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天才猛女 > 059 除掉隐患!

059 除掉隐患!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邱医生马上就来,我们进去等吧!”

    丁院长没想到邱天宇那么难打交道一个人。他的女人孩子到是很好接触。(这才一会儿,他就已经望了刚才被所有人当成变态的经历了。男人,果然都是善忘的动物。)

    “您先请吧!我们在等我母亲,一会儿再进。”

    天晴根本就没想到丁院长说的邱医生是谁。更不明白他为什么说得好像他们是一起吃饭似的。大家在门口遇到,就算是认识也是打个招呼了事吧!不过,当着这么多人她也不好问,只好如实说出她在这里的原因。让他自便。

    “这样啊!那我陪你们一起等一会儿吧!”丁院长觉得自己是主人,邱医生难得带家人来扑宴。他必需得招待好了。

    天晴则差点没被丁院长的话给呛到。这时,她若还不知道这中间有误会,那就是傻瓜了。她立刻回头去看天笙。想问这孩子这丁院长是怎么回事。却见天笙双眼直直的看向了外面。

    她顺着天晴的视线看过去,脸色刷地就变了。心中暗骂:“该死!真是冤家路窄!”

    天晴只是暗骂。对方的明骂却已经冲她过来了。

    “天晴,你们这一家三口,是来庆祝被人炒鱿鱼吗?”

    妖精女人用让人起鸡皮的声音,尖声尖气的大声挤兑道:“就不知道今天大厨有没有准备这道菜?有的话,我请你们吃!”

    嘎?丁院长被这女人的话惊得愕然瞠目。不是吧!这哪来的女人?怎么能这样张嘴乱放?自己跟这母女俩可没啥关系。这要是让邱医生误会了,那还了得?而且,什么妙鱿鱼?邱医生的女人难道还愁找不到工作?

    “天笙,咱们走。”天晴不想见到这些人,更不屑于理这种没脸没皮的女人。她觉得跟这种女人说话都是辱没了自己。于是,拉着天笙转身就走。不过,天笙的脚下像生了根似的,一动也不动。同时,她还将母亲留了下来。

    “你被公司开除了?”天笙旁若无人的抬头望着妈妈问。这时她的眼睛里只有妈妈。似乎那个嚣张的女妖精根本就不存在。

    “嗯!”面对女儿的问话,天晴只能苦涩的点头。

    “开得好,我还在想要怎么说服你们跟我一起走呢!”天笙微笑的道,接着,转身指着那两个已经走到他们面前的女人问:“这两个女人是谁?”

    天晴还没从女儿那句“开得好”中回过神来。又听到她的问题,本能的道:“刚才说话那个是以前公司的同事朱小姐。旁边那个是你大表婶。”

    那大表婶听到天晴的话后,脸色有些讪讪,微微将脸撇开了。不敢与她们母女正视。看来她还有点羞耻之心。

    朱丽见自己精心准备的撩拨话题,被这对母女给完全无视了,心中更是愤恨。眼底闪过一抹阴毒,双目看向了天晴身边的小女孩。

    “你就是天笙吧!听说你被人拐卖去当小偷了。现在你妈妈下岗了,你外婆又病得快死了。你们家竟然还能到这种高档地方来消费,想来一定是你那第三只手的功劳吧!”

    “啪!”天晴抬手一把掌甩了过去,“啪!”反手又是一巴掌打回来。呜,手好痛啊!第一次打人巴掌的天晴没觉得爽快,就觉得手痛了。她本能的甩了下手。

    “叫你嘴贱!打得好!再来一个!”小天笙适时在一边配音。母女俩配合得天依无缝,相当默契。

    轰!现场顿时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这两个女人说话间就打起来了。爱看热闹的人,立刻围了过来。

    而那两个站在远处看的男人也是一愣。不过,很快那个姓王的男人,眼睛里就星光灿烂,望着天晴的目光更是灼热了。

    他喜欢天晴,想让她难堪。可是,他同时也不希望她被别的女人欺负了。所以,看到天晴打了他派出去的女人。他非但不怒,反而很激动。更加坚信只有像天晴这样的女人,才配给他当老婆。

    嘴贱的女人则是完全被打懵了。如果她这时候回头去看看那个男人的表情,她估计连想死的心都能有。可惜,一向仗着嘴贱而无往不利的她,这次完全被打傻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嘴笨的天晴,竟是一句话都不跟她吵,直接就抬手打人。这让她连躲都没法躲。她本能的抬手摸着火辣辣的脸,愣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然后,歇斯底里的冲天晴怒吼:“你,你竟然敢打我?”

