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掉落悬崖之后 > 第2章 入府

第2章 入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数月后。

    这是淞县北边,商洛山中的一个小村落。

    村中只有不到一百人,此时正是青壮年出村打猎的时间,老人们聚在大树下闲话,女人们一边洗衣做饭,一边训斥爬树摇果子吃的捣蛋鬼。

    赵昔拿起尚带着新鲜泥土的药草,放在鼻端嗅了嗅,慢慢地把它放在几个小竹篓之一里。

    屋外面小孩嘻嘻哈哈地玩闹,一个扎双马尾辫的小女孩跑进来,拉住他的衣袖叫道:“昔昔,昔昔!”

    赵昔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在她头顶摸了摸道:“怎么了?”

    女孩子抱住他的腰说:“狗蛋说你去给大官人治病不回来了,你别去好不好?”

    赵昔低头和她仰着的眼睛对视:“不会,我怎么会不回来呢,我还要看你出嫁的。”

    女孩皱起浓浓的,形状很好看的眉毛道:“我不要你看我出嫁,我不要你出去,你娶我好不好,你做我家里的童养媳。”

    赵昔笑了,指节曲起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谁是谁的童养媳?”

    女孩和他厮缠了一会儿,见他果真没有改变主意的意向,撅着嘴巴喊了一句:“我再也不理你了!”迈着短腿从屋里跑了出去。

    赵昔看着她跑出去,稍稍移动了一下,站久了的关节传来些许疼痛,只是整理了一会儿药草,四肢就传来疲倦无力的感觉。

    他把药篓盖上,下意识去摩挲腰间的什么东西,可是那里空无一物,他指头划过粗糙的布料,收拢了手指,心里想,究竟是什么呢?

    次日清晨,马家老大牵来一匹大青骡,给大病初愈的赵昔骑,自己牵着缰绳,走在群山之中。

    这座村子几乎与世隔绝,村里人都善于在山间野地跋涉,有时一天走上四五个时辰,只要稍作休息,又可以抖擞精神。

    马家老三和幺女阿云就是在半年前的一天清晨,在离村五里之外的山崖下发现赵昔的。

    当时他重伤昏迷,藏匿于隐蔽的山石之中。阿云年纪小,爱在这些山洞里钻来钻去,蓦地发现平时解渴用的小眼泉水里染了血色,绕过石头一看,吓得不轻。

    阿云喊来了两个哥哥,兄妹几个把奄奄一息的伤者抬回了村里,这可让马老大父子犯了愁,请来赤脚大夫一看,直说这人混身上下骨头连着筋都断了,还怎么治?放在那等死吧。

    还是马老大脑子转得快,搜了搜伤者身上,搜出来一个小瓶,也不管是什么,一骨碌全给人喂了下去,放在草屋里躺了两天,居然醒来了。

    问他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做什么行当的,皆答:忘了。马家人将从他身上搜罗来的一堆东西还给他,他见那小瓶底部刻了一个“赵”,就以赵为姓,因为昔时事尽数忘了,便以“昔”为名。

    赵昔。

    阿云自以为她捡回来就是她的,成天缠着赵昔,不肯喊哥哥,“昔昔”“小昔”“阿昔”地乱叫,马家老大斥她,她就哭,倒是赵昔摸着她的脑袋道:“小云姑娘说的,也有道理。”

    阿云头一回被人尊称“姑娘”,居然不好意思起来,也不出去和邻家小子模泥巴,乖乖地穿上布裙,红绳扎两个小辫子,整天绕着赵昔打转。这天拣了个清早爬起来,她母亲笑道:“难得你个小懒虫肯早早起来。”

    阿云穿好布裙子跑出去道:“昔昔呢?”

    母亲道:“赵大夫一早和你哥哥出山去了,还等这会子呢。”

    阿云撇撇嘴,扭头往屋里走,她母亲道:“你往哪去?”过去扳过她身子一看,圆滚滚的脸蛋上两行泪珠,哭笑不得道:“小讨债鬼,大夫出山给人看病而已,又不是不回来。”

    阿云抽抽噎噎道:“他不会回来了,他不会回来了。”

    “你怎知他不回来?”她母亲叹了口气,蹲下身来,拿衣袖给她擦眼泪,“赵大夫和我们不一样,你说得也没错。”

    且不说阿云这边如何伤心,却说赵昔和马家老大穿过崎岖的山路,走上了最近的一条官道,赶在午时之前到了淞县城。

    齐大官人是当地有名乡绅,齐家更是镇上大户,马家老大牵着青骡问了两个行人,走到齐府所在的一条街上。赵昔在大门外树荫里站定,马老大系好骡子,上去握着铜兽门环拍了两下。

    好一会儿,门才推开一条缝,懒洋洋的门房眯着眼睛,在正午的大太阳下打量来人的草帽和粗布短衣,不耐烦道:“谁呀?”

