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掉落悬崖之后 > 第19章 真心

第19章 真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女子慢慢起身,韩佑一把钳住她的脖颈:“你脖子上的掐伤是怎么回事?”

    女子“啊啊”两声,指指他另一只手上的银针。

    韩佑道:“赵解秋掐的?可我记得,他惯用银针和剑术,怎么会动手掐人?”

    女子手垂了下去,哀哀地望着他。

    韩佑看她脖上的淤青,两个指印深深凹下去,再进两分便可毙命,只有手上功夫很深的人才能做到这点。

    他回头看堂兄的尸体,目光移到他右手手势上,拇指和食指弯曲,正是擒住对方喉管的动作。

    他陡然醒悟,不由大怒,手上用力道:“你帮着外人杀了你堂叔?”

    女子奋力摇头,韩佑道:“那也是你帮着他逃跑的?你帮他逃去了哪里?难道……”

    他又看向那排书架,甩开女子,大步上前查看,果然有打开的痕迹,登时又惊又怒,女子又朝他跪下,他想也不想便挥出一掌:“你好大的胆子!”

    这一掌若是打实了,女子的性命便没了。幸而这时赵昔已赶到院内,见到屋中这一幕,长鞭飞出缠住女子的腰一带,助她躲过一劫。

    赵昔没有想到韩佑身为正统世家的掌门,居然如此不顾人命。况且韩家武功要求练功之人心境平和,步步皆有余地,怎会变得如此毒辣?

    韩佑一见到他,眼中精芒毕露,嘿嘿冷笑道:“正要找你,你倒送上门来了。”

    说话间已急不可耐,欺身上前拍出一掌,掌力挟裹劲风,赵昔使长鞭相抵,他竟然一把抓住鞭尾,贯注内力迫使对方脱手。

    赵昔眉头一蹙,长鞭在两股内力作用之下断成数截。

    韩佑再往前打出三招,俱是韩家正统掌法,他已练至炉火纯青的地步,威力不可小觑。赵昔避其锋芒,连连闪躲。他的金针术需在敌人数尺开外才有优势,剑法手头又没有趁手兵器,一时之间只能与这人僵持。

    而韩佑掌法虽然扎实,然而稳重之余缺少机变,尽管明白只要近身赵昔便难以反击,但三招连连落空,更使他浮躁起来,不知不觉只盯着对方而动,反而隐隐落了下风。

    赵昔便瞅准他招数的空隙,耍了个破绽,韩佑正急不可耐,立刻抢了过来,赵昔趁机绕到他身后,也不还击,而是退到了庭院中。

    屋内狭小容易被压制,到了较空阔处,赵昔游走起来便更为灵活。

    韩佑追至院中,待要重新拉近两人距离,忽见赵昔掷出一物,正冲自己门面而来,以为是他的银针。他听堂兄说起赵解秋当年凭借金针术中一招“梅花三弄”,顷刻间杀死数位武林高手,对这武功颇为忌惮,立刻回身护住要害。

    谁知那物打在他身后门栏上,哪里是什么银针,不过石子罢了,不禁又羞又恼。恰巧此刻又传来赵昔淡淡的讽刺道:“原来代掌门如此惧怕我的银针功夫,早知如此,我便早施展出来了。”

    这代掌门的称呼亦是韩佑的心病,他心头气血翻涌,吼道:“丧家犬而已,韩家岂容你放肆!”

    说着向赵昔扑来。赵昔见他双目赤红,发须尽竖,顿时明白是何处蹊跷。于是向后跃开十尺,运起内力,在韩佑纵身迫近之时,甩手将唯一一枚银针打入他丹田大穴。

    针打入的同时他也中了一掌,但掌力已因银针的效用减弱五成,他又运起内力抵挡,勉强还能站立。

    而韩佑则在中针后跪倒在地上,抑制不住大吼,似是极为痛苦。

    赵昔喉咙口已溢起腥甜,被他强压下去,道:“韩掌门,你要生死种,怕不是为了你夫人吧?”

    韩佑兀自痛叫出声,他脸上,手掌脖颈处□□的皮肤漫出细小的血珠,十分可怖,分明是走火入魔的症状。

    赵昔咳嗽两声,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道:“生死种药性霸道,若单纯为了续命,毁了根基,得不偿失。我原以为你不清楚它的功效,现在看来,你是借救你夫人之名,治你自己的走火入魔!“

    韩佑已成了血人。他放下双手,脸上经脉凸出,居然哈哈笑道:“好大夫,好神医!那你可知道,我是为何走火入魔?”

    赵昔道:“韩家武功,沉稳持重,虽进益缓慢,却有抚平心智,修身健体之效。你若单练本家武功,怎会变得焦躁易怒,连你的招式,都比寻常要狠辣十倍?”

