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掉落悬崖之后 > 第49章 客栈

第49章 客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昔借来她房中笔墨,写成一张方子道:“小姐心中既已有了分解,在下也就不多说了。”

    他将方子交给管家娘子,便告辞离了小院。回去花厅和温石桥阿云会合。

    管家便要留他们住一晚,赵昔谢绝了。正要走时,只见下人进来,在管家耳旁说了什么,那管家便向赵昔道:“我家小姐听说大夫和我们同路,想请大夫好歹留宿一夜,明日一块儿启程往京城去。”

    赵昔一想,横竖他和师哥带着阿云,不能连夜赶路,阿云又是个小姑娘,他一个大男人不知如何照顾,不如和这齐大小姐同路,这些年轻女子总是会照顾孩子。便和温石桥商量商量,答应了。

    于是在齐府歇了一夜,第二日果然打点动身,那齐大小姐和身边的丫鬟仆妇见到阿云脸上的伤,都十分怜惜她,让她起居都在自己的马车,又替她梳头发,请她吃上好的点心。侍女在车上赶路闲暇,还商量着给这小丫头做身新衣。

    阿云和这些年轻的姐姐们待了几日,渐渐脸上多了笑,梳了漂亮的发髻,穿了新裙子,仿佛又回到从前那个吵着要嫁给“昔昔”的小丫头了。

    如此大半个月后,抵达了京城,两路人才辞别。阿云虽然不舍,却乖巧地没说出来。

    赵昔和温石桥带着她,回到那家酒肆。

    武林大会在即,京城到处是或劲装打扮,或衣着奇异的武林人。街上官府巡逻的人也多了。连师门三人所住的酒肆里都里都坐着几个江湖人。

    据说朝廷在举办武林大会之地外派了府兵严密把守,以免伤及平民。韩、冼、王、唐四家以及各大有名的宗派,都被安排在武林大会辖地之内居住。武林大会还广发观战帖,但凡收到请帖且有意观战的人,都可以凭请帖入观战台观看。

    温石桥将那手札交给季慈心,又将这些天的经历一一道来,老人看着那扉页上的印纹道:“这是沈醉禅的印。他被逐出师门后便难觅踪迹,没想到竟躲去了深山里。”

    温石桥看着那手札道:“此物所在之处已经荒置许久,解秋说他当初找到那间屋子时,里头便已空无一人。”

    季慈心沉吟片刻,摇了摇头道:“此人生死早已与罗浮无关。还是解你师弟的毒要紧。”

    温石桥道:“如今京城人多是非多。依徒儿看不如带解秋回罗浮去,也好叫他别再为外物劳心劳神。”

    季慈心道:“武林大会给为师发了拜帖,邀我做那会上的堂审。我已答应了。”

    温石桥皱眉道:“师父向来不爱这名利场上的事。怎么……”

    季慈心看着他道:“此次武林大会的头筹是王家的碧蕊白莲。那东西能温养经脉。对你师弟的症再好不过。”

    温石桥挑眉道:“师父的意思是我来出战?”

    季慈心笑道:“我记得你十几岁时,也对武林大会很是上心,只是为了照顾你师弟,总没去成。”

    温石桥低头笑道:“那时候年轻无知,总想着扬名立万,如今游荡了十多年了,早已厌倦了。只是为了某人,再去一回也无妨。”

    师徒俩正商量参战武林大会之事。“某人”却走在京师北街上,找那一间名叫“同和”的客栈。

    赵昔摸了摸怀里的玉环,他和林朝在泉门拿到的那一本《易经》,他已在临别前将解密之法告诉了林朝,约定好由林朝到京城后找工匠处理,也不知进展如何。

    走过小半条街,果然找到那间客栈,赵昔进门,小二上来道:“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赵昔道:“寻一个人。”说着拿出那枚锦囊,“赠我这锦囊的人。”

    小二打量着赵昔,笑道:“原来是小赵先生,里边请。”

    赵昔便随他走到内院一间厢房内,小二替他上了茶水,从房中一处取出一个木匣道:“昨日公子才命人将这木匣送来,先生来得正好。”

    说着将木匣在他面前打开,一本小小的册子,墨迹都是新的。

    赵昔翻开看了两眼,便合上道:“替我多谢你家公子。”

    小二忙弯腰道:“公子还留了话。先生在京城若有什么不便之处,只管到这家客栈来,不必拘泥。”

    赵昔微笑道:“你家公子的好意赵某心领了。”

    从客栈回到酒肆,赵昔立刻去面见季慈心道:“师父,我之前和一位朋友从孤鸿子好友家中找到他留下的一份抄本,在里面发现了这个。”说着递上那本小册子。

    季慈心接过来一翻阅,便诧异道:“这是那手札的后文?”

