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 > 188 我警告你,不许把我送你的礼物摘下来!

188 我警告你,不许把我送你的礼物摘下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188 我警告你,不许把我送你的礼物摘下来!

    他就像刚才她把一条腿移过来的那瞬间的功夫时看到的一样,看到了他进出她时的动作。舒悫鹉琻

    可是这样时间长了,她的膝盖虽然不疼,可是膝盖后却发酸了。

    “你……你倒是快点儿啊!”卫然忍不住的催促。

    “好了,这就好了……”卫子戚无奈地说道,这动作实在是不怎么舒服,早知道刚才就应该把她拖进卧室的。

    “来,再忍一忍,把腿放下,回到刚才的姿势。”卫子戚说道龛。

    卫然的膝盖后面因为一直紧紧地并着,筋都僵了。

    现在又改变姿势,她立即感到一股抻着筋的疼,两条腿都疼。

    卫然疼得发出“嘶”的一声,好不容易,才慢悠悠的把腿又放回到了沙发上卿。

    卫子戚左手把她的身子撑了起来,让她的臀微微的抬离他的腿。

    而后,又抓着她的腰狠狠地往下一拽,让她用力的坐回到他的腿上。

    “啊——”卫然尖叫出声,刚才那一下,简直要被捅穿了似的。

    紧接着,便感觉到一股热烫窜入,温暖着她。

    卫然瘫软无力的,猛的倒在他的身上,仍保持着原来的坐姿未变,他还在她的里面。

    她的头靠着他的肩膀,鼻尖儿轻轻地触碰着他的颈侧,每次呼吸,浅浅的温热呼吸都撒在他的肌肤上,把他颈侧微薄的汗水也给烘干了。

    “我说过吧,这样不会伤害到我的伤口。”卫子戚嘴角勾着满足的笑,就连语气都是慵懒的。

    若是以前没有伤,他会直接把卫然抱回到卧室再来一回。

    可是现在他没法抱她,而且卫然也绝不会同意。

    所以他只能忍住这吸引人的想法,可是因为仍然被她包裹着,他要她一次肯定不够,现在便又***.动了起来。

    卫然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儿,便挪了挪屁.股,却发现他在里面越来越胀。

    卫然抽了一口气,想也不想的,立即站了起来。

    卫子戚立即滑溜溜的出来了,他无奈的低着头,看自己正抬到一半的旗帜,只能叹口气,硬塞回去。

    卫然慌乱的穿着裤子,还没穿上,正露着一半的屁.股呢,卫子戚突然轻拍了一下。

    力道虽轻,可声音一点儿也不小,“啪”的一声,特别清脆。

    “啊!”他这一下,把卫然吓了一跳。

    她几乎跳了起来,立即把裤子穿好了,总感觉自己这样子那么狼狈。

    “过来坐下!”卫子戚朝她伸出手。

    卫然可不想再坐到他的腿上,风险太大了,便坐到了他的身边。

    卫子戚二话不说的,就揽过她的肩,让她的头靠着他的胸膛。

    “本来我迟迟不会是,是怕伤不好被你看见了。现在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在T市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卫子戚说道。

    “你是想在这里逛逛呢?还是想回去?”卫子戚问道,“你要是想在这里玩儿几天,那咱们就多呆几天。”

    卫然摇摇头,说道:“算了,还是回去吧!不管怎么说,你还有个‘武锋’要打理呢!而且,来了这么长时间不回去,爸妈难免要起疑的。”

    “而且,我来这里,其实也没请假,学校那边的课,都是让南希替我去点名的。幸亏她选的课程和我的不太相同,时间也没有冲突。”

    “不过我可不敢保证她能坚持多长时间,她那么爱动的一个人,让她坐着不动上完那么长时间的课,而且又是平时的双倍,她肯定要受不了了。”卫然说道。

    “好吧。”卫子戚说道,“那咱们明天就走。”

    “嗯。”卫然说道。

    可是心里边儿,还是有点儿不太想回B市。

    在这里无忧无虑的,仿佛把什么都抛下了。

    公司,学校,还有叶念安,叶念如,甚至是齐承积。

    那些恼人的人和事,都被抛下,仿佛从来没存在过。

    这种平静实在是太难得了,让她特别舍不得。

    “对了,过来。”卫子戚拍拍她的肩头,站起身。

    卫然疑惑的跟着起身,卫子戚便往里走。

    她被卫子戚牵着手,跟在他身后半步的距离,“去哪儿啊?”

