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 > 193 你继续这样猜下去,我会不介意让它成真的

193 你继续这样猜下去,我会不介意让它成真的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193 你继续这样猜下去,我会不介意让它成真的

    “不会抱着对袁野的亏欠与誓言,心慈手软的,又放过了她?”卫然摇摇头。舒悫鹉琻

    她站起身来,低头看着宁婉,因她的话,宁婉整个人忽然僵住。

    卫然知道她说对了,宁婉也有这层怀疑。

    宁婉的双手环住自己的肚子,仿佛是在护卫她的孩子,面对未知的攻击。

    “所以,我同意你的意见。如果我是你,我也不会现在回去。至少,要等你准备好了。萧云卿保护你,但同样的,你也要预防像这次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眇”

    “如果这种事情再发生呢?不一定是爆炸,或许会使别的什么,只要她们想害你,方法就层出不穷。萧云卿不防着她们,你自己得防着,你得自己保护自己,保护你的孩子。”

    “你得自己有能力,让想要害你的人忌惮。你也得向萧云卿证明,你可以保护好自己,你可以不需要他。你得让他知道,要么,就认真的听你的建议,要么,就不要想跟你和好。”

    “你得让萧云卿紧张,你不是非他不可的。”卫然深吸一口气,这句话,仿佛也说到了她自己量。

    她不禁愣了一下,又摇摇头。

    “也要让他的家族知道,你没了原先的身世背景,可却一点儿不会逊色。你配得上他们的家族,甚至,有你是他们家族的福气。”

    “所以,在你能照顾好自己,在你能够与那些人对抗之前,不回去是对的。”卫然说道。

    宁婉微笑,这次的微笑多了放松,也多了坚定。

    “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我没有信心。我心里需要有人同意我的做法,给我支持。因为我总觉得……我这样躲在这里不回去,让关心我的人难过,以为我死了,这种做法太残忍了。”

    “T市有人伤害我,可是也有人关心我。而且云卿他……”宁婉摇摇头,舔了舔.唇,“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我死亡的消息,他能不能承受得住。”

    宁婉抬头看向卫然,“你能相信吗?他等了我十三年。从我七岁起,他就守着我长大。”

    “‘王朝’是他为了我开的,甚至为了我去专门学做饭。他真的为我做了很多……很多,还有我哥哥,他们都那么疼我,我不忍心——”

    她吸吸鼻子,“所以,我需要有人给我一个肯定,支持我的决定。我的这个选择,实际上是有些自私的,我——”

    卫然重新坐下,握住宁婉没有插着针的手,“现在的残忍,是为了将来好。你总不能战战兢兢的防着她们一辈子。一次性解决,残忍一些,却也更利落。”

    “而且,如果你现在回去,萧云卿意识不到错误,一定会再犯的。即使是没有宁温,没有佳宁,你们也会因为别的事情争吵。”

    卫然联想到自己的情况,“就像我,即使没有叶家的姐妹,也会出现别的女人,我不确定卫子戚的心意,我不自信,那么我就会一直怀疑。世界上女人那么多,我怀疑不完的。”

    “所以,你们之间的这种分歧一天不解决,以后总有数不清的机会会发生类似于这样的事情,让你们之间产生矛盾,因为各自的观点不同而争吵。”

    “即使感情再牢固,吵着吵着,也就吵出裂痕了。总有一天,你们之间的有一方会先感到厌倦。你们俩都是骄傲的人,不论谁先谁后,你们俩都会厌倦的。好好的感情,就这样消磨没了。”

    “你们俩那么好的感情,这样不是太可惜了吗?”卫然说道,“不过,你也要尽快变得强大起来,尽快回到他的身边。时间长了,他若真的接受了你已经死亡的消息,又怎么办?”

    宁婉思索着点头,她张口,正要说话,病房的门突然被大力的打开。

    卫子戚站在门口,他松开门把手,便把门甩到了墙上,发出“砰”的一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卫然见到卫子戚,便站了起来。

    卫子戚的脸色很不好,不用说,她也知道他不高兴她擅自跑过来。

    而且,她也愧疚,不该就听信了叶念安的话。

    卫子戚不发一言的看着她,脸色沉的吓人。

    卫然的心不安的跳动着,他已经好久没有用这种表情看过她了。

    “抱歉她过来打扰你。”卫子戚对宁婉说道,上前一步,拽住卫然的手腕,便把她往外拉,冷声说,“跟我回家!”

    卫子戚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往外走,她不声不响的来了,到底算什么?

    不信任他吗?

    就像个猜忌成性的妻子一样,上来捉.奸。

    他更怕卫然不知就里,真以为宁婉是叶念安那样的人,一上来也不问清楚了就跟宁婉吵。

    宁婉的身子已经很差了,又受了那么大的打击,现在怀了孕,万一被卫然气的出什么差池怎么办?