    马老大道:“我们找你们齐大官人。”

    门房笑道:“你当这里是你家种的地么?我们官人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马老大照着赵昔先前的嘱咐道:“那边那位是赵大夫,是来替你家大小姐看病的。”

    门房这才把视线转向树下的赵昔,见他也是一身粗布衣裳,满身风尘,当即不屑道:“你当我家官人和你这乡下人一般见识?这人自己都是一副痨病鬼模样,还救别人。我家大小姐的病,那是连并州宁大夫都治不好的顽疾,你们这些乡野郎中,要骗钱财,往别处去。”说着就要关门。

    马老人一把扳住门怒道:“你这门子,有人到你通传就是了,少门缝里看人——”

    门房道:“看扁谁了?我看扁谁也不会看扁你!穷鬼!”

    赵昔听到这一句,便明白他要的是什么了,像齐府这等大户人家,门房向来是十分赚利的差事,因为外人拜访府中主人,总要经过门房通传,送的礼物也要经过门房的手,所以来拜访的总不免多拿些钱物,才使唤得动这些人。

    赵昔走过去拍了拍马老大的肩,将一点碎银递到门房手里:“这点子钱当是请小哥的茶水钱,还请通传。”

    门房拿在手里掂了掂,这才转怒为笑道:“嗳,这就对了。您二位等着。”转身悠悠地去了。

    马老人见他走远,不忿道:“这齐家从上到下,没一个正人。赵大夫,难怪你要先去当铺换银子。”

    赵昔微微笑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正是这个道理。”

    二人站在门前又等了许久,那门房才回来道:“我们老爷正在见客,你们二人随我到偏厅等候,等老爷见完客,再见你们。”

    赵昔点点头道:“劳小哥带路。”

    门房哼笑一声道:“不是我带你们去,我还得守门子呢。七宝。”他朝身后喊了一声,“你带这两位去偏厅坐着,给他们上两碗茶,等着老爷过来。”

    他身后闪出一个人影来,却是一个年纪轻轻的,看着十分机灵的少年,戴着小帽,扶了扶帽沿道:“哎,三财哥,交给我吧。”

    声音清朗。赵昔眉心几不可察地一动,向对方看去,那少年也正觑着他,视线相对,便不好意思地笑笑,带出几分少年人的腼腆来。

    那被唤作七宝的少年转向门内右边道:“二位这边走。”

    赵昔和马老大被他带到偏厅里,七宝又道:“老爷还在会客,不时便来,二位稍等。”说完转身向屋后,几个老婆子烧水沏茶,七宝拿一个托盘端了两盏,走上厅来,“天儿热,两位喝杯茶解解燥。”

    马老大本来被那门房的态度闹得十分不忿,此时见这少年小厮待人周全,进退得体,火气倒是消了一些,又见赵昔,他正垂眸望着地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七宝端了一盏茶与马老大,又端了一盏茶给赵昔,他头也不抬地接过,忽然手指一抽,茶盏未拿稳,眼看着就要摔到地上。

    只见这小厮手腕一翻,旁人眼前一花,那茶碗已好好地落在他手中,半点茶水都不曾漏出。

    赵昔惊叹道:“好功夫。”

    七宝僵了僵,将茶递给赵昔,才收回手道:“小的端茶倒水惯了,算不得什么功夫。”

    赵昔半带笑意地低头喝茶,心里却想,才只是第一天离山,就遇到江湖中人了吗?

    七宝自知刚才一时不察,落了下风,抿了抿唇,退到一边,暗暗打量一身风尘疲敝的赵昔。

    马老大看看赵昔,担忧道:“赵大夫,赶了三四个时辰的路,你这身体还受得住么?”

    赵昔笑道:“无妨。喝了这里的茶,觉得好些。”

    马老大还未说话,小厮先道:“先生身体不好?我叫婆子再沏碗茶来。”

    赵昔有些讶异,抬眼去看那少年,一开口就叫他先生,虽有试探之心,却无敌视之意,应该不是仇人。

    不是仇人的话,总算好办很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掉落悬崖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ecdote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ecdotes并收藏掉落悬崖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