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 > 212 你说……这是不是报应?(1w+)

212 你说……这是不是报应?(1w+)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212 你说……这是不是报应?(1w+)

    她的胳膊突然被人往后拽,身子顷刻间往后倾倒,撞上一个结实的后背。舒悫鹉琻ai悫鹉琻

    后面的人一手拽着她的胳膊,一手环过她胸.部下的肋骨,因为力气太大,挤压着她的肋骨发疼,就连她胸口的呼吸都被挤走了。

    她和身后的人一起跌倒在地上,她半边的身子撞倒在坚硬的石路上,屁.股、肩膀和胳膊肘都被撞的疼到麻.痹。

    “卫然!”卫子戚惊慌的大叫。

    原来被她压在身子底下,刚刚救了她的人,就是卫子戚瞑。

    先前,他惊恐的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唯有奋力的向前奔跑,要将卫然拖回到马路边。

    当他实实在在的将她抱在怀里之后,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抱住她的同时,他转个身,把自己的后背对上了即将驶来的车子,想着万一没法儿及时的救她,那就让车撞他吧琰!

    有他做缓冲,她不会出事的。

    所以跌到地上的时候,卫然才会有半个身子都跌到了地上。

    “卫然,小然,你说句话,你怎么样?”卫子戚惊慌的问,谁也没见过卫子戚这么慌乱过。

    他的脸都白了,瞳孔不断地放大。

    双手覆在卫然更加苍白的脸上,她双眼无神的睁大,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卫子戚慌乱的从她的脸摸到她的颈子,又捏着她的肩膀,到腰,到臀,然后,他的目光定住。

    卫然的身.下正潺潺的流着刺目的鲜血,深红的血液已经在地上形成了一滩,在马路沿上的地砖缝隙中不断地流,流下路沿,慢慢的蔓延。

    卫子戚突然被一股深刻的恐惧攫住,紧紧地缠绕着他的心脏,形成怎么也解不开的结,而且还在不断的收紧,勒的他的心脏刻骨难忍的疼。

    “卫然!”卫子戚大叫,他的脸几乎和卫然一样的苍白。

    声音里埋着深深地痛苦与恐惧,甚至大叫时,他的声音都在颤抖,破音。

    可是这一切,卫然已经听不到了,她闭上眼,昏了过去。

    “戚少,卫然!”贺元方喊道,他在卫子戚走后,也跟着跟了出来,比卫子戚慢了些。

    跟出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卫然躺在地上,卫子戚出现前所未有的惊慌。

    贺元方冲过来,只见卫子戚的指尖正在触碰地上的鲜血。

    血还温热,带着卫然的体温。

    可他指尖触碰时,却像被烫着了,抖得厉害。

    这是卫然的血,这么多的血。

    卫子戚的胃狠狠地绞在一起,疼得无以复加。

    他低着头,贺元方看不清卫子戚脸上的表情。

    “戚少,卫然她……”贺元方声音发抖,害怕那最坏的结果。

    卫子戚这才抬起头,看清他的表情,贺元方着实被吓着了。

    他从来没见卫子戚的脸上出现这么无助的表情过,他的双眼目光颤动,盈着满满的恐慌。

    卫子戚苍白的嘴唇颤动,“带她去医院。”

    他现在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见到卫然这样子,他完全的无助。

    贺元方立即把卫然打横抱了起来,便冲向车子。

    卫子戚也想跟着站起来,可他刚刚一动,立即腿软的又一屁.股栽倒在地上。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双手因为恐惧而剧烈的颤抖。