    天晴这次没有退让,而是迎着她疯狂的目光,冷漠的道:“你骂我可以,别骂我女儿和母亲。否则,你还会挨打。”

    天晴的回应仍然是云淡清风。与另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别说男人,就是女人也会喜欢天晴这样的女人。

    “错,她谁也不能骂!”天笙糯糯的声音为妈妈补充道:“无论是谁,只要敢欺负我们的家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童言无忌!没有人将天笙的话当真,包括天晴。

    可是,下一刻,她的话却成了现实。

    那个原本要冲过来跟天晴拼命的女人突然转身,冲向了那两个男人。在两个男人毫无防备之下,她突然抬脚,来了个撩阴腿,那又硬又尖的高跟皮鞋鞋尖,狠狠踢在了那个秃顶男人的下身。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太诡异。所有人都惊呆了!当然,天笙除外。

    “嗷!”

    男人在倒吸一口气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哀嚎!

    这时大家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谁也弄不明白那女的干嘛突然转换目标,而且还是下此毒脚?

    这一脚下去,就算不要那男人的命,也得断他的根。所有人都只有一个想法,这男人废了!

    不过,很快,那个疯狂的女人给了大家答案!

    “我打死你个该死的贱男人!我叫你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姑奶奶哪里不如那个带着私生女的老女人?老子比她年青,比她漂亮,比她温柔,可是你一边玩着老娘。一边还要打她的主意!”

    “最可恨的是,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竟然让老娘去帮你泡女人。老娘就那么贱吗?就那么不值钱吗?给你这个连三分钟都坚持不了的无能男人糟蹋了清白。你竟然拿老娘当妓女使。老娘今天跟你拼了!你他M……我踢死你!踢死你……”

    女人一边破口大骂,一边疯狂的厮打在地上卷成虾球的男人。那男人也不知是因为理亏还是什么原因。竟然也是除了之前那声嗷嚎外。硬是咬着牙齿,任由那女人踢打。简直就是典型的河东狮与妻管严。

    这场面太刺激,太精彩了。以至于现场那么多人,包括跟他们一起来的陈大强夫妻,饭店的保安,在内都被这场面给震憾了。硬是没有一个人上去拉架,劝架。大家都在瞪大双眼看大戏。生怕错漏一个细节。

    其实,如果有人仔细看就能发现,那个男人不是不想反抗。而是更本就反抗不了。他此刻正被一股无形的压力镇压着,根本就无法动弹。也无法发生声音。但是,他的感观并没有失,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身上被女人踢打的疼痛。

    最先反应过来的自然是天晴,她曾经在姓王的手下打过工。与那两人都共过事,自然知道那个女人再疯也不敢对姓王的动手。

    而那姓王的王八蛋就更不是东西了。当着众人让一个女人打这种事他肯定做不出来。她保证,如果他能够动手。现在被按在地上打的决对是那个病女人。

    最主要,她想到了自己女儿刚才那句话。“无论是谁,只要敢欺负我们的家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她本能的低头看向身边的女儿,立刻就发现女儿的眼神不对。她猜测女儿可能正在动用特殊能力。她拉着女儿悄悄走到人群外面。小声问:“这出戏是你在操纵?”

    “那个老头,就是上次大姨婆让你嫁的人对吗?”天笙不答反问。有些事可以做,却不能认。

    “嗯?”天晴愣了一下,然后点头。接着又解释道:“你放心,妈妈不会答应的。”

    “哼!你都明确拒绝了。他还敢用那种眼神看你。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天笙突然沉着脸,冰冷的哼道。什么东西?就他那衰样也敢肖想我的母亲!

    那几个人一下车,天笙就注意到了。她刚才可是将那几个人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那个老头盯着她妈妈看时,那种强烈的占有*,让她当时就有种要挖出他眼珠当球踩的冲动。

    而她这迷糊妈妈竟然是毫无察觉,这让她如何放心离开家?因此,就算那几个人不来找麻烦,她也会找机会把那老头给收拾了。将一切潜在危险扼杀在萌芽阶段。

    只是,她也没想到这几个不开眼的东西,竟是那么知情识趣,自己就送上门来了。这到是让她省事不少。连理由都不用找,就能灭了他们。

    “差不多就行了,别弄出人命。”天晴附在女儿耳边小声道。尽管看到那个老王八被他自己的女人揍很爽。可是,天晴还是不想自己的闺女牵涉到这种暴力事件当中。这是她对女儿的维护。

    唉!打蛇不死,反被其害,这么简单的道理,妈妈竟然不懂。不管那人知不知道是她在后面操控。今天的事情,都与她们脱不了关系。

    所以,如果让那个男人回过神来。再给他机会。他肯定会用尽一切办法来对付她们。到时候,只会生出更多事情,还有可能牵涉更多人。

    然而,看到妈妈眼中那忧虑的眼神,天笙还是心软了。好吧!看在老妈面子上,就饶他们一次吧!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至少得让他们以后生活不能自理,大脑不能使坏。否则,有这么大两个仇家在妈妈和外婆身边,她怎么放心离家?

