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7.18.19.20.21.22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恩维教授,你的伴侣是不是对你不好?”伊登小心翼翼地问道。

    韩昀是他最喜欢的教授——没有之一,自然有注意到对方无名指上一直戴着的银戒。

    韩昀:“……”

    伊登脸上那副仿若他被家暴了的神情实在让韩昀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好摇头否认,“真的没什么,不小心磕到而已。”

    伊登显然并不相信他的敷衍解释,仍坚持不懈地劝道:“教授,法律对于雄性的保护是很细致周到的,您不必这样维护他,不值得,也太辛苦了。”

    韩昀:“……”

    他竟无言以对。

    精神懈怠下来后身体的反映便更明显了,韩昀揉了揉咕咕叫的肚子,起身说道:“伊登,我该回家了,你也早点回去吧,路上小心。”

    伊登也跟着站起身:“教授家在哪儿,我开车送您回去。”

    韩昀确实饿了,越发想念起布鲁的手艺来,因而也懒得再自己走回去,便点点头。

    回到家,布鲁第一时间给他开了门,莱茵斯依旧是处于狼型状态,耷拉着两只耳朵垂头丧气地趴在门边。

    见门打开,他立刻抬头望了过去,琥珀色的眼睛微微发亮。

    韩昀径自掠过他,把伊登让进门廊。

    莱茵斯也跟着站起来,巴巴地跟在韩昀身后,如同大型犬类一般地围着他打转。

    伊登的目光也被莱茵斯帅气的狼型吸引了,夸张地赞叹了一声,快走几步到韩昀身边,问他道:“恩维教授,这狼是你养的吗?”

    部分雌性体中含有兽类基因使得他们能够兽化,然而这项技的好处在于能够提升他们的身体素质和感官、反应等方面的灵敏度,兽化后的雌性就是普通动物,至多不过是借着外形讨好雄性而已,并没有什么太大用处。

    因而伊登才没看出那只灰狼有什么特别之处。

    韩昀扫了莱茵斯一眼:“算是吧。”他说,看伊登手贱地想去摸灰狼的脊背,不由警告道,“别乱动,它会咬人的。”

    伊登一下子缩回手,韩昀吩咐布鲁去厨房做菜,回头就看见一只白虎昂首挺胸地看着他,而伊登却不见了。

    韩昀对这熊孩子无语了:“……你干什么?”

    白虎不说话,只信步走向韩昀,一屁股挤开莱茵斯趴在了他脚边,讨好地蹭着他的裤腿。

    韩昀没好气地拍了下白虎的脑袋,“瞎闹腾什么,给我变回去。”

    白虎重新变回伊登,依旧是一口显眼的大白牙和酒窝,他腆着脸凑近韩昀:“怎么样,我的兽形是不是也很漂亮?”

    “是是是,”韩昀推开他的脸,“别闹了,快回家去,一会儿父母该担心了。”

    “他们才不会担心。”伊登撇撇嘴,“教授,你伴侣呢,不在家吗?”

    “或许吧。”韩昀淡淡道。

    莱茵斯蜷缩在一旁,不知所措地看着两人。

    布鲁煎了牛排又煮了意面,还烤了几个鸡翅,香味源源不断地从厨房飘出来。韩昀更没心思留客了,他望向伊登,眼神无声地说明了一切。

    伊登摸摸鼻子:“好的教授,我这就走。”他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回头也要叫自己机器人做些美味的食物带到学校去,装个大点的饭盒,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和韩昀一块儿吃。

    里门和铁门重重关上,没了闹腾的伊登,屋子里再次安静下来。韩昀脱了夹克外套,去厨房洗干净手后静静地吃完了牛排和意面。他接着拿过被烤的香喷喷、外酥里嫩的鸡翅,一手捏着中翅的一端,跟一只门牙瞩目的松鼠一样啃着边缘上的嫩肉。

    韩昀穿着白色的长袖衬衫,因为屋内有恒温器所以倒是不觉得热。布鲁走上前帮他挽起袖子以免沾到污渍,却露出了手腕上颜色愈发加深的淤青痕迹。

    韩昀依然毫无所觉地咯吱咯吱啃着鸡翅,布鲁的冰凉的指尖碰上那圈伤痕,“皮下毛细血管出血了……”他小心地圈住韩昀的手腕,“而且,骨骼有轻微的松动。”

    “唔……”

    韩昀哼唧了一声,把啃得干干净净的骨头扔到旁边,又拿了个新的接着吃起来。

    布鲁微微俯下.身,用手指揩去他唇角沾到的汁液,说道:“主人,您的手腕需要休——”

    “过药了吗?”韩昀低头看向莱茵斯,仿佛没有听见布鲁说的话。

    “呜……”

    莱茵斯一怔,韩昀的话太突然,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就听布鲁说道:“吃过了,双倍的抑制剂和药量。”

    “好。”

    布鲁看出了韩昀不愿多谈的意思,尽管他十分担心,但还是止住了话头,垂首站到一旁。

    “我后面有场演奏会,你记得的吧,布鲁?”

