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六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寒门枭士天唐锦绣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检查完闭合情况后,“还没结束今晚的安排是练习t-u-n功,使t-u-n紧实挺翘。”说完,小师傅顺手捏了两把贾日埙的t-u-n部

    “介于今晚扩展情况良好,t-u-n部本身手感也不错,就让你呆在椅子上不用动。好好休息一下,好了。”那一年不要太感激我是什么情况,他需要动啊,腰要断掉了嘤嘤。

    不待贾日埙嘤嘤完,转过身的小师傅,顺手从笔架上,拿起一只笔,“嗖”的一声,放进张开的t-u-n瓣里,紧贴这为了含住韧棒紧闭的菊x-u-e口。拍拍他的腰:“抬起来,下面夹紧,掉下来就让你‘吃’回去。”

    嘤嘤,小师傅好可怕,麻麻我要回家TAT。

    接着,一年严肃愉快(?)的清冷少年,绕回了桌后。用细细的铜签,优雅的挑亮灯火,执笔作画。 你问他为什么知道,不是因为有作者乱入,因为小师傅一面动几笔,一面太头流连过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时不时还过来摸两把。

    一脸科学,严肃,认真,客观。

    艾玛,这样的窘态就不要留下来了呀,以后成攻被千万后宫看到可肿么办哟。

    ‘被千万后“攻”看到怎么办哟’

    马蛋,爷早晚睡了你,再始乱终弃,哼~

    ‘……’

    外面纸醉金迷的欢声还在继续,当夜风吹动烛火明明灭灭的时候,小师傅终于抬起手腕,“好了,你下来吧。”

    贾日埙,迅速,从已经麻痹的t-u-n瓣中间拿出毛笔,撑着同样麻木无感觉的小细腿,缓缓爬下椅子。

    行到桌前,双手平摊,身子探出桌面,举着毛笔递到小师傅眼前,恭顺的低着头。“师傅,笔。”一面借机偷看小师傅这么久,他牺牲老腰做的画。

    只见画上,线条圆润,干净的勾勒出少年弓起的背脊与弯曲的腰身,如行云流水毫不断却,挺翘的t-u-n瓣似刚刚摘下的蜜桃,透着水润的胭脂色,两条叠起的双腿,富有活力与弹性,优美的脖颈与不自觉委屈的眼睛,饥-渴的朱唇,一个诱惑的怀春少年跃然纸上。

    贾日埙抬头瞄瞄小师傅,没想到这么正经的一个人,居然画YIN画这么有一手。

    画虽然画的好,可是这主角如果是自己,实在是“师傅,这画,这画…可不可以…”

    “不可以,为师傅知道此画好,但此物要交予你爹爹,收入库中,待到你挂牌的那日,拿出来与恩客品赏,可是能增加你身价的好东西。小蠢物,快不要说傻话了。”

    谁小蠢物了,你全家都是小蠢物。居然还要拿出来品赏。S004,给我汇换个喷火器,我晚上要去“人妖”库房烧了这邪物,为民除害嘤嘤。

    “好了,刚刚为师台词超标了,你快回去吧。”

    当太阳再次照耀这片迷乱中寂静的小院时,半个月已经不知不觉的过去。

    贾日埙看看身边已经让他习惯的“弟弟”,想到每次都让他欲念大动却无可奈何的小师傅。在这个陌生的时代居然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除了感叹时间的流逝,偶尔他还会记起当时被他抛在脑后的那个受伤的英俊男人。

    不得不感叹所谓的游戏剧情无处不在,原来所谓的剧情是真的,也就是一次他无意中发现的一本小说,当时为此还嘲笑了容醉(第一章出现过)好久。一个大男人写的*小说。作者居然就是他那个一脸清冷严肃的男朋友。

    当时感情好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拜读,评论了一番。虽说是有现实感情做基础,不过实在是的写的不怎么样。也因此让他还记得某些奇葩狗血的剧情。

    根据S004的提示,他这个专注坑爹一百年的“弟弟”就是主角,一位相府公子,虽然和才刚刚随养在外面的外室的母亲搬进相府。第三天相府就树倒猢狲散了,老爹和几个年纪大的哥哥被处死,他与老娘一起跟着几个年纪小的流放边疆。最后被辗转几手,进入了故事的起点,秦柔河边的一所南欢馆——楚慈馆。

