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溃堤的青春》一剧早已完成了试镜,所以在会议正式决定人选后,接到了通知的演员们便陆续到位,两天后,就是《溃堤》的开机仪式。

    殷溯的风格是一贯的悲剧风,据说每本书都能把小姑娘们哭得稀里哗啦地找不着北。这次也是一样,书名中虽有青春,但书中囊括的却不只是青春。它讲述的是小鲜肉男主和直率单纯、家境普通的女主在大学校园中相知相爱,两人都是彼此的初恋,后来却又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分开。女主获得的可以出国留学的名额被人走关系顶替;并且她不善交际,不像其他学生一样懂得和老师拉近关系,因此除了硬性卷面分以外其他的分都不高,最终连一等奖学金也被另一个女生获得。

    在多重打击之下,小白兔女主渐渐成长起来,几年后,进入社会的女主成为了自己当初最讨厌的那一类人——为人处世圆滑周到,时时刻刻都挂着虚伪的笑容,故作亲近温柔地和并不熟识的上司和朋友相处。

    但幸运的是,女主最后还是遇见了她的mr.right,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本来电影到这儿就是一个完美的ding了,偏偏女主的丈夫又婚内出轨,和小三在一次外出旅行出了车祸,双双去世。

    女主一直到接到死亡通知书时才知道丈夫出轨的事情,原来所有的一切她自认为的暴风雨过后的彩虹,不过都只是海市蜃楼般虚幻的泡影而已。

    小说的最后,是女主拿着鲜花来到丈夫墓前,偶然碰见了和母亲一起来扫墓的大学初恋。

    初恋至今没有结婚,而女主也已丧夫。小说的结尾只停留在两人相约去咖啡厅聊天叙旧,并没有交代结局如何,或许是女主与初恋旧情复燃重获幸福,或许他们只是老朋友之间的相会,一切便看观众们如何脑补了。

    韩昀是第一次看这种类型的小说,虽不至于伤春悲秋哭哭啼啼,然而心中却也不免有些怅然。

    他抬头看向片场,剧组这会儿正在一所大学里取景,拍摄篮球比赛时男女主的初遇。

    大学里鲜活青春的气息让韩昀有些感慨,他离开片场,沿着林荫道慢慢地走着。

    随后,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那是皮鞋和地面碰撞的声音。

    “韩昀。”

    沈辞穿着一身价格不菲的手工定制西装,他把外套脱下来搭在手臂上,露出里面穿着的合身白色浅条纹衬衫。

    韩昀冷淡地点头示意,“沈少。”

    “昨晚休息得怎么样?”沈辞笑着问他,两人并肩走在一起。

    “挺好。”韩昀依旧吝啬于多说一个字。

    沈辞像是没有察觉到他的冷漠一样,问韩昀:“晚上一起吃饭?”

    韩昀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沈少贵人事忙,再说了,愿意和您共进晚餐的男男女女都可以从这儿排到法国了,我一小人物,就不和他们去争那席位了吧。”

    沈辞叹了口气,“韩昀,你和他们不一样。”

    韩昀呵呵一声,“瞧这话说的,想必沈少应该在别人身上用过很多次了,您觉得我会当真?”

    沈辞转头看着他,突然说了一句:“你在吃醋?”

    韩昀:“=皿=……”

    “沈少,看来你不仅智障,而且还瞎。”他突然有些可怜沈辞,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样子了呢。

    “哦?”沈辞被逗笑了,“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个形象?”

    “并不,”韩昀一本正经地否定他,“你压根就不在我心里。”

    沈辞:“……”

    这回换韩昀笑了,对方吃瘪的样子很好的娱乐了他。

    “按时吃药啊沈少。”韩昀对待小动物一样地摸了摸沈辞的脑袋,目光带着怜悯。

    沈辞呆滞了一瞬,等到他回过神后,眼前只剩下了韩昀的背影。

    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修身的黑色长裤,身姿挺拔修长,整个人就像是不属于这个世俗世界一般干净出挑。