    “卧室。”卫子戚淡淡的说道。

    “都说了不行了!”卫然便要甩开他的手,“而且你不是刚刚才……”

    “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不了解吗?一次两次的,哪能满足我?再说了,你刚才不也感觉到了我又起来了,才慌慌张张的逃开的吗?”卫子戚轻笑道。

    “真是的,受伤的是你,你怎么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的身子!”卫然郁闷的说道。

    卫子戚突然停下,取笑的看她,“要我说,你才真是满脑子的黄色思想,还说陆南希呢!我有说去卧室做什么吗?你看你激动的样子。”

    他低下头,凑近她,嘴角好看的勾了起来,带着刻意要勾.引她而释放的魅力。

    卫然脚下一软,便踉跄的往后退,才往后退了一步,后背就贴上了墙。

    卫子戚欺过来,低下头又凑近她。

    他的鼻尖儿碰到了她的鼻尖儿,嘴角弯着,看着她的双唇因为紧张而张开,红润润的那么漂亮。

    “还是,其实你也憋得够呛,只是为了我的伤在一直强忍着?”卫子戚笑着问,“小然,其实你要是想要,就跟我直说啊!”

    “我可以配合你,一直让你在上面的。”卫子戚笑道。

    “明明是你一直表现的色眯眯的,一有机会就要拐我跟你做,不然我哪会那么想啊!”卫然红着脸说道,“我才……才不想你那么……”

    卫子戚突然揽住她的腰,同时把她微微的往上一带,让她踮起了脚尖儿,小腹紧紧地贴着他的下.腹。

    “那你是不想要我?”他低声问,声音低低沉沉的,那么好听。

    “我……”卫然说不出话,已经被卫子戚那张勾.人的脸给迷住了。

    过去他从不需要特意释.放自己的魅力,就已经有那么多女人了。

    现在,他特意的释.放出自己的魅力,即使是卫然都招架不住了。

    她被他迷得七荤八素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根本无从抵抗。

    而且,她是真的想要他。

    卫子戚笑着,低头吻住她的唇。

    这次,他的力道特别轻柔,细细的品尝着她唇.瓣的柔软,像是小口吃着美食似的那么优雅,轻轻地吮.过她唇.瓣的每一寸。

    而后,才慢悠悠的探舌进入,画着她双唇内侧更柔软细腻的肌肤,又用力的吮.了一下,才松开她。

    他看着被吻得完全忘了我的卫然,又啄了下她的唇,才说:“走吧!这次不是拐你上.床的,是有东西要给你。”

    卫然晕乎乎的,在卫子戚说完这话后的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回过神来。

    迎上卫子戚那揶揄的笑脸,卫然瞬间觉得没脸见他了。

    就这一吻,她都受不了了,再说不想要他,简直是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

    她脸烫的吓人,仍在粗粗的呼吸,慢慢的,才理解了卫子戚的话,想到自己刚才的误解,脸便更红了。

    “什……什么东西啊?”卫然问道。

    “所以才让你跟我去卧室,我放在卧室了。”卫子戚取笑她的反应,朝卫然伸出手,“来。”

    卫然把手交到他的手上,随他进了卧室。

    卫子戚带着她走到一个柜子前,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两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本来是想带回去送你的,不过既然你在这儿了,我很想看看你戴上的样子。”卫子戚说道,“现在想想,一直以来,除了你的生日,我还从没认真的送过你什么。”