    实在是“楚慈馆”的名声太大,正是他们相遇的那间温泉足浴馆。这带入点略不适应了一些。

    再来说道,这个小攻,有小受必须有小攻嘛,不管一个两个还是三千个。咳,跑远了,这个小攻据作者容醉说:完全以贾日埙为原型进行描写的,这样才能使他完全的投入感情。 咳咳,又跑了,继续说这个小攻,他是为了寻找自己的仇人而潜伏进“楚慈馆”探察的,传说在他和容醉分手前,这个仇人仍是正在逃亡中,而这所“楚慈馆”就是他的老巢之一。

    也就是在这潜伏的过程中不慎被发现,正好躲进小受的房中,顺手杀死了拍下小受初夜的残暴恩客。留下目瞪口浑身伤痕累累的小受,与他对视。

    风流的小攻与小受逢场作戏,在床上翻云覆雨的表演了一场鲜血淋淋的□床戏,骗走了小攻的追兵。

    终于舒爽了的小攻抱走了不省人事的小受,从此他们过上了,风流小攻不间断出轨,小受拉回,再出轨,最后再拉回的幸福(?)生活。

    ===============================================================================

    这剧情真是不忍直视,他到底是有多喜欢出轨再回头啊,摔。

    话说到,半年为期,似乎是他们这批小倌的挂牌日啊,光屏显示的时间来算,好像就是今天晚上。大厅已经立起了一面屏风,上面正挂着包括他在内的8个合格小倌。很不幸的当时因为积分不够,无法汇换喷火器,小师傅的神作因此保留到了今日,就在屏风的正中央,供客——“品赏”,以期晚上拍得高价。

    ‘玩家请注意,距离开拍时间还有2小时15分,您的贞操只剩下2小时15分钟了。’

    = =,早就被小师傅抠走了,好吧。

    ‘系统提示,请玩家认真阅读“百花杀”秘籍,’

    恩?不就是练菊花,吸人么,有什么好看的。虽然一边嘀嘀咕咕当贾日埙依然打开了光屏,点击背包—玩家小金库后面的“百花杀玩家绑定秘籍”

    这段时间,一直是被小师傅操练着,不过他很快发现开始的训练和秘籍第一层,非常偶然的重合了,在观察了一个多星期,发现之后的内容也确实重合后,把秘籍进度条的提示调节成随时可视,抱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心理就再也没有去翻看秘籍了。

    此时在翻开,发现在小师傅的□鞭策下,他已经炼成第五层了,进度卡在第五层末尾上,一直没有前进。他想大慨是最近没有新内容学习了吧。顺手点开第六层合,跳出一行滚动的字幕。

    “第六层,实战。特此提示:玩家初次实战享受系统优惠,吸收元精汇换积分翻倍哟。PS:包括任务进度值,如果剧情人物也是初战更有惊喜哟~。”

    为什么不早说S004,现在距离爷的初次实战只剩下2个小时15分钟了!!!哔呦——的一声光屏自动合上,贾日埙磨爪的手扑了一个空。

    ‘S004有提示玩家自觉认真学习“百花杀”秘籍。’

    “嘶——负分,负分,负分!”

    该死的,剧情人物现在能确定的就那么两个,明显以他为原型的攻君不可能是“初战”那么根据目前已知的情况推论,用他的“初战”对上“初战”才是最大化收益的可能。

    而目前他知道的唯一是“初战”的剧情人物就只有“弟弟”。可恶,只剩下2个小时15分钟。

    ‘更正,1小时56分钟。’

    “嗷嗷——闭嘴!”

    现在最要紧的是马上找到“弟弟”灌药,秒射也要拿到白送的积分,握拳。

    “S004,我要汇换强力*版伟哥!”他就不幸2个小时,哦不,1个多小时,灌下迷药伟哥,他还拿不到两个“初战”。亲爱的“弟弟”让你坑了这么半年,是时候体现出你的价值的时候了,哦活活~

    ‘玩家积分不足,无法汇换。’

    请给他道闪电ORZ。

    面前光屏又跳出来,不断闪烁,大转盘式的六个格子依次亮着迷幻的灯光。突然停在了“地图”上。

    贾日埙眼冒绿光的扑上去~只听噗通——一声,他穿过光屏面朝下摔在了地上。

    ‘系统鉴定玩家情绪过激,有危害系统嫌疑,自动调节为保护模式。’