    卫子戚使劲的咬着牙,努力地镇定下来,把自己撑起来。

    只是走路的时候,他的身子仍晃荡,膝盖弯曲颤抖的样子,好像他随时都会再次倒地。

    卫子戚真是用尽了此生的毅力,跟在贺元方的后面,一路几乎是跌跌撞撞,再也看不出平时的冷静与自信。

    任谁现在看了,都绝认不出那是卫子戚。

    贺元方将卫然放进后座躺着,卫子戚也跟着赶来。

    他手扶着车门,让自己坐进后座。

    直到坐下,他的力气仿佛用尽了一般的瘫软。

    他把卫然抱进怀里,又仿佛生出了力气,害怕卫然会离开她,便紧紧地抱着她,紧抱着不放,谁来也带不走。

    “小然……”卫子戚叫道。

    他看着她在他怀里毫无生气的躺着,脸色惨白如纸,看起来像是连生命都不在了。

    卫子戚突然生出一股足以致死的恐惧,他颤抖的抬起手,放在她的鼻子下。

    她的呼吸仍在。

    卫子戚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可她这样子,仍像是随时都会离开他。

    他从没想到,她会变成像现在这样子。

    他伸手想要摸摸她的脸,突然看到指尖的鲜血,他又立即收回手,把指尖的鲜血胡乱的抹到自己的衬衣上。

    鲜血被擦干净了,只是指尖还残存着红色,像是染在了上面。

    他手颤颤巍巍的摸上她的脸,指尖一点儿一点儿的在她的脸上摩挲。

    她闭着眼,脸色苍白的一点儿活力都没有。

    他从没见过她这么脆弱的样子,而且这辈子都不想见。

    卫子戚低着头,目光始终不离卫然的脸。

    看着看着,他的眼睛发疼,眼前的视线突然模糊了起来。

    “啪嗒。”

    一滴泪落在卫然的眼下,沿着她的脸颊向下滑。

    泪水落下的位置,就像是卫然自己流出的泪。

    卫子戚怔了一下,他眨眨眼,第一反应是以为卫然哭了。

    “小然!”他急切的叫道,拇指抹去她脸上的泪,“小然,你是不是醒了?”

    可是卫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紧接着泪水又“啪嗒”的落下。

    卫子戚慌张的抹去她脸上的泪水,“小然,别哭,没事了。”

    他不断地抹着她脸上的泪,可她脸上总是不断的出现新的泪水。

    “小然,不哭了,没事,我知道你难受,别哭……别哭……”

    “元方。”卫子戚抬起头,“她……她哭了。”

    贺元方透过后视镜看过来,却震惊的愣住了。

    哭的不是卫然,而是卫子戚。

    他的眼睛通红,眼泪正顺着面颊向下滑落。

    “戚……戚少……”贺元方声音嘶哑的开口,声音带着震惊,又小心翼翼的,“哭的不是卫然,是……你……”

    贺元方实在是不敢相信,他立即把目光收了回来,不敢再看后视镜,不敢看卫子戚那么脆弱的样子。

    他可是从来没见过,也从来没想过,卫子戚竟会有哭泣的一天。

    卫子戚愣住了,此时,他也感觉到脸颊上的湿.痒。

    他抬起手,摸上脸颊湿.痒的位置,指尖离开少许,低头看着指腹上的氤氲。

    卫子戚眨眨眼,而后彻底闭上眼。

    他横过手掌,将脸上的泪都擦干,将眼泪逼了回去,才又睁开眼,低头看着卫然。

    他不断地轻.抚着她的脸颊,拨龙她的头发。

    “戚少,到了。”贺元方说道,车子停下。

    卫子戚现在已经镇定下来,在贺元方打开门要抱卫然的时候,他拒绝了,亲自抱着卫然下车。

    贺元方见状,便先冲进医院,通知了医生和护士。

    ……

    ……

    卫子戚站在病床.前,看着卫然昏迷的脸,想到刚才医生的话。

    “她流产了,怀孕五周。鉴于她流产的原因,我建议她醒来后,依然在医院休养一阵子。流产后其实跟生产后的坐月子没什么分别。”

    “醒来后,最重要的是注意清洁,第一周不要碰冷水,两周内不要坐浴。半个月后,如果感觉可以,是可以下.床的,但是仍要注意。还有,注意一个月内不要进行夫妻生活。”

    “另外饮食上的调养,还有其他的要注意的,一会儿护士会跟你说清楚。”

    卫子戚想着医生的话,目光从卫然的脸游移到她平坦的小腹。

    谁能想到,她怀孕了呢?

    即使已经怀孕五周,她的小腹依然平坦。

    她一点儿怀孕的征兆都没有,他没察觉出来,恐怕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说起来,他也是毫无经验的。

    这是他第一次做爸爸,谁知……

    卫子戚握紧了双手,他看了眼卫然,便走出病房,将病房的门关上。

    贺元方办理了住院手续回来,这家是公立医院。

    因为当时的情况,他们没有时间绕路去“楚天”医院,只能选择最近的。

    即使这样,医院里的床位也紧张,贺元方还是动用了些关系。

    按照医生说的,既然两周内不宜走动,那就让卫然一直住在这儿,不要折腾到“楚天”医院了,免得再落下什么病根儿。

    “戚少。”他看到卫子戚走出病房,“卫然她怎么样了?”

