在她的颈窝里,“我一直不让你过来,就是担心曾志恒和乍仑旺太危险,怕会危及到你。”

    这话,又提醒了卫然她恼怒的原因。

    她立即推着他的左肩,力道不清,让卫子戚意识到了她要推开他的决心。

    他有些疑惑的抬起脸,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又发脾气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你明知道危险,还要自己过来,还瞒着我!你怕我会遇到危险,难道就不怕自己会遇到吗?你看你这次来,就直接受了枪伤!”卫然说道。

    “我不管对方是不是只想警告你,这次只是警告,那是运气好。可万一对方是直接下杀手呢?你既然那么担心我,为什么在这点上,就不为我想想?”卫然说着,眼泪便在眼里打起了转。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