    这个时候,贾日埙倒是没有介意S004的话,迅速的爬起来,拍拍脸,微笑一下。伸手拉过光屏,这次总算是没抓空。点击地图。

    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因为降落地点在哪,那么那个地方是会自动读取数据的。不过很可惜住在这住旧了,他忘记他降落地点是当时的一辆小破驴车,不是“楚慈馆”了。

    天哪,酷爱请给他道闪电ORZ。

    不过,话说天无绝人之路。天路(?)一般的小师傅就这样降临了。

    “这个,你拿去,只需一点,叫客人食下,便可使你轻松许多。唉,若不是王员外来了,我是断不会给你这样迷糊客人催精的东西的。”说着睇过一瓶十分迷你的白色细颈瓷瓶。

    随后,摇了摇头,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

    似乎那个王员外就是小受“弟弟”,今晚牡丹花下死的恩客,最喜欢虐打小倌好像。贾日埙一边思绪翻飞,一边捏了捏瓷瓶,窃笑到:小师傅不愧是NPC一般神奇的存在啊。

    将袖珍小瓷瓶揣进宽宽的袖子里,贾日埙向亲爱的“弟弟”的房间快步走去,路过茶水间的时候,顺走了一壶刚刚温好的酒,和两个杯子。

    攀上朱红色的楼梯,借着暗处的阴影,将瓷瓶打开,用酒沾湿,均匀的涂抹在右手食指上。

    吱呀——,推开新漆的朱红房门,他青涩软糯的“弟弟”正独自一人在看书。半年时间孜孜不倦的向小师傅求学,现在已经可以看得懂大部分不太生僻的游记了。

    贾日埙,回忆起,晚上睡通铺的时候,他还经常缠着自己,要自己说外面的事。初到这个时代,就没离开过小院这方寸土地的他哪里知道外面的事,于是胡说了一些过去听过的童话故事和漫画糊弄过去。

    想想过了今晚,就要天各一方了。虽然为了另一个主角小攻君的积分,他一定会去找他们。当离别前的伤感却还是迷茫在他的胸口,久久不散。

    在现代,他是一个独生子,这个“弟弟”就是他唯一的弟弟。待会完事后,把剩下的药分一半给他吧,记得那个王员外把他伤的挺重的,希望不要改变他原有的剧情才好。

    “弟弟啊,你我都知道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为兄有些话想对你说,为兄,其实…其实……”贾日埙拉着“弟弟”做到桌前,放下酒壶和酒杯,一边倒酒。“有些事,过了今晚,为兄怕是再难说出口了……”

    抬头幽幽的看着“弟弟”,捧杯,一饮而下。似乎是为了壮胆,一连喝了三杯,“弟弟……”专注的眼光一直望着,直到有些涣散。

    “哥哥,你喝多了”

    “不,我没有”摇摇头,手指轻轻按在对方的优美水润的春山,“呵呵,你如今叫哥哥都不带省略号了,我怕有些话再不说有些事,再不做,我就没机会了,呵…呵……”半眯着眼帘,贾日埙慢慢的靠过去,轻引的朱唇,突出幽幽的热气,喷散在对方圆润的喉结上。

    一双并不粗壮的手臂,突然搂住了他,“这就是哥哥,想要的么?”

    “!!”惊讶的抬头,贾日埙就这靠在人家怀里的姿势,细细观察着对方的表情,难道是要功亏一篑了,虽然已经把药抹在他的唇上了。

    “如果是现在的‘哥哥’要的话,不管是什么我都会答应的,并不需要喝酒。”少年白皙润滑的肌肤贴着他的脸颊,一双秋水星眸专注的注视着他。“以前哥哥从来不会和我说话的,因为我的母亲是爬了自己小姐床,抢了小姐的丈夫,他的父亲的女人。”

    “可是现在的哥哥会和我说话,为我偷东西吃,给我讲好多好多的故事,会在我哭的时候安慰我,我痛的时候给我揉的哥哥。”一面说着,一面拉起贾日埙的手,坐到床上“如果是现在这样的哥哥,要什么我都愿意的。”

    解开衣扣,润泽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向里歪过去的头,他看不到表情,只是本来晶莹白嫩的耳朵,像被胭脂晕染一样,一层层的泛出可爱的红色。

    他现在多想扑上去,直接吃掉啊,看那白皙细嫩的皮肤,似有似无的纤细骨骼凹凸,胸前引人犯罪的红豆。好像一口吞下去QAQ,可是快没时间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字数超(过平时)标(准)了哟~求抚摸,求赞扬,扭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求你放我出去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E+并收藏求你放我出去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