    卫子戚摇摇头,“还没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贺元方不禁问道。

    卫子戚眯起眼睛,插.在裤子口袋里的双手攥成了拳头,“有人告诉她,当年她父母的死,和我把她带回来的事情了。”

    “怎么会!”贺元方一脸震惊。

    卫子戚才刚刚让他调查赖雅欣没多久,就真的有人把那件事情告诉了卫然。

    “当年除了赖雅欣,就只有我和几个处理善后的兄弟知道。”贺元方说道,“那些人直到现在都还跟着戚少,他们不会背叛你。”

    “而且,他们就算想要谋求什么利益,也不会选择这件事情。”贺元方分析道。

    “我没有怀疑是我们这边的人干的。”卫子戚沉声道。

    从卫然进了手术室到现在,他的表情越来越冷,声音也越来越冷淡,整个人都像一个冰疙瘩。

    “卫然过来,没有带手机。而且,她之前提过一支录音笔,现在也不在她手里,应该都落在家里了。”卫子戚说道,“你去家里看看,把录音笔和她的手机都带来。”

    “是。”贺元方点头,立即离开去办。

    卫子戚回头透过病房的玻璃窗,看里面躺在病床.上的卫然,叹了口气,重新回到病房。

    他走到病床.边坐下,垂眼看向卫然依然苍白的脸。

    他的手指轻轻地碰触她的脸颊,苍白的脸色让她的脸看起来消瘦,好像营养不良。

    手指顺着她的颧骨向下,轻轻地落在她的嘴角上,又缓缓地抚上她的唇.瓣。

    她的唇.瓣干燥,还起了皮,不像以前那样红润,依然柔软,却显得脆弱。

    卫子戚转头,看向她的小腹。

    这么平坦的地方,曾经孕育了他们的孩子,而他不知道。

    他以为他不会在乎这些,他一向不喜欢小孩,无法对这些烦人聒噪的生物产生喜爱之情。

    可是当从医生那儿得知,他们刚刚失去了一个孩子,一个卫然为他孕育的孩子,他的心好像被抽空了一部分。

    卫子戚突然皱了下眉,另一只手迅速的按了下胸口,胸口刚才突然出现闷疼,现在怎么按也止不住。

    卫子戚手按住卫然的小腹,那里就像看上去那么平坦。

    他的五指轻轻地捏着,想着如果孩子生下来,会是什么样子。

    是男是女,性格像谁,长的又像谁?

    他从来没抱过孩子,更别说小婴儿。

    如果是自己的孩子,想着那么脆弱,连他前臂长都没有的小婴儿,被他抱在手里,会是什么感觉?

    胸口原本已经压下的疼痛突然又涌了上来,同时,他感觉到双眼一阵刺痛。

    卫子戚吸吸鼻子,拇指和中指压上自己的眼皮。

    他皱着眉,压了好一会儿,才松开手,睁开眼。

    里面的泪水已经被压了回去,只剩下泛着红色血丝的眼球。

    他不敢再看她的小腹,只能仰起头看着天花板,顺便把又要涌出的眼泪逼回去。

    当他再次低下头时,目光掠过卫然的颈子,而后,便落在了她的项链上。

    他倾身,将她颈子上的项链解下来,把项链的坠子握在手心。

    而后,他就一直等着,等到贺元方气喘吁吁的赶到。

    “戚少,都带来了。”贺元方说道。

    卫子戚只是瞥了眼贺元方手中的手机和录音笔,好像它们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东西,压根儿不在意。

    “你先在这里守着,卫然醒了,说不定会闹着要走,根本不顾自己的身体,你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离开。”卫子戚说道,撇撇唇,“不过她估计也没什么力气行动。”

    “另外,别告诉她流产的事情,我会亲自说。我要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卫子戚说道。