    卫然惊讶的接过盒子,之前卫子戚一直都在买些内.衣啊,睡衣啊什么的,让她哭笑不得的。

    这也是自婚后,她第一次收到这么正经的礼物。

    卫然紧张又期待的,使劲的吞了口口水,她没有着急打开,即使心里已经迫不及待了。

    她还是拿着礼物坐到床.边,把两个盒子放在柔软的床.铺上,才拿起较大的一个,小心翼翼的撕开包装纸的接口处。

    卫子戚笑看着,这么长时间,她的习惯一直没改,不忍心破坏任何漂亮的纸张。

    把包装纸撕开,放在床.上铺平,她才将目光落在这个金绿色的方盒子上。

    打开来看,一下子,就被那精致的项链迷得呆住了。

    “这……”卫然张张嘴,张口结舌的,“真的……好精致……”

    “再打开那个看看。”卫子戚说道,声音里也多了热切与欣喜。

    先前,他还在紧张,不知道卫然会不会喜欢。

    反正过去他送的生日礼物,她收到后表现的都不是那么热切。

    过去的礼物,其实他也用了心。

    只是这一次,因为买了礼物之后立即就遭到了袭击,更多了份儿不同的含义。

    因为卫然表现的特别着迷,卫子戚也放下了心来。

    卫然又小心地把另一个较小的盒子打开,里面那枚戒指精致的,都有些不想认为雕刻的了,反倒像是一幅画。

    她发出微粗的喘息声,又满足的叹息,“好美。”

    “你这反应,我可以当做是你喜欢吧?”卫子戚舔了舔唇,努力不让自己的紧张表现出来。

    “何止是喜欢,这简直是……”卫然抬起头,目光中神采奕奕,“我没想到你来T市还会……”

    “不是礼物本身,我是说,这礼物真的很好看,太美了,我不可能不爱。”卫然解释道,“但是即使你买的别的,我也会那么喜欢,因为……是你买的。你在这里,还不忘给我买礼物,我……”

    “我懂。”卫子戚现在岂止是高兴,因为她的话,他心里也暖烘烘的,格外的满足。

    她拿起戒指盒子递到卫子戚面前,“给我戴上。”

    卫子戚从盒子中拿出戒指,卫然便深处右手,卫子戚是按照她中指的圈数来买的,便戴上了她的中指。

    戒指的尺寸那么刚好,宝石湛蓝的颜色,映在她白皙的指上,虽然带着华丽的戒指,可仍让她的手显得特别清爽。

    “还有项链。”卫然轻声说,站了起来。

    卫子戚拿起项链,双手环绕到她的颈后,像是拥抱她似的。

    两人的面颊几乎相贴,她感觉着他的温度,而后,颈子上便多了一丝凉意。

    “好了。”卫子戚低声说。

    他的手指顺着项链滑到她的坠子上,食指的指尖轻触着项链的坠子,把坠子轻轻地压在她的肌肤上。

    他指尖和她肌肤的温度,慢慢的把项链和坠子都温暖了,带着和她的体温相差无几的温暖,贴在她的肌肤上。

    “你是什么时候买的?”卫然好奇的问了句。

    卫子戚起先并未回答,因为他的停顿,惹得卫然奇怪的抬头看他。

    当看到他脸上的紧绷,卫然已经知道答案了。

    “那天……”卫子戚撇撇嘴,“就是我刚来T市,跟曾志恒和乍仑旺见了面之后,原本准备返回‘王朝’的。”

    “结果在路上,一下子就看到了这个项链和戒指的广告牌,当时我就觉得,它们象征着海洋,我就很想带回去给你,也觉得一定会适合你。”卫子戚说道。

    “然后买了它们出来之后,你就遭到了枪击,是吗?”卫然的五脏六腑缩到了一起,替卫子戚把话说完。

    “就在这家店门口。”卫子戚补充道。

    卫然突然觉得项链和戒指变得特别的烫,之前,她可以戴着齐承积送的项链纪念他。

    可是现在,她却无法轻易地接受可能连累让卫子戚丢掉性命的礼物。

    “要不是为了给我买礼物,你也不会……”卫然说道,却被卫子戚略带着不悦的打断。

    “瞎说什么呢!”卫子戚说道,“别没事儿瞎想!即使不给你买礼物,他们也会在别的时候射击我,这跟给你买礼物没关系!”

