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掉落悬崖之后 > 第38章 故人

第38章 故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昔摇头笑道:“早知你吃不了辣,我就不点这菜了。”

    “……”林朝沉默,大概是不想说话。

    正吃着饭,忽然门外传来许多人喧哗之声,十多个清一色服饰的年轻人走进来,小二连忙过去相迎道:“冼家的少侠们这边请,菜都备齐了。”

    赵昔夹菜的手一顿:冼家?

    如今武林以四大世家为首,分别是洛阳韩家,泉门冼家,江南王家,蜀川唐家。

    泉门是自古人杰地灵之地,世家大族不胜凡几。冼家更是泉门首屈一指的大户,据传祖上曾是朝中大官,后来辞官改号,做了一名儒侠,云游四海,最后在泉门定居,自创了一套武功留与后人。

    赵昔和林朝拜访秦编修家时,他家长子和他们提起了天一阁的近况。天一阁阁主逝世后后继无人,现在负责监管天一阁的正是冼家人和郁孤山庄。两对人马各派弟子轮流到天一阁守卫,每半个月换一次班。

    赵昔着意听小二和那些人的谈话,提到“轮值”“当班”之语,想必今日正好碰上那半月一次的换班。

    那些弟子在窗边的位置坐定,小二殷勤地倒茶上菜,赵昔这边两人默不作声地吃完午饭,不起眼地离开了。

    回到陶家的宅子,赵昔和林朝讨论一番,决定暂时留在泉门,一来是等秦编修的音讯,二来赵昔对自己那位师叔起了不小的好奇心,他想寻个机会,进天一阁的内部看看沈醉禅的手记。

    于是两人安然留在陶宅,幼隼慢慢长大,赵昔通晓训隼之法,便找陶家的工匠做了一副臂甲,开始□□起它来。

    陶璋的减膘也渐渐有了成效,赵昔说到做到,收他为徒。因为人在师门外,不做多的繁文缛节,只让陶璋敬了茶,往地下磕了个头,便算是入门了。

    陶璋要学医术,赵昔便丢了几部医书让他去背,其外叫他认穴位,练习针灸的手法。

    陶璋初窥门径,又不是悟性非凡之人,自然笨手笨脚。赵昔可不会总耐着性子给他讲解,有时看他四处碰壁,丢下一句“勤能补拙”,出去院子里训鸟去了。

    陶璋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低下头灰心丧气道:“先生是不是觉得鸟都比我聪明啊。”

    “……”林朝瞥了他一眼。小胖子减下膘之后,五官轮廓明晰了不少,稍稍能入眼了。

    他虽然拜了赵解秋为师,却不知道自己入的是罗浮。罗浮山在岭南,避世多年,江湖中鲜有人知,但它的出山弟子,譬如赵昔的师父季慈心,师叔沈醉禅,哪怕一个是万人逢迎,一个是人见喊打,也都是闻名天下的人物。

    相比之下,依陶璋的资质,要不是赵昔失忆,又觉得自己时日不多,断不会这样玩笑似的收他入门。

    陶璋抱着一大堆书卷回住处去了,林朝来到院中,赵昔正托着下巴思量,听见他来便道:“林兄,你说,给这小东西起个什么名字好?”

    林朝看了一眼,幼隼已长出新羽,在赵昔手中不断挨蹭,似是极为依赖他。

    赵昔手指抚了抚它的脑袋,叹道:“我向来不会起名字,一身黑毛,就叫小黑吧。”

    “……”

    林朝默默无语,想起当初明珠起名的时候,赵解秋一口一个“小白”,简直如出一辙。

    眼见着赵昔对这名字很满意,打算定下来时,林朝拿过他的手——他舌头的伤还没好全——在他手心一笔一划写下两个字。

    “玄英?”

    赵昔在“小黑”和“玄英”之间权衡了片刻,不得不承认后者更好听些:“那就听你的吧。”

    隼是猛禽,更是灵物。这幼隼和赵昔朝夕相处,慢慢好像听得懂他的话似的,赵昔叫了它两声“玄英”,它便明白似的,拿喙轻轻啄他的手指。

    相比玄英的灵性,陶璋的表现总是不尽人意,药书背得七七八八,穴位也记不全。赵昔也不多做苛求,等到他把药典记了一小部分后,便教他看脉象拟药方,有时心情好了,还教他一两个独门的方子。

    陶家与泉门的众多世家俱都交好,陶璋纵然想专心学习医术,也不得不代替家族去应一些世家子弟的酒宴,却不想碰上他在京城的一个死对头。

    这对头姓李,纨绔子弟争风惹事是常事,不过这两人家世相当,李家还曾打算将长女许配给陶璋的兄长。要知道李小姐是嫡出,嫁给陶璋庶出的兄长,也算是低就了,谁知被陶璋兄长一口拒绝。李小姐倾心陶大公子已久,说媒遭拒,成了人家的笑柄,伤心不已。她弟弟见长姐受了委屈,这头就跟陶璋杠上了。

    陶璋烦得很,对请他来的世家弟子道:“早知你请了他,我就不来了。”

    后者好言劝他道:“你不理他不就得了,就当卖我个面子。”