    这也是她不知道刚才在家里发生的事情。否则,不光是这姓王的要倒霉。就是另外那两个跟她们沾了点亲的老表,也要倒大霉!

    天笙可不是什么信男善女。谁敢欺负她的家人,她就敢灭谁全家。跟她*律?没问题,只要你能拿出证据来证明她有罪。

    接下来,果然大戏又升级了。

    那个被打得半死的男人,突然来了个惊天大逆转。反过来将女人压在地上,一拳一拳的狂揍。打得那女人发出一声声嘶声力竭的哀嚎和尖叫。

    “别打了!”

    “我打死你个贱人!”

    “砰!砰!啪!啪……”

    “别打了!别打了……妈呀!救命啊!打死人了!”

    “警察来了!”

    “助手!你赶紧将人放开。你这样会打死她的。”

    “哼!打死就打死了。一个贱女人而已。死了就死了。”

    男人根本就不理警方的劝告,仍然在对女人拳脚相加。

    最后,两个警察冲上去,将男人架开。男人踢了警察一脚。警察直接一记手刀,将男人砍晕过去了。

    闹剧终于演完了。警察和救护车先后过来捡底清场。

    看戏的人群还在意犹未尽,大家都在猜测着续集。

    “那女的不会有事吧?”

    “女的虽然挨了不少打,不过她都抱着头,护住关键部位了。到是那个男的其实挨得更实在些。”

    “没错,特别是最开始那招撩阴腿。那真是太狠了。没看那男人到后来腰都没直起来吗?”

    “不知道那个男人还能不能直得起来?”

    “你没看刚才那招撩阴腿有多狠?想站起来的可能性太低了。”

    “那男人好像是王氏的大老板吧?”

    “可不就是他。这家伙听说看中了一个女人,人家不肯就犯。他硬是让人给各家企业放话。谁要是敢收留那女人,就是跟他过不去。”

    “不是吧!这也太横了吧!”

    “不会就是刚才那个女人吧?”

    “哪个?”

    “那个带小孩的女人。看上去确实不错。”

    “在哪儿呢?咦,刚还在呢!好像走了。”

    ……

    “哼!活该!这种男人就该阉了。”

    “对,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玩女人。”

    “自愿给这种男人当玩物,这女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同样活该挨打。”

    “估计也是忍无可忍了,才会当众发狂。不过,女人哪里打得过男人啊。”

    “得罪了这种男人。这女的恐怕是不会有好下场了。”

    ……

    毫无疑问,男观众与女观众所观注的重点完全不同。不过,这些已经与天晴母女无关了。

    经过了这样的事情,哪怕她们最终赢了。却也没心情在这里用餐了。

    特别是天笙,只要一想到那个老男人看妈妈的眼神。她就觉得浑身恶寒。别说是盘龙菜,现在就算给她一盘龙肉,她也没胃口。

    至于那个丁院长,他早在天晴打那个女人时,就已经惊呆了。后面发生的事情,就更让他入迷了。以至于天晴母女俩啥时候走了,他都没发现。

    ……

    邱天宇真的不喜欢参加这种吃吃喝喝的无聊应酬,一群各怀心事的陌生人在一起,吃着食不知味的食物,说着口不对心的废话。这除了费力,费时外,费钱之外,他真的不明白还能有什么意义?

    可是有些能推,有些却推不掉。比如今天中午这场,他才出了手术室就直接被院长给拽住了。想躲都没法躲。

    一路上,他与院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些不着调的话题。突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车站那里等车。

    “停车!”

    “邱医生,这里不能停!”司机立刻回道。

    “前面就到了,你不是想现在跑吧!”院长开玩笑道。

    “不是,我看到熟人了。”邱天宇道。

    “真有熟人?”院长不太相信。

    “噢,是那天那个小女孩。”司机也看到了天笙。然后他将车停在离小天笙五米的地方。

    “院长,实在对不住了。中午我就不去了。另外,帮我跟大家说一声抱歉!”邱天宇说完,推门下车就走。

    “那小女孩是谁啊?让邱医生这么上紧,饭都不吃了。”院长望着邱天宇的背影问司机。

    “我只知道前天邱医生刚到时,就是先去看的那个小女孩。还带到酒店了,所以我和副院长才见了一面。”司机很聪明的将想象空间交给了领导。

    ……

    “天笙!”