    韩佑嗬嗬低笑,他的血肉经络以极快的速度损毁着,整个人趴倒在地上,唯有神智还清醒着。

    赵昔接着道:“韩家武学讲究大器晚成,你却心急求成,所以另练了一门功夫。以你本门武功为主它为辅,刚开始能够进益神速。可是它们毕竟属性相克,而你贪恋它的好处不肯停练,走火入魔是迟早的事。生死种正是专为你这种人制的。”

    赵昔平摊开手掌,那里有一枚蜡丸:“你若服下,三五日间便可无事。”

    韩佑眼睛一瞬不瞬盯着那药丸。

    赵昔又道:“不过你可能不知道,这东西还有个别名,叫作‘化功散’。”

    韩佑瞳孔一缩,赵昔道:“吃下去后,你一身功力散尽,从此便像个普通人了。”

    韩佑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他知道赵昔说的七成是真,即便是假的,他也担不起这个风险。韩家的掌门,怎么能是个普通人?三四十年的武功,一朝散去,又有几人能承受这样的落差?若当真功力化尽,即便苟活下来,也是生不如死。

    他自知大限已到,既然无药可救,便看着赵昔,哑声笑道:“赵神医,站在那看着别人生死不能的感觉如何?你自以为看透一切……你可知有人自始至终都在骗你?”

    他居然得意起来:“韩音那小孽种,你待他可真不错呀,不顾自己安危救他出去……你可知道,他早跟我商量好,帮我拿到生死种,我放他母亲出狱。三个月前我们就商量好了。”

    赵昔本不欲理会,但是眼前兀的闪过韩音方才见到他的神情,没有获救的欣喜,反而十分紧张,便道:“我凭什么信你?”

    韩佑支持不住,倒在地上,道:“凭什么?就凭我没有当场将他打死,而是留了他一条命。就凭你们轻轻松松就进了韩府的大门。对了,韩音是不是还知道我府中通往后门的密道的入口?那也是我告诉他的,我留下他,就算你逃出韩府,有他在你身边,生死种迟早是我囊中之物。不过既然这东西救不了我,我告诉你也无妨。”

    “淞县城中你们‘偶遇’,你以为你们是萍水相逢,其实不过是我派他守株待兔,而你恰好送上门来而已。半年前你在淞县附近的商洛山坠崖,尽管武林盟有意遮掩,但怎么拦得住真正消息灵通的人呢?”

    赵昔道:“光凭这些也不足以说明。”

    “还不足以说明?”韩佑嗬嗬笑道,“待我想想,你在淞县被武林盟的人追捕,是因为韩音落下一张你写的药方子泄露了踪迹,他亲口对我说,这张药方是他故意落下的,为的是尽快将你逼到洛阳来,你信不信?”

    韩佑视线都被血水模糊,但他还是盯着赵昔,一字一句道:“还有昨晚,那小子到你房中,是不是再三问你生死种的下落?谁知你就是不肯坦白,你若老老实实把生死种拿出来,哪还有今天一番周折,你也不会知道真相了。”

    他见赵昔面无表情,明白他是把自己的话听进耳朵里了,发出刺耳破碎的笑声道:“可怜哪!赵解秋,比起我,你再三地被身边人背叛,你才最可怜哪!哈哈哈哈……”

    赵昔看着他道:“再三?”

    韩佑却已说不出话来,身子痉挛几下,两眼发直。忽听一声哭喊:“爹!”先前藏入房屋内的姑娘跑出来,跪在韩佑身边,泪流不止。

    韩佑两个眼睛转了转,盯了她一会儿,渐渐没了气息。

    赵昔走到她身边,蹲下身将韩佑一双眼合上,随后道:“此地不宜久留,你要不要跟我走?”

    姑娘拭了拭眼泪,转过头看了看他,忽而道:“你的手……”

    赵昔的左手紧握着那枚珠簪,因为太用力,尖端划破皮肉,血顺着指间淌出。他松开手,用袖口将簪身擦拭干净,收回怀中,对那姑娘道:“韩佑死在这里,你若被他们查出帮过我,肯定不会好过。不如先跟我出去,我替你寻一处容身之所。”

    姑娘沉默不语,拿出手帕,将韩佑满是血珠的脸擦干净,又看了一会儿,起身道:“公子若不嫌我拖累,就请带我走吧。”

    赵昔道:“好。”说着带她运起轻功,依照来时的路来到花园中,然后打开密道。

    韩府众人只知在地面搜索,对这些暗道一无所知,二人顺利逃出。

    两人躲进小巷中,赵昔撕下袖口将受伤的手包扎好,姑娘问他道:“你要去哪?”

    赵昔道:“去城东门口。”

    姑娘道:“你是要去找……冰姨的儿子吗?”

    赵昔猜她说的冰姨便是韩冰,便道:“他叫韩音。”

    姑娘颔首道:“是的。我见过他,三个月前,他来过一趟韩府。”

    赵昔转头看她,姑娘道:“我爹虽然犯了错,但人之将死,他说的未必都是骗你的。”

    赵昔笑了笑,手掌的伤还在作痛,他说:“是啊……所以,更得去要一个解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掉落悬崖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ecdote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ecdotes并收藏掉落悬崖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