    沈辞眯起眼,神色晦暗不明。

    晚上的时候,剧组早早地便收了工,去往本市的一个酒店聚餐。

    身为律师,和不同阶层和身份的人打交道是韩昀的本职工作,因此尽管在场的所有人对他而言都是陌生的——包括殷溯,韩昀也能够挂着从容自然的笑,云淡风轻地和他们讨论各种各样的事情。

    因为是聚会,所以他也难免喝了些酒,韩昀对自己的酒量有自知之明,喝到第五杯后就绝不再动,好在殷溯知道原主不喜欢应酬,便帮他挡开了那些来敬酒的人。

    “没事吧?”殷溯拿走韩昀手中的高脚杯,把一个装着橙汁的玻璃杯塞给他,“不如你先回去?脸都红成这样了。”他有些担忧,尤其是在感受到沈辞对韩昀极其不正常的视线后,殷溯更是忧心忡忡起来。

    韩昀摇头,“没关系,我就是,喝酒容易上脸而已。”他迷瞪瞪地晃了晃脑袋,一屁股坐回椅子上。

    在应酬交际里,酒量好并不是什么好事。在徐天望的教育下,韩昀对自身格外谨慎,他表现出来的往往比实际情况还要严重上许多,轻微的头晕脸热也能让他演得跟醉酒了似的。

    殷溯不放心,“我还是让小王送——”

    “殷总,”沈辞笑吟吟地走了过来,“韩昀这是喝醉了?我正好也要回去了,可以顺路送他到家。”

    殷溯登时没了笑容,他把手搭在韩昀肩上,客套道:“这怎么好意思麻烦您,让秘书阿昀回去就可以了。”

    “殷总哪里的话,”沈辞笑说,漫不经心地掸了掸衣角,声音平静,却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强势,“我很乐意这么做,又怎么会是麻烦。”

    大抵是沈辞太过咄咄逼人,殷溯连表面上的礼貌都快维持不住了,“沈少,阿昀他——”

    “殷哥,”韩昀心中暗叹了口气,按住殷溯搭在他肩上的手,“没事,你忙你的,沈少送我回去就可以了。”

    无怪乎殷溯前世会是貔貅的恩人,若换了别人,这时候早就睁只眼闭只眼地让过去了,毕竟沈辞是电影的投资方,家里又有背景,不是轻易可以得罪的。

    韩昀不想让殷溯为难,他主动站到沈辞身边,对殷溯说道,“放心,到家了我给你发个短信。”

    殷溯的脸顿时黑了下来,韩昀冲他安抚地笑笑,和沈辞离开了大厅。

    不过他们并没有马上走,沈辞邀他一起在附近散散步,夜风微凉,韩昀正想解解酒,便答应了下来。

    几分钟后,韩昀收到了殷溯的短信。

    “阿昀,你不用顾忌太多,一切都有我。”

    韩昀把手机放进口袋里,他先前觉得貔貅把殷溯当恩人辗转几世只为报恩有些傻,不过现在看来,殷溯其人,倒是真的值得貔貅为他这么犯傻。

    沈辞随时都在注意着韩昀,此时自然也看到了对方神情的变化,他们这会儿正走在一条小巷子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路灯昏黄的缘故,韩昀的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柔和,甚至带上了几分笑意。

    沈辞心里莫名地就觉得有些发堵,他状似无意地问道,“是殷溯?”

    韩昀嗯了一声。

    沈辞说:“看来你和殷先生真的关系很好。”

    韩昀装作没有察觉到他语气里的怪异,笑道:“是很好。”

    沈辞突然发现,每当谈及有关殷溯的事,韩昀的口气和态度跟面对他时简直是天差地别。

    想到这儿,沈辞顿时更心塞了,以前的男男女女无一不是把他放在首位,什么时候有人这样轻视他过?

    就在沈辞正兀自纠结着的时候,面前突然窜出两三个年轻人,手上拿着的尖刀刀锋锐利。

    “不想死的,就把钱都交出来!”

    韩昀看着那些染着红毛黄毛的杀马特少年,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那几个杀马特被他的一笑吓得有些惊慌起来,领头的一个红毛故作凶狠地吼了一声,“操.你妈.笑什么笑!把钱和卡都交出来!”