    陶璋只得入座,那李公子走进来,因为陶璋瘦了许多,险些没认出来,等认清楚之后,便出言嘲讽,什么学陶大公子,东施效颦之类的话。

    陶璋气得恨不得当场跳起来跟他肉搏,反正这种事他也干过。但赵昔收徒时跟他约定,他入他门下后,须得修身养性,纨绔子弟那些骄横恶习一律不能再犯。若让他听见风声,师徒缘分便算是断了。

    陶璋只得忍了再三。少年人总是爱争那一口气,虽然忍了,但心里总是愤懑不平。拳头握了又握,忽然摸到怀里的纸包。

    这是赵昔教他的一个防身的方子,配好的药磨成粉末,洒在人身上,可使人痛痒难当。陶璋坏心一起,便装出一副笑脸,趁和李公子敬酒时,暗中洒了些药粉在他手腕上。

    李公子一口酒没喝完,果然滚在地上嗷嗷叫,陶璋暗笑不已,可眼看着李公子翻来滚去,唔里哇啦地乱叫,又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不禁思索起来。

    李公子的小厮吓得不行,连声叫道:“请温先生来!请温先生来!”

    陶璋回过神,虽不知这个温先生是谁,但万一露馅了总不好,于是偷偷带了小厮准备跑路。

    刚下了楼,沿着庭院的游廊往外走,忽然一只手从后袭来,轻轻松松提起陶璋的后背衣裳。陶璋的小厮张嘴要叫人,被那人随手拿了样东西打在脖颈上,立刻晕了过去。

    陶璋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他拎到了假山后面,扔在地上。

    四周僻静无人,陶璋瞪着眼前绣了云纹的袍角,哆哆嗦嗦道:“你,你干什么……”

    那人一脚踩在他肩膀上,用懒洋洋的语调道:“小胖子,李松茗身上的‘避尘’是谁给你的?”

    “避尘”是那药粉的名字。陶璋犹豫再三,那人脚上便加了两分力,陶璋顿时觉得肩胛骨疼得要碎了,忙道:“是……是我师父给我的!”

    “你师父?”那人轻笑一声,问道:“师父姓孙,还是姓赵?”

    陶璋不晓得他是何来历,不想牵扯到赵昔,便故意道:“你怎知我师父姓孙?”

    “孙讷的徒弟?”那人语气陡然一冷,“孙讷已经叛出罗浮,罗浮门人见者杀之!你既是他的徒弟……”他打量了陶璋几眼,“我便砍下你一只手,以儆效尤,如何?”说着佩剑出鞘,剑锋直指陶璋的小臂。

    陶璋吓得魂飞魄散,连连道:“我不是!我姓赵,我师父姓赵……”

    “名字呢?”

    陶璋吞咽了一下:“先生单名一个昔字。”

    “赵昔?……”那人轻笑两声,放开陶璋命他起来,“他现今人在何处?”

    陶璋勉强爬起来,看了一眼那人的模样,剑眉星目,长身玉立,却是个一等一英俊潇洒的美男子。

    陶璋壮着胆子回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笑道:“你带我去见你师父,自然就明白了。”

    陶璋懊悔得不行,且不说赵昔会不会因此将他逐出门外,他若真将此人带回家里,万一他是先生的仇敌呢?那他岂不是引祸上身?

    那人眯起眼睛道:“小胖子,可不要耍那些小聪明。”

    陶璋没奈何,只得老实在他前面出了酒馆,一路上想绕路逃脱,走了一大圈,以为把人甩脱了,一抬头,对方就站在自己五丈开外。

    那人很不耐烦道:“看来非得切下你一只手来,才算教你个乖。”

    陶璋看着寒光闪闪的长剑,抱头欲哭无泪道:“不敢了!不敢了!”

    陶宅,林朝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打坐冥思,忽而眉头一蹙,睁开眼,抓起身旁的佩剑,闪身来到赵昔的房间外。

    房间主人本该早已入睡,此时却点起了灯,两道人影投射在纸窗上,细碎的话语声传来。

    “你怎么……这幅样子……”

    “我……”

    林朝一把推开门,却见赵昔一身中衣坐在桌旁,手腕搭在桌面上,被另一个人紧紧握住。

    赵昔听见他进来,起身道:“林兄。”

    另一个人亦起身道:“这位是?”

    赵昔道:“这是我在戏苍山认识的一位朋友,曾多番助我脱险。林兄,这是我温师兄,温石桥。”

    林朝目光清冷:“你记得他?”

    赵昔叹道:“见面之前不记得,见面之后,许多从前的事都想起来了。”

    温石桥眯了眯眼道:“是我怠懒,一年没有联系你,你竟出了这样大的事。”他打量着林朝,“我师弟一路多承阁下照拂,敢问阁下何门何派?”

    他目光扫过林朝脸上的薄铁面具,方才林朝推门之前,他竟丝毫未曾察觉,此人武功如此不寻常,怎么会和赵昔同路相伴?

    “‘灵犀剑客’温石桥。”林朝不答话,淡淡道,“久仰大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掉落悬崖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ecdote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ecdotes并收藏掉落悬崖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