    赵昔点头道:“弟子猜测,沈醉禅很早以前便在着手改进前辈的武功,而孤鸿老人痴迷武学,与沈醉禅惺惺相惜,所以留有沈醉禅的一部分手迹,后来沈醉禅为武林人所不齿,又是朝廷要犯,凡是他的笔迹都要收归天一阁焚毁,孤鸿老人才将这剩下一点录进了抄本里。”

    季慈心叹道:“而这些竟全被你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

    赵昔笑道:“弟子这半年多的际遇,倒可以写进话本里了。”

    季慈心道:“你还有心思说笑,我本以为你们都大了,我可少操些心了,谁知一不留神,我险些少了一个弟子。”

    赵昔心中涌起歉疚,低头道:“是弟子不懂事,求师父责罚。”

    季慈心怎舍得责罚他:“伯言已被我逐出师门,你若还不珍重自身,难道就只留你师兄一个在我膝下吗?”

    赵昔心下愧疚,听师父提起孙讷,却又不由道:“说起师弟,他好像也在找沈醉禅的手札。”

    季慈心道:“你师兄已都和我说了。”老人沉声道,“我罗浮连着两代都出了心术不正的弟子。孙讷虽已被逐出师门,但事情只要由他而起,我必不会袖手旁观。若他敢打着罗浮的名号招摇撞骗,乃至于伤人害命,那为师也不得不摒弃当年的旧情了!”

    赵昔心里一沉,虽还有许多细小的线索未曾道出,此时却不知如何分说,季慈心见他赶路归来未曾休息,已有疲态,便命他回房歇着。

    又过一日,季慈心既受邀做了会上堂审,武林大会便在辖地内替他准备了一方小院。师徒三人并阿云住了进去。他老人家已云隐多年,难得露面,离武林大会首秀还有两天,派人上门拜访的宗派早已不计其数。其中有四大家、五岳剑派、峨眉、昆仑等。武林盟也遣人来问候。

    季慈心因和老盟主宋虔交好,武林盟的人是要见一见的。那几人进了门便递上礼物,并行礼道:“武林盟风字堂主宋舟遣我等前来问季老先生好。”

    季慈心悠悠道:“堂主?你们少盟主呢?”

    那几人面面相觑道:“如今少盟主已将盟中诸事交由宋堂主打理……”

    季慈心道:“你们老盟主将位子传给宋绎,他倒是会阳奉阴违。”

    放眼当今武林,也只有季慈心这样的老前辈敢当着众人的面随口评价宋绎之事了。当年宋绎年仅二十一,就一人独斩横行中原的“双魔星”,镇压四大世家。后来提起宋绎此人,除了“少年英才”,还有“冷血无情”“铁腕手段”“恶枭闻风丧胆”云云。以至于大半年前老盟主宣布由宋绎继任盟主之位,各门派世家无一个敢有异议。

    季慈心道:“此次武林大会,你们少盟主来是不来?”

    为首之人忙道:“武林大会非比寻常,少盟主必定到场。”

    季慈心道:“那正好,我正有要紧事要问他。”

    那人小心翼翼道:“莫不是为了小赵先生一事?”

    季慈心冷笑道:“你们原来清楚得很。”

    那人忙低头道:“小赵先生当初无故离盟。属下等也是十分不解。”

    赵昔在商洛山坠崖之事,当时只有宋绎宋舟等人的贴身侍卫知道,余者只知赵昔无故离盟,不知下落。

    季慈心本意也不是为难他们,便挥手让他们退下:“替我向你们老盟主道声安。”那几人忙抱拳退下了。

    温石桥从后屋走出来。季慈心问道:“你师弟呢?”

    温石桥道:“今日是首秀,我撵他去看热闹了。”

    季慈心叹道:“你不肯让他见武林盟的人,可总会见的。”

    温石桥冷笑道:“眼不见心不烦,若真见面了,我也想看看那个宋绎是不是真的心无杂念。”

    今日是首秀,却是一些小门派之间的打斗,各大宗派的精英弟子都未曾出战,因此斗台旁都是来凑热闹的人。

    东斗台的观战席上,两个年轻的峨眉弟子,男的潇洒风流,女的英气秀丽,简直比台上的打斗还要惹眼。

    这两人正是峨眉大弟子何循和七师妹郑秀。郑秀陷于苦恋无果之中,整日郁郁,何循便带她出来散心,只可惜没什么用。

    一场打斗分出胜负,郑秀心思全不在此,起身就走,何循忙追了上去:“好师妹,怎么看了一场就走呢?回去见了师父她老人家,又要说我不肯陪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掉落悬崖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ecdote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ecdotes并收藏掉落悬崖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