    卫子戚接到贺元方的电.话之后,就立即赶过来了。

    他最气的就是卫然的多疑,不信任他,跑来质问的样子太难看了。

    “卫然!”卫子戚已经把卫然拉出了病房,身后突然响起宁婉的声音。

    卫然立即便停住了脚步,感觉到身后的阻力,卫子戚也不得不停下来,回头看宁婉。

    宁婉对着卫然笑着点头,“谢谢。”

    卫然有些意外,她会突然这样做。

    可立即便意会到宁婉的意思,宁婉分明就是做给卫子戚看的。

    怕卫子戚怪罪她,误会她,便当着卫子戚的面这样说,让卫子戚知道两人并无争执,卫然也不是来质问她的。

    卫然很感激宁婉的细心,因为听她这么说以后,卫子戚攥着卫然手的力道明显的放松了。

    “今天看来是没机会了,如果你有时间的话,能不能再来找我,咱们再多聊聊?我自己一个人在这儿,也挺无聊的,而且跟你聊天,我特别舒服。医生说我现在就是心理上的问题,跟你聊的时候,我就不太去想那些让我难受的事情了。”宁婉笑着说。

    卫然看了卫子戚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便说道:“我会再来的,不过你还是要好好休息。”

    “好。”宁婉点头笑道。

    话音刚落,卫子戚便一言不发的把卫然拉走。

    一路上,卫子戚始终紧绷着脸,仍然带着怒气。

    卫然不明白,明明刚才宁婉都已经解释清楚了,而且当时,他确实也减了怒气,为什么现在还是那么生气。

    她就这么一路不解又忐忑着,好不容易回到了“七号院”。

    卫子戚沉着脸,一直到回到家里,门被“砰”的一声关上,那声响让卫然瑟缩了一下。

    她知错的低下头,双手绞着衣摆。

    “你没事儿去医院做什么,你怎么知道宁婉的?”卫子戚冷声说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你明明去的是T市,为什么要骗我说是去J市?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你让我怎么想?”卫然也气。

    她不信任他,贸贸然的去找宁婉,误会了他,是她的错。

    可是这种误会完全是可以避免的,只要他跟她说实话!

    “你怎么知道她的?”卫子戚皱眉问。

    他没打算拿宁婉的事情来烦她,或许以后可以介绍宁婉跟她认识,但是得在宁婉的身体恢复之后。

    “我怎么知道的?”卫然也来了气,卫子戚非但没觉得骗她有什么不对,还责怪她。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好,我告诉你!”卫然气的提高了声音,“是叶念安,她今天早晨特意去学校堵我,跟我说你去了T市,跟我说你带了个女人回来,早早的就回来了,但是一直在医院陪着,所以你今天早晨四点多才回的家。”

    “你知道我从她那儿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震惊,多屈辱吗?”卫然仰头面对他,“我知道她对你的企图,所以我认为她这是在挑拨离间,我不想信她。”

    “可她说的信誓旦旦的,说的那么详细,还口口声声的说,是我害怕,我胆子小,不敢面对现实。如果真的没有什么,那我去看看又何妨?”

    卫然摇头,自嘲的“呵呵”出声。

    “直到她走了,我还是犹豫不决,我想要相信你,可是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去看了。”卫然吸吸鼻子,“幸好,我喜欢宁婉。”

    “如果我这样找过去,让你丢脸了,你是为了这件事而生气,那我没什么好说的。”她倔强的偏过头。

    卫子戚咬着牙,露出牙关骨骼的形状。

    “丢脸?我是觉得丢脸,你像个妒妇一样的冲过去。你动不动就怀疑我在外面有女人,累不累?”卫子戚冷声说。

    “我是生气,我气的是你不信任我,总是猜这猜那的。早晚,明明没有的事儿,你继续这样猜下去,我会不介意让它成真的!”

    “小然,别让你自己变成一个让人厌的妻子!”他朝她露出一抹讥诮的笑容,便转身离开。

    卫然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出门,大门再一次被“砰”的关上。

    怔怔的看着紧闭的房门,房间一下子陷入了安静。

    卫然启唇,轻声破碎的说:“如果你能给我一点儿安全感,让我信你,我也不会怀疑你。”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站了半天,才想起自己还拎着包。

    她拿着包往卧室走,半途中,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卫然边走着,边从包里掏出手机,见是陆南希的名字,她松了一口气。

    “南希?”卫然接起电.话叫道。

    “卫然,你早晨是怎么回事?”陆南希问道,“学校里都传疯了,说你在教学楼外面,就像精神不正常似的,还突然跑了。”

    “他们传的绘声绘色的,你没事吧?”陆南希问道。

    “没事。”卫然低声说。

    “算了,电.话里肯定问不出什么,你在哪里?”陆南希又问。

    “我在家呢。”卫然说道。

    “那我去找你。”陆南希立即说。

    “你不上课吗?”卫然问道。

    “刚上完了,后面就没课了,你在家等着啊!”陆南希说道,她突然顿住,又想起来,“卫子戚不在吧?”

    卫然迟疑了会儿,才说:“他刚走。算了,你别过来了,咱们约个地方,在外面见吧!”

    陆南希可是真挺怵卫子戚的,听卫然这么说,她也没坚持,怕卫子戚一不小心早回来了,就撞了个正着。

    所以听到卫然这么说,她立即痛快地答应,“好!”