    “是。”贺元方点头。

    “对了,你有相熟的珠宝店吗?能够立即加工的那种。”卫子戚问。

    “有的。”贺元方立即抄下一串号码和地址,“就是这里,距离医院很近,我跟老板很熟,你只要跟老板说我的名字就好。”

    卫子戚接过纸条,“那个录音,你先听听,回来说说你的想法。”

    “好。”贺元方说道。

    卫子戚这才离开。

    约莫过了三个多小时,卫子戚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卫然依然没醒,卫子戚又从口袋里把项链拿出来。

    项链看着并没有什么不同,他将项链重新给卫然戴上,就像从来没有摘下来过。

    他指尖轻轻的从项链的坠子滑到她的肌肤上,温热的,可却没有一点儿安全感。

    卫子戚的手指颤的厉害,咬紧了牙。

    “怎么回事?怎么会出车祸的!”林秋叶焦急心忧的声音自门口响起。

    “先生,夫人。”贺元方立即叫道。

    卫子戚动作顿住,缓缓地回头,见林秋叶和卫明毫走了进来。

    “谁跟你们多的嘴?”卫子戚沉声问。

    “不需要谁多嘴,你忘了我还在‘武锋’工作呢。”卫明毫说道,“公司楼下发生那么大的事情,谁也瞒不住,早就传开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秋叶抓着卫子戚问。

    “我听人说,卫然在前面走,你在后面跟着,你们俩的样子都不太正常。”卫明毫皱眉说道。

    “怎么,你们俩又吵架了?”林秋叶立即问道。

    卫子戚紧咬着牙,不再看他们俩。

    “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林秋叶着急了。

    “有人告诉了她,十年前的事情了。”卫子戚说道。

    林秋叶的脸上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她看着卫子戚,身子晃晃荡荡的往后退了小半步,幸亏有卫明毫在旁边及时扶着。

    “什么十年前的事情,你是指她父母的死,和你把她带回来的事情?”林秋叶微微瑟缩了一下,看着卫子戚,十分希望卫子戚给她一个否定的答案。

    可惜,卫子戚还是点了头,“所以她来问我,刚听到这个消息,没办法处理现在这种情况,所以就失魂落魄的走了。”

    卫子戚皱着眉,不愿回想当时的情况,可是画面还是强硬的攻进了他的脑海。

    “当时,她恐怕根本没在思考,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根本不知道自己走入了车流频繁往来的马路,就连一辆车冲过来,她都不知道要躲开,只知道站在原地发愣,我把她拉回来了。”

    “那她怎么现在还这么虚弱?”林秋叶看着卫然,“她受了什么伤?”

    卫子戚的双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他握住卫然的手,才抬头看向卫明毫和林秋叶。

    “她流产了。”卫子戚说道,“她怀孕五周,我猜她自己也不知道。”

    林秋叶呜咽一声,一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另一手用力抓住卫明毫的胳膊。

    林秋叶呜咽一声,一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另一手用力抓住卫明毫的胳膊。

    她的孙子,原本,她快要抱孙子了,可是……

    “她知道……自己流产了吗?”林秋叶看向卫然。

    卫子戚摇头,“她一直没有醒,所以还不知道。”

    林秋叶看着卫然苍白的脸,虚弱的躺在病.床.上,仿佛毫无知觉的样子,不由说道:“可怜的孩子,是谁把这件事告诉她的!”

    卫子戚依然摇头,“现在只知道有人寄给她一支录音笔,把这件事情通过录音告诉了她。你们来的时候,元方也是刚刚把录音笔拿回来,我们正要调查。”

    “一定要找出来!”林秋叶愤怒的说,“要不是那段录音,卫然也不会……”

    卫子戚点点头,林秋叶松开卫明毫,便缓缓地走到床.边。

    卫子戚站起来,让开位置让林秋叶坐下,便对贺元方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出了病房。

    “怎么样?”卫子戚问道。

    “对方使用了变声器,不过用软件还原一下,还是能还原出来。”贺元方说道。

    “按照录音里的说法,对方一定就在现场,而且知道的那么清楚,我觉得很有可能就是赖雅欣本人,除非她又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另一个人。”

    “赖雅欣这个人,你查的怎么样了?”卫子戚又问。

    “我先是查了赖雅欣毕业的学校,但是学校的资料里,一些学生的就业并不那么完整。学校统计的学生就业情况,其中就没有赖雅欣的资料,而且她的毕业档案也是在她自己手里,这条线索就断了。”贺元方说道。