    韩昀忍住笑,“哎,你们学校没有晚自习的吗?还是作业太少了?”

    杀马特:“……”

    韩昀又说:“帅哥,你刀拿反了。”

    红毛杀马特彻底无语了,继续威胁也不是收刀也不是。后面有个染着黄毛的小结巴颤颤巍巍地凑上前,小声问领头的红毛,“大、大哥,还,还继续,抢,抢抢吗?”

    红毛脸上有些挂不住,回头大吼,“抢啊!为什么不抢!老子人多,还怕了他们两个不成!”

    说完就举着刀冲上来,韩昀一把将沈辞推到旁边,抬腿将冲在最前面的结巴黄毛踹倒在地,右脚踩在他手腕上用力一碾,对方杀猪一样的惨叫把其他两个小弟给吓得面如土色,犹犹豫豫地止住了脚步。韩昀又抓住了领头红毛的手腕,微一施力便卸了他的刀,骨骼摩擦之间发出渗人的咯吱声。

    不过这红毛倒是硬气,咬着牙一声不吭,瞪着眼睛怒视着他。

    韩昀见他还挺理直气壮,不由冷笑,“怎么,这年头抢劫还有理了?”

    红毛大声地哼了一声,鼻涕都快飙出来了,他愤愤不平地盯着韩昀:“你们这些有钱人哪里会知道穷人的苦!几百块几千块对你们又算是什么?!”

    韩昀被气笑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有钱人的钱就是天上掉下来的?有钱人就活该被抢劫?穷人又怎么了,连你都不把自己当人还指望着谁能看得起你?小屁孩,这世界上只有自己把自己当穷人的人才是真穷人,明白么?”

    红毛被说得满脸通红,吭哧吭哧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趴在地上的黄毛结巴却比红毛还激动,哭得涕泗横流地抱着韩昀的腿哭号,“呜……你、你!你别怪老大!老,老大的妈,妈妈生生生病了!他也是没,没有,办办法……”

    韩昀嗤笑一声,“这世界走投无路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

    “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真有抢劫的有本事就抢了钱去给你妈治病,没本事的话就少学电视情节折腾这些有的没的,看着都烦。”

    韩昀松开他,把身上带着的现金都搜罗出来,总共有一千多。身后的沈辞自觉递上钱包,韩昀不想欠他人情,就没理,把自己的一千多塞给红毛。

    一群杀马特跟看财神爷一样目光呆滞地看着他。

    “这些先拿去给你妈治病,筹钱的办法多了去了,找个电视台采访向社会求助不行么,和老师说说让同学捐款不行么,怎么就非得整这些幺蛾子出来。”韩昀嫌弃地皱了皱眉,“你妈生的什么病,要多少钱?”

    红毛没说话,黄毛结巴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和他说:“阿姨,是尿尿毒症。要,要很多,很多钱。”

    韩昀哦了一声,他倒不是起了做善事的心,只是众所周知貔貅是招财的神兽,他有的是钱,无所谓花多花少,半点不心疼。

    红毛盯着他,突然说:“你叫什么名字,这些钱我会还你的。”

    韩昀眨了眨眼睛,说:“我姓雷,单名一个锋字。”

    红毛:“=皿=……”

    待到走出那条巷子后,沈辞笑说,“看不出来你这人还挺有爱心。”

    韩昀:“呵呵。”

    爱心?一千多软妹币对于貔貅来说也只相当于是几颗糖的价值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

    偶像剧里大多都是霸道总裁爱上单纯善良女主的桥段,韩昀以为沈辞也是如此,便转过头对他说:“沈辞,你别把我当好人,我不是什么好人,善良单纯那样的品质也从未在我身上存在过。”

    “是吗。”沈辞笑笑,这是韩昀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让沈辞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亲近了几分,“可是我反倒觉得,我认识了一个和在殷溯面前时不一样的你。”

    韩昀:冷漠.jpg

    沈辞轻抿着唇笑起来,这个韩昀果然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有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尾巴的狐狸并收藏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最新章节