    两人约在了她们向来喜欢的那家日料店,正好卫然中午也没吃饭,陆南希因为担心卫然,现在也饿着肚子。

    两人要了包间,这家日料店包间的私密性不错,而且她们也喜欢里面静雅的气氛。

    虽是传统的拉门,但是在材质上做了改变,所以隔音很好。

    进来是席地而坐,房间内的装潢都是木制的,咖色的家具和白色的墙壁。

    墙壁上印着樱花和日本传统的壁画手绘,吃饭的矮桌不远处,是人造的小水塘。

    因为是在室内,水塘很小,只有一米见方的样子。

    水塘中间摆着鹿音子,竹筒里慢慢的盛着水,水盛满了,竹筒便朝前倾斜,等里面的水自动倾尽,竹筒便又会回到原来的位置,发出“空——”的一声。

    声音在房间内静静地回想着,显得幽静好听。

    卫然先到了,在房间里等着陆南希的时候,就静静地听着竹筒的声音。

    她喜欢这种声音,能让她的心静下来。

    不过没过多久,房间的拉门就被粗鲁的拉开,“唰”的一声,陆南希便风风火火的进来了。

    她一坐下,就大声说:“哎呀,路上可真堵,饿死我了!”

    她抬手扇着风,过了会儿,服务生才有些尴尬的赶过来。

    本来他是要为陆南希带路的,可是刚说完房间名,陆南希便像自己家一样,十分熟路的找了过来。

    而餐厅又有规定,服务生是不能跑的,免得坏了餐厅的气氛,给客人一种不专业的印象。

    结果,他就晚到了些。

    服务生将菜单交给陆南希和卫然,卫然合上菜单,也没什么心情,便说:“你点吧!”

    陆南希也不客气,直接说:“要一个牛肉火锅,两份烤串拼盘,一份天妇罗套餐,一份金枪鱼沙律,一条烤六线鱼,再来一壶梅子酒。”

    服务生惊讶的写着单,最后,见陆南希终于不再点了,便问:“小姐,你们一会儿还有朋友来吗?”

    “没了,就我们两个。”陆南希说道。

    “那这些只有二位吃的话,可能会有点儿多。”服务生好心的提醒。

    陆南希不在意的挥挥手,“没事儿,饿着呢,全都吃了。”

    “好的,那我这就给二位下单。”服务生说道,便退出了房间。

    没多久,菜便陆陆续续的上来了。

    虽然陆南希点的都是肉,还有油炸的天妇罗,可是摆在画着樱花的黑色小碟子上,又显得特别清爽。

    闻着火锅的香味儿,卫然先前一直没有的食欲也被挑起来了。

    陆南希一见锅里的牛肉熟了,便立即夹起一些放进放着生鸡蛋的碗里,沾了些蛋液,张大口西里呼噜的,一口吃进去。

    虽然沾了蛋液,可还是有些烫,陆南希张着嘴,仰着头,不住的吸着空气,发出“刺溜刺溜”的声音,吃的相当尽兴。

    最后一道天妇罗送上来,服务生说:“二位的菜已经上齐了。”

    然后,服务生退出去,将拉门拉好,陆南希这才咽下食物,没了先前的饿相,认真地看着卫然。

    “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今天早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失常?”陆南希问道,她看了卫然好一会儿,“是跟卫子戚有关吗?”

    卫然放下筷子,看着陆南希,想起了宁婉的话。

    宁婉她一个真正的好友都没有,想找人倾诉都没有。

    可是她比宁婉幸运,她有陆南希,而且一直都那么照顾她。

    过去,她很少说自己的事情,除非被陆南希问的实在是躲不过了。

    她也不想太依赖陆南希,她知道朋友的珍贵,她能有陆南希这样的朋友,实在是一种福气。

    可她就是这么个性子,不愿意轻易地吐露心声。

    但是听了宁婉的话之后,她今天突然就有种冲动,第一次不需要陆南希追问,她就主动说出来。

    这么想着,卫然突然将满满一杯的梅子酒一口喝尽。

    虽然小酒杯不大,就是小小的酒盅,可是她突然这样,还是把陆南希吓了一跳。

    陆南希连忙拽着卫然的胳膊,“我说你这是干嘛啊!就算这梅子酒酸酸甜甜的,不怎么辣,可是后劲儿也是很厉害的,你这么喝可怎么行!”

    不过卫然硬是给喝了,放下空空的酒盅。

    只喝了这么一口,酒劲儿还没上来,她便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再次喝完。

    若刚才陆南希只是惊讶的话,卫然干了第二杯酒,可真是把她给吓着了。

    陆南希忙放下筷子,双手抓着卫然的胳膊,惊慌地说:“卫然,你到底是怎么了?你跟卫子戚吵架了?你别这么喝了啊!还是,你不想跟我说?”

    “你要是不想跟我说,那就别说了,我不问就是了!”陆南希说着,眼睁睁的看着卫然又喝下了第三杯酒。

    日式的小酒壶本来就不大,她这样喝着,就把一壶酒喝了近一半。

    卫然摇摇头,觉得脑袋有点儿发胀,反应也迟钝了,便知道酒劲儿上来了。

    借着酒劲儿,她开口道:“南希,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帮我。”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