    “赖雅欣家里条件小康,进不了‘稷下学府’,我去查了她从小学到高中的学校。可是毕竟这么多年了,学校留的联系方式早就不能用了,别说电.话,就是搬家都搬了好几回。她的同学也是如此。”

    “我会去想办法把她同学找出来,看看能不能找到她的联系方式。”贺元方说道。

    “先去把这个声音还原了吧。”卫子戚说道。

    “是。”贺元方说,“速度快的话,今天晚上就会有结果。”

    卫子戚对这段录音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即使还原了本来的声音又怎么样。

    别说之前他都忘了赖雅欣的名字,连她的长相和声音都忘了,听了也辨别不出来。

    而且现在,他几乎能肯定跟赖雅欣有关。

    因为公司不能卫子戚和卫明毫一起缺席,所以卫明毫先回去公司了。

    林秋叶一直待到晚餐的时间,卫子戚说道:“妈,你先回去吧,她要是醒了,我会告诉你。”

    林秋叶摸摸卫然苍白的脸,叹口气说:“这件事,是我们卫家亏欠了她。我知道,我们对她再好,跟亲生父母的感觉,终究是不一样的。”

    “一切,都等她醒来再说。”卫子戚只是说道,“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林秋叶点点头,站起身由卫子戚护着,离开医院。

    ……

    ……

    卫子戚在病房里陪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贺元方带来了洗漱用品和换洗的衣服,以及早餐。

    卫子戚把自己打理好,胡乱的塞了点儿早餐。

    “你先回公司吧,看看那边有什么情况,另外调查我交代的事情。”卫子戚说道。

    正说着,听到身后有轻微的响动。

    卫子戚立即回头,就见卫然醒了,可是因为流产造成的不适,此时正皱着眉,轻轻地呻.吟。

    卫子戚立即冲到了病床.边,贺元方也跟着赶过来。

    “嗯……”卫然抬手按着头,好半晌才真的睁开眼,看到了卫子戚,也认清了环境,“这是……在医院?”

    卫子戚立即按响了床.头的铃,护士过来看看,便把医生叫了过来。

    医生给卫然做了个简单的检查,说道:“没什么问题,好好休养,之前我说了注意事项,有什么不懂得可以再问一下护士。”

    医生和护士走后,贺元方也离开了,把病房留给卫子戚和卫然两个人,交给他们自己解决。

    “怎么回事?”卫然虚弱的问,她感觉到了身.下的不适,好像来例假了一样。

    她没算过时间,这次好像迟了一点儿,所以今天突然来了?

    “你不记得了?”卫子戚问道,他倒宁愿她又失忆了,可也知道这种事情实在是不可能。

    “我记得今天我去找你,你告诉我……”卫然想到事情的真相,不由抖了一下,“然后……然后我离开‘武锋’,在马路上,一辆车开过来。”

    “我看着那辆车眼看着就要撞上我了,突然……好多画面不断地撞进我的脑子里,我……”卫然抬头看向卫子戚,那眼神让卫子戚不安。

    “我都记起来了,那天晚上,你开着车,我母亲砍了我父亲,你撞了她,我在尖叫,我……”

    “我当时完全呆住了,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耳朵只听得到刺耳的尖叫声,我想跑,可我动不了,躲不开那辆车。”

    “然后,你把我拉回来了,我撞倒在地上,后面就记不得了。”卫然皱着眉,她不适的动了动,想要坐起身。

    “你别动了。”卫子戚压着她的肩膀,把床头摇了起来。

    “我的身体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很不舒服。”她看向窗外,仍然是明亮的白昼,她猜她没有昏迷太久。

    “你有件事记错了,你不是今天来找我,是昨天,你昏迷了将近一天一夜。”卫子戚说道。

    “怎么会!”卫然惊呼道,“我……我不可能昏迷那么久。我只是撞到了地上,受了惊,又没有受伤!”