    “我记得,主人。”

    “去帮我准备一下要穿的衣服和鞋子。”

    “好的,主人。”

    布鲁上楼了,韩昀起身洗干净手后坐回位置上,发现莱茵斯移了位置,这会儿正趴在他椅子旁,粗壮的尾巴围着椅子腿绕了一圈。

    韩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椅背,一双大长腿交叠着舒展开。

    紧接着,他便看见一个柔和的光团将趴在地上的灰狼包裹其中,而后渐渐抻长,最终重新变回了穿着一身墨绿色军装的莱茵斯。

    他半跪在地上,但韩昀仍是下意识地往后挪了一些,不得不说——对他而言,人形态的莱茵斯比狼型的他有威胁多了。

    椅子在地面上拖拉,发出刺耳的响声。

    莱茵斯依旧静静地跪在原地,给出了足够的时间等到韩昀重新建立起对他的习惯和信任。

    等到韩昀紧绷着的身体再次放松下来后,莱茵斯才微微仰头望向他,目光中带着几分哀求。

    “……”

    韩昀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好吧,你想说什么?”

    “伊尔,之前,我不是有意的。”

    “我知道。”

    “以后不会了,伊尔,我绝不会再做任何伤害你的事。”

    “我知道。”

    韩昀的目光落到莱茵斯脸上,这样深情的话他听得不算少,每当这种时候,对方的脸总是会和前面几个剧本的主角重叠在一起,糅合了一切迥异的气质,最终化成同一个人的音容笑貌。

    他不认为这会是巧合,已经是第三个剧本了,每次和他在一起到最后的人总有一张一样的脸。

    韩昀想,上帝总不至于懒到这个地步,连造人的功夫也想省下来。

    如果,他们其实是同一个人……

    韩昀问:“莱茵斯,我们只在医院见过一面而已,为什么你会愿意履行儿时的婚约?”

    他只是纯粹的发问,然而结合先前发生过的事情,莱茵斯却似乎想到了别的地方去,神情一僵,眼睛不由得睁大了,像是被秋风吹得摇摇欲坠的落叶一样的颤动起来。

    韩昀平静道:“搬张椅子坐到我对面,然后回答我的问题。”

    莱茵斯依言站起并坐到他对面,脊背停止,双腿分开些许,两手置于膝上,标准的军人坐姿。

    “回答我的问题。”韩昀重复道。

    莱茵斯垂下眼,他对于感情上的事并不拿手擅长,也从不会去深想。喜欢就是喜欢了,深究是什么原因又有何意义?

    韩昀拉长了声音:“还是说……”他眯起眼,“你其实并不愿意,只是因为婚约而和我结礼,并履行一名雌性应尽的义务?就像是……”

    他本想说,就像是中国古代封.建时期,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姑娘一样。毕竟现行的社会虽然科技发达,但从伦理上来说和那时候并没有多少差距,无非是将雄性作为男人,雌性作为女人来看待,二者之间的不平等无法忽视,也难以消除。

    只是想到这是个陌生的世界,也许百年前或千年前也许并不存在韩昀所学过的历史中讲述过的古代时期,因而他并没有接着说下去。

    莱茵斯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顿时一慌,搭在腿上的手无意识地捏紧了膝盖。

    “我没有不愿意,”他涩声道,“我是愿意的,伊尔,我没有不爱你。”

    韩昀歪头,“可我们只见过一面而已。至于小时候……我和你似乎也并没有多少交流。”

    莱茵斯有些无措,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无数思绪纠结缠绕着充斥在心底,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好颓然地垂下头,“伊尔……你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

    韩昀沉默,寂静的室内只听得见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半晌过后,他说道:“我没有不信你,我只是,好奇而已。”

    谈话就此结束,确切地说,是韩昀单方面结束了这段谈话。

    深夜,狼型的莱茵斯趴在床边,静静地看着熟睡的韩昀一晚上。

    ----------------------------------

    三天之后,是韩昀的演奏会。

    这场演奏会并不是钢琴独奏,还有小提琴、大提琴等乐器团的配合演奏,因而需要多次的合作练习才可以培养起足够的默契和契合度。韩昀手腕上的伤并不算严重,只是在用力和转腕时会有些疼痛而已,然而三天不间断的过度使用之下,情况却变得愈发糟糕起来。