    邱天宇从出里出来就与天笙的目光对上了。天笙知道他会来这里吃饭,所以在这儿见到他一点也不奇怪。只是冲他点了点头。

    “谁啊?”天晴见又有陌生人跟女儿打招呼,这次她先问女儿。

    “他就是来接我的邱医生。”天笙小声道;“刚才那个丁院长就是请他吃饭。以为我们是在等他,所以才要跟我们一起等。”

    “噢!”天晴这才恍然大悟!

    这时邱天宇来到她们面前。天晴自我介绍道:“邱医生您好!我是天笙的妈妈,天晴。以后我们家小笙可就要劳您费心了!”

    “你好!天笙可是我妹子,照顾她是应该的,天晴小姐不用这么客气。”邱天宇冲天晴点头。

    这话说得,天晴差点没忍住就要翻白眼。天笙是你妹子,那你不是该叫我阿姨?可你却又叫我小姐。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不过,这是天笙以后的教官,她可真不敢随便得罪。要是给孩子小鞋穿怎么办?

    邱天宇没想那么多,低头问天笙:“你们在这儿等车?”

    “等我外婆。”天笙道:“我们本来说好跟外婆一起去前面那家云来饭店吃饭。结果还在门口就遇到了那上丁院长。然后,又遇到几个神经病。给这一闹,就没胃口了。所以,在这儿等外婆。然后,再找别的地方去吃饭。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走?”邱天宇没想到这丫头开口就叫自己走人。这让他怀疑自己的魅力值是不是下降了?

    “你不就是下来跟我们打招呼的吗?现在招呼打过了。你还不赶紧去赴宴?”天笙理所当然的道。

    “天笙,这样很没礼貌的。”天晴忙小声低训女儿。其实是怕女儿不懂事得罪了教官。

    “不对!”邱天宇发现天笙的话里面有问题。“是不是丁院长说什么了?所以,你们才不在定好的地方吃饭了?”

    “如果我说是有人欺负了我们,你会不会帮我们出头?”天笙反问。

    “这么说姓丁的真的欺负你们了?”邱天宇脸色刷的就变了。他不是一个好事的人。可是,如果有人因为他而欺负他身边的人。他也是不会客气的。

    “我打电话让他过来跟你们道歉。”

    “别,我们出来与丁主任无关。”天晴连忙阻止。又对天笙道:“天笙,你就瞎说,邱医生都误会了。”

    “我说有人欺负我们,又没说是丁院长。”天笙撅着小嘴道。

    她不会真让他帮自己撑腰。自己的事情自己搞定,这是她一惯的行事标准。她只是想看看邱天宇的反应。想知道邱天宇是不是真拿她当妹妹。毕竟,他这个三哥是跟着小神医叫的。他们之间的交情有限得很。不过,邱天宇的表现让她觉得这三哥两字还是值得叫的。

    “真有人欺负你?确定不是你欺负别人?”邱天宇要是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又被小丫头给涮了,那他就得去买豆腐了。

    “咯咯,还是三哥了解我。”天笙咯咯笑道:“刚才是有人想欺负我们来着。不过,我肯定不会答应。”

    “那为什么不吃饭就走?”邱天宇道。

    “如果你在一家饭店里看到苍蝇了,还能有胃口吗?”

    邱天宇认真想了想道:“好像是挺倒胃口的。那咱们换一家干净一些的店试试?”

    “咱们?你要请我们吃饭?”天笙笑道。

    “如果你一定要请我的话,我也不反对。”邱天宇无所谓的道。

    “我是小孩!”

    “可我知道你是个有钱的小孩。”

    “好吧!看在你送我那台电脑的份上。我就请你吃一顿。”天笙做咬牙状,“不过,吃了我的饭,你得教我做黑客。”

    “没问题。我在这边的工作都做完了。接下来还有三天时间,就给你当家教了。”邱天宇干脆的道。

    “成交!”天笙打了个响指,抬头道:“妈妈,一会儿外婆来了,我们就打车回家。我想吃你煮的青菜面了。”

    邱天宇震惊了!“我给你当老师,你就请我吃青菜面?”

    “噢!”天笙似乎也觉得不妥了,转头对妈妈道:“妈妈,记得给三哥卧两个合包蛋。我和外婆只要一个就好。”

    瞧我对你多大方,给你两个鸡蛋,我们只吃一个。

    “噗……”天晴已经忍禁不俊的笑喷了。这丫头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坏了。

    邱天宇也是佩服不已。冲天笙竖起大拇指赞道:“丫头,你绝对是我见过最抠门儿的人。没有之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一天才猛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苹果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苹果儿并收藏重生一天才猛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