    卫子戚在考虑,有没有必要让她知道流产的事情。

    可是流产后的护理很重要,如果她不知道,疏忽了,也对身子不好。

    “你说你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卫子戚说道。

    卫然不语,只是看着他。

    卫子戚深吸一口气,低声说:“你流产了,医生说你怀孕五周。”

    卫然正个人像被点了穴一样的钉住,一动不动,就连脸上的表情也不动。

    她的嘴张着,忽而,一串串的泪水夺了出来。

    “流……流产……”卫然喃喃的念叨,“五周……”

    终于,她缓缓地低下头,手摸上自己的小腹。

    “我怀孕了。”她喃喃的说,至少,曾经怀过。

    她甚至还不曾体会到,还没有任何的征兆,没有机会看到自己的肚子变大,感觉孩子在里面踢她,孩子就没了。

    那是卫子戚的孩子,卫然咬着唇。

    即使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她跟卫子戚的关系,可是她仍想要他的孩子。

    “呜……”卫然忍不住,低声哭了出来,“我不知道……我竟然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呜呜呜……我……我想要他……我不想失去他的……我……”

    她哭的明显的隐忍,极力的克制着不想出声,可越是这样忍得厉害了,没能克制住而溢出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听着更加的痛苦。

    看她抱着自己哭的样子,卫子戚的心纠结在了一起。

    他的小腹紧紧地缩着,想到自己能把宁婉救下来,能让她保住孩子,确保不住他自己的,让他自己的妻子受了伤。

    卫子戚紧握着双拳,握的不停地颤抖。

    他的嗓子酸疼的厉害,看着卫然哭的像被风卷过的落叶那么颤。

    卫子戚慢慢的上前,坐在床.边面对着她。

    他想拥著她,却又怕碰触她。

    他没忘记昨天在办公室里,她对他的抗拒。

    “卫子戚,我是想要他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卫然痛苦的自责,“如果我早知道,如果我能早注意到……”

    卫子戚叹口气,终于将她拥进怀里,用力的抱住她。

    昨天,他不能碰她,今天终于能将她抱在怀里,他抱得格外的用力。

    也想借由这坚定的力道,给她支持和安全感。

    “我知道。”卫子戚轻声说,却很坚定,“你也是第一次,又那么年轻,哪里有那么多经验,你也没想到。而且,就连我也没有注意到。这不只是你的责任,也是我的。”

    卫然在他怀里哭着,贪恋着他怀里温暖坚定的感觉。

    可这感觉,让她觉得好像背叛了自己的父母。

    她现在都记起来了,自然记起了父母死时的惨状。

    她记得地上那一片浓郁的鲜血,在柏油马路上显得特别的黑,她记得当时自己无助、惊慌的感受。

    甚至,现在她也记起了母亲是爱她的。

    尽管父亲把家都败了,除了回家要钱,他从不出现。

    学校里的同学都瞧不起她,可是母亲是爱她的。

    她记得自己在雷雨夜害怕的时候,窝在母亲怀里的温暖感觉,她想念母亲的体香,想念她的笑容,想念母亲拿着皮尺给她测量尺寸,要给她做衣服的样子。

    记得母亲的手在她的发,她的身上温暖而轻柔的碰触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这十年间她一直失去了当时的记忆,现在猛然间记忆回来。

    所以她一点儿陌生的感觉都没有,记忆清晰地宛如昨日才发生过。

    即使母亲在最后一刻,被父亲逼得崩溃了,母亲发疯也是为了她好。

    她想,如果能让她选择,她会选择让母亲好好地活着,即使最后母亲进了监狱,或者进了精神病院,她依然希望母亲活着。

    即使生活会变得困苦不堪,她终其一生都触摸不到现在的生活,她也依然希望母亲能够活着。

    卫然越哭越厉害,她突然把卫子戚推开。

    “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卫然隔着满眼的泪,看着卫子戚,这是我母亲在惩罚我。

    “你撞死了她,而我却成为你的妻子,和你同床共枕,做尽了亲密的事情。所以,她在惩罚我的背叛。老天他……为了惩罚,拿走了我们的孩子,是不是?”

    卫子戚的身体突然紧绷起来,看着他身体紧绷的样子,好像肌肉内的筋骨随时都会绷断。

    卫然眼泪在眼中晃荡着,在眼眸上蒙上一层厚厚的水。

    她看着卫子戚,似乎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痛苦。

    卫子戚终于松开他紧抿的双唇,声音紧绷的说道:“要说报应,那也是我的,不是你的。”

    “不,我……”卫然不住的摇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