    卫然虽然知道,可她心里还是难受。

    “我警告你,不许把我送你的礼物摘下来!”卫子戚转而恶狠狠地威胁,“如果你一定要那么想,那你就当是我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买的,这份儿礼物就更加重要,你就更要戴着了!”

    卫然突然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环着他的腰,“我不会摘得!”

    卫子戚干脆把下巴搁到她的头顶,手指在她的后颈一下一下的按着,让她原本的紧绷肌肉渐渐地放松了下来。

    ……

    ……

    第二天,两人就回了T市。

    走的时候,闻家的医生还让他们带上了闻家医疗组自己研发的药,让卫子戚回去自己换药。

    闻家的药,比外面的有效许多,也让卫子戚的伤口好的要快一些。

    卫子戚受伤的消息仍然瞒的好好地。

    他回来B市,过了些天,才让贺元方把一份名单发给曾志恒。

    卫子戚也没有真的把那些敌人的名单都发给曾志恒,实际上,他的敌人并不多,大都亦敌亦友的,倒也没什么真正的敌人。

    再说,他也不会傻的真让曾志恒他们知道他的敌手都有谁。

    万一将来真的要跟曾志恒和乍仑旺作对的话,他可不想让那两个人准确且有效的联络到他的对手,和他们联合在一起对付他。

    所以,卫子戚让贺元方真真假假的写了几个人。

    这些都是次要的,重点是齐承积的名字要在里面。

    “咚咚咚!”

    卫子戚正坐在办公室里,敲门声急促的响起,好像是有什么急事。

    “进来。”他抬头,便见贺元方急匆匆的走进来,把门一关,便走到了桌前。

    “怎么回事?”看贺元方的表情,卫子戚问道。

    “戚少,你让我一直注意着宁婉那边的情况。”贺元方说道。

    “怎么了?她那边儿有什么?”卫子戚问道。

    好歹,他也是欠了宁婉一份儿情。

    虽说到现在,宁婉也没向他提出什么要求,而且这要求得来不易,迟迟不提也正常。

    不过,他还是让贺元方注意着那边的情况,看有什么能帮得上的。

    之前经过贺元方的调查,他知道宁婉的日子过得也不说完全的无忧无虑。

    虽说萧云卿对她一心一意的,可架不住那些女人不死心。

    尤其是她的姐姐和那个所谓的好友,不过这两个人,他没有提醒宁婉。

    他只答应她一个请求,可不会去做她的保姆。

    真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说不得要出手,可是现在还没到那份儿上。

    “我之前跟你说的,宁婉的‘好友’佳宁,实际上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贺元方说道,而后他皱起了眉,“事情有点而复杂。”

    “那就慢慢解释。”卫子戚说道,“先坐下。”

    贺元方坐下之后,说道:“实际上,佳宁才是宁婉的父亲宁宏彦的原配,也就是任依芸的亲生女儿,而宁婉实际上是佳宁现在的母亲,佟品枝的女儿。也就是说,当年,她们俩被掉包了。”

    “这又牵扯出另外的事情,佟品枝原先是宁家的保姆,结果和宁宏彦发展出了一段婚外情,被任依芸发现,就把她赶走了。但是同样的,佟品枝的母亲也可以说是被任依芸给间接害死了。”

    “佟品枝被任依芸赶走的时候,已经怀了宁宏彦的孩子,就是宁婉。她因为母亲的死,对任依芸有怨,就把自己的女儿宁婉,和任依芸的女儿佳宁调换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