    除开练琴的时间,布鲁都会按时为韩昀冰敷和按摩手腕,在足够休息时间的前提下也许只需不到一个月就可以恢复正常。

    但对上韩昀的情况,布鲁也无计可施。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莱茵斯,尽管他的着急和心疼并不比布鲁少,却同样拿他没办法。

    演奏会上,韩昀有12首曲子需要完成。他坚持到了8首,在第三个错误发生后,韩昀终止了弹奏。

    观众们一头雾水,门外汉的他们听不出他哪里弹错了。但是韩昀手腕的疼痛使得他力道不足,颤音不到位,复杂的指法变换也不够流畅,这一切也许别人不知道,但他自己却心知肚明。

    人们花钱来是为了听一场高水平高质量的演奏会,然而他现在的状态却不足以让观众们值回票价,先前一直想着忍忍就过了,毕竟这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疼痛,加之大家一起练习了这么长时间,总不好临时喊停。但大概是两天的高强度训练使伤情恶化了,结果到最后还是撑不下去。

    钢琴声戛然而止,不明事态的大提琴手和小提琴手先是停了大部分,还有一些没反应过来的稀稀拉拉地响了几声后也跟着停了下来。

    韩昀做了个深呼吸,起身走到舞台前边,对观众和伴奏团鞠躬道歉,并请他们留下联系方式,承诺一个月后会重新举办一次演奏会。

    他说完后就径自走向后台,有人眼尖地发现了韩昀不断发颤的右手,出声喊道:“伊泽尔,你的手怎么了?!”

    观众席渐渐骚乱起来,一声接一声的叫喊不绝于耳,韩昀加快了脚步,他一直以为钢琴是项相对高雅的艺术,没想到脑残粉哪儿都不缺。

    ——不用想也知道,联邦的雌性绝对是他脑残粉群体中的中坚力量。

    他走下台阶进入后台,外面的喧闹声依旧清晰可闻。莱茵斯大步迎上来,拉着韩昀就要从后门走以免被包围。

    雌性们似乎都认为他受到了什么不好的对待才会在手上留下伤痕,此时正群情激愤地指责工作人员为什么明知韩昀手腕受伤却还租出场地供他开演唱会而不是劝他休息——关于这件事,躺枪的承办方表示他们已经哭晕在厕所。

    在回去的路上,韩昀用智脑登录群览空间——这是一个类似于微博的社交软件,仅是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临时终止演奏会的事就被顶上了头条。与此同时还有他已经结礼成婚的事,附图是他手上戴着的戒指。

    伊泽尔先是一位钢琴家,然后才是联邦帝国学院的客座教授,不论是在教育界还是音乐界都算是颇有名气。

    韩昀一条条地翻看着,无奈地想到他竟也有幸享受到明星的待遇。

    照粉丝们这么深扒下去,莱茵斯是他伴侣的事情迟早也得曝光,也许来蹲点跟踪的狗仔也会有。

    然而韩昀不喜欢没有个人*的生活。

    他关掉智脑,忍不住叹了口气。

    回到家,布鲁拿了冰袋为他冰敷,红肿发热的手腕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韩昀揉揉额头,疲倦地瘫倒在沙发上。

    莱茵斯倒了杯茶坐到他旁边,他打量着韩昀的神情,轻声问道:“伊尔,你是不是在担心?”

    韩昀无聊地摆弄着智脑:“有一点。”

    莱茵斯深蓝色的眼珠转动了一下,“会没事的。”他说,“你好好休息,这些事情我来处理就好。”

    韩昀有些诧异,要压下舆论并不难,他奇怪的不是莱茵斯能够做到,而是对方一直以来给他的印象都是一个正派耿直的将军,没想到这会儿竟也愿意为了他去动用一些身居高位带来的特殊权利。

    顿了顿,莱茵斯又有些犹豫。他怎么样都不要紧,但韩昀怎么着也算个公众人物……

    “如果,我们的关系公布出去了……”

    韩昀斜眼看向他,举起自己的右手,“戒指我就没摘下来过,你说呢?”

    莱茵斯僵直着的身体这才放松了下来,他凑近韩昀,十分缓慢而小心地,像是唯恐吓跑了小动物的笨拙的灰狼。在确定韩昀没有抗拒的表现后才贴近他,在他唇边轻吻了一下。

    “伊尔,有很多人都喜欢你。”莱茵斯低声说,宽厚粗糙的手掌覆在韩昀手背上,轻轻扣住,“但我保证,我一定会比那些人对你更好。”

    韩昀笑了笑,静静地垂下眼,没有说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尾巴